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拆线

    更新时间:2018-02-01 22:49:04本章字数:3218字

    “哦”黎利接过凌惜手中的水杯和药盖慢悠悠的将东西放回了原地,顺手将一把椅子拖到凌惜的床边一屁股坐下,盯着凌惜手上的介绍书。

    “对不起啊!黎利,害你连元旦节都过不好”看着陪在自己身边的黎利,凌惜愧疚的说道。

    “啧啧,又来了,哎,凌惜还有完没完啊你!再说一句我还真的就不管你了哦!”一旁的黎利抓狂的说道。

    “好啦!好啦!我不说不就行了嘛!”凌惜好笑的说道。

    “那就好,你有事就叫我,我现在呢!到小吃街去买点干粮回来,接下来这两天我俩就在寝室躺尸吧!”说完黎利就起身拿起桌上的背包朝屋外走去,刚走到门边,似乎想起什么事情一样,回过头看着正盯着她出门的凌惜说道:“我居然还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什么事啊!”凌惜好笑的问道。

    “我把你想吃什么给忘了,快说!”站在门边的黎利认真的说道。

    凌惜顿时汗颜,就这个啊!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我不挑食的!你看着买就好了”

    “哦!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知道了吗?”黎利再一次叮嘱道。

    “嗯,知道了”说完只听“啪”的一声门已经被锁上了,从屋外走廊传来了黎利独具特色的奶声:“阿姨,好”

    屋内的凌惜自动脑补出黎利把脑袋探进阿姨的房内,呵呵的朝阿姨打着招呼,“真可爱”,凌惜带笑自言自语道,寝室再一次安静下来,凌惜也开始了她的工作,待黎利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而凌惜手上的工作也做了十分之一左右。

    两人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也就开始各忙各的,各玩各的。

    302小公主寝室群

    女神经(小夏):元旦节快乐,我在家看跨年晚会呢!

    高冷女王(苏捷):元旦节快乐,我正在溜狗

    女神经(小夏):啧啧,遛狗啊!这把狗粮我吃的不要不要的

    室长(维依):元旦快乐,我还在做饭呢!

    叫我大王(黎利):我和凌惜都已经吃完饭了呢!我们吃的干锅呢!

    女神经(小夏):啧啧,你们俩日子真潇洒,对了你们不是去兼职了吗?怎么样。

    叫我大王(黎利):我擦,别提了,遇到黑心老板不说!凌惜的腿还受伤了呢!

    女神经(小夏):卧槽,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文艺小青年(蔡琴):啊!还好吗?

    二货(凌惜):没事

    文艺小青年(蔡琴):那就好

    叫我大王(黎利):屁!她的腿还缝了几针呢!

    女神经(小夏):卧槽,这么严重,黎利你丫的怎么照顾我家凌惜的

    室长(维依):怎么这么严重!

    ……

    女神经(小夏):啊哈哈!你们太大方了,居然白帮人干了一上午,还不收钱

    叫我大王(黎利):啊哈哈!你觉的可能吗?我明天就去找老板要钱去,哼。

    女神经(小夏):啧啧,有脾气,厉害,要到工资了记得请我吃大餐

    叫我大王(黎利):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见过要脸的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

    文艺小青年(蔡琴):期末考试的时间表已经安排出来了

    室长(室长):嗯,好像是1月25号开始,时间过的可真快啊!

    女神经(小夏):卧槽,听到这个消息我虎躯一震啊!

    叫我大王(黎利):啊!怎么可能,明明才开学没几天啊!我感觉我啥都不知道怎么考,你告诉我怎么考。

    二货(凌惜):天雷滚滚,我先撤了

    …….

    放下手机的凌惜,立马拿起放在床上的文件,继续翻译起来,接下来这两天凌惜都待在床上翻译着文件,左手拿着字典右手抱着手机,脑子飞速运转,终于在元旦节节日最后一晚的晚上11点钟将完成了手中的文件,这应该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专注的完成一件事,甚至还牺牲了一个晚上的睡眠时间,如果不这么做,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文学院的考试从25号开始,经济管理学院的考试竟然比文学院的还要早5天,如果不抓紧这两天的时间把它完成,接下来的时间根本就不够用来折腾,鬼知道当时怎么就接手了这份差事,早上在蔡琴等人的帮助下,凌惜费劲千辛万苦总算是完成了一整套的出门事项,刷牙,洗脸,上厕所等等,好在黎利她们今天上午没有课,众人一致决定亲自将凌惜背去上课,就这样五个人,一人背一小段路终于将凌惜送到了教室,这一天的凌惜感动的可谓是稀里哗啦,早上寝室五朵羸弱的金花使出吃奶的劲背着凌惜去上课,下了课换教室的时候,班上只有几面之缘的同学,争相的背着她到教室上课,就连到食堂去吃饭,都有人把她背去食堂,而嘉妮则亲自给她打饭菜这几天几乎都是这么过来的,因为膝盖活动的时间较少,对伤口撕扯的次数也很少,再加上按时吃药吃饭,凌惜膝盖上的伤很快就结痂了,即便是站在地上伤口的疼痛感也不是特别的明显,终于摆脱了伤口带来的疼痛的困扰的凌惜想着这份文件到自己手中也将近一个星期了,是时候把它叫给沐泽希了。

    课一结束,凌惜就匆匆的告别了嘉妮,拿着文件慢吞吞的去了沐林公司,到公司的时候,沐泽希正在开会,凌惜在黄简的接待下来到了休息厅,听黄简说会议可能还有一段时间才会结束,无聊透顶的凌惜本想将文件直接交给黄简,可转念一想还是决定亲自把它交给沐泽希比较保险,如此凌惜无聊的坐在沙发上复习起高数来。

    开完会的沐泽希来到休息厅时,凌惜正埋头与高数题死磕,那张圆嘟嘟的小脸被高数题憋的通红,看着凌惜对付高数题时生不如死的表情,沐泽希嘴角微扬,好似所有的烦恼都因为她的出现而烟消云散,沐泽希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正在拼命死磕着极限的凌惜。

    做不来,好难,要死了,我真的要挂科了,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高数这种东西存在,被高数弄得快要疯了的凌惜内心疯狂的吐槽道。

    “师兄,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凌惜瞪着圆滚滚的眼睛看着正坐在自己对面悠哉游哉的看着自己的沐泽希带着疑惑的问答。见鬼,怎么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吓死我了。

    “才进来不久,翻译的怎么样?”沐泽希带微笑温柔的回答道。

    被沐泽希后面的问题砸中的凌惜,立马拿起放在桌上的书包,取出包中的文件递给沐泽希,“翻译完了,可能有些地方会有一点问题”凌惜不确定的说道

    “好”沐泽希将文件接过,随意的翻了一遍,将文件放在了茶几上,右手手指轻敲着文件看了一眼正扭捏不安的凌惜,“这些天辛苦你了,把你的银行卡账号写给我吧!待会我叫财务部把报酬转给你”

    听见还有报酬,凌惜顿时一愣,不是帮忙吗?居然还有报酬,哎,算了吧!万一翻译的全是问题,岂不是把脸直接丢到姥姥家了,“不需要,师兄,不必这么客气”

    “哦….”沐泽希饶有兴致的看着凌惜说道。

    “嗯,师兄,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对了,那天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你了”被沐泽希盯着心跳的已经失去规律的凌惜把已经收好的书包挂在肩上急匆匆的说完就迈开脚步准备离开。

    “等等,你伤口上的线拆了吗”沐泽希两步跨到已经快要走到门边的凌惜身边,轻握住她的手肘,关心的问道。

    “啊!”突然被沐泽希拽住手肘的凌惜仰头看着沐泽希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慌神的说道,过了几分钟,回过神的凌惜囧囧的再一次回答道:“哦,我今天下午就去拆”

    “哎!”突然被沐泽希紧握住手拉着缓步朝外走的凌惜一脸懵逼的说道,如此凌惜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沐泽希牵着朝公司外面走去,我擦!什么情况,这是要干嘛呀!

    “上车,现在就去把伤口上的线给拆了”站在车旁,看着一脸懵逼的凌惜严肃的说道。

    “哦”搞清楚情况的凌惜闷哼了一声,说真的她本来想委婉的拒绝的,可是不知怎得到嘴的话直接变成了一个字,凌惜屁颠屁颠的钻进了车内,自觉的扣好了安全带,随着沐泽希上车后,凌惜身上的血流流的越来越快,身上的热度也在不断的攀升,再一次攀上了脸颊,毫无疑问脸又红了,我擦,你是有事没事红着玩是吧!你能不能争气一点,又不是没有和男的呆在一起过,你有必要吗?丢脸死了,直接丢在姥姥家了,他会怎么看我呀!凌惜为自己不争气的肾上激素腹诽道。

    一路上车内的气氛异常的诡异,凌惜觉得车内的气压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不至于憋死在车里,直接将车窗开了一半,冷风呼呼的灌进车内,冷的凌惜牙齿都快打颤了,最后被冷风给打败了的凌惜及快速的摇起了车窗,算了我令可被闷死也不想被冷死。

    不知不觉中,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凌惜在沐泽希的要求下乖巧的坐在医院大厅处等着沐泽希排队去拿挂号单,许是经历了缝线时的地狱,此时正在拆线的凌惜异常淡定的盯着一根根线从自己的肉中抽出来,这般淡定的模样好似是局外人在看戏一般,以至于周围的人都不得不对凌惜竖起大拇指。结束之后,凌惜在沐泽希的护送下回到了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