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8:54本章字数:3472字

    车缓缓的驶入高铁站的地下停车场,张扬还在愤愤不平的为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声讨着,本还有一丝丝愧疚之感的凌惜早已无感,耳边的聒噪声弄得凌惜异常的恼火,为了克制自己想要骂人的冲动凌惜掏出了手机刷起了微博,得!等你什么时候安静了我在和你聊一下人生吧!

    “钥匙给你!”挑选好左边的一个靠墙的停车位,沐泽希将车稳妥的停好,抽出钥匙抛给了正一脸怨愤的看着他的张扬,显然张扬的气还没有消,沐泽希无奈的看着他,缓缓的吐出几个字,“放你两天假,不要我就收回了!”。

    “要,怎么不要,算你还有点良心”刚才还一脸幽怨的张扬此刻笑的那叫一个春光灿烂,这反映直接让已经取下安全带准备下车的凌惜咂舌。

    “走吧!”沐泽希看着凌惜温柔地说道,凌惜乖巧的“嗯”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跟着沐泽希的上了电梯,朝检票口走出,或许是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又或者是凌惜走的太慢跟不上沐泽希的步伐,一直关注着前方的路况的凌惜只感觉自己的手一热,待她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发现自己的左手已全然被紧握在沐泽希那白皙骨肉分明的右手中,如此凌惜的视线完全集中在了沐泽希笔直的后背上,砰砰心脏跳动越来越快,脸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突然冒出的喜悦感着实把凌惜吓了一跳,庆幸的是沐泽希只管拉着自己的手朝前走,压根就没有回过头来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要是让他看见自己居然脸红了,而且这脸红的和红鸡蛋没有什么区别,那该有多么的尴尬啊!想到这里凌惜不由得鼓着腮帮子深深地吐了口气,却没想到沐泽希突然转过头来看向她,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平静下来的凌惜一秒钟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甚至比之前还要恼火,心脏跳动的频率直接比之前快了一倍,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都快心力衰竭了。察觉到凌惜异样的沐泽希并为做过多的解释而是放下了被自己紧握着的凌惜的手,识趣的放慢了步伐,几乎是和凌惜并排着走进了候车厅,大约过了10分钟左右,凌惜又再次紧跟在沐泽希的身后上了车,车内异常的拥挤,有放行李的,有找座位的,一个紧挨着一个稍不留意就会被人群冲开,狭窄的车道上,凌惜艰难的跟在沐泽希的身后,生怕一不注意就会沐泽希走散了。

    “呀!”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差点刺破凌惜的耳膜,恍然之间靠近凌惜头顶的一个黄色的行李箱坠落下来,根本没有办法移动的凌惜顿时傻眼了,等到自己回过神来时,自己已被沐泽希紧紧揽入怀里,一股淡淡的柠檬香味倾入鼻息,凌惜吐了一口长长的浊气,只见那黄色的行李箱被沐泽希的左手给死死的抵住,旁边的人急忙揽过箱子,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没事”沐泽希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钻入凌惜的耳膜,呼出的热气不断的在自己的耳廓旁打转,弄得耳朵直发痒,这样的滋味着实不好受,凌惜尝试着脱离出沐泽希的臂弯,无奈可能是人太多空间太狭窄了,根本就施展不开,凌惜只能硬着头皮裹在沐泽希的臂弯中挤到自己的位置上安稳的坐着。

    “沐师兄你的手,没事吧?”摆脱沐泽希手臂,缓过气来的凌希看到沐泽希刚才那为抵住行李箱胀红的手心里及不是滋味关切的问道。

    “没事”沐泽希莞尔一笑,“你呢!还好吧!

    “嗯,谢谢你师兄”凌惜又在次乖巧的点头回答道。

    “嗯!”两人不在做任何交谈,高铁飞速的在轨道上飞驰,窗外的景物极速的变换着,凌惜专注的偷看着正在仔细地欣赏着窗外变化多姿的景色的沐泽希,这是第二次凌惜如此仔细欣赏着沐泽希美颜,心头上那久违的悸动又再次出现了,这着实让凌惜有点措手不及。

    沐泽希似乎不怎么爱说话,一路上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窗外变换的风景,也没有告诉凌惜陈逸爷爷家的具体位置,凌惜也极度配合的安静,直到快到7点的时候,高铁到了古家城的站口停了下来,沐泽希二话没说拉起凌惜就朝站内走去,出了车站,沐泽希招呼了一辆出租车,凌惜跟在沐泽希的身后上了车,两人最后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下了车,此时已是夜幕降临,对于沐泽希的做法凌惜没有做任何过问,就这样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定房间,和他一起去看房间。

    “这是你房间的房卡,我就在你房间的隔壁,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明天早上可能要起的很早,陈逸的家在距离城内坐车差不多要两个多小时,今天太晚了,你就先休息,明天早上我给你打电话,等会会有服务员过来送食物,到时候你记得吃点”沐泽希将手中的房卡交给了正认真听着他嘱咐的凌惜,得到凌惜准确的回复之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到房间的凌惜摆成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车内的那一幕,鼻息间还萦绕着沐泽希身上特有的柠檬味,这味道好像以幻化成一只调皮的小猫挠的自己的心尖发痒,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这似乎是一个不好的预兆,凌惜顿时被自己心中隐约给出的答案吓得从床上翻了起来,就在凌惜打算去洗澡让自己清醒时,服务员笑意满满的把食物送到了房间,酒足饭饱,在享受了一个水温适宜的泡澡,全身放松后的凌惜再一次发挥自己的葛优瘫精神瘫软在床上,凌惜是被沐泽希的电话给吵醒的,接过沐泽希的电话后,凌惜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将自己收拾干净,走出房间的时候,沐泽希正依靠在走廊旁面无表情地看着时间。

    凌惜讪讪地摸了摸鼻头,朝沐泽希走了过去,“师兄”,“嗯”沐泽希点了点头,没有一刻逗留大步流星的朝茶餐厅走去,凌惜小跑的跟在沐泽希的身后,吃过早饭,沐泽希取到昨晚入睡之前预定的抹茶味有机蛋糕,带着凌惜来到了陈逸爷爷家,爷爷家坐落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山村里,房屋是三室一厅的低矮砖瓦房,周围是鳞次栉比的瓦农舍,屋后这是郁郁葱葱的大树,狗吠声此起彼伏,吓得凌惜直接躲在沐泽希的身后,说来可笑,一向号称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凌惜居然怕狗,那段被狗追着咬的经历还真是刻骨铭心,刚过完九岁生日的凌惜紧紧的拽住暑假的最后尾巴!屁颠屁颠的跟着姥姥姥爷来到了乡下,一直都生活钢筋水泥混合的城市内的凌惜因为突然换了一个全新的环境,兴奋的都快要飞上天了,姥姥姥爷一眨眼,这死小孩就撒丫子跑出了他们的视线,年少无知,捉蚂蚱,下河摸鱼,挖折耳根把别人的田埂直接挖倒,结果被田的主人拧着衣领提到姥姥家兴师问罪,弄得姥姥姥爷哭笑不得,得!最后自己就被暴打了一顿,为了防止凌惜再出去闯祸,姥姥姥爷最后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从那之后凌惜就被关在了院子里,不准她踏出院子半步,原以为通过这样的方式凌惜就可以消停一点了,哪知那天他们收工稍微晚了半个小时,就听见了凌惜被三只狗追着轮流咬的消息,现在正被舅舅送往防疫站打狂犬疫苗呢!赶到防疫站的姥姥姥爷看着凌惜正泪眼汪汪的趴在床上,屁股上缠满了纱布,二老着实吓了一跳,好端端的怎么会被狗追着咬呢!不问不知道,一问凌惜就被姥姥姥爷下了逐客令,这孩子再呆下去,他们岂不是每天都的活的心惊肉跳的,好端端的,居然没事找事去挑衅狗,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只要一看见狗凌惜屁股就疼,一想到当时自己被三条狗追着咬的画面,背脊就发冷,要不是祥叔自己直接就成了狗粮,直到现在她屁股上还有几个明晃晃的狗牙印呢!

    察觉到凌惜异样的反应,沐泽希将凌惜紧拽住自己衣服的手扒开,被沐泽希这么一弄,凌惜尴尬的站直身板,抬头挺胸,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心惊胆寒的小心的向前挪着步,狗吠声越来越接近,突然毛色各异的土狗超他俩狂奔而来,如此突发情况,凌惜顿时傻眼了,脑回路直接断线,紧闭着双眼,也不管沐泽希会有怎样的反应,直接八爪鱼似的吊到了沐泽希的身上,两臂紧紧的圈住沐泽希的脖颈上,双脚紧紧的圈住沐泽希的大腿处,头紧紧的埋在沐泽希的胸膛上,身上突然附了一个100多斤的重物,沐泽希差点失去平衡栽倒地上,幸好自己的平衡力还不错,这种情况下还能稳住。

    “大黄,小黑,笨蛋,全都给我站住,给我回去”就在三条狗快要扑到沐泽希他俩的身上时一阵苍老但却有劲的声音及时制止它们,只见一个身体健朗头发发白,满脸褶子的老人缓缓的朝他俩走来。

    “可以下来了”沐泽希俯身在凌惜的左耳旁低声的说到,气流不断的在凌惜耳旁拂过,弄得凌惜耳郭发痒,一秒钟还没到凌惜的耳朵还有脸蛋红的仿佛快要滴血一样,砰砰心脏就像安了加速器一般,跳的间隔期都没有了,凌惜尴尬的从沐泽希的身上爬了下来,心慌意乱中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又或者该做什么。最后就像一根木头一样低着头呆呆的站在沐泽希身旁,沐泽希将凌惜的一系列动作一览眼下,嘴角不受控制的向上勾起一个让人着迷的弧度,可这弧度一眨眼的功夫就全然消失了,除了正仰望着他俩大黄还有小黑,笨蛋看见之外,毫无一人知道。

    “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请问你们是?”老人终于踱步到了沐泽希他们的身旁,看了一眼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蛋糕盒穿着一套白色休闲套装长相清秀干净的沐泽希,还有正埋头数着地上蚂蚁穿着一条水洗牛仔裤和白色体恤衫,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背上和胸前的凌惜抱歉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