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我的钱啊!

    更新时间:2018-02-09 23:29:09本章字数:3255字

    “那我就带他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本计划结束之后去吃火锅的哪知自己却栽进了鱼塘了,计划全泡汤,现在得回去换衣服洗澡啊!

    “嗯,我懂,快点回去吧”黎利一脸同情的看着凌惜,一副我懂你快点回去吧的模样。

    “等等我,你走那么快干嘛”只不过逗留几分钟而已,陈逸直接把凌惜给甩在后面蹬蹬朝公寓的路走去,发现已经走远的陈逸凌惜急冲冲的追了上去说道。

    “啧啧,这娃要是到我手中,直接把他解决了,这态度简直是没谁了,真傲娇”看着远处陈逸一脸嫌弃把凌惜放在他肩头上的手的画面,黎利将手臂挂在小夏的脖颈上发自内心的感慨道。

    “就你那样,别在一旁说风凉话了”小夏将黎利放在自己肩头上的手甩开,视线从上到下把黎利打量了一遍,嫌弃的说道。

    一路上陈逸都距离凌惜三步之远,也否定了凌惜乘公交车的要求,回公寓的途中两人几乎步调一致选择人最少的道路中,同时保持和路人一米的距离,尽量不让路人闻到自己身上的异味,毕竟这味道真的是绝了,真怕因为味道被别人看作过节老鼠,那也太悲催了,回到公寓后,凌惜直接冲到了陈逸的房间,挑选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递给了陈逸,冲进浴室放好热水,趁陈逸洗澡时又冲进厨房熬了一碗驱寒用的姜汤水,将姜汤水放在餐桌上,本想叮嘱陈逸将姜汤水喝完等着她回来做饭,可是过了好半天陈逸都没有出来,身上的衣服紧贴在皮肤上,刺鼻的味道惹得胃不断的翻滚着,不能在等他出来了,不然今天我得死在这里了,凌惜径自走到浴室门口敲着门叮嘱完陈逸之后,不再做任何逗留,咚咚的跑回了宿舍,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看着地上湿漉漉的衣服,提起地上的衣服,刺鼻的异味让人作呕,懒癌病和洁癖症发作的凌惜一脸嫌弃的把衣服塞进便利袋中脚底踩着风潇洒的走到垃圾处理站来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将便利袋扔进了垃圾山内,十分满意的拍了拍手,回到宿舍,给自己泡了一杯板蓝根悠哉游哉的喝了起来,处理完所有事之后,打算趁着回公寓事把手机拿去修理店修理,才想起自己的手机还揣在裤兜里,凌惜瞬间凌乱了,脚底踩着风火轮飞到垃圾处理站,看着堆积成山的垃圾还有一群群苍蝇在上面悠哉游哉的飞舞着,一股恶臭钻进鼻内,让人反胃,凌惜瞬间怂了,想着自己埋头在垃圾堆苦哈哈的找着那部手机,苍蝇在围在身旁开心的喝彩,接着扔垃圾的人一个不注意把垃圾扔在她头上,接着就被人当成一个变态,想到这凌惜打了一个冷战,心一横,算了反正也坏了,不要了,不要了,凌惜撒丫子跑回了宿舍,想着小美女知道她把手机给当垃圾给丢了把她吊打的情形,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行得快点买一个一样的手机,再把卡给补办好,不然就死定了,“4000啊!我到那去找这4000块钱啊!我全部家当加起来也只有1000块钱啊!把我卖了也凑不了这么多啊!”凌惜绝望的撞着床抽搐道。

    “咦,凌惜你怎么回来了,不去照顾那个小孩了吗?”蔡琴和维依她们陆陆续续的回到寝室坐下歇息,看着不知在床上干嘛的凌惜蔡琴好奇的问道。

    我照顾他,谁来照顾我啊!苍天啊!大地啊!来一道雷把我送进天堂吧!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啊!算了我还是去看一下陈逸吧!要是饿死了,我直接下地狱算了吧!

    “哦”凌惜一脸绝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拖着沉重的脚步艰难的朝外走去,看着一脸丧的凌惜,蔡琴和维依几人面面相觑,“啧,这凌惜是怎么了,这么就几个小时变得这么丧了”吃着糖的黎利含糊的嘟囔道。

    对自己的厨艺一向有自知之明的凌惜直接到饭店点了几个菜打包带回了公寓,看着摆放在餐桌上的西红柿炒蛋和盛放好的米饭,凌惜楞了,难道师兄回来了,不应该呀!可是是谁做的啊!难不成是陈逸,将食物放在餐桌上后,凌惜好奇的走进陈逸的房间,看着正安静的摆弄着模型的陈逸,忍不住好奇的打探的问道“桌上的饭菜是你做的吗?”

    ……。

    被陈逸直接忽视的凌惜尴尬的咳了一声,“那个饿了吧!一起去吃饭吧!我带了很多好吃的,给点面子可以吗?”

    ……

    依旧没有理她,一股鬼火冲上头顶,真想当甩手先生再也不管他了,这算什么吗?气死我了,老娘我今天本来就够难受了,到底是要我怎样

    “桌上是你的,我已经吃好了”就在凌惜快要忍不住发飙了,陈逸埋在头看着模型冷冷的话语瞬间将凌惜心中的鬼火浇灭,仅存的火星温暖着凌惜的心间,真的是他做的,而且还把饭给我盛好,这个弟弟我没有白疼啊!“谢谢你,你真是我的好弟弟”凌惜欣慰的摸了摸陈逸的小脑袋,刚才所有的怨气和烦心事全都烟消云散,凌惜喜滋滋的吃着陈逸做的饭菜,没想到这小孩这么厉害,虽然卖相不是很好可是这味道还算是有模有样啊!啧啧,这顿估计是我吃的最好吃的一顿了,感性的凌惜瞬间红了眼眶,收拾好厨房,看着陈逸乖巧的睡了教,凌惜也回到了客厅,不知怎得头变的异常的沉重,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眼皮疯狂的厮打着,躺一下就好了,自我安慰着,栽到沙发上进入昏睡状态,睡梦中,凌惜感觉身体正被熊熊烈火灼烧着,胸口就像被一块大石压住一般喘不过气来,耳边隐约的听到陈逸和沐泽希的对话声,努力的想要把眼睛睁开,无奈眼皮突然变得千般斤重根本没法睁开,好难受,好渴,好热,不这怎得自己的身体好想腾空而起了,一股熟悉的柠檬味道钻进鼻腔,让烦躁的心变的异常的宁静,我这是死了,灵魂到天堂了吗?我不会这么短命吧!不要啊!我还有这么多地方没去玩,还有好多好多好吃的没有吃,我还没有数钱数到手抽筋啊!

    “不要啊!我不要这么早死”凌惜不甘害怕的惊醒过来,身上的酸疼,头昏脑胀,刺鼻的药水味刺激着每根中枢神经,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刺激着她的视觉神经,我没死,吓死我了,等等,我怎么会在医院呢!凌惜皱眉转过头来看着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的陈逸正用一副你是神经病吗的眼神看着她。

    “我怎么会在医院呢!谁送我过来的”自动屏蔽陈逸嫌弃她的表情凌惜疑惑的问答。

    “怎么样好些了吗”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凌惜闻声看去沐泽希正微笑着朝她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手中提着刚出去买的早餐,刚才看时间已经是早上7点了,想着陈逸应该饿了,凌惜应该快醒了,所以就叫陈逸守在这里自己出去买点早餐,刚左脚踏进房间就听到凌惜问陈逸,看来自己时间算的还真准啊!

    没想到沐泽希会突然出现,凌惜楞了,等等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所以他是昨天晚上就回来了吗?我擦,那昨晚我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的睡姿岂不是被她一览无余了!怎么会!简直是!为什么每次在他面前都会出丑啊!老天!给我一个理由,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哎!好难受!身心俱疲啊!我缩,我缩,缩进被子里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不要把头闷在被子里”沐泽希走到凌惜病床边旁,将食物交给陈逸,让他到外面吃早饭,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同时将凌惜蒙在脑袋上的被子轻轻的拉下看着凌惜的后脑勺关心的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点东西”,昨天下午研讨会一结束,匆匆的告别章教授立即定了机票赶了回来,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屋内灯火通明,陈逸着急的冲到他身旁说凌惜出事了,走进一看凌惜拼命的喘着气,浑身发烫,脸烧的通红,大汗淋漓,担忧着急疯狂的在心底滋生,真害怕她出什么事情,急忙将她抱起送进医院,发高烧于此同时支气管炎疑似复发,他简直无法想象如果他在回来晚一点会发生什么的事。

    “还好,现在不饿,谢谢师兄”凌惜深呼吸一口气稍微平复了心情,转过头看着沐泽希笑着回答道,能好吗?太丢脸了,呜呜,真的是丢脸都丢到外婆家了,”对了,我现在没事了,你的时间比较紧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没什么问题的“,快走,求你了,走了,我就解脱了,你在这儿,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没被高烧给烧死,估计也会心跳衰竭而亡,见鬼,为什么每次都会这样,要不要这么不争气,又不是没见过帅哥。只要一看见沐泽希,凌惜的心跳就会不受控制的乱跳,跳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啊!

    ”无妨,今天我休假“沐泽希慷慨的回答道,怎么可能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至少现在他是真的有点舍不得了,尽管这女孩蠢的吓人。

    轰隆隆,五雷轰顶,凌惜嘴角抽搐着尴尬的笑了,这休假也修的太是时候了,真好,真好,那你留下吧!留下也挺好的,可以让我饱一下眼福也不错。

    一旁的沐泽希将凌惜的一举一动一览眼底,心情大好,顿时神清气爽,嘴角微扬,露出浅浅的笑容,把凌惜迷的是七荤八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