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希望

    更新时间:2018-02-16 22:57:44本章字数:3239字

    “不想住,就别住,我们这个穷山村可不是你们这些大小姐,大少爷待的地方”房东说道。

    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知道自己闯祸的笑笑尴尬的挠了挠脑袋。

    “对不起啊!阿姨,这里挺好的,青山绿水,环境清幽,我们真的很喜欢,希望阿姨大人不计小人过,真的不好意思啊!”凌惜满脸陪笑道。

    “哼!随你,爱住不住”房东翻着大白眼说道。

    “住,当然要住”笑笑翻着白眼说道,紧接着提着行李箱风风火火的朝房间赶去。

    其他人也紧随笑笑身后提着行李箱朝屋内。

    “怎么了”突然被沐泽希捉住手肘的凌惜看着沐泽希骨肉分明的手嘴角带笑好奇的说道。

    “跟我走,你的房间不在这”沐泽希推着凌惜的行李箱,放下拽着凌惜手肘的手自然的握着凌惜的左手,牵着她不急不缓的朝房间走去。

    凌惜有点懵,呆呆的跟着沐泽希朝房间走去,在沐泽希的帮助下,凌惜快速的整理好房间之后,跟着沐泽希走到了厨房开始准备起今晚的饭菜。

    一像由自知之明的凌惜主动像沐泽希报备自己做不好饭菜的事实,然后自动申请洗菜切菜,烧火,好在小时候和姥姥姥爷在乡下带过一段时间,所以对生煤炉和烧柴灶还是比较熟练,不过凌惜熟练的生煤炉和烧柴灶的技能却让沐泽希好奇了。

    将柴灶添好火后,凌惜笑看着沐泽希惊讶的表情解释道:“小时候和姥姥姥爷生活过一段时间,会这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沐泽希笑而不语,在两人完美的配合下,这顿热腾腾的晚餐算是出锅了,吃完饭后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把厨房收拾干净之后,所有人都凑到一起,开始讨论和整理活动计划。

    对待新鲜的事物,起初都是兴奋好奇,明明昨晚做好计划已经是凌晨3点了,本来应该在床上继续补觉的大伙们,此刻早上7点,所有人盯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神采奕奕的喝着粥,计划着今天的任务,忙的好不热闹,布置教室,招学生等等,人多力量大,本来计划五天来完成计划,没想到提前两天就完成了,凌惜负责教钢琴,笑笑负责教街舞,大家各司其职,有数学老师,语文老师等等,以至于村民们笑称村里开了个学校。将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沐泽希在回到G市前一天,又再一次亲自登门拜访每一户养狗的人家,用真诚的语言和态度叮嘱他们在这半个月内一定要把自己的狗关在家里,同时给他们一笔照顾狗的费用,没有狗的骚扰,还有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还可以吃到各种各样的山村野味,下河摸鱼,脱鞋爬树摘果子,上山做采花大盗,凌惜玩的忘乎所以,哪里还想的起自己还有个男朋友在G市。

    气的沐泽希吹胡子瞪眼睛,恨不得马上完成手头上的工作,赶到望都山村把凌惜给提回来,夜以继日的忙完手头上的事后,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张扬和黄简,沐泽希连夜赶去了望都山村。

    “凌惜姐姐,以后你还会来看我们吗?”钢琴课结束,孩子们紧紧依偎在凌惜身旁哽咽的说道。

    “当然会来看你们啦!以后你们也可以来看我啊!所以你们要好好读书,到时候就来找姐姐好吗?”凌惜蹲在他们中间,轻轻的将自己身边的两个小孩圈在怀里笑着说道,回来吗?不知道,明日分别,也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才可以再会,加油孩子们你们的世界不止于此,外面还有属于你们的灿烂“姐姐,给你们弹一首曲子好不好!”

    “好”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道,陆陆续续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静静的欣赏着姐姐给他们弹奏的曲子。

    凌惜没在房间,应该在琴房,沐泽希估测着大步流星的朝琴房走去,刚走到大门口,熟悉的曲子化身成利剑狠狠的穿刺着沐泽希的心脏,惊讶难受,各种复杂的情绪蜂拥而至,沐泽希三步并作一步快速的冲进琴房,他怕他真的害怕自己再慢一点,所有的希望也将化为泡影,他是一个普通人,已经经不起这样无休止的折磨了。

    冲进琴房那一刻,沐泽希楞了,孩子们也被沐泽希突然闯进来的幅度吓得纷纷站起来围到凌惜身边。

    “泽希”凌惜抱起其中一个孩子看着失态的沐泽希惊讶的叫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今晚的他为什么会如此的失态。

    沐泽希有点抱歉的道歉后,径自走到凌惜身旁将凌惜怀中的孩子接过放下,“凌惜跟我出来一下”,牵着凌惜的手径自朝外走去。

    被沐泽希弄的一头雾水的凌惜皱眉说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就在这里说吧!说完我好送这些孩子回家”

    “凌惜,你记住,接下来我问你的问题,你一定要认真的回答,这个答案对我特别的重要”沐泽希将两手分别打在凌惜的肩上,俯腰看着凌惜,认真的说道。

    看着沐泽希一本正经的模样,凌惜更加的懵逼,同时还掺杂着一些担心,到底发生什么事,大哥你这模样是要把我吓死吗?我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你这样我真的很惶恐啊!“好,你说,我知道的一定会毫不保留的告诉你”

    得到凌惜的回答,沐泽希算是缓了一口气,严肃的表情有了一点缓和,“刚才你弹的这首曲子是从哪里学的”,这首曲子是她母亲为他和沐泽望两人创作的,它的名字是从他们名字中各取的一个字叫希望,这首曲子只有母亲,他还有沐泽望三人会弹,母亲在泽望被送出去的第三年就撒手人寰了,根本就不可能教凌惜,那么教凌惜的就只剩泽望了,也就意味着凌惜是唯一一个知道着泽望消息的人了。

    没有料到沐泽希会问这个问题,凌惜扯着嘴角尴尬的笑了笑,“我的一个朋友,朋友”,我的天要让我怎么回答,难不成说自己是偷学的吗?当时黄晨因为父母闹离婚,一次诊断考试失利心情特别的郁闷,陈冲就叫她帮忙将黄晨带到钢琴室去,他给她弹了这首曲子,自己也因此沾了黄晨的光,在她身旁听了这首曲子,听完后觉得这首曲子很美,音符也听简单容易记,而且对人的心情也有特别好的舒缓作用,从那次之后她通过回忆曲子,偷偷的在家练,就这样把它学会了,所以现在算是我偷盗别人的知识产权被逮到了吗?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多大,是男是女”沐泽希激动的说道,这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啊!他找了他8年,8年了啊!从母亲去世的那天起,他就踏上了寻找他的道路,这些年为了找到他,他辗转了多少个地方,只要一放假,他就背起他的行囊,拿着仅有的信息开始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找,一次又一次希望之后的失望,渐渐的将他的希望磨噬,他只想知道他过的好不好,给他和母亲一个交待,他好想告诉他,他们从来都没有忘记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他,不是不爱他,是太爱他了,不是他不乖,他很乖,很乖,他永远都是他的好弟弟,也永远都是母亲的最牵挂的好孩子。

    我擦,怎么感觉是在查户口啊!太吓人了,凌惜被沐泽希的反应吓了一跳,想到陈冲看着眼前的沐泽希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普通朋友,男的”凌惜摸着鼻子讪讪的回答道。

    得到凌惜的回答,沐泽希更加的激动,整颗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应该就是他,没错,泽望不是也在A市吗?

    “凌惜你可以带我去见他吗?这对我非常重要!”沐泽希近乎哽咽的艰难的吐出每一个字,那是他的弟弟啊!他苦苦找寻了多年的弟弟啊!这么多年皇天不负苦心人,他终于快要找到他了。

    沐泽希如此大的反应,让凌惜震惊了,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盯着沐泽希想要在他的脸上找出些什么,这是她认识的沐泽希吗?这样的沐泽希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太吓人了,这里面的事情肯定不简单,“好,我可以带你去见他,可是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凌惜申视着沐泽希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说道,陈冲如果有可能她这一辈子都不想看见他,那是她的疤啊!她的初恋还没来的及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就被人这么无情的糟蹋了。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沐泽希摇着头解释道,看着凌惜失望的表情,心开始隐隐抽疼,可是凌惜有些东西你真的没有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爱你这一件事就好了。

    凌惜有些失望,可是每个人或多或少有属于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既然他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吧!“好,回家的时候,我帮你把他约出来吧!”

    得到凌惜的理解,沐泽希再一次松了一口气,将凌惜紧紧的抱在怀中,谢谢她的善解人意,谢谢命运让他遇见了她,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女孩的喜欢又加深了一点,总有一天这个女孩会将他的心满满占据,“凌惜,谢谢你的理解”

    总结大会举办的非常顺利,结束之后,三三两两个人哭成一团,将近半个月的相处,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舍不得这个团队的离开,家长们将自己家藏的宝贝都提了出来硬要塞给他们,孩子们哭的是泣不成声,甚至还死死的抱住凌惜和笑笑她们的大腿,坚决不要她们离开,弄的她们哭笑不得,几乎是连哄带骗的逃出了村庄,如同逃难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