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没有麻醉药

    更新时间:2018-01-29 14:17:27本章字数:3124字

    在不知是谁将自己从地上抱起的情况下,凌惜是紧张的,可当那张熟悉干净的面孔跑进自己的视野那一刻,自己已从紧张变得惊讶再到惊喜最后直接变成了窘迫,而这快速的翻转也不过是经历了短短的几十秒而已。她可以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出现紧张,惊讶和窘迫,可是她却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在发现是沐泽希会有惊喜这种错觉

    “师兄”在一月暖阳的浸渍下沐泽希似乎变得更加的干净温暖,以至于沉溺于其中的凌惜失神的唤出他的名字。

    “嗯”沐泽希只是闷哼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抱着膝盖受伤的凌惜大步流星的朝停车的方向走去,当时将客户送上车时,凌惜熟悉的声音撞击着他的心房,以至于当他不受控制的朝她声音方向寻找了过去时,她已经耷拉着脑袋可怜兮兮地接受着她旁边的人训斥,她为什么会在顺华街做这种宣传,顺华街是G市的商业文化重点建设基地,是不允许这种宣传出现,以至于他不得不让黄简提前回去,他不过是去停车场取个车而已,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而已,就伤成这样,当看见她在地上强忍着伤痛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屡次失败,她表情所流露出来的无措,惶恐,无一不牵动着他的身体的每一根神经,心疼担心各种情绪蜂拥而至,只不过是几次巧合的相遇而已,她居然就可以轻易地带动起他的情绪,真的让人想不通摸不透啊!可是不置可否的是他喜欢这种感觉。

    考虑到凌惜膝盖上的伤口,沐泽希将凌惜小心的安置在后座,将她的脚轻轻的抬起放在坐垫上,以避免不必要的伤口撕裂。被沐泽希如此的温柔对待,凌惜恍然之间产生了自己是在做梦的错觉,当沐泽希柔软的发丝调皮的亲挠着自己的脸颊时,心跳的速度已然超出正常的范围,以至于凌惜不得不怀疑今天没有被摔死也会心跳速率过快而直接猝死。

    沐泽希的突然出现着实让凌惜的心里五味杂陈,一路上两人及其的安静,考虑到凌惜腿上的伤口需要尽快的处理,看着黑色的背带裤裤管已被鲜血浸染的颜色变得更加的深,沐泽希选择了附近的陈曦医院门口停下,沐泽希小心翼翼的将凌惜从抱了出来,大步流星的将凌惜送进医院,本想拒绝沐泽希把自己送进医院,无奈屈服于腿上撕裂般的疼痛凌惜已然选择了放弃,还是装孙子比较好。

    已经疼的麻木的凌惜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盯着医生熟练的用剪刀将接触到自己伤口的裤料剪开,而脑海里却不时的浮现着刚才医生将沐泽希误认为是自己男朋友时叫他窗口交医药费时他没有做任何解释而是认真的叮嘱着医生小心点的情景。她的心跳又再次捣鼓了起来。

    “嘶”被医生撕开贴在伤口上的裤料的疼痛直接让凌惜倒抽了一口冷气。

    “伤口撕裂严重,需要缝合伤口”撕开紧贴在伤口上的裤料,看到那已经近似于两块一元硬币大的伤口,医生认真的盯着凌惜说道。

    看着自己膝盖处已经血肉模糊的伤口,凌惜欲哭无泪,想着自己的膝盖会被当成一件撕破的衣服一针一线的缝补起来,头顶发麻身上的鸡皮疙瘩簌簌的立了起来。

    “可以不缝合吗?”看着正在医生手中准备的缝合仪器凌惜背后一层层冷汗冒出,近乎祈求的对着医生说道。

    “不可以”走到门口的沐泽希听见凌惜拒绝伤口缝合近乎和医生异口同气的回答道,看着正一脸严肃朝自己走过来的沐泽希凌惜顿时怂了,耷拉着脑袋,等待着待会儿地狱式的折磨。

    “不上麻药吗?”看着正在给凌惜伤口消毒的医生,沐泽希微蹙着眉问道。

    “嗯,忍一会就过去了,麻药用完了,今天下午4点才会到”医生一边消毒一边回答道。

    忍一会就过去了,你们这个医院对待病人都这么随意吗?沐泽希瞥了一眼凌惜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心也紧跟着抽搐了起来。

    “算了,你帮她伤口消一下毒吧!不用缝了”沐泽希微蹙着眉说道。

    听见沐泽希的这句话,凌惜顿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不由得松了口气,不打麻药就缝针那不是要我去死吗?

    “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都这么随意,伤口如果不及时处理,难免会引起感染等问题”医生将凌惜伤口消完毒之后放下手中的工作看着沐泽惜严厉的斥责道。是呀!伤口如果不及时的处理,恐怕会更严重,这里距离人民医院至少需要一个多小时,不排除节假日堵车的可能性,想到着沐泽希的眉头陷的更深,她可以忍受吗?

    看着凌惜腿上的伤口虽然及时处理后,还是血流不止,沐泽希避开了医生大步流星的走向凌惜严肃的盯着她问道:“不打麻药你可以忍受吗?不行我们就换家医院处理”

    凌惜看了一眼身后已经黑脸的医生,摸了摸鼻子,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可以”

    整个过程中,凌惜近乎是咬着牙根结束的,病床上的床单都快被自己给抓破了,疼的飘飘欲仙,以至于疼的凌惜一度怀疑自己会就此一命呜呼,也不知自己那根筋打错了非要自己找罪来受,莫非自己有自虐倾向,缝合结束之后,沐泽希看着满脸通红大汗淋漓的凌惜,不由的缓了口气,这个女孩他没看错。在沐泽希的陪伴下打了一瓶消炎药水之后,沐泽希小心翼翼的将凌惜抱进车内,将她的双腿轻轻的放在后座上,以便可以舒展一下她的腿,还不至于撕扯伤口,正准备关好后车门时看着凌惜裸露在外的皙白光洁的小腿,沐泽希微蹙着眉将身上的黑色西装脱下,弯腰避开凌惜膝盖上的伤口将衣服轻轻的搭在凌惜裸露的小腿上。

    如此小心翼翼好似在守护一件珍贵的宝物一般。

    “谢谢师兄”被沐泽希如此小心翼翼的呵护对待,凌惜顿时慌神了,看着沐泽希将身上那价值不菲的西装搭在自己那已经被血染的脏兮兮的小腿上,心里燃起了一种久违的烦躁,这种感觉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瞟了一眼,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路况的沐泽希,凌惜顿时讨厌起自己来,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滥情,这么快就被沐泽希给勾引去了人家对你只不过是出于一种正常的帮助而已,你丫的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呢!

    “你们寝室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回家吗?”沐泽希轻启薄唇缓缓的说道。

    “还有黎利”凌惜盯着沐泽希的后脑勺回答道,突然想起事发突然,居然忘了给黎利打电话,只怕她的脾气会横冲直撞的揪着小王要人,想到这,凌惜从裤兜里再一次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来电提示的几个黎利的未接来电,凌惜顿时汗颜,刚才沉迷于那嗜心的伤口缝合去了,完全忽视了黎利的电话,只怕这丫头现在已经快要把那家店闹得人仰马翻了吧!想到这凌惜不免的打了个寒颤,立马拨通了黎利的电话号码。沐泽希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瞟一眼凌惜,手指轻叩着方向盘等待着红灯的跳转。

    “凌惜你没事吧!现在在哪!我过来接你”接到凌惜的电话黎利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算是放下了,带着队伍把宣传单发完,在回店内的路上想着等会和凌惜就可以拿着自己兼职挣来的钱一起去吃冒菜别提有多么的开心了,走到店外看到了刚才和凌惜一起离开的那些人现在正三三两两个站在店外玩着手机,啧啧,小样居然比我还快,冲到店内的黎利并未看见凌惜,想着她可能去上厕所了又或者怎样,也就没太在意,可是等了将近大半个小时也没有见凌惜的踪影,坐不住的黎利翻出了凌惜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无人接听,啧,居然

    不接我的电话,再拨,小样还是不接我电话,再拨,还是无人接听,不应该呀!没道理不接我电话,难道是手机丢了,去找手机去了,想到这,黎利看见了正准备下班的小王,他不是凌惜带的队伍的负责人吗?

    黎利三步并走两步的冲了过去,紧拽着小王黑色的外套笑脸盈盈的问道,结果小王压根就不理她,一脸嫌弃的甩开黎利紧拽着自己衣服的手,大步流星的朝店外走去,这态度,你牛,是吧!你不得了,是吧!气死我了,想到这黎利的那个心啊!就如同火在烧一般,顿时暴走了起来,凌惜不接电话。这厮居然还装大爷,我他妈的欠谁了,居然莫名奇妙的给我脸色看,就在黎利快要发飙的状态下,一个带着眼镜一身书生气息的秀气男孩面无表情的提着一套唐老鸭服装和高音喇叭走进了店内,黎利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倒不是他有多帅又或者怎样,只不过是他手上的高音喇叭吸引了她的注意,因为那高音喇叭的把手上有一条在她看来是及其骚红的丝带,这不就是凌惜用的高音喇叭吧!既然在他的手上,那么他一定知道凌惜的一点消息,想到这里黎利立马跳了过去,拦住了那个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