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收养陈逸

    更新时间:2018-02-06 22:31:52本章字数:3332字

    “谢谢师兄的厚爱,我会好好考虑的”凌惜看似郑重其事的点着头回答道,我靠!这么认真搞得我很容易当真的,到时候我真的去了,你的公司岂不是要被我搞得乌烟瘴气,算了为了世界的和平,我还是不要去祸害你了。

    “对了,师兄,陈逸最近的情况怎么样”想要转移话题的凌惜,直接搬出了陈逸。

    沐泽希的眉头微蹙,愁绪瞬间爬上心头这段时间忙着公司和寻找沐泽望的下落几乎把陈逸的事情抛之脑后,不知道那孩子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该去看一下那孩子了”沐泽希看着凌惜郑重其事的交代着。

    “这个星期六吧!你呢!你排的出时间吗!如果排不出也无妨,你把他家的地址发给我,我去也是一样的”对待陈逸的事情凌惜说不上心头是什么感觉,这个寒假忙着减肥直接把陈逸的事情抛在了脑后,现在才想起那孩子,心底一种酸涩感油然而生。

    “可以,这个星期五早上8点到时候我过来接你”

    “嗯”

    “什么,陈逸的爷爷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凌惜震惊的说道,身旁的沐泽希倒是镇定可是眉头却已经拧成了一个疙瘩。“怎么可能,上一次来不是还好好的吗?”凌惜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身着朴素的妇人声音带着些丝颤抖,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陈逸该怎么办!他该怎么办!他那么小,就失去了妈妈,爸爸还在监牢不知何时才可以出来,那他的人生该怎么办,想到这里凌惜的心就紧紧的揪着一起,生疼,疼的快要滴血,难道命运就这么喜欢在那个孩子身上开玩笑吗?

    “阿姨,那您知道陈逸现在去哪了吗?”沐泽希盯着她认真地问道,眉头比之前显的更深,此刻的他只想知道陈逸去哪了,然后将他接到自己身边,当成亲弟弟一般宠爱,只有他自己知道陈逸对他意味着什么。

    “太阳花孤儿院呢!那孩子真可怜,真可怜啊!”妇人撸着脚旁的猫咪,双眼通红感慨地回答道,那时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一向喜欢逛院子的老爷子突然不见了,连续五天都没有看见他的影子,就连陈逸那小孩这几天也没有看见他背着书包去上学,中午炖了老母鸡打算端一碗给老爷子和小孩尝尝鲜,那知一进门就看见小孩蹲在老爷子的身旁一声不吭,走进一看才发现老爷子已经全身僵硬的睡在地上,小孩就像个行尸走肉一般坐受在老爷子的尸体旁边,嘴唇都被冻得发紫了,处理老人的丧事时,小孩不哭也不笑,就像一根木头桩一样站在一旁,该吃饭的时候就吃饭,该穿衣的时候就穿衣,反正就是不说话,面无表情,小孩除了爷爷这唯一的亲人之外再无其他人,她的家也不富裕还有三个孩子在读书,况且这孩子这么孤僻完全疏离他们,除了将他送进孤儿院等着好人家把他收养之外,再无其他办法,“哎!这孩子怎么会是这样的命啊!”妇人泪眼婆娑的看着身边这对俊男美女。

    “谢谢你”知道陈逸此刻所在的地方后,沐泽希将来时买的各种补品作为谢礼给了妇人,一手揽过双眼通红站在他身旁的凌惜,带着凌惜大步流星的朝镇上的太阳孤儿院走去。

    见过院长后,沐泽希将他的来意告诉了院长,在院长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小房间内,房间的摆放及其的简单,靠窗户边有一张一米五左右的铁床,旁边有一张小书桌

    “孩子,快看谁来看你了”院长缓缓的走到埋头于膝盖上的陈逸身边温柔的说道,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把头埋在膝盖深处躲在床脚,仿佛那才是最安全的地方,眼光稀稀落落的洒在他娇小的身体上,在暖阳中他如同一个于这个世界毫无相关的天使一般,仿佛他已和这束阳关融为一体,下一秒将会消失,凌惜心疼的无法呼吸,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快要滚出眼眶的水滴,慢慢的挪步到陈逸的身旁安静的坐在他的身旁看着他,院长无可奈何的出了房间,沐泽希也随院长的步伐走出了屋子。

    “他一直都是这种情况吗?”站在走廊处的沐泽希看着园子里嬉戏打闹的孩子的问道。

    “嗯”院长看着那一群孩子又将视线移到陈逸的房间无奈的摇着头,从陈逸已经园里她们几乎用了各种方法几乎耗尽了耐心,他依旧不言不语,安静的吃饭,安静的睡觉,安静的将头埋在膝盖深处,安静的可怕。

    空气中顿时安静下来,屋内的凌惜轻轻的哼起可以让人舒缓神经的小曲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风吹动中屋外的那颗白杨树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或许是太困了,又或者怎样,陈逸缓缓的抬起脑袋,又轻轻的将脑袋放在凌惜的腿上闭着眼睛,继续哼着小曲的凌惜将手轻轻的放在陈逸的背上轻轻的拍打着。

    “小逸啊!和姐姐回去好不好!让姐姐来照顾你!好吗?”凌惜摸着陈逸的小脑袋,带着诱哄的口气轻缓的说道。陈逸依旧不啃声,安静的躺在凌惜的身上。

    看着陈逸如此的依赖凌惜院长不由的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是第一次啊!第一次”看着陈逸安静的依偎在凌惜的身上,园长惊讶又带有些丝惊喜的感叹道。

    “我们可以把他带走吗?我是他的哥哥”沐泽希瞟了一眼屋内的情况看着院长郑重其事的说道。

    “当然!可是你的拿出相关的证明,又或者是委托人的委托书,这样我们才可以把孩子放心的交给你”即便她已经完全的相信他们,可是为了孩子的安全问题,她还是不能有一丝的松懈,这是她的责任。

    “当然,这是应该的”沐泽希透过窗户看着凌惜和躺在凌惜腿上的陈逸认真的回答道。

    凌惜就这样陪着陈逸的身边,看着他安静的埋头吃饭,紧紧的握着陈逸的小手,陪着他睡觉。

    “您好,我是沐泽希,你家的情况,我想您现在应该比谁都清楚,我希望你可以签署一份委托书,将你的儿子交给我”连夜赶回G市的沐泽希,看着颓败不堪陈家和,将委托书交给了他,陈逸这孩子他抚养定了,他不想看见他的人生因为这些无关于他的因素而被毁了,至少在他未满18岁之前,他愿意以他亲属的身份抚养他。

    “谢谢你,谢谢你”陈家和老泪纵横的跪在地上磕着头感激的说道,一失足成千古恨,他对不起陈逸,对不起他那可爱的孩子,在监狱内他无时无刻不思念着他的孩子,知道父亲离世,陈逸被放进孤儿院那一刻,他快要疯了,他的孩子,他的父亲,如果陈逸身边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亲人他该怎么生活,谢谢沐泽希,谢谢眼前这个干净帅气的男人,谢谢他给了陈逸依靠。

    长达半个月的收养手续终于办下来了后,凌惜和沐泽希又再一次来到太阳幼儿园,将陈逸接到了G市,一路上陈逸似乎更加的依赖凌惜,紧紧的牵着凌惜的手不肯撒手,在沐泽希的邀请下凌惜带着陈逸跟着沐泽希来到了他的公寓,公寓不大三室一厅,其中的一个房间是办公用的书房,陈逸被安排进了中间的一个卧室,凌惜将陈逸的衣物从行李箱掏了出来,依次将整理进衣柜,陈逸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凌惜笨手笨脚的捣鼓着他的东西。

    沐泽希则在厨房捣鼓着饭菜,不知过了多久,累的趴在床上的凌惜被正站在门边环胸看着她的沐泽希给吓得从床上翻了起来,刚收拾好的床又变得乱七八糟,凌惜看了一眼已经缩在一起的床单又看了一眼站在门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沐泽希,尴尬的无地自容。

    “吃饭吧!”

    “哦”凌惜闷声的回答道,慌乱的把陈逸的床又理了一通,陈逸依旧默不出声,呆呆的看着凌惜笨手笨脚的在自己床上乱捣鼓,整理好陈逸的床之后,凌惜慌乱的抓了抓自己额头上乱七八糟的刘海,又把手移动到屁股旁整理着被自己压的起了褶子的衣角,走到陈逸的身边,蹲下笑脸盈盈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陈逸,“我们出去吃饭好不好”

    陈逸越过凌惜跳下椅子,径自朝客厅走去,留下凌惜一个人蹲在原地讪讪的摸着鼻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擦,上午还把我粘的这么紧,现在又变得这么傲娇了”

    看着这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凌惜惊叹的看了一眼站在她身旁的沐泽希,人才啊!厉害了!看着凌惜毫不掩饰的馋相,沐泽希嘴角浮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给陈逸添了一小碗饭后,凌惜也坐下了,开始还细嚼慢咽的做出一副淑女的模样,之后直接大开吃戒,反正我真正的吃相他早就看到了不是吗?没必要掩饰了,太好吃了可乐鸡翅,还有鱼香肉丝还有这什么什么啊!和我妈的厨艺还真有得一拼。和凌惜吃相完全不一样的是陈逸及其安静的埋头扒饭,沐泽希和凌惜给他夹什么样的菜,他就吃什么样的菜,绝不把筷子伸到菜盘内,一顿饭下来,沐泽希几乎没怎么吃饭,都是在帮陈逸夹菜,凌惜倒是吃的热火朝天。

    饭后凌惜乖巧的把碗筷收拾好放在厨房的洗槽池开始熟练的刷了起来,毕竟在家她可是以刷碗匠而出名的,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姥姥家又或者在爷爷家,反正一句话吃完饭,凌惜条件反射的就把饭桌上的碗收拾干净,自觉的洗了起来,沐泽希倒是直接靠在厨房的门边看着凌惜熟练的刷着盘子,竟不觉得有一丝不妥,好似这些东西及其的正常,而陈逸则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白色的瓷砖又走进他自己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