• 第十五章 上辈子欠下的债吧!

    更新时间:2018-01-14 15:17:21本章字数:3640字

    在交谈的过程中,凌惜对乐队的情况有了一些大致的了解,同时王兰对此大致明白为什么文娱部这么多人非要选新生凌惜来做陈一替补的原因,只是从中到底涉及了多少因果任务线条估计连当事人都不是特别的清楚,自然自己还是不要告诉她比较好。

    “凌惜,你感觉大学怎么样”王佳试探性的看着凌惜问道。

    “挺好的”凌惜没心没肺的回答道。

    “嗯,好好珍惜你现在的大学时光,还有我想你之前应该听说过大学相当于半个社会,自己放聪明点,我到了,再见”到了宿舍楼下面,王佳看着凌惜欲言又止道,接着转身朝宿舍走去。

    “哦,还真的向半个社会”看着王兰离去的背影,凌惜若有所思自言自语道。

    陈逸的事情,凌惜算是心有余力而力不足,即不知道他爷爷家的地址,也打不通他的电话,还有一直在跟踪陈逸的事情的沐泽希的联系方式她也未曾知道,一无所有。自己也只有干着急的份。接下来的义务支教凌惜就像是一个游民一样,四处游荡,今天遇到队友请假了,那么凌惜就去补这个队友的班,明天另一个队友请假了凌惜就去补他的班,如果都没有那凌惜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待在风里凌乱着.就像此刻的凌惜就是如此,一个人在社区门口玩着手机,等着队友,她就不明白了,今天没有人请假,也就用不上她,为什么还要叫她来。简直是,真的是!

    “凌惜,队长在哪!”刚刚才进去没多久的陈晨行色匆匆的赶了出来,着急的问着正靠再门前玩手机的凌惜。

    “嗯,队长去找沐师兄去了,说是有什么事情和他商量,我在这里等你们,有什么急事可以打电话给她”看着一脸着急的陈晨凌惜认真的回答道。接着又补了一句;“发什什么事了”

    “你知道我带的那个小孩吗?不知道怎么的他今天就一直哭,我以为他是生病了又或者是怎么了,可是都没有,就是哭也不搭理我,他爸爸刚好会家,赶巧碰见了就吼他,结果他哭更加大声,现在他爸爸有事出去了,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想找队长问一下该怎么办,陈晨颓丧的说道,手里的动作自然也没停下,直接拨通了王佳的电话。

    任何语言都无法完美的诠释凌惜此刻的心情了,听到陈晨的描述之后,凌惜脑海里自然的浮现出陈逸那狡黠而又乖巧的笑容,还有甜甜的声音,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孩子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得啊!难道这些家长都不会考虑到自己的教育方式会对孩子以后的人生产生多大的影响吗?

    “凌惜,我现在又得回去,你愿意和我一起吗?”打完电话的陈晨看着一脸愁容的凌惜温柔的询问道。

    “嗯”凌惜点了点头就跟着陈晨的脚步朝哪个孩子的家走去。

    矮小,破旧处于社区边缘化的那栋砖瓦房是凌惜看见那房子的第一反应,房屋内时不时的传出抽咽声,房屋杂草丛生,屋外蚊子嗡嗡的在凌惜的耳朵边宣战,啪,啪还没有进屋凌惜就已经在自己的脸上,胳膊上手上打了好几个蚊子,“还好今天穿的牛仔裤,不然就完蛋了”凌惜嘟囔道。

    已经被蚊子叮的跳脚的陈晨飞一般的冲进了屋子,凌惜也紧随其后。

    一进家门,一股刺鼻的腐败味道扑鼻而来,秉着一贯以来的习惯一进门就喜欢环顾四周的凌惜又条件反射的将屋内四周扫了一圈,屋子里的墙壁上的白色漆皮已经脱落的才不多了,偶尔还会有一点泥土脱落下来,地上还好是混泥土切好的地面,可能是所处的环境太过于潮湿了,总之地上就像刚脱了地一般,湿漉漉的,屋内的摆放异常的简陋,一个陈年的冰箱在冰箱旁边有一个12寸大的彩色电视,靠窗户边有一个火炉和一张砖头所堆砌的案头,上面摆放着各种餐具,距离火炉旁不到两米的地方有一张脱漆的朱红色饭桌,而陈晨所说的孩子穿着一件篮白相间的T恤,和一条七分牛仔裤,露出的部分已经密密麻麻的长着绯红的大疙瘩,可男孩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正扑在饭桌上埋头哭泣,右手顽强的握住圆珠笔,估计他身下的本子已经快要被泪水给湿透了吧!可真顽强!炉子的正对面有一个小房间,应该就是卧室吧!凌惜也不再观瞻了,而是向木头一样驻在门口,看着那个小男孩和陈晨。

    显然男孩对陈晨有着戒备心里,陈晨还没有靠近男孩又放声大哭了起来。

    “姐姐给你糖吃,乖,别哭了”陈晨无奈的安慰着那个男孩温柔的说道。

    显然糖对男孩不起任何的作用,继续埋头痛苦,压根就没有搭理陈晨的意思,被如此折腾一番陈晨近乎一种奔溃的状态,脸上大写着两字崩溃。

    “怎么办,队长不知道多久才会来”陈晨走到凌惜身边近乎崩溃的说道。

    “乖,没事哈!”凌惜拉起陈晨的手安慰的说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哭的!你到的时候他已经哭了很久了吗?”

    “没有,就是做题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哭了,我以为他是因为题太难了就哭了,可是好像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陈晨手足无措的回答道。

    凌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收了一篇童话故事,环顾屋子四周,看见了一个小的木质板凳,走了过去搬到距离男孩大概一米的地方,抑扬顿挫的读了起来,读完一篇又读另一篇,故事内容大体都是一些轻松诙谐让人听后可以捧腹大笑的故事,陈晨安静的看着正沉浸在读童话故事的凌惜,过了好一会儿,男孩奇怪的变化让陈晨震惊到了,也让刚到屋门前的沐泽希和王佳震惊了,左手拿着车钥匙的沐泽希安静的站在屋外看着屋内的独有的画面,凌惜完全沉浸在故事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额头上的一溜头发调皮的从背后跑到前面来,时不时的去扫一下凌惜那圆滚滚的小胖脸,第一篇童话故事结束了之后,男孩的哭泣声似乎小了,第二篇童话故事结束之后男孩开始抽搭,第三篇童话故事快要读到中间部分,男孩开始抬起头来看向正在读童话故事的并且傻笑的凌惜,故事快要结束的时候,男孩已经完全停止了哭泣声,一脸嫌弃的看着还沉浸在故事中傻笑的凌惜,不知什么时候陈晨已经安静的走出屋子和王佳还有沐泽希两人站在屋外的那块空草地旁,各有所思的弄着手机。

    “还想听故事吗?我这里有好多呢!”凌惜笑的像喝了蜜一样的甜,温柔的问着哭的一脸花猫正嫌弃的看着她的小男孩。

    男孩摇了摇头,凌惜遗憾的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过了好一会,男孩又转过头去看向他的作业,凌惜没有任何动作就有意无意的看着小男孩。时间又过了几分钟,男孩跳下板凳走到走到凌惜的面前看着她,过了好一会,柔声而又胆怯的说道:“你可以帮我听写语文吗?”

    “好的!”凌惜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跟在男孩的身后,走到方桌前趴在上面接过男孩的书字正腔圆的练了起来,时间就这样滴滴答答的过了半个多小时,之间两人没有任何交谈,练完语文的凌惜就埋在头翻看着语文书,男孩就埋着头做作业,遇到不懂得问题,就看一眼凌惜,凌惜抄起纸笔带着商量的口气和男孩交谈了起来。

    “嗯,你的字写的真好看,以后你当我的老师教我一下呗”看着男孩做完作业,凌惜打趣地说道。

    “嗯,你的字真的好丑”男孩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嫌弃的说道,和刚才那个羞怯的男孩完全不一样。

    “是哦”凌惜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看了一下手机,时间快到了,该走了。

    “那有时间,就请小老师指导我一下”凌惜客气而又诚恳地回答道。

    “那我就先走了,小老师”凌惜笑着指了指门口说道。

    “嗯,……你还会来吗?”男孩用带着期望的眼神看着凌惜小声的问道。

    “嗯,应该还会来的,加油!我先撤了,不然她们就把我给抛弃了”凌惜笑着一边说道脚也一边朝外迈去。

    “沐师兄”出了门,凌惜惊讶的看着穿着灰色休闲装两只手揣在裤兜里一个人无聊的在荒草地上逗留的沐泽希。

    “嗯!走吧!”沐泽希回过头来微笑的点了点头,温柔的说道,接着大步流星的朝社区门口走去,凌惜着小跑的跟在他的身后,到了社区门口空无一人,除了那辆熟悉的白色跑车。

    “我让她们先走了,上车吧!我送你回学校”看着一脸疑惑的凌惜沐泽希温柔的说道。

    “哦”没有在说什么,凌惜屁颠屁颠的上了车,有车不坐,这可不是凌惜字典里该有的词。自觉的绑好安全带。

    行驶的路途中,车内异常的安静,凌惜透过车窗看着窗外的风景,沐泽希则安静的开着车。

    “星期一你们有课吗?”透过后视镜沐泽希清楚的看见正无聊的坐在副驾驶后座看外面风景的凌惜,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了一个想法,为了确定凌惜的时间表,沐泽希带有试探性的口气问道

    “没有”被沐泽希没头没脑的这么一问,凌惜几乎不加思考的脱口而出。

    “那你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凌惜疑惑的看着沐泽希回答道。

    “嗯”沐泽希慵懒的看在座椅背,眼睛专注的看着窗外的红灯,左手食指轻敲着方向盘,闷哼了一声,车内又在此变得安静,凌惜掏出包里的手机低头玩了起来。

    “我打算去看陈逸,你要一起吗?”沐泽希若无其事的看着那正跳转成绿灯的交通灯,语气平淡的问着正在刷微博刷的忘乎所以的凌惜。

    陈逸的名字就像是一个具有强大磁性磁场,直接就把凌惜正紧紧的贴在手机微博上的脸硬生生的吸了起来,脱离手机的凌惜直盯着沐泽希干净线条流畅的侧脸,几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要”

    有件事直到老,凌惜都未曾想通过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只有几面之缘几乎没有任何关系的孩子会这么的上心,可是她也同样没有预料到这个孩子会因为她的原因得到生命中最大的救赎,或许有些东西不过就是上辈子欠下的债,这辈子来偿还得吧!

    “好,今天下午就去,你先回寝室收拾东西,等一会儿,我来接你”沐泽希终于转过头来看着正在因为一时间脑袋发热沉迷在沐泽希的美侧颜赶巧被沐泽希撞个正着发窘的凌惜温柔的说道,说话的过程中还附带了一个自带梨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