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他和她真配

    更新时间:2018-02-14 23:07:05本章字数:3101字

    沐泽希笑看着凌惜,看着她被爸爸放鸽子抑郁的模样,沐泽希忍不住将手轻轻的放在凌惜的头顶上轻揉着,眼神充满着宠溺,凌惜被沐泽希的行为弄得凌乱了,傻傻的看着他。

    沐泽希似乎非常满意凌惜的这种反应,两个小梨涡更加的深,闪瞎了凌惜的狗眼。

    “沐哥哥”眼眶红肿的霍斯敏站在酒店大门口惊讶而又嫉妒的叫道,他眼底的那番宠溺是她从未见过的,为什么站在他跟前的不是她,为什么?心好想被一根根尖锐的针拼命的扎一般,生疼,疼的无法呼吸,因为是心疼所以疼的让人手足无措。霍斯敏托着如同被灌了铅的腿一般,艰难的走向他们。

    凌惜有点小失落,因为沐泽希突然放下了搁在她头顶上的手,但还是很快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微笑而又不失礼貌的看着已经站在沐泽希跟前的霍斯敏,晚风徐徐的吹来,带着甜甜的花香,挑起了霍斯敏额前稀疏的刘海和火红的裙边,凌惜顿时看傻了,暴殄天物啊!真漂亮,可惜我不是男的,要是我是男的一定要把她收进囊中。

    看着霍斯敏红的和兔子没什么区别的眼睛,沐泽希满是心疼,可是这心疼却仅限于哥哥对妹妹的心疼,快刀斩乱麻是疼,但是却是短痛,痛过之后一切都烟消云散。

    “你后悔吗?”霍斯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控制住眼眶中的眼泪,哽咽的说出这四个字,只要你说后悔,那么剩下的一切都交给我,霍斯敏抱着最后一点希望盯着沐泽希,祈祷着他说出那两个字。

    “不后悔”沐泽希没有任何犹豫的给出这个答案,从不后悔,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这三个字,他不要做他父亲商业联姻的工具,这辈子他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可是每一个字却化身成了一把斧头重重的敲击在霍斯敏千疮百孔的心上,最后变成一团血糊糊的肉泥,“祝你们幸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哗啦啦的滚落在地,颤抖的声音艰难的吐出每一个字,嘴角带笑艰难的转过身硬撑着挪步会酒店。

    看着那一抹妩媚却又孤单的背影,凌惜的心已由震惊转为了心疼,透过孤单落寞的背影她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时的她也曾傻傻的问过陈冲同样的问题,你后悔过吗?陈冲也如沐泽希这般决绝,那时的她也如这般落寞孤寂,等等!她刚才说的啥!祝你们幸福,呵呵,呵呵,想到这凌惜转过头看向沐泽希,赶巧撞上他的干净的眼眸,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

    “那个……”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难道要问他是不是喜欢我,还是要说那个女孩误会了,万一他直接来一句是她误会了,那脸岂不是丢大了,虽然自己不是那么呆板的人,脸嘛!丢了捡起来洗洗不就好了,可是洗的次数多了,脸皮的使用率不就大大降低了嘛!算了矜持,一定要矜持,哪怕是为了延长这张脸的使用率,也要矜持一回,嗯,咕咚,混合着口水把所有话硬是吞进肚里。

    要说话了吗?看着沐泽希是有话说的模样,凌惜顿时变得有些小兴奋,同时又有点小纠结,脑补着沐泽希深情款款对她诉说着自己是有多么的喜欢他,然后她再告诉他其实她也喜欢他,然后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哈哈,哈哈,没想到我凌惜也有被别人告白的一天,快说了,等等,我还没准备好呢!哈哈!

    下一秒,一盆冷水瓢泼而下,“走吧!我送你回去”,瞬间凌惜所有的期待化为泡影,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看着沐泽希离去的背影,凌惜立马翻起了白眼,撅起了小嘴,果然是来做挡箭牌。

    “上车”沐泽希打开车门后,突然转过头来看向凌惜,弄得凌惜措手不及,快速的收好表情,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尴尬,屁颠屁颠的冲上了车,一路上,车内极其的安静,沐泽希专注的看着车,凌惜纠结的看着窗外的夜景。

    不是回去吗?怎么在这里就停下了,难道是要去吃东西吗?凌惜看了一眼前面古香古色的小吃街,又看了一眼已经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的沐泽希,顿时有点小兴奋。

    “你不饿吗?”看着迟迟没有动静的凌惜,沐泽希好奇的问道,今晚这场宴会从头到尾,凌惜除了喝了一点鸡尾酒以外,就在没有进食。

    “饿”凌惜可怜兮兮的回答道,下一秒就跳出了车,兴奋的朝小吃街狂奔而去,对于凌惜而言,除了吃东西的问题以外,所有的事情都不是问题,刚刚还在为沐泽希今晚把自己拖出去当挡箭牌的事情纠结,现在立刻就把这些事情给抛在脑后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看着凌惜这风风火火的模样,沐泽希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的那一抹弧度却在未消失过。

    “你吃吗?”开心的忘乎所以的凌惜将手中自己刚咬过的牛肉串递到了沐泽希嘴边,压根就没思考自己现在是在做什么。

    热气腾腾,香味浓郁的街道上,橙红色的暖光轻轻的抚在凌惜精致的小脸上,柔光下她笑的像个孩子一样温暖可爱,笑的弯如月勾的眼睛已经让他深陷其中,心底早已化成一淌水,如被蛊惑一般沐泽希矫捷的越过那串牛肉串,俯身轻啄着那柔软带有孜然味的香唇。

    温软的触感,柠檬味的香气将自己紧紧的包裹住,凌惜瞬间石化了,“啪嗒”手中的牛肉串径直落在地上。

    沐泽希眉目含笑的看着已经石化的凌惜,轻轻的握住她的手,牵着她继续向前慢慢的行走。

    天哪,刚刚发生了什么,唇上残余的薄荷香味让凌惜兴奋不已,视线停留在沐泽希那骨节分明的手上,温热的体温从手心传如体内,彭彭,彭彭心跳的速度早已超出正常的范围,所以现在他是我男朋友。

    “师兄,我吃饱了”凌惜捂着圆滚滚的肚子,急忙拉住正准备帮她买鲜花饼的沐泽希,急忙阻拦道,我的天,就掉了一串牛肉串,这是要带我把这条街都吃完的节奏啊!再吃下去我会被撑死的!

    沐泽希笑而不语的摸了摸凌惜的脑袋,“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沐泽希放开紧握着凌惜的手,大步流星的走进鲜花饼店铺,几分钟后,沐泽希双手各提了两大盒鲜花饼,凌惜好奇的走了过去,想要帮沐泽希分担一点,却被沐泽希阻拦了。

    “怎么买这么多鲜花饼”

    沐泽希笑看着凌惜,“明天你就知道了”

    难不成是去贿赂小夏她们,凌惜在心底猜道,女人的第六感果然强大,这些东西不但是用来贿赂小夏她们,而且也是用来贿赂黄简他们,4个小时之内,整个经管系炸开了锅,我院男神沐泽希居然有女朋友了,我院新生中的学霸兼才女凌惜居然有男朋友,整个院系都充斥着呜呼哀嚎声,男神没了,小萝莉也没有了,沐林公司也炸开了锅,凌惜居然和沐总在一起,不过两人挺般配的,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长相,反正这两人站在一起是越看越登对,越看越让人喜欢。

    302寝室倒是淡定,除凌惜以外,所有人表情一致的盯着凌惜。

    “哈哈,看吧!我就说这两人有鬼,你们还不信”小夏翘着二郎腿大爷似的坐在椅子上紧盯着凌惜说道。

    “滚,凌惜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黎利把小夏的脸扭打一边,一脸严肃的质问着凌惜。

    凌惜扫了一圈,看着一个个都死死的盯着她,一副不老实交代就别想离开这个地方的模样,顿时头疼,“呀!我怎么感觉这么晕呢!看来我是感冒了,我要睡觉了,睡觉,等感冒好了再说。

    “少来”黎利朝凌惜翻了个大白眼

    “就是,别耍花招,不然就把你上个星期六晚上不回寝室的事情告诉宿管阿姨,到时候….”小夏一脸奸笑的看着凌惜。

    “卧槽,对哦!她上个星期六晚上没有回来,难不成……”黎利一脸暧昧的朝凌惜眨着眼睛。

    我擦,想些什么东西,小黄片看多了吧!凌惜朝黎利翻了一个大白眼,看来今天不说出来,这些人是不会罢休的了,“昨天晚上确认关系的”

    “哇哦”所有人近乎异口同声叫到,表情也近乎一致的表现出惊讶的模样,之后黎利和小夏两人又将表情由震惊转化成一脸的暧昧同时动作朝凌惜眨眼睛,被弄得凌乱的凌惜扶额一脸写满了无语,我的天,你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看着差不多闹够了,维依笑着说道“好了,我们不要闹了,都散了吧!”,估摸着玩笑也开的差不多了,所有人也识趣的散开了。

    凌惜祝你幸福,好好的珍惜沐泽希,他是值得你付出真心的人

    —维依(12:25)

    凌惜出神的看着这条短信,心底顿时暖暖的,嘴角含笑的偷瞄了一眼正在看书的维依,谢谢你,维依。

    这次再也不能在喜欢你了,真好,祝你幸福,维依神色恍惚的看着书,不知不觉中思绪以经飞到初入高中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