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掉进鱼塘了

    更新时间:2018-02-08 16:46:24本章字数:3659字

    “对了,凌惜天气这么好我们去骑车吧!把那个小孩带上,去外面走一走对他肯定会有帮助的”黎利看着窗外晴空万里抓着凌惜的手腕兴奋的说道。

    “对啊!凌惜快点把那小孩带出来,我们一起去田家寨玩”一旁的小夏双眼冒着光兴奋的说道。

    “星期六吧!下午我还有课呢!你们都没课吗?”凌惜无奈的说道,每天都是课这个人都不好了。

    “好吧!我居然忘了你和我们不是一个班的,星期六吧!说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田家寨玩”黎利堵着小嘴有点失望的回答道。

    “好哒”凌惜好笑的戳了戳黎利气鼓鼓的腮帮子。

    “怎么样”沐泽希双手放在办公桌上严肃的看着许嘉吉,许嘉吉扶了扶落在鼻梁上的银丝框架眼镜轻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到档案储存箱盘打开储存箱取出一叠资料,缓步走到沐泽希身旁将资料放在他的身旁,轻拍着沐泽希的背脊,带着些丝遗憾的语气缓缓的说道“我们尽力了,可是还是只能找到这点消息,不过据可靠消息我们了解到沐泽望现在就在A市”

    平复好心情的沐泽希翻开放在自己身旁的资料认真的看了起来,不知过了几时,沐泽希怀着沉重的心情合上资料,轻叹了一口气,干净的眼眸看着许嘉吉带着沉重的语气说道“别停,继续找”,许嘉吉轻叹了一口气,“当然”

    得到许嘉吉的回答后,沐泽希一跃而起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看着沐泽希离去的背影,许嘉吉无奈的摇了摇头。

    “哇靠,这孩子长的好可爱,就是有点瘦,凌惜你是不是虐待小孩了”黎利看着面无表情的站在凌惜身旁的陈逸兴奋地说道,手也控制不住的伸向陈逸。

    “过来,你简直是,看着就像一个要拐卖小孩的人贩子”一旁的小夏抓过黎利的小胖爪义正言辞的说道,“不过这孩子真的长的好可爱哦”小夏看着陈逸精致的脸蛋感叹道。

    看着陈逸脸黑的快要变成碳了,凌惜顿时汗颜,越过小夏和黎利的爪子挡在了陈逸的身旁,“是挺可爱的!走吧!走吧!”

    一路上陈逸安静的跟在凌惜的身旁,将身旁剩下的人自动屏蔽,到达田家寨时已经是中午12点了,大家基本饿的前胸贴肚皮,随意找了一个餐馆饱餐了一顿后,黎利摸着肚皮看着餐馆外的一家自行车出租室,双眼放在光说道:“去骑自行车吧!诺!哪儿有自行车出租室呢!”

    “嗯”一旁的蔡琴扶了扶眼镜点着头附和道。

    除陈逸以外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点着头,结账后一群人就风风火火的朝自行车出租室走去,陈逸也紧随凌惜身后。

    “我带陈逸吧!你们先走”看着兴致缺缺的陈逸凌惜叮嘱着黎利和小夏她们。

    “那好!我们就先走了”架在自行车上的黎利兴奋的说道,说完就带队骑着自行车朝小路跑去留下凌惜和陈逸两人

    看着自行车心痒痒的凌惜委屈巴巴的盯着面无表情的陈逸,“我们去骑自行车好不好?”

    “笨蛋”陈逸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说完转身看着身旁那辆黑色的自行车,察觉到陈逸的变化后凌惜兴奋的将那辆自行车搬了出来,拍了拍后座“上来,我载你”

    陈逸虽然还是一脸的嫌弃但是还是爬上了后座,“座稳了,我要带你去飞了”凌惜兴奋的说道,车缓缓的在田间小路行驶着,周围绿油油的一片田园美景,看的凌惜心花怒放,“小逸啊!等你长大些,换你来载我好不好”,没有得到陈逸的回答的凌惜有些失望,“算了,还是我载你吧!谁让我是你姐姐呢!”,可能是路太颠簸了以至于自己说完,陈逸拽自己的衣服变得更紧了,身后的陈逸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汪汪,汪汪”不知何时凌惜身后冒出了一只大型犬冲着凌惜大吼,听到狗叫声的凌惜顿时凌乱了,狗啊!这里居然有狗,眼看那只黑色的大型犬就要赶上来了,凌惜急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跑,快跑,“抓紧了小逸,我们要去逃命了”凌惜踩着脚踏板快速的飞转着,“谁能告诉我,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斜的坡啊!啊!”车不受控制的朝前冲去,尖叫声刺破周围的宁静,眼泪狂飙,“笨蛋,刹车,刹车”身后的陈逸紧紧的圈住凌惜的小蛮腰,气愤而有着急的说道。

    “哦,哦”慌乱中凌惜急忙的捏着刹车,“刹车失灵了啊!,完蛋了,真的完蛋了,呜呜,我们就一起死吧!”不敢想象接下来的结局的凌惜紧闭着双眼等待着接下来的悲惨结局。

    “噗通”一声周围水花四溅,落叶纷纷,连人带车飞进鱼塘里的凌惜扑通扑通的挣扎几下后费力的把陈逸拖上了岸边,出了鱼塘的凌惜扶着老腰躺在阶梯上,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不由的皱起眉头捏住了自己的鼻子,“我擦,这味道也是绝了,好腥”

    “哈哈,哈哈,你这个样子好好笑,真可爱”看着头顶着绿油油的水草一脸抑郁的看着她的陈逸凌惜没心没肺的大笑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不停的把陈逸头上的水草给扒下来,“你是猪吗?”陈逸嫌弃的拍下凌惜放在他脑袋上的手,语气中也充满着嫌弃。

    “你才是猪呢!”凌惜的兴致顿时被陈逸的一句猪给一扫全无,反驳道。看着浑浊的鱼塘凌惜变得抑郁了,“哎!自行车,惆怅,糟了,我的手机,我的银行卡”想到这里凌惜立马拿起自己腰间的小方包,打开掏出了手机和钱包,钱和银行卡因为裹在钱包里,倒是没有湿,可是手机就倒霉了,看着正在滴水的手机凌惜顿时丧了起来,要是被小美女知道了,我的好日子也到头了,“诺,你把这些东西收拾好,到上面去等我,我去把自行车给掏出来,但愿它还是好的吧!,不然这个月我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凌惜将手头上的钱和银行卡还有手机交给了陈逸嘟哝着说道,陈逸皱着漂亮的眉头看着手上湿漉漉的东西,一言不发的看着凌惜又跳进了鱼塘游到水最浑浊之处,去掏自行车,不知过了几时,鱼塘除了冒泡,在没有任何动静,岸上的陈逸顿时慌了,要是她出什么事该怎么办,“凌惜,凌惜,笨蛋,死猪”还是没有任何回答,心跳速度越来越快,不安感疯狂的滋生出来,“姐姐,姐姐”陈逸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来的,只要她平平安安的,他一定会乖乖的,这一刻他再一次被死亡的恐惧给笼罩了起来,他不想在失去任何人了,无论是沐泽希又或者是凌惜,只要她好好的,他以后一定会乖乖的不再做任何让他们担心的事情,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姐姐,凌惜,你这个笨蛋”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落下。

    “我擦,我快死了,太臭了,老娘我这辈子都不要在吃鱼了”找到自行车的凌惜拖着自行车终于把脑袋探出了水面,大口着呼吸着,近乎绝望的说道,凌惜拖着自行车费力的游到岸边,拖着自行车爬到梯步上坐下,大口地喘着气,陈逸看着安全的到达岸边的凌惜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划下脸颊。

    缓过神来的凌惜看着泪眼汪汪的陈逸顿时慌了,“乖乖,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别哭别哭,姐姐在这,姐姐在这”慌乱中的凌惜用自己满是泥泞的手想要去帮陈逸擦眼泪,还没接触到陈逸的脸颊就被陈逸啪的一声给打下了,凌惜讪讪的收回了手,“笨蛋,手这么脏”陈逸带着哭腔说道,凌惜尴尬的扯着嘴角笑了笑,偷看了一眼自己的爪子看着满是泥泞的手顿时汗颜。

    “我们走吧!衣服全是湿的,在这么下去,怕是要感冒了”凌惜看着陈逸认真的说道。

    看着陈逸没有任何反应,凌惜顿时无语了,使出吃奶的劲想要将自行车搬上去,早已累的精疲力竭的凌惜无论怎么摆弄自行车还是纹丝不动,看着傲娇的躺在梯子上的自行车委屈的滋味奋勇的滋生,不争气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我这是在干什么嘛!干什么嘛!气死我了!连你也欺负我,凌惜有点恼的坐在梯子旁双眼喷着火的盯着那辆纹丝不动的自行车。将凌惜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的陈逸沿着梯子走到坡面上环视了一圈,发现就在不远的农田盘有一块特别大的木板,陈逸一声不吭的朝那块农田跑去,正在气头上的凌惜自动忽略了陈逸的一举一动,外八字的坐在楼梯旁嫌弃的甩着已经进水的手机,不知过了及时,凌惜的身旁突然出现一块霉气冲天的木板,凌惜顺着木板朝岸上看去,陈逸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凌惜心里嘎登的一声,愧疚瞬间扫荡了所有的委屈和气愤,在陈逸的帮助下自行车终于被推上了坡面,“小逸木板你从哪儿弄来的”凌惜将自行车放在地上看着正摆放在梯上的木板带笑看着面无表情的陈逸问道。

    “哪儿”陈逸指着不远处的那块农田冷冷的回答道,“好嘞!那你在这里看着自行车,我马上就回来”凌惜笑着叮嘱着陈逸后,转身走到木板前,将木板拖还到那块农田,舒缓了一下筋骨,回到原地,指着后座“来你上车,我推着你回去”

    陈逸皱着眉摇了摇头径自朝前面走去,被陈逸拒绝的凌惜也无所谓了,推着自行车跟着陈逸的步伐朝自行车出租地走去,一路上凌惜心里不断的打着鼓,看着这么多岔路,岂不是要走丢的节奏,事实证明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陈逸就是行走的地图啊!

    “卧槽,凌惜你带着小孩去干嘛了!怎么从头到尾都是又湿又脏”等的花儿都快谢了的黎利和小夏等人看着终于出现的凌惜立马聚了过去,还未走进一股刺鼻的鱼腥味直接把黎利她们阻挡到一米之外,黎利捂着鼻子嫌弃的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一旁的维依担忧的问道。

    “骑进鱼塘了,我的车技厉害吧!”凌惜面不改色的看着黎利她们打趣的回答道。

    “厉害,你牛”小夏和黎利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同时朝凌惜竖起大拇指,一副大神我敬佩你的模样。

    “那是,要不要拜我为师”

    “算了,姐姐你的车技太好,我们太笨了学不会,真的学不会,还是别把你的车技给耽误了”小夏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

    “别闹了,快把车还了,回家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一旁的维依皱眉担忧的叮嘱道。

    这个车质量还真好,这么折腾了,居然还没坏,还掉自行车的凌惜看着黑色的自行车腹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