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你当我瞎啊!

    更新时间:2018-02-20 22:37:12本章字数:3186字

    凌惜迟迟没有回来,陈冲起身冷冷地说道:“我还有事,先行一步”,没等沐泽希回答,长腿已迈,朝餐馆外走去。

    沐泽希起身看着陈冲的背脊,眼眸渐渐的黯淡,随着陈冲的背影消失在人群,收回了视线,沐泽希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一般,恍惚的坐下,拿起桌上的水杯,猛地灌了一口,握在手中的水杯的力道也变得越来越紧,几乎快要把水杯捏的粉碎。无奈,无力,所有的消极情绪蜂拥而至,相认却又不敢认,时间终究还是改变了这一切,现在的他应该过的很好,至少他已经不再需要他们了。

    凌惜待在卫生间的半个小时,无聊的差点把卫生间的墙给抠出一个洞,最后为了墙的生命安全还是决定回去。

    看着餐桌旁只有沐泽希一人待在那垂眉深思,凌惜绕餐厅环视了一圈,看来陈冲已经离开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着装,凌惜双手背在身后,笑嘻嘻的走了过去,“陈冲走了吗?”

    沐泽希闻声抬头,掩去了晦暗的情绪,笑看着凌惜“嗯”的回答了一声,又叫来服务员将桌上已经凉了的菜撤掉,重新点了一些菜,回过头笑看着正带着探究的眼神审视着他的凌惜。

    “怎么了”沐泽希戏谑的问道。

    凌惜立马收回停留在沐泽希脸上的视线,笑着摇摇头,低头看着自己身边的青柠水,手捏着吸管有意无意的搅拌起青柠水,思绪却已穿越到沐泽希和陈冲刚见面时的场景去了。

    沐泽希不语,凌惜也不语,两人极为默契的闷头吃饭,饭毕,沐泽希买单后,两人默不作声的离开,刚走几步,凌惜自觉的牵起了沐泽希的手。

    手心传来的熟悉温度和温润触感,让沐泽希反客为主,紧紧的握着凌惜的手,随即又用空着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揉了揉凌惜的小脑袋,两人相视而笑,紧紧牵着彼此朝餐馆外走去。

    “凌惜”

    凌惜的背脊微微一僵,心底万匹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以前没觉的A市小啊!难道是我的错觉,管他的!凌惜拖着沐泽希撒腿准备开跑。

    “凌惜,你给我站住”

    迈开的脚瞬间被定在空气中,而后缓缓的放下,努力的想要从沐泽希手中扯出自己的爪子,哪知手就像被粘了502胶水一般,扯不掉,凌惜瞪着圆滚滚的看着沐泽希,哪知这厮居然笑得人畜无害的看着她。

    “凌惜,你跑什么”凌侯牵着顾嘉的手走到沐泽希和凌惜的面前,凌侯笑着看着凌惜追问道。

    凌惜顿时汗颜,眨巴着大眼睛,满脸堆笑,表情却异常的扭曲,“没跑啊!你看我这么乖的站在这里,对吧!老爸!”

    “啧啧,你当我和你爸瞎啊!”顾嘉轻哧了一声,眼神也随即移到紧握着凌惜的手的男孩身上,毫无顾忌的上下打量着他,气质还行,长相勉强,身高也就那样吧!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凌惜的男朋友沐泽希”沐泽希放下凌惜的手,一脸真诚的说道,凌惜惊讶的看着沐泽希,随即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顾嘉,嗯,面无表情,还好,凌惜呼的松了一口气。

    “哎呀!好小伙,有眼光”凌侯拍了拍沐泽希的肩膀,赞叹道,“走吧!上我家去坐坐”

    “他还有事”凌惜起脚插到沐泽希前方急忙阻拦道,开什么玩笑,我的房间还没收拾呢!接着转过头笑看着沐泽希确认道:“对吧!”

    凌侯嫌弃的扒拉着挡在沐泽希前面的凌惜,笑看着沐泽希确认到:“有事吗?”

    “没事”沐泽希将凌惜拉进怀中,自动屏蔽她给自己发的暗号笑着回答道。

    瞬间五雷轰顶,七月飞霜,三人谈笑风生并肩离开,丢下凌惜一人幽幽的躲在墙角画圈圈诅咒。

    “老爸,小美女”凌惜无语的站在沐泽希的车窗外看着车内一脸得瑟的凌侯,瞬间抓狂,这是要闹哪样,这是要闹哪样啊!

    “乖啊!诺,这是车钥匙,自己开回去,泽希他找不到我们家,爸爸要给他带路呢!”凌侯从车窗内探出脑袋,把车钥匙递给凌惜安慰道。

    凌惜气的鼓起腮帮子,接过车钥匙,幽幽的盯着沐泽希,沐泽希嘴角微扬,关上车窗,绝尘而去。

    被遗弃的凌惜看着飘零的落叶,产生了一种落叶悲秋的凄凉感,这家庭地位怕是保不住了,保不住了,哎,长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打开车门,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凌惜鼓着一肚子气将车开回了小区的停车场停下,车钥匙挂在指尖哐哐当当的旋转着,慢悠悠的朝回家的路走去,“泽希”,看到坐在石板椅翘着腿,双手插在裤兜中笑着看着她的沐泽希,凌惜惊讶的向他小跑过去,站在他跟前,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不上去”

    “走吧!”说完,沐泽希站起身来将她的手握在手肚里,拉着她穿过红木桥,朝回家的路走去。

    微风轻轻的掀起凌惜白色的裙边和披散在肩上的头发,红木桥旁的柳树枝轻轻的在小溪里扭动着,泛出一圈圈涟漪,凌惜走在沐泽希的身后调皮的踩着沐泽希的影子,玩得忘乎所以。

    “泽希,你知道吗?有人说过,踩着对方的影子,就可以走进他的心中哦”凌惜埋头踩着沐泽希的影子碎碎叨叨道。

    “是吗?其实你已经住进我的心中了,不信,你安静的听”沐泽希转过身,将凌惜揽在怀中,缓缓的说道。

    凌惜将头紧紧的埋在沐泽希的胸腔里,静静的听着那已经失去规律的心跳声,“嗯,我听到了”,凌惜眉目染笑的仰头看着沐泽希回答道,下一秒挣脱沐泽希的怀抱跳起来轻啄了一下沐泽希的下巴后,撒丫子朝回家的路跑去。

    沐泽希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凌惜无奈的笑了,缓缓的踩着鹅卵石小路朝回家的路走过去,还未走过花坛,就看见凌惜讪讪的摸着鼻子朝他走过来,“额,我忘了,你不知道我家的地址”

    沐泽希没忍住扑哧笑了,将凌惜紧紧的拴在怀里,慢慢的欺身压下,带有惩罚性的吻着凌惜的唇,结束之后,沐泽希满意的放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的凌惜,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凌惜红肿的唇,缓过气来的凌惜鼓着腮帮子打掉沐泽希的手,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红肿的唇,幽怨的看着沐泽希,我擦!这是有多么的饥渴?太恐怖了,这下好了,估计要被小美女给抽骨剥皮了,沐泽希笑意安然一把将凌惜揽进怀中大步流星的朝家的方向走去。

    看着沐泽希轻车熟路的上了楼,凌惜顿时恍然大悟,痛心疾首,后悔莫及,为自己的智商焚香祷告,妈蛋,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呢!为什么我这么蠢,都快被我自己给蠢哭了。

    打开门,凌惜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逃回房间,关闭房门,终于松了一口气,睁眼,凌惜的嘴瞬间变成一个大写的O字,“哦,哦,妈”,凌惜拖着长长的音位绝望的轻声喊道。

    顾嘉将凌惜床上的被子叠好后,转过头眉毛紧锁,一脸嫌弃的看着彻底绝望的凌惜,带着训斥的口腔问道:“干嘛!”,回到家看见凌惜的房间就像被鬼子进村大扫荡了一般,这要是放在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不行,沐泽希要是进来看见她房间这副德行那还得了。

    “没事,没事,您继续”凌惜立马站好,狗腿似的讨好道,说完,转过身,偷偷摸摸的把手放在把手上,轻轻的打开门,想要趁机逃到外面去,大家都是过来人,这要是被看见,那简直没法过下去了。

    “你又去哪?”看着凌惜拔腿就跑的架势,顾嘉喊道。

    凌惜立马制住手中的动作,扯着嘴角呵呵的笑着转过身看着正幽幽的盯着她的顾嘉,深吸了一口气,泰然自若的解释道:“到客厅去沏茶,你看啊!人家来了,我们待在房间不出去也不是个事,对吧!小美女”,说完一副自觉的十分有道理的模样点着头,大大方方的打开房间门,大步朝客厅走去。

    顾嘉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门口将门轻掩好,继续收拾着凌惜的衣柜还有书桌,这凌惜这般没有收拾也不知道寝室那些孩子是怎么忍受得了的,看来下个学期得和老凌一起到G市去一趟请那些孩子吃个饭,不然真对不起那些孩子。

    客厅内凌侯和沐泽希两人一本正经的谈论着最近市场上投资的事情以及国外市场的一些商业上的事,凌惜晃晃悠悠的晃到观景台处沏了一壶铁观音端过去,又晃晃悠悠的晃到角落坐下,掏出手机刷着微博,耳朵却比小狗的耳朵竖的还要直,听着他们的聊天。

    听不清,说的啥!我擦,你们一个俩个大男人的,说话这么秀气干什么,真是的,说大声点不是挺好的吗?哎!听着听着,沐泽希和老爸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细的比蚊子嗡嗡声还要小,以至于自己脖子伸到快要成长颈鹿了,还是听不见,能不能大声点,顿时胸中忽的冒出一股无名火气蹭蹭的上涨起来,差点怒吼出来。

    刷凌惜把脑袋瞬间扭到沐泽希和凌侯的方向,瞬间脸上的表情360度大转弯,满脸堆笑的看着正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的沐泽希和看着她的脸上大写着莫名其妙四个字的凌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