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这么护崽!

    更新时间:2018-01-30 15:18:29本章字数:3380字

    男孩驻足了脚步,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这个长相虽然可爱但动作却及其粗鲁的女孩,现在的女孩都这么的不害臊吗?不但在不征求别人意见的情况下直勾勾的盯着别人,而且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拦着别人,想到这里自己对眼前这个女孩又多了几分鄙视。

    “给你高音喇叭的那人去哪了”说话直接的黎利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原来是这个高音喇叭的缘故,会错意的男孩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用来演示自己的尴尬。

    看着男孩好半天都没有给自己一个答复,黎利有些急了,同志,大哥你倒是说一句话呀!

    “请问,您手中的高音喇叭是从哪儿得到呢!”黎利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强忍住自己快要爆发的脾气,扯着嘴角微笑的缓缓的说道。

    黎利的再一次提醒,男孩回过神来,认真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黎利,听到凌惜受伤的消息,黎利顿时暴走,马不停蹄的朝店外走去,哪管已被自己弄得凌乱的男孩呀!冲出店内的黎利一边等着招呼着出租车,一边拿起手机拨打起凌惜的电话。

    似乎今天的出租车非要和她作对一样,看着一辆一辆出租车傲娇的从自己身边开过。黎利差点爆粗口,屈服于现实黎利选择了坐公交车,闷闷不乐的踢着站台上的石头等着公交车,脑补着凌惜受伤的各种情形,还有抱她离开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万一是居心叵测的人怎么办,想到这里黎利不禁打了个寒颤,熟悉的铃声终于响了起来,看着是凌惜的未接来电,黎利就像是中了百万大奖一般的激动,接通了电话,还没有等凌惜发话黎利就已经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串。

    电话那头的凌惜那个心那暖的就如同是寒冬腊月捧了一个小暖炉一般,真好,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呀!“你别当心黎利,我没事,现在我正在回寝室的路上,今天下午兼职我可能做不了了”

    “还做什么做啊!你等着我马上回来”黎利像是在训斥不争气的女儿一般噼里啪啦的说道。看着已经到站的106公交车,黎利也没在和凌惜多说,直接挂断电话,快速的冲上公交车,把公交车司机都吓了一跳,上了公交车的黎利用自己的5.0视力快速的扫了一遍,发现公交车内仅剩下两个位置,黎利径自走了过去,坐下,也没再往靠窗户内的位置移动,就在公交车快要关门离开时,一个男孩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了公交车,黎利不由的朝前门看去,啧啧,是他呀!只见那个男孩一脸抱歉的向司机点了点头,司机也没有在说什么,车缓缓的向目的地驶入。

    “请问这里有人吗?”男孩停在了黎利面前看了一眼里面的空位礼貌的问道。

    黎利摇了摇头,顺势移进了里面的位置,将外面的位置空了出来,男孩挠了挠后脑勺,尴尬的笑了一下,过了几分钟才坐下。

    一向活跃的黎利自然而然的打开了话匣子,也知道了他叫杨岩是一名高三的文科生。

    高三的时间不是很紧张吗?居然还有时间出来做兼职,啧啧,人比人气死人呀!想当年我读高三的时候,那是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节假日还要苦哈哈的奔波在回家和补课的道路上,黎利不免的腹诽道。

    不知是谁隔断了话题,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车缓缓的停在沐林公司的楼下,看着外面的一切,凌惜疑惑的看着正取下安全带准备下车的沐泽希。

    “你先在休息室呆一会,等我开完会再送你回去,况且现在你的室友也还没有回寝室,学校有规定是不允许男士进入女生宿舍,我想你应该清楚我的意思了吧!”沐泽希一边抱起一脸诧异的凌惜一边语气清淡的解释道。确实如此考虑道凌惜腿上的伤恐怕她一个人是无法回到寝室的,他也想过可以将她托付给其他女生让她们将她护送到寝室去,可是不知怎得还是不放心,路上张扬不断的给自己发消息说什么有紧急的事情需要快速处理,所以他不介意在未征求她的意见的情况下将她带入他的公司。

    “哦,谢谢你”凌惜也不再说什么,她可以说什么,难道拒绝,那不现实,至少她不是自讨苦吃的娃,人家也不过是出于正常人的关心而已,又怎么好意思让别人为难。

    沐泽希步履稳健的将凌惜抱进公司,引得正在办公的人一脸震惊的看着将头死死的埋进胸前的凌惜,公司的人并不多但却是精英骨干,做事的效率极高,起初公司的开创者就是沐泽希还有现在正在美国进修的林申,当时创办这个公司的时候沐泽希是大一的学生,而林申已是大二的学生了,两人在申报大学生创业项目中认识,长时间的相处,两人一拍即合创办了沐林公司,主要是经营跨境电商这一块,在他们看来目前国内的电商做的可谓是如火如荼,为什么不可以去考虑跨境电商这一块,创业的初期俩人虽然是金融专业这块的学生,可是当把书本上的知识用于社会实践中去好像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更何况学校开设的专业也只有电子商务这一块,而跨境电商这一块根本就是一块还未开发的荒野,没有人指导,就只能自己去试,创业初期可谓是跌的头破血流,没有业务,还要大量投入资金,来维持基本的运作,迷茫过,也想过放弃,可是如果放弃了自己又可以得到什么呢!不过是一场失败的儿戏罢了,他不想永远都被贴上富二代这个标签,于他而言任何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包括父母儿女,所以父母所拥有的东西与他无关,他自始至终不过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家伙,如果他想要拥有什么东西那么他就必须去努力的争取,所以从他过了18岁生日那一天,他就再也没有向家里伸手要钱,发传单,送快递,做服务员等等。什么工作都做过,每一份辛苦挣来的血汗钱他都作了仔细的规划包括奖学金,正因为如此即便是在创业最艰难的时期,他依然可以咬牙撑住不找父母要一分钱,每一份订单,他们都认真的对待,从产品质量还有售后服务态度,以及物流速度,发现物流速度和费用这一块始终是一块老大难的问题,于是两人着手的开始解决这一块的问题,经过和物流公司的数次讨论研究最后以利益最大化的结局解决了这个问题,最终将近一年多的努力和坚持,他们终于开拓了一小块海外市场。

    转眼之间,林申已经大四了而他也已经大三了,考虑到今后更长远的发展,林申选择到国外继续攻读金融硕士,将手头的股份一半转给了他,剩下的一半转交给了张扬,如此他算是整个公司最大的股东。

    沐泽希将凌惜径自的抱入休息的沙发上轻轻的放下,然后再次将她的腿平放在沙发上,扯过放在挂衣架上的毛绒毯子轻轻的盖在凌惜裸露的小腿上。

    “你先暂时待在这里,我开完会就过来,送你回去”做完一切之后,沐泽希盯着一脸绯红凌惜认真的叮嘱道。

    “啧啧,沐泽希,没想到啊!”沐泽希大步流星的走出休息区轻掩好门,左手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磨铁咖啡,身子斜靠在黄简办公桌旁的张扬打趣地说道,刚刚从办公室拿起整理好的数据分析报告,正准备去会议厅开会正好碰见沐泽希怀里揣着小胖妞正大步流星的朝休息区走去,看这紧张兮兮的模样,这两的关系肯定不一般,我就说嘛!怎么随便就将人小姑娘带去那种人生地不熟的小镇,还如此的护崽,原来如此,想到这,张扬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正在休息室打着电话的凌惜,再一次将视线转移到沐泽希的身上,一副你丫的狐狸尾巴终于被我逮到了的模样!

    沐泽希冷冷的扫了一眼一脸得瑟的张扬,径自朝办公室走去,张扬也吊儿郎当的喝着咖啡笑嘻嘻的朝会议室走去。

    坐在休息厅内的凌惜感觉身上如同有数万只蚂蚁在爬一般,全身都不舒服,只想快点回去,可是想到沐泽希临走前认真叮嘱的话,也只能硬着头皮呆下去了,想到这里凌惜拨通了快要到学校的黎利的电话,将自己的现在的情况如实的告诉了黎利,想到此刻回去也碰不到凌惜还不如去后门的小吃街吃点东西算了,想到这,行动派的黎利立马就飞奔去了大名鼎鼎的后门小吃街。

    挂断电话的凌惜无聊的观察起了休息厅以及外面的办公区,休息厅的门上半部分时透明的钢化玻璃而下半部分则是模糊的磨砂玻璃,休息厅是长方形的,进门的左右两侧各摆了一个大约一米7左右的褐色棉麻质的沙发,中间摆着一张黑色木制的茶几,茶几上摆了几本封面及其精致的书,和一套褐色的茶具,进门的左端放置了一个漆木挂衣架,右边的沙发前端则摆放了一个装有各种各样书籍的书架,在靠窗户边的地方则摆放了几个绿植花盆和饮水机以及咖啡机,透过门凌惜看向了办公区,办公不大但也凑合,至少有80平方米左右,整个办公区被划分了两层,楼上和楼下两个部分组成,楼下有两个小房间和一个大厅,其中一个小房间是会议室,另一个小房间凌惜就不得而知了,大厅内有6个办公区整个办公区皆以黑白调为主,给人一种清冷而又严肃的感觉,无聊透顶的凌惜再一次掏出了手机,已经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了,这个会到底还要开到几时啊!凌惜不免的腹诽到,刷了一会微博,发现没什么可以看的,凌惜再一次将手机收回裤兜,伸了伸胳膊,打了一个哈欠,顿时困意袭来,为了克制困意,凌惜的头摇的如拨浪鼓一般,只差没响出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