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舞台上的惊艳

    更新时间:2018-01-17 23:54:13本章字数:3099字

    “没事!爷爷,我们是过来看陈逸的,请问可以吗?”沐泽希看着老人诚恳乖巧的询问着。

    “你们是”老人家看着身边这两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年轻人疑惑地询问着。

    “我们是陈逸在G市时负责指导他的老师,太长时间都没有看陈逸了,想过来了解一下他的情况”沐泽希看着老人,认真的回答道。

    “.…….”

    “谢谢你们对陈逸 这孩子这么的上心,我是他的爷爷,如果你们不介意,就到屋里来坐坐吧!”老人深深的叹了口气,提到陈逸的时候,浑浊的的眼睛被一层水雾给深深的包裹了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领着沐泽希还有凌惜朝屋内走去,屋内的摆设极其的简陋,大厅正对着大门外摆着祭神用的香炉,灵台等,屋内简单的只有一张陈年的木桌还有几张陈旧的椅子,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陈旧的黑白电视机,屋子极其的潮湿,在老人的招待下,凌惜和沐泽希坐了下来,简单的进行了一些交谈,弄得几人五味杂陈,老人老泪纵横,哭的让人心疼,因为染上赌博,让虽然清贫但却幸福的家一夕之间轰然倒塌,快要入土的年纪了却还要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家里唯一的希望的孙子现在就像一个木头一样木讷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愿意和任何人交谈。

    见到陈逸的那一刻,凌惜顿时傻眼了,果真如老人所说,陈逸就像精品店的橱窗里摆放的精致玩偶一般,面无表情,蹲在墙角眼神空洞的看着挂在床前的那副有精致裱花框架的全家福,也不在乎屋内来了什么人,就这样一直死死地盯着那张全家福,五味杂陈的凌惜小心翼翼的走到陈逸的身旁,紧靠着他身旁坐下,顺着陈逸的视线看向那副全家福,陈逸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还是专注的看着那张全家福,为了引起陈逸的注意,凌惜轻咳了一声,陈逸还是没有反应,又咳了一声,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还认识我吗?陈逸,我是凌姐姐”看着陈逸选择性的无视自己,坐不住的凌惜起身慢慢的挪到了陈逸的眼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

    依旧默不作声的陈逸可能是因为凌惜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直接挪到了远离凌惜将近一米的床脚处,蹲坐在床脚,把头深深的埋在叠放在膝盖上的手肘里,房间又再次安静下来,被陈逸嫌弃的凌惜一脸愁容的蹲坐在刚才的位置上,担忧却又毫无办法的看着陈逸,一直安静的站在陈逸房门外看着屋内情况的沐泽希安静的走进了房间,和凌惜一样安静的坐在陈逸的身旁,心疼的看着正将头埋在膝盖里蜷缩在床角的陈逸,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下午五点了,中途沐泽希几次尝试着和陈逸说话,都未曾得到陈逸的一点儿反应,夜幕降临,沐泽希和凌惜都选择性的留了下来,晚饭期间,陈逸依旧蒙头扒饭,不发出一丁点声音,吃完之后,径直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屋外狗吠声此起彼伏,食之无味的凌惜和沐泽希开始向爷爷打听了一些陈逸具体情况,等到老人哭诉的说完陈逸的情况后,已是凌晨1点了,在老人的安排下,沐泽希去了陈逸的房间,凌惜则去了陈逸父母的婚房,这一夜注定是一个无眠夜,在床上辗转反侧难眠的凌惜直接翻身起来,屈膝盘坐在床沿看着窗外皎洁的弯月,早上鸡鸣刚过第三声,凌惜和沐泽希相继打开了房门,几番寒暄之后,直接拉回了正规,正如沐泽希所想的一样,凌惜也高举着双手两人近乎态度一致的邀请老人和陈逸一起回G市,毕竟那是陈逸从小到大一直生长的地方,至少在G市,陈逸会有自己的朋友陪在身旁,也可以得到有名的心理指导医师的指导,可是老人却以不想在回到那个勾起不好的回忆的城市的理由直接给拒绝了,被老人拒绝后,沐泽希和凌惜两人面面相觑,本还想着继续尝试着和陈逸交流沟通的沐泽希却被公司的突发状况需要紧急处理的电话给打断了,陈逸的事也只好暂时搁置一段时间,和老人匆匆道别之后,沐泽希和凌惜也就匆匆的离开了。

    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5点了,将凌惜送到宿舍门口,凌惜还没来得及向沐泽希道别,那辆载着沐泽希的跑车就以绝尘而去。

    凌惜回到寝室仔细的洗漱了一番,就倒头呼呼大睡,在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五点了,想着寝室的其他人还在睡觉如果自己的动作幅度太大了肯定得被群殴,如此还是继续睡一会儿吧!等他们全都醒了,再起床也还不赖,呼的,又栽进被窝里呼呼大睡,待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9点了,幸好上午没有课,不然就死定了,凌惜一边洗漱一边暗自的庆幸到。

    校庆晚会的时间越走越近,凌惜也变得越来越忙,几乎没有一刻休息时间,就连走路脚底就像是抹了油一般直接开溜,而沐泽希也再没出现过,每天晚上一下了公开课,一眨眼的功夫凌惜就已经冲到了琴房,和王兰她们一起练琴,在紧催快赶的练习和配合下,凌惜已经可以毫无压力的和王兰她们和声了,效果不亚于因伤故被迫离开的陈一。

    校庆晚会如约而至,礼堂内华光异彩,炫彩斑斓,根据节目的特点将所有学院安排的节目进行相应的衔接,而经济管理学院的节目以收尾的理由安排成为了最后的压轴表演,可是众人都心知肚明,节目出场顺序越靠后,观看的人也就越少,留下的人也就越挑剔,在场的表演者们没有任何人愿意接受最后的压轴表演,礼堂内的气氛异常火爆,后台也忙的人仰马翻,化妆,搭配衣服,化妆团队的人根本就不够用,为了不耽搁校庆晚会的进程,后台内只要有一点化妆基础的人都被提了进去,凌惜也不例外,毕竟她亲手给自己画的舞台妆的技艺在场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时间这个磨人的小东西,不想要它的时候,走的比蜗牛还慢,需要它的时候,脚底抹了润滑油似的,溜的比兔子还快,明明晚会才开始,现在就快要结束了,凌惜和王兰等人后台负责人的催促下匆匆的上了舞台,各司其职,舞台上凌惜的变化着实让维依她们惊艳了一把,黑色欧根纱的长款的露肩礼服,恰到好处的将凌惜的肚子粗壮的大腿给掩盖了起来,同时恰到好处的收腰设计直接将凌惜五五分的身材切割成所谓的黄金比例,肯能是妆容还有灯光的效果直接给凌惜平添了一副妩媚的味道,凌惜微微俯身做了一个标准的敬礼,从容自信的回到椅子旁,随着舞台灯光的切换,几人似乎融为了一体,悠扬的曲调在礼堂内缓缓的流动,似乎这些曲符已经幻化成精灵一般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已经走出礼堂的人静静的抱住,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停止自己离开的脚步,静静的听着这首曲子,欢快的曲符淘气的缠绕在凌惜灵巧的之间,舞台下的沐泽希静静的看着舞台上与曲子融为一体的凌惜,嘴角不自不觉已经向上弯了一个迷人的弧度。 不得不说,这个女孩每次都会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惊喜,无论是在S市又或者是在G大,直到很多年之后,沐泽希回过头来细想和凌惜的一点一滴,忍不住感慨道这女孩不但会给自己带来惊喜,也同样会给他带来可怕的惊吓,不知道这是喜还是优。

    “啧啧,没想到这小胖妞还有这么一手,还真惊艳了我一把”坐在沐泽希左边的张扬一脸震惊的感慨道。

    “嘿,你踢我干嘛!”自己还没有说完,就被沐泽希莫名其妙的给踢了一脚,张扬郁闷的朝沐泽希低吼道。

    “….”

    看着沐泽希压根就没有任何要搭理他的意思,张扬狠狠的瞪了沐泽希一眼,又回过头来继续看着舞台上的表演,时间所长不,说短也不短,在高声呼喊中,凌惜和王兰等人以自己最佳的姿态完成了这场演出,校庆晚会也缓缓的落下了帷幕。

    “凌惜”刚走出礼堂的凌惜就被王兰给叫住了。凌惜闻声疑惑的转过头看着正朝她缓缓走来的王兰,“队长,有什么事吗”

    “你愿意继续留在我们的团队里吗?”他们的团队确实还需要一个钢琴师,陈一是不可能再回来了,这其中的缘由除了当事人她,部长,陈一心知肚明外,其余的人都被蒙在鼓里,所以在现在的情况来看,凌惜无疑是最佳人选。

    继续留下吗?那还不把我累死,本来我就不感兴趣,来做临时的替补还不是因为自己傻,以至于被几个人联合起来把我赶上去的,这种事情打死我我也不想再来一次了,”很抱歉!队长,我可以拒绝吗?“没有任何敷衍,也不想用任何客套词,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纵使它有多耀眼,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荣耀,也不想委屈求全的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