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沐泽希的人

    更新时间:2018-02-12 23:44:18本章字数:3204字

    咬牙,跺脚,抱起床单,蹑手蹑脚的打开门探出脑袋,视线快速的扫了一圈,还好,还在睡,凌惜小心翼翼的挪着脚,尽量避免发出声音,一二,嗯,一二,嗯,很好,继续睡,走到卫生间门口,凌惜呼哧的松了一口气,手刚触碰到门的手柄,哗啦,瞬时屋内灯火通明。

    凌惜瞬间凌乱了,像逃命一般冲进卫生间,啪嗒把门给带上,我的神呢!吓死我了,突然镜子里冒出了一个一脸涨红,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挂在眼眶周边,头发乱七八糟的疯婆子,我的天,这大半夜的怕是见鬼了,捏了一下大腿上的肉,哎呦!疼,这不是梦,是真的,这怎么出去见人啊!大姨妈的汹涌澎湃一眨眼的功夫把凌惜拉回了现实,看着手中的床单,脑海里自动浮现出沐泽希一脸嫌弃的模样,老天你玩我是吧!你怎么不给我一块豆腐让我撞死,您老以后倒也清闲自在,终于把床单上的一滩血迹给解决了,拧,拧,老娘我拼命的拧,终于拧不出水了,吹风机,对,吹风机,还有我的衣服,他应该又睡了吧!凌惜深呼吸了一口气,鼓住勇气,走到门口。

    彭,彭,门外敲门声如同一阵惊雷毫不留情的从凌惜脑袋上劈了过来,没睡,居然没睡,怎么办,现在是出去,还是继续蹲在里面,我的天!凌惜抓狂的差点在卫生间暴走起来。

    “东西放在门外,记得出来拿”沐泽希将手中干净的衣物,吹风机,以及刚才去24小时营业超市买的卫生巾,牙刷,毛巾放在门口后,便回到书房处理今天的东西去了

    东西,什么东西,难不成…..,脑补着沐泽希回到房间看见自己床上的惨状,凌惜羞红了脸,天灵灵,地灵灵,一定不要知道,不然我以后还怎么在他面前树立自己的形象,我还怎么追他,凌惜带着最后的一点小奢望,偷偷的从卫生间探出了脑袋,看着放在地上的一包问候品,凌惜所有的奢望化为了泡影,灰溜溜的将东西提进了卫生间,看着口袋内的东西,凌惜扯着嘴角呵呵哒,没形象了,真的没形象了,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他,算了,就这样吧!无所畏惧,老娘我还是一条好汉。给自己充好气,处理完事情之后,将洗干净的衣服还有床单用吹风机给吹好,抱起这些东西埋头冲进了沐泽希的房间,将东西放好之后,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反正他也知道了,无所谓了,将硕大的床垫给拆掉拖进了卫生间,开始攻克那一滩血迹,好在床垫比较好洗,不一会就把它给解决了,那吹风机呼噜噜的吹了起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它给处理好了,凌惜顿时喘了一口气,正准备将床垫给弄回去,突然眼前冒出了一个小脑袋,“你在干什么”语气够冷,冷到凌惜有了一种回到了寒冬腊月的错觉,只是没有腊肉,凌惜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小祖宗,才几天不见,就对我这般态度,良心被狗叼走了。

    “师兄”凌惜有点懵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沐泽希,见鬼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吗?

    “哎”看着沐泽希夺过她手中的床垫大步流星的朝房间走去,凌惜轻叹了一口气,一脸囧样盯着身旁正面无表情看着她的陈逸,好好的一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以后还怎么面对他,他会怎么想我,觉得我是走进别人家里就瞎捣鼓的人吗?哎,估计印象不太好吧!

    “笨蛋”陈逸轻飘飘的丢下两个字,掉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

    留下凌惜一个人一脸忧郁的挠着白瓷,“过来休息一下吧!折腾了这么久你不困吗?”沐泽希笑着倚在门框处看着正耷拉着脑袋挠墙的凌惜,“不困,不困,我精神好着呢!”凌惜猛然转过头,活动着筋骨急忙解释道。

    “哦,是吗?”沐泽希缓步走向凌惜,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沐泽希这一反应让凌惜有点慌神,“是啊!”凌惜爽快的回答着,故作轻松的伸着懒腰。

    “这几天你先休息”沐泽希的话轻飘飘的飘进了凌惜的耳朵里,让她误以为是自己昨晚没有睡觉产生的幻听,以至于凌惜带着探究性的眼光看着沐泽希,沐泽希依旧认真专注的开着车,果然是错觉,凌惜确定是自己的幻听之后,再一次把注意力转移到窗外的风景上,欣赏着窗外的风景或许是转移心情的最好良药。

    怎么回学校了!今天不是星期六吗?不上课的,看着眼前熟悉的教学楼,凌惜有点疑惑的看向沐泽希,车不急不缓的停在宿舍门口,“不去公司吗?”凌惜有点坐不住了,好奇的问道。

    “我去,你不去”

    什么意思,我擦,难不成我被开除了,开我玩笑的吧!不带这么玩的吧!

    “你先休息几天,下周五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沐泽希左手轻叩着方向盘,轻启薄唇缓缓的说道。

    为什么,这句话滚到了喉咙口被凌惜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这样也好,至少这几天不用这么尴尬的相处,过几天完了就好了,挺好的,真的挺好的,“嗯,谢谢师兄”凌惜笑着答谢道,解安全带,下车,关车门一气呵成,朝车内的沐泽希挥了挥手,大步流星的朝宿舍走去,沐泽希也绝尘而去,走到宿舍大门口,凌惜停住了脚步,眼神追随着那辆车,直到那辆车消失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几番留恋挂上心头。

    这几天没有到公司工作,凌惜下了课就滚到图书馆查询相关的创新创业的比赛资料,毕竟到公司工作是一回事,参加比赛确是另一回事,公司里突然少了一个人让闹腾的张扬有点不习惯,听黄简说,凌惜最近的身体有些抱恙,可能要下个星期才会回来,啧啧,想当初他身体抱恙的时候,一天的节日都不批准,这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无奈毕竟是沐泽希的家属就由着她去吧!谁让她有沐泽希撑腰呢!

    按照沐泽希规定的时间,凌惜提前来到了学校门口等着他,不知道今晚是一个怎样的聚会,为了保守起见,凌惜化了一个淡妆,选择了一件白色的衬衫搭配一条A字牛仔裙和一双5公分的高跟鞋,扎了一个半丸子头,剩下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颇有一番简约淡雅的味道,车缓缓的停在凌惜的身旁,沐泽希透过车窗看着车外的凌惜,心里再一次被撩动了一把,不待沐泽希的招呼,凌惜直接上了车,关好车门,叩好了安全带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不给沐泽希留一秒献殷勤的时间。偷偷的瞟了一眼正专注的看着车的沐泽希,今晚他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西裤,颇为正式,凌惜顿时紧张了起来,看来今晚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聚会吧!我什么的都不知道,万一说错了话怎么办,万一惹出什么岔子怎么办,我擦,为什么要找我,脑补着聚会中自己遇到的各种麻烦还有自己说错话做错事之后把他惹炸毛,那我岂不是没戏了,凌惜顿时有点丧了,恨不得,立刻,马上,听到沐泽希说“算了,你先回去吧!黄简和我一起去”,这样说该多好啊!可是如果他真的这样说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算了,不就是个聚会吗?谁怕谁啊!大不了全程陪笑不就行了,陪笑,怎么这么奇怪,感觉自己有点像三陪小姐,我呸!我的天,到底在想些什么!

    凌惜全程丰富多样的表情变化被沐泽希一览于眼底,心里的雾霾烟消云散,心情也变得大好,车缓缓的停在冠华大酒店的门口,凌惜顿时收回了所有的散发式渔网,回到了现实,透过车窗,看着眼前这金碧辉煌的酒店,顿时有点懵,缓过神来,啧啧,看来这聚会还真不简单,凌惜腹诽道。

    “走吧”

    凌惜紧跟在沐泽希的身后下了车,有点无措的跟在沐泽希身旁,到底是什么样的晚会啊!我真的快要疯了。

    看着这一张张陌生又有距离感的面孔,凌惜有点慌,突然手心传来了温热的感触,下一秒就被紧紧的包裹住,凌惜有点慌神的看着沐泽希,“别怕,有我,乖乖的待在我身边就好”沐泽希附身在凌惜耳廓边温柔的说道,温热的气息喷在脸颊,瞬间将凌惜的脸染得绯红,沐泽希对自己的这番杰作似乎非常的满意,嘴角微扬,就连眼神也充满着笑意,惹得凌惜有点囧,他俩这番暧昧的行为却被刚从卫生间走到大厅的霍斯敏撞见,气愤,嫉妒疯狂的啃食着她的心,纤细的手顿时紧握起来,一根根青筋暴突而起,她的沐哥哥,她的心上人居然会在她生日的这一天和一个不知名的野丫头搞暧昧,美目下一层怒意愤然而起,她好想走过去,掰开他俩的手,重重的甩那不要脸的女孩一耳光,可是她不能这么做,如果这样做了,只会让沐哥哥更加的讨厌她,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忍,忍,今晚之后就好了,难道他会违背沐伯伯的意思吗?一定不会,霍斯敏强忍着心中的委屈和不满,昂首挺胸优雅的走向宴会中心。

    沐泽希紧紧的握着凌惜的手不急不缓的走向宴会场地,脚下的步伐走的无比的坚定就如他此刻的心和眼神一般,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休想左右他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