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他们分手了

    更新时间:2018-02-03 14:12:04本章字数:4147字

    “这次准备待多久”沐泽面无表情盯着电视屏幕语气清淡的问道。

    已经走到第二阶梯的沐泽希闻声驻足了脚步,“不知道”,没有回头继续朝房间走去,整个房间再一次恢复了之前的宁静,回到房间的沐泽希将手中的杯子缓缓的放在书桌上,神色恍惚的看着摆着书桌上的那张全家福,眼前依稀的浮现出一个穿着水蓝色背带裤,带着一个白色棒球帽的小男孩正笑脸盈盈的朝他奔跑而来奶声奶气的叫着哥哥,哥哥。

    不知已经过了多久了,窗外的天空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楼下依然传来稀稀疏疏的说话声,沐泽希眉头紧锁的走出房间。

    “泽希回来了”沐泽希缓步下了楼,紧紧依偎在沐泽身边的余玉立马起身笑脸盈盈的朝沐泽希走去。

    沐泽希朝余玉点了点头径自朝沙发走去,被沐泽希用客人一般的礼节对待的余玉也不恼,依旧将笑容挂在脸上识趣的朝厨房走去。

    坐在一旁的沐泽将一切都一览于眼底,神色复杂的看着一旁的沐泽希,两人再一次陷入沉默

    两人不知僵持了多久,沐泽长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向沐泽希问道:“快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继续深造”沐泽希端起茶几上水杯,注视着正在自己指尖及其有规律旋转的水杯,不咸不淡的回答道。

    “嗯”沐泽闷哼了一声,也不再做过多的细问,即便是问再多沐泽希也只是随意的几个字就将他给草草敷衍过去。说到底他还是介怀自己和余玉的婚姻。

    饭桌前的气压因为沐泽希的回家瞬间低了几度,一旁的沐泽玉眼观鼻鼻观心的埋头扒饭,余玉匆匆的吃了几口饭菜就回到了房间,留下沐泽和沐泽希继续冷战,食之无味的沐泽希随意的吃了几口放下碗筷直接回到了房间,打开电脑又开始处理起文件来。

    在家连续呆了三天的沐泽希早上天还没亮,就提着行李匆匆离开了,躲在窗帘下的沐泽借着昏暗的路灯看着沐泽希离去的背影,瞬间老泪纵横,从被窝中叹出偷偷探出脑袋的余玉看着沐泽孤独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到底何时这两父子的心结才可以化开,明明可以面对面将事情的原委解释清楚,为什么大家都要红着脖颈子折磨着对方。

    沐泽希直接飞回了A市的公寓,这所公寓是他公司周转正常之后获得分红后购置的一套二手的两室一厅的屋子,屋子不大,但被沐泽希装饰的别有一番简约而不简单的味道,屋子的陈列也及其的简单,只是一些家常生活用品罢了,为什么会选择在A市购置这套房子,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当时因为合同谈判的缘故来到A市,心里莫名其妙的对这个地方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直接不停的在心里叫嚣着说他要找的人就在这个城市,于是乎他获得的第一笔分红就直接投进了这所屋子。

    凌惜是被电话给炸醒的,起床梳洗完之后,在顾嘉的命令下匆匆的往嘴里塞了一块面包敷衍过去,拿起背包换上鞋子就风风火火的朝章记火锅店狂奔而去,随着各大高校陆陆续续的放了假,餐厅的生意也异常的火爆,凌惜一赶到火锅店就立刻和陈佳佳她们互怼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反正就挑着对方的痛脚踩,吃完饭后几人肩靠肩的挤着朝KTV走去。

    “凌惜你这只大胖猪快把我给挤到马路中间了”被凌惜差点拱出队伍的路杰打趣的说道。

    “滚”一排的女孩们异口同声的朝路杰喷了过去,那小表情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

    “我哪里胖了我才118斤呢!最多也只是微胖嘛!真的是!简直是!”凌惜左手勾搭陈佳佳右手勾搭着黄晨翻着大白眼吐槽着路杰。

    “什么”凌惜两边的小姐妹一听到118这个数字几乎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的瞪着已经被她俩的反应吓得魂都快没了的凌惜惊讶的吼道。

    “我擦,有必要这么激动吗!”凌惜兴致缺缺的放下搭在陈佳佳和黄晨肩上的手无语的说道。

    “凌惜,你丫的,完蛋了!体重直接飙到了118”陈佳佳左手扶额无语的看着凌惜说道。

    一旁的凌惜被陈佳佳这么一说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我也不想啊!学校的伙食太好了,没曾想没控制住就飙升了8斤,怪我了。

    凌惜于此就在陈佳佳和黄晨还有路杰的教诲中来到了KTV,点好歌的凌惜安然自若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正中央的沙发上看着这些损友们尽情的展现着歌喉,谋杀着自己的耳细胞,不一会儿长相帅气的服务生就托盘送来了一大堆零食,就在凌惜将自己的魔爪伸向薯片的中途时,“啪”的一声凌惜收回了爪子,郁闷的看着正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的陈佳佳。

    “不准吃薯片,诺,这是给你准备的,除了吃这个,这些东西都不许吃,这个吃完了待会叫我哥叫人在送一些进来就可以了”陈佳佳将一盘山楂片递到了委屈巴巴的看着她的凌惜严肃的叮嘱道,这丫头要是还不节制,真怕她朝150斤的道路上狂飙,到时候年纪轻轻的三高找上门来就麻烦了。

    “哦”凌惜识趣的抓了一块山楂片塞进嘴中,知道陈佳佳虽然说话直但却无时无刻不关心着自己也没在和佳佳争辩,毕竟眼前这个女孩虽然有时是有点不靠谱,但却无时无刻都站在自己身边,她俩一起经历的酸甜苦辣任何人都无法代替。

    “嘿”陈佳佳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重大新闻一般左手挽着凌惜的脖子将凌惜的脑袋压低,看着陈佳佳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凌惜兴致勃勃的将耳朵凑到陈佳佳的唇边。

    “黄晨和陈冲分手了”

    听到这个消息,凌惜顿时虎躯一震,立刻坐直了身子神色复杂的看着正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的陈佳佳,怎么可能陈冲不是很喜欢黄晨吗?为了她他不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小姐玩笑可不是这么开的。看着陈佳佳依旧面不改色的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凌惜心里突然嘎登一向,看来是真的,想到着凌惜不由的把视线转移到正和路杰打的火热的黄晨身上。

    “我去厕所一趟”凌惜把背包拿给了陈佳佳,起身走到门边时,门嘎吱被打开了,凌惜顿时楞了,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脑子里自动的蹦出那句:“陈冲和黄晨分手”

    “嗨”回过神的凌惜客气的和陈冲打了一个招呼,侧过身钻出了包厢,凌惜客气的跟自己打着招呼的这种感觉陈冲心里着实不舒服,扫了一眼包厢内的人,陈冲径自走到路杰的身边坐下和一旁的黄晨互相的问候了一句,就不再做任何的交谈,黄晨转而走到陈佳佳身边和陈佳佳两人组队找人开黑,呆在厕所里的凌惜久久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本想着一走了之,可是回过头来想,如果自己一走了之,到时候黄晨会怎么想陈冲又会怎么想,算了,反正对他也没有感情了,怕什么。给自己鼓足了勇气的凌惜再一次回到了包厢,看着包厢内异常和谐的气氛,凌惜不由的喘了口气,避开陈冲走到陈佳佳身边拿过自己的背包掏出手机埋头玩了起来,可能是自己心里问题或者是光线问题,凌惜总感觉有一双眼睛仅仅的贴在她身上,着实让她不舒服,实在忍受不了的凌惜无意间拨通了顾嘉的电话,电话那头的顾嘉感觉凌惜可能是玩的太开心直接玩傻了,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匆匆挂断电话的凌惜借故说是妈妈有事找她,就匆匆离开了,出了包厢的凌惜终于喘了口气,还没走到几步,就被陈冲给叫住了,凌惜心里万匹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皮笑肉不笑的转过身去对着陈冲呵呵哒!

    “一起走吧!”陈冲倒是自动忽略凌惜对他敬而远之的态度主动邀请她一起回家。

    “嗯”凌惜闷哼了一声,起初步子还和陈冲保持一致,不知不觉中凌惜的步子频率不断加快,走着走着就像是在跑一般,呼哧的把陈冲甩在身后,看着凌惜低头逃窜的动作陈冲不由的笑了,站了下来看着凌惜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他不知何时凌惜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住在了他的心里,以至于和黄晨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会把凌惜的影子带到黄晨身上,黄晨的每一次无理取闹都在一点点磨蚀他对她的耐心,后来黄晨像他提出分手,他竟没有一点不舍的感觉,甚至还有了一种解脱的喘息如此他俩就这样和平的选择了分手,今天再一次见到凌惜的时候,他的心跳又一次加速,但看见她刻意的躲避着自己的时候他会觉得失落气愤。

    甩掉陈冲的凌惜呼的松了口气,脑海里那些和陈冲的记忆碎片逐渐形成记忆的潮水翻滚而来,鼻子不知不觉中泛起了酸味,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偷偷的关注陈冲,他干净的笑容,她摔倒在地上时他会不顾旁人的异样眼神将她送进医务室,在校庆运动会上为了和他在同一个跑道上挥洒汗水,她自不量力的报了女子1000米的耐力跑步比赛,但看见他在终点站等着自己时,她突破了身体的极限获得了她人生当中第一张一等奖的奖状,当然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那就是韧带扭伤,为了可以和他靠的更近一点她选择了理科,偷偷的在背后关注着他,给他带早饭,帮他做语文作业,为了一直可以呆在他身边,她没日没夜的死磕那些偏难怪的理科题,不知何时开始她渐渐的清醒了,原来他对她的好都是假象都是有目的,不过是用来接近黄晨而已,为了逃避自己那些年的愚蠢她选择了中通转向了文科,从此她的世界只有拼命的补课补课把自己欠下的课全都不上,早出晚归,上补习班即便是大年初一她依旧奔波在补习班和回家的路上,她一定要在成绩上胜过陈冲,不然她怎会甘心,可能她是真的在文科上有独特的造诣吧!中途突然转进文科班的她用了一年的时间将所有欠下的课全部补上,另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平时成绩基本在年级50名之后的她居然在高考的最后一次考试中夺得了文科年级第一的宝座。当高考成绩拿下来之后,凌惜有那么一刻是感谢陈冲的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缘故或许自己可能到死都不会知道原来自己还有这般的潜能。

    本还沉浸在回忆中感慨自己的人生的凌惜直接被顾嘉的电话拉回了现实,如果晚上要想回家吃饭就必须去超市买点米和菜回家,冰箱的存货全部用完了,挂点电话的凌惜苦哈哈的朝大庆超市走去,小美女每次都是这样,家里的存货全部用光了,才会开始准备,每次准备存货不是叫老爸带就是叫她带,真的是!简直是,凌惜无语的走进大庆超市提了一个购物车就开始了她的大扫购,大米,鸡蛋,西兰花,鸡脯肉,水果凌惜推着购物车眼睛直接挂在货架拦,看着有点兴趣的东西就朝车里堆,不知不觉中购物车已经装了满满的一车,凌惜满意的看着车内的东西,兴奋的推着车朝收银台走去。

    “380”收营员小姐姐甜甜的说道,接着拿出三个结实的便利袋帮凌惜将东西装进口袋里。

    380啊!凌惜点了点头从包里取出钱包打开钱包时凌惜顿时傻眼了,包里苦哈哈的躺着两张一百元和一张十元的钞票,还差一百七十啊!卡也没带,脸丢大了,将凌惜的东西全部装进便利袋的小姐姐看着一脸囧样的上上下下的捣腾着背包和裤包的凌惜,真的没有。

    凌惜顿时脸变的通红,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姐姐,可以等我一下吗?几分钟就好”

    收银员小姐姐看了一眼脸红的快要滴血的凌惜无奈的说道:“那好吧!你到前面去吧!后面还排着很多顾客呢!”

    凌惜如蒙大赦的跑到了转角处拨通了顾嘉的电话:“妈,江湖救急啊!快点转400块钱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