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有缘个屁

    更新时间:2018-02-17 23:55:19本章字数:3145字

    “我的妈呀!太热情了,太可怕了”笑笑猫腰,双手撑在大腿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感慨道,缓过气后,笑笑站了起来,双手叉腰的看向正累的蹲在地上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的凌惜问道:“对了,我们怎么回去啊!难不成还要在这里等大巴车吗?”

    凌惜抬起头一脸纠结的看着正蹲在身旁帮她顺气的沐泽希。

    “准备一下,大概还有十分钟车就到了”沐泽希拧开矿泉水瓶盖递给凌惜后,站起身,拍了拍手掌,环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人遗漏,认真的叮嘱道,说完弯腰将蹲在地上的凌惜扶了起来,凌惜缓过神后,从沐泽希手中拿过矿泉水瓶盖盖上,左手拿着矿泉水瓶,右手将披散在肩上的头发一把捞了起固定在头上,鼓起一个大的腮帮子,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垫着脚尖看着那一望无际的黄土大路,盼着车子的到来。

    接过电话后,沐泽希走到凌惜身边,笑看着腮帮子鼓的像只青蛙的凌惜,翘首以盼车总算是到了,一拨人浩浩荡荡的上了车,沐泽希负责帮忙放行李,凌惜则站在车门处清点人数,确认完人数之后,凌惜刚准备上车,就被沐泽希给拽住了。

    “你和我一起走”沐泽希将凌惜拉了下来,盯着她明亮如星辰的眼眸认真的叮嘱道。

    “哦”,凌惜闷哼了一声。

    “喂,还傻愣在哪里干嘛呀!快上车啊!”笑笑透过车窗看着车下的凌惜说道。

    沐泽希一把将凌惜揽着怀中,笑看着笑笑解释道:“你们先走,到时候在鸿星大酒店集合吃饭就好”

    “哦,知道了”笑笑拖着长长的音调嬉笑着说道,用及其暧昧的眼神看了一眼凌惜,“酒店见哦!”

    凌惜尴尬的点了点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大巴车从自己身边绝尘而去。

    “其实车上还有几个空位”凌惜有点小郁闷的说道。

    “嗯,我知道,可是我只想和你呆在一起”沐泽希轻揉着凌惜的脑袋解释道。

    凌惜怔怔的看着嘴角含笑的沐泽希,心里窃喜着。

    到达酒店已经是下午5点左右,团队的人全部到齐,饭桌上大家玩的好不热闹,从敬酒到之后的拼酒,凌惜身为这次三下乡团队的队长,当然得以身作则,依次敬酒,10个人依次上阵,一杯接着一杯,酒过三旬,凌惜算是彻底喝懵,跌跌撞撞的撞进沐泽希怀中,真软,真舒服,如同小猫咪一样在沐泽希身上磨蹭了几下,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呼呼大睡,看着桌上醉的七歪八倒的人,还有躺在自己大腿上的凌惜,沐泽希彻底无语了,订制了6个双人房房间,请服务员将包间里的人安全送到房间。

    沐泽希将凌惜小心翼翼的抱起,大步流星的朝房间走去,将凌惜轻放在床上后,起身准备去其他的房间看一下其他人是否安全的到达房间,却被凌惜把手给抓住了,沐泽希无奈的回过头,坐在凌惜的床边,看着凌惜红扑扑的脸颊和娇艳欲滴的朱唇,胸中一团熊熊烈火瞬间被点燃,身体某处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以为是大白掉在地上了,沉浸在睡梦中的凌惜拉着沐泽希的手的力气也越来越大

    身体中的烈火烧的越来越旺盛,喉咙也越来越干,如果在不阻止凌惜的无理取闹的话,他怕他会彻底失控,掰开凌惜攀附在他手上的爪子,俯身亲吻着她的额头,算是给自己的一个奖励吧!

    “笨蛋,再乱动,你会后悔的”沐泽希无奈的说道,现在他还不能这么做,无论是凌惜还是他都不能预料之后的事情。至少他得让凌惜没心没肺的度过这两年,这两年过去之后,那就由不得她了,调好室内的温度,将凌惜身上的凉被重新盖好,有点不舍的退出了房间。

    醉酒一时爽,酒醒火葬场,醒来之后,凌惜捂着疼的快要炸裂的脑袋,追悔莫及,拼命的摇摇头之后,跻着拖鞋,慢慢的拖出房间,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醒酒疼和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的沐泽希,凌惜讪讪的摸着鼻子走到身旁,“呵呵,呵呵”

    “把它喝了”沐泽希依旧盯着电视,冷冷的说道。

    啧,这是什么表情啊!一大早就给人脸色看,真的是,凌惜算是无语了,朝沐泽希翻了一个大白眼,端起桌上的醒酒汤,咕咚咕咚的喝下。

    “以后没有我在身边,你喝酒最多只能喝3瓶啤酒,知道了吗?”沐泽希拿起遥控板将电视关掉,将蹲在地上喝醒酒汤的凌惜,一把拖入怀中,盯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昨晚他之所以没有阻拦她喝酒,不过是为了观察她的酒量,以后他不可能一直都待在她的身边,所以让她知道她自己的酒量是多少,至少可以减少她喝啤酒醉酒的时候他不再她身边的情况。

    “哦”凌惜笑着回答道,昨晚沐泽希一直盯着她,让她误以为沐泽希因为自己喝酒喝的太猛生她的气呢!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心里顿时暖暖的,看着沐泽希干净的俊颜,凌惜像被勾魂一般,双手缓缓的环绕住沐泽希的脖颈,慢慢的朝他靠近,动作生涩的吻上他的唇。

    沐泽希微微一愣,随即也配合着凌惜,干柴烈火,就快点火时,就被沐泽希给及时把火给掐断了,“等你过了20岁的生日再说吧!”,沐泽希立即站起身来,大步流星的朝洗浴间走去,浑身燥热感无处泻火,只能用冷水来把他浇灭。

    听着浴室内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凌惜的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太丢脸了,我的天我到底在干些什么,他会不会觉得我太轻薄了,我的天,不行!太丢人了,我的赶快离开着,想到刚才的画面,凌惜就有一种想撞墙的冲动,估摸着沐泽希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出来,趁现在溜之大吉,冲到卧室拿起手机朝外面走去,走到门口才想起自己的行李箱还在沐泽希的车上,就算是走了,还是要回来了,算了,要死就死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心一横,凌惜又退了回客厅,坐下,等等!我好像还没有洗漱呢!顿时晴天霹雳,五雷轰顶,讪讪的走到卫生间,拿起一次性牙刷喝口杯开始洗漱起来。

    “就送到这吧!到时候你来A市之后,就给我打电话,我好尽东道主之仪,同时安排你和陈冲的见面”听到A市的车次之后,凌惜接过沐泽希手中的行李箱依依不舍的叮嘱道。

    “好!注意安全,记得要想我”沐泽希将手中的行李箱交给了凌惜,亲吻着凌惜的额头之后,揉着她的脑袋宠溺的说道,昨晚凌惜将她知道有关于陈冲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他后,他反倒不太想和陈冲马上见面,如果陈冲就是沐泽望,他不知道见到他的时候,他该说什么,现在突然闯入他的生活,他又会怎样想他,不去打扰他现在的生活会不会好一点,如果陈冲不是沐泽望,那么他的希望又再一次沦为失望,再给他一点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等时机成熟再去见他,或许对他俩都有好处。

    “那我进去了”

    “嗯”

    看着凌惜消失在人群中后,沐泽希撵起眉间的笑意,拨通了许嘉吉的电话,“你立刻帮我查一个人,陈冲…….”

    时间晃晃悠悠又过去了一个多星期,待在家里无聊透顶的凌惜像打了鸡血一般,一定要去找份兼职做,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上一秒踏进公司给自己打足气,下一秒就蔫了,谁他妈的可以想到,居然在前男友的公司工作,而且还和前男友在一个办公区,我擦!低头不见抬头见,老天你是吃饱了撑的找不到事情做,故意来找我消解闷气的吧!你玩我是吧!你是打算把我给玩死,对吧!凌惜无语的仰天长啸,收过神来,尴尬的看着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陈冲,感觉自己的心都可以用碗舀出几碗血了。早知道还不如去老爸的公司上班,还乐的自在。

    凌惜苦笑着看着陈冲问候道:“我们还真有缘啊!”

    陈冲笑看着凌惜:“确实,接下来的日子请多多指教”

    凌惜尴尬的笑着,指教,指教个屁呀!老娘我看见你,就老眼昏花,四肢发麻,全身抽搐,“呵呵,互相指教,互相指教,以后还要像你多多学习”

    好在公司分派给他们的事情不是太复杂,而且带他们的老师也及其的认真,所以凌惜上手的速度比较快,差不多三天凌惜就把基本的操作和流程弄清楚了,不过陈冲比上手的更快,同时工作的效率也要比凌惜的高,虽然这让凌惜有点不舒服,无奈这就是事实,人的能力本来都存在着各种差异,在不爽也没有办法,好在有个开明的老爸,和老爸的几番交流沟通之后,凌惜倒也坦然接受了,每天把自己手中的事定时定量的完成之后,就悠哉游哉的躲着老爸他们和沐泽希开起了视频,这些天和陈冲的和平相处到让凌惜对陈冲彻底释怀了,看来是真的不在乎了,所以也觉得无所谓了吧!可是好日子还没过上几天,凌惜就凌乱了,完全搞不懂陈冲在想些什么,陈冲就像是吃错药一般有事没事来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