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8-01-15 07:00:00本章字数:3899字

    “好”凌惜强压住心中的骚动,微笑而又不失礼貌的回答道。有这么一刻凌惜有了一种想要一条可以装的下的地缝的想法,无奈除非是去东非大裂谷不然怎么会有可以容得下自己庞大身躯裂缝呢!

    看着凌惜一脸囧样,沐泽希突然冒出想要逗一下凌惜的想法,不过想法还没开始就被拉回了正道,“前面的车你到底走不走,已经是红灯了”给打乱了,沐泽希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继续驾着车朝学校开去。

    车内比之前的气氛又多了一些尴尬,凌惜只感觉自己的腺上激素蹭蹭的向头顶直冲,直接要突破顶头骨直冲云霄,恐怕脸也红的和猴子屁股没什么区别了吧!不行,得降温,凌惜直冲冲的把开了四分之一的车窗变为了二分之一,风呼呼的灌进车里,嗯!这下好了,好像一下子降了几度温。

    为了缓解车内的尴尬气氛,沐泽希又尝试性的开始了话题。

    “我挺好奇你会想到读笑话”沐泽希紧盯着窗外的车况,匀速的驾驶着车,波澜不惊的说道,确实挺好奇她会自顾自的读笑话故事,当时自己在门口看见凌惜正给吴昊读笑话故事,他有点好奇,据他了解吴昊这个孩子,他的母亲一生下他,就和他父亲离婚了,留下还在襁褓中的他和父亲一起生活,而且他的父亲脾气异常的暴躁,有爱喝酒,有事没事就朝他发脾气,以至于吴昊的脾气也异常的古怪,每一个接手他的志愿者都被弄得焦头烂额。凌惜今天的举动着实让他震惊,如此是不是她也可以帮到陈逸那孩子,这些日子,他所了解到的有关陈逸的消息,着实让他担忧,或许可以把凌惜带上,有可能会对陈逸有些帮助。

    “呵呵,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凌惜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副驾驶后座面,笑着回答道,自然不会说出自己的想法,毕竟自己平时心里不舒服的时候就是靠看笑话故事来缓解自己的情绪,而且想着自己刚进吴昊的家时,环顾了吴昊屋内四周,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孩子因为他父母和家庭的原因可能心里积压了很多的委屈和无奈,以至于让他觉得他是被这个世界遗弃了,没有人愿意去倾听他内心的声音,所以自己打算死马当活马医试一下,可能是自己运气太好了,又或者刚巧吴昊打算停止哭泣了,反正就是如此,自然这种推测不过是自己主观臆断罢了,还是不要随意的下结论比较好。

    “嗯”沐泽希闷哼了一声,车内又再次安静下来。

    车不急不缓的开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凌惜的宿舍楼底,凌惜快速的下了车,正准备回宿舍的时候,就被一堵灰色的人肉墙给堵住了,这堵墙足足的高了她20多厘米,毫无意外这堵墙就是沐泽希,凌惜退了几步仰起头疑惑的看向沐泽希,“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到时候我过来接你”沐泽希莞尔一笑拿起手中的手机打开了新建联系人收录,灵巧的敲下凌惜两个字,递到凌惜的面前。

    对哦!凌惜顿了顿,还真忘了,还有这一茬,这脑袋干什么了,是太久没用秀逗了吗?啧啧!这要是照这样的方式还生活几年,岂不是更年期就得提前了,想到这凌惜顿时对自己特别无语,“哎”轻发出了比蚊子声音还要小的叹气声。接过沐泽希手中的手机,快速的将自己的联系方式输进手机联系录内保存,紧接着用沐泽希的手机拨通了自己的手机,熟悉的铃声响了起来,凌惜将抽出手机快准狠的把电话给挂断,“给,沐师兄”凌惜笑的露出了八颗标准的大白牙,将手机还给了沐泽希。

    “嗯,你先回寝室准备一下,我晚一会过来接你”沐泽希强压住心中莫名的一样情绪,语气波澜不惊。

    “嗯”凌惜把手机还给沐泽希,又重新的把自己的手机打开,将沐泽希刚才的未接来电号码植入自己的同学通讯录中,转身正准备离开时,凌惜顿时被这突发的情况给弄凌乱了,一定是自己刚才太投入了,不然怎么会没有发现有这么多双八卦眼睛盯着自己,那小眼神简直没谁了,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看吧!看来我做事情还挺认真的,凌惜䎿着这些来来往往用八卦暧昧的眼神看着她的人就瘆得慌,此地乃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赶紧开溜,才是硬道理。想到这凌惜的脚底就像是摸了滑底油一般哧溜一声从沐泽希眼皮底下消失了,沐泽希紧握着还残留着凌惜余温的手机,看向凌惜消失的那条路,嘴角不自觉地的上扬起大半个弧度。微笑而又不失礼貌的向走过来和自己搭讪的女孩们道了一句问候,没有再做进任何逗留,打开车门,上车,发动引擎,绝尘而去,留下女孩们三三两两个抱团在风中凌乱,这动作这模样还真和凌惜有的一拼。

    回到寝室的凌惜秉着一贯的习性,先在床上躺一会,至于后面的事后面再说呗! 刷了几分钟微博的凌惜,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书桌前打开抽屉,掏出压箱底的化妆品,对着镜子仔细的画了起来。

    “啧啧,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居然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凌惜化妆,是我打游戏的时间太长了,眼睛花了的原因吗?”耗尽了将近3个多小时终于终于为自己驳回一局的小夏,抬起头来准备放松一下眼睛,直接搜刮到这么大的一个新闻,毕竟寝室六个人就只有她和凌惜两个人走到哪都以素颜出镜,为此黎利还给她们俩各取了一个糙汉子的绰号,罗糙汉子,凌糙汉子,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凌惜居然也开始化妆了,上一次化妆还是为了什么校庆还是什么的,不管嘛!反正就是正事吧!今天,啧啧!不敢相信。

    手上的工作还没结束的凌惜继续闷头画眉,左修修右改改,嗯!看来还挺有这么回事的!我怎么这么的聪明呢!看着镜子里那经过一番修饰的小圆脸,凌惜不由得自恋了起来。

    “嗯,今天可能是脑袋短路,所以呢!我决定今天也精致一番,给你欣赏一下出自于一个天才化妆师的素颜妆”凌惜一边调侃道一边把书桌上的化妆品仔细的收了起来。

    “哦,哦!我懂了”戴着金丝框边眼镜的黎利打横霸气的坐在床沿边,左手支着脑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时不时的和小夏用眼神传递着你懂得信息,然后两人用极度暧昧的眼神齐刷刷的看向凌惜,贱贱的笑了起来。

    早就清楚这俩人共同演戏的戏码,维依无奈的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又继续埋头研习毛笔字的写法了。

    “得!你俩给我打主,别这样我瘆得慌!”凌惜左手立了起来,右手打横放在左手手指上端,做了一个静止的动作,这两姑奶奶要是配合起来唱戏她至少又有几天没有好日子过了,人生苦短,要想及时行乐,就得及时阻止这两个姑奶奶联合起来的造次。被凌惜这么一弄,估计也套不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劲爆消息了吧!小夏和黎利也适时的收起了玩笑,毕竟有些东西一旦开过了就不好了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完美。两人兴致缺缺的自顾自地去寻找其他乐子去了,凌惜也开始收拾东西了,寝室走了一圈前后左右翻了一圈,发现除了带上钱还有充电宝以及手机好像还真没有可以收拾得了,确定好已经把该带的东西带上之后,凌惜向维依还有小夏等人打了一声招呼,背上背包拨通了沐泽希的电话,朝宿舍门外走去。

    该说是沐泽希准时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离开呢!毕竟从自己拨通他的电话到自己走到宿舍门外也不过十分钟而已,沐泽希优哉游哉的斜靠在车旁刷着手机。

    “沐师兄”走到沐泽希跟前的凌惜有礼貌的招呼道,然后努力的展现着自认为最漂亮的笑容看着沐泽希。

    “嗯!上车吧!”沐泽希抬起头了微点了一下头,并未在凌惜的脸上多逗留一分钟,与车门保持几十度的倾角,极为绅士的为凌惜打开副驾驶车门,回过头来朝凌惜微点了一下头,之后不再片刻停留,大步流星的朝驾驶门方向走去,凌惜也没有再做一刻逗留飞一般地梭进了车内,关上车门,就在凌惜低头扣安全带时,眼前突然冒出了一个陌生的脑袋,吓得凌惜一巴掌朝那脑袋挥了过去,只看那脑袋嗖的撤了回去,紧接着一声哀嚎随即冲进凌惜的耳膜中,已经进入车内的沐泽希见状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将还未缓过神来的正傻傻的楞在原地的凌惜还未扣好的安全带接了过来顺带帮她扣好,紧接着又将自己的安全带绑好,哀嚎声还在继续,回过神来的凌惜转过头抱歉地看向那被自己霹雳掌打的直喊娘的男子,只见这男子穿着一套干净整洁不带一点折痕的白色衬衫和一条铅灰色笔挺的西裤,大爷似的坐在中间,捂着脑袋抽搐着,和沐泽希身上自带儒雅绅士风度,加上这一张干净清爽的脸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不同的是,他身上的气质给人一种逗比的感觉,可这份逗比气质却和他那禁欲冷峻的英气脸完全不搭。

    “对不起,我一时条件反射”凌惜抱歉的看着他,心里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真被自己给打成重度伤残了,要是真把他给打伤残了,肯定得赶紧把他送进医院,万一留下什么后遗症,该怎么办,他会不会打我啊!毕竟自己打人的功力少则也有5,6成,毕竟有陈冲的前车之鉴明晃晃的摆在那里,和陈冲确立关系的时候,凌惜高兴的忘乎所以,本来只是想轻拍一下陈冲的手,和他开一个玩笑,却没想到玩笑差点变成灾难现场,明明自己下手很轻的,结果直接给陈冲白皙的手臂留下了五根鲜红的手指印,疼的陈冲差点爆出口。

    “张扬戏演过了”沐泽希不急不缓的吐出几个字,侧过头瞥了一眼手中动作突然僵持的停留在空中的脸比吃屎还要臭的张扬一眼,启动引擎,车匀速的朝城南高铁站开去。

    “啧啧,沐泽希,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老子因为你失去了我的休息时间,努力的为你挣项目,现在还牺牲自己约会的时间来给你当专属司机,我因为你的原因受了伤,你不但没有安慰我,还给我的形象抹黑”,张扬双脚岔开,左手放在左腿上右手抓住驾驶椅后背,一脸气愤的为自己不公平声讨着,张扬越说越想越觉得自己憋屈,昨晚沐泽希不知发生什么事突然抽风的把自己抓去处理最近才接下来的订单,直达凌晨一点才放自己回去,今天早上7点又把自己给抓去见客户,而自己却优哉游哉的见小师妹,刚下班还没有把事情处理妥当又被他抓来给自己开车,鬼知道自己从昨天到今天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要不是看在是兄弟的份上,早就把他给抛尸喂狼了,这个没良心的,还真是人模狗样,到底用了他那人畜无害的模样骗了多少涉世未深的纯情少女呀!啧啧。

    这画风转变的也太快了吧!刚刚还在哀嚎的张扬现在一副我是大爷的姿势噼里啪啦的对着沐泽希的后脑勺为自己这些年来忍受沐泽希对自己的资本主义的压榨气氛的声讨着,留下凌惜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