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回家记

    更新时间:2018-02-02 22:38:37本章字数:3256字

    “谢谢你,师兄”下车的凌惜感激的说道。

    “没事”车内的沐泽希微笑的回答道,顿时周围升起一种诡异的气氛,车外的凌惜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准备直接开溜,“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沐泽希闷哼了一声,看着已经看似逃了很远的凌惜,嘴角浮现一抹笑痕,指尖有频率的敲打着方向盘,回到公司的沐泽希径自走回办公室,将凌惜整理的文件翻开仔细的校对了起来,文件校对完已经是晚上7点了,沐泽希合上文件,看着窗外的繁星,骨节分明的手按在文件上,果然他没有看错人,凌惜翻译的文件的效果完全超乎他对她的估量,这份文件的翻译的近乎可以用完美二字来形容,这一刻他的心底也给出了一个答案,似乎凌惜比任何人都适合胜任他手头上的这份工作。

    回到寝室的凌惜的脑袋中还依旧浮现着沐泽希在医院的时候在她耳边低语:“如果疼,就紧紧的抓住我的手”的画面,脸再一次吭哧吭哧的红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凌惜又再一次过上了高三的生活,扎根于书堆之中,早出晚归,每天都奔波于图书馆教室食堂还有寝室之间,期末考试也如约而至,考完最后一科的凌惜顿时蔫了,完蛋了那一科还是得挂了,看来我的大学生活真她妈的过的完整啊!考试前一天拜考神也没有用啊!这一切都是阴谋,真的都是阴谋,想着自己昨晚傻兮兮的买了一大堆零食甚至还买了酒,把这些东西规规矩矩的摆在考神面前,还用香皂把手心手背来来回回洗了好几遍,皮都快被洗掉几层,排除一切杂念,那般虔诚的跪在地上对着考神三拜九叩,比对待自己的老父亲还要恭敬,只求60,只求自己可以过,甚至都许下了大学四年都单身的承诺,原以为考神会看在自己对它老人家如此的恭敬的态度下,放过自己一马,结果今天试卷一发下来,她顿时蒙了,我擦,好难还有计算题,天哪!这一次真的小命不保了,挖空心思的把试卷勉强完成的时候,抬头一看一个考场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三个监考老师都神色怪异的看着自己,吓的自己虎躯一震,几乎是瑟瑟发抖的将试卷交上去,走出考场看着冷清的走道,凌惜近乎欲哭无泪,我擦,大学第一个学期就挂科,以后咋办呢!谁,她妈说的拜考神有用的,给老娘我滚出来,老娘我请自上阵教你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拜考神这种事情是唯心主义,唯心主义啊!

    被考试考的病怏怏的凌惜直接在寝室开始了暴吃的模式,用来化解自己心中的悲愤,而寝室的剩余五朵金花还在图书馆拼命的为最后的两门专业课而奋斗。

    归家心切正如此时的凌惜上一秒还在为快要挂科的事情气的五窍生烟,这一秒已经提着塞满一大堆脏衣服的行李箱风风火火的冲向高铁站,高铁发动的时间是下午4点,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10分了,凌惜一边疯狂的吐槽着自己一边拖着行李箱朝高铁站狂奔,一路上也试着招呼出租车,无奈司机根本就不理她,直接傲娇的从她身边开过,使出吃奶劲的凌惜终于在车子即将出发的最后一秒赶上了,坐上车的凌惜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1点左右,累的昏天黑地的凌惜直接把顾嘉的话屏蔽在耳朵外面,灰头土脸的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早上凌惜是被房间外电视声音和厨房的锅碗瓢盆的叮当声给吵醒的,睡意朦胧的凌惜挣扎着爬起了床,眯着眼拖着拖鞋意识飘忽的朝房门走去。

    “啊”凌惜的瞌睡瞬间消失,捂着被撞的已经鼓起一个小包的脑袋,泪眼汪汪的看着左手拿着锅铲,右手把这门把手,腰间拴着一条粉红色的围裙,一脸抱歉的凌侯。

    “爸,你干嘛呀!我的脑袋都快撞开花了”心中的火气一时冲向头顶的凌惜委屈巴巴的朝凌侯吼去。

    “闺女,啊!老爸不是故意的啊!来,让老爸看一看脑袋开花没!”凌侯心疼的看着凌惜道歉。想着已经将近五个月的时间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了,今天特意向公司请了假,好给自己的闺女做一顿大餐,刚刚敲门结果女儿没有半句答复,现在已经是中午1点了,居然还不起床,本想进房间看一看她到底在干什么,结果凌惜就在门背后,自己一把门打开,凌惜就被门撞了狗吃屎。

    “没啦!”火气散去的凌惜语调也降了许多,捂着已经鼓起小包的脑袋避开了凌侯径自超卫生间走去,坐在客厅看着电视的顾嘉瞟了一眼正眼神幽幽的朝卫生间走去的凌惜,又瞟了一眼一脸愧疚的朝厨房走去的凌侯,扑哧一声笑了,基因的力量可真强大啊!这父女的德行还真是一个模子中雕刻出来的,两个都是生活废。

    卫生间内凌惜挪开了盖在额头上的手,看着那立耸耸的包,凌惜深呼吸着气,为什么每次老爸搞得这些事情都让她欲哭无泪,上一次母亲节的时候,两人为了给小美女一个惊喜,结果非要抢着炒菜的老爸直接把家里的锅给烧燃了,要不是她反应及时把锅盖给盖上隔绝了空气怕是要把整个厨房给烧了,惊喜直接变成了惊吓,本来做了一个美美的发型的小美女心情特别好的回到家,走到厨房时看着屋内一片狼藉气的小美女打哆嗦,拿起锅铲就将他俩通通给赶出了厨房还被面壁思过两个小时,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她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大帅哥在外面不管是工作又或者各种事情的决策时都可以将它们处理的可以用完美二字来形容,可是一回到了家他就像个白痴一样做什么都可以搞得乱七八糟,不知道的人直接可以把他看成一个智障儿童。

    梳洗完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凌惜坐在餐桌前面部抽搐地看着这一桌不知是何物的食物,一旁的顾嘉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桌乌黑发亮的食物,一旁的凌侯喜滋滋的一会看一下自己的闺女凌惜一会儿有看一眼自己身边貌美如花的老婆。

    “亲爱的快吃啊!闺女快吃啊!尝一下,这可是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精心准备的”看着这两老大半天都没有动筷子,凌侯催促道,同时也不忘手头的工作将自己精心烹制的糖醋排骨夹到凌惜的碗中,“来闺女几个月不见你都瘦了,快吃吃老爸给你做的糖醋排骨”

    看了一眼碗中黑的已经看不出是何物的糖醋排骨,又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小帅哥,在看了一眼正一脸同情的看着她的小美女,凌惜欲哭无泪的将夹起碗中的糖醋排骨送进嘴里。

    “好吃吗?”凌侯好奇的看着凌惜说道,一副等待着凌惜表扬的表情。

    真好吃,大帅哥,这味道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这酸爽简直是绝了,这哪里是糖醋排骨啊!这简直就是酸糊排骨,“好吃,老爸,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居然上升的这么快,你真是我的偶像”凌惜一副飘飘欲仙的表情夸赞道。一旁的顾嘉一脸狐疑的看着凌惜,被凌惜夸赞的凌侯极其地欣慰的看着凌惜,又再一次将盘中的排骨夹给了凌惜“好吃就多吃点,老爸和老妈不和你抢,都是你的,多吃点”

    “等等,老爸,来,你说你都忙了一上午了,不吃快排骨全都给我吃了,怎么好意思,来你也吃一块,老爸您老辛苦了”凌惜一边拍着马屁一边把碗中的排骨夹到凌侯的碗中。

    一旁的顾嘉强忍住爆笑,看着她俩父女唱双簧。

    不好意思拒绝凌惜的孝心的凌侯也不再推脱,笑脸盈盈的将凌惜刚刚给他夹的排骨塞进嘴里,瞬间凌侯的脸直接黑了下来,下一秒就将口中的排骨给吐了出来

    “我擦,这是什么啊!酸的要死”

    “啊哈哈”

    “哈哈”

    一旁的凌惜和顾嘉两人笑的花枝乱颤,这顿由凌侯精心烹制的饭菜最后以全部倒进垃圾桶告终,最后还是的由家庭总舵手顾嘉亲自掌勺,凌惜洗菜,凌侯洗碗来解决这顿饭菜,饭后,凌惜被凌侯压榨去洗碗,而凌侯趁机又把顾嘉给拖出去逛街了,把碗洗完后的凌惜本想将顾嘉拖出去买好吃的,结果客厅厕所房间一个地方都没有顾嘉和凌侯的身影。

    又把我家小美女给抢走了,我是你们亲生的吗?这样对我!心里拔凉拔凉的凌惜选择了回到房间继续睡觉。

    “你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着最近的财务报告的沐泽看了一眼正站在玄关处手中提着行李箱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和黑色休闲裤的沐泽希严肃的说道。

    “嗯”沐泽希闷哼了一声,猫腰从鞋柜中拿出一双白色的拖鞋换下,提着行李箱径自的朝房间走去,回到房间的沐泽希熟练的打开行李箱将衣物整齐的叠好放进衣柜中,收拾好房间沐泽希拿起一套白色的居家服朝洗浴间走去。洗完澡换好衣服的沐泽希将衣服分开丢进洗衣机内,打开洗衣机,径自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倒入杯中,水逐渐注满杯子,沐泽希端起水杯绕过客厅上了楼。沐泽希的家住在S市的郊外,是一栋复古的别墅,而沐泽希的房间在楼上最左端,沐泽玉的房间在楼上最右端,沐泽和余玉则住在楼下,自从沐泽希满了18岁之后,他几乎很少时间会生活在家中,大多时间都是呆在A市和G市,生活在家中的日子屈指可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