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3-14 13:14:10本章字数:3028字

    “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绿灯跳转,车缓缓的停下,沐泽希转过头看向正趴在窗口看着窗外景色的凌惜。

    “哦”凌惜转过头看向沐泽希,颓丧着脸闷哼一声。“对了,你吃早饭了吗?”刚才只装了一个苹果的肚子此刻已经举起抗议的旗帜向凌惜摇旗宣战,作战经验不足的凌惜主动缴械投降,一改初时颓丧的脸,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沐泽希关心的问道。

    凌惜的回答让沐泽希微微一怔,“咕”车内顿时被一阵尴尬的气氛紧紧的包裹住,肚子突然发出的这一招,让凌惜彻底凌乱了,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太丢脸了,凌惜快速的将头埋在肚子上面,冲着肚子呲牙咧嘴叫嚣到。

    看着凌惜一整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沐泽希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几分钟过去,红灯跳转,沐泽希开车朝附近的早餐厅开去,车缓缓的停在早餐厅门口,沐泽希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打开车门,甩下凌惜,大步流星的走进餐厅,不一会儿,沐泽希就从早餐厅内走了出来,手中多了两样东西。

    “吃吧!以后记得早上吃早饭”沐泽希将手中的小笼包和豆浆递给凌惜,严肃的警告着她。

    捧着温热的豆浆和香气四溢的小笼包,凌惜心中升腾出一大堆感动的涕泗横流的感谢语,刚要准备饱含深情的说出肺腑之言,立马就被沐泽希一句快吃给瞬间打的烟消云散。

    凌惜新意阑珊的努努了嘴,可是看着纸袋中汁水浓郁的小笼包,刚才的一切瞬间烟消云散,咽了一口快要流出的口水,喜滋滋的吃了起来。

    还没吃完,车已经在公司楼下停下了,咕咚凌惜将最后一口小笼包依依不舍的灌进肚子,接过沐泽希向她递过来的纸巾,胡乱的擦拭了一把嘴上的油渍,解开安全带,抓起放在座位上的香包,打开车门,正准备冲出车时,手腕却被沐泽希给紧紧拽住了。

    凌惜一脸疑惑,将停留视线从拽着自己手腕的手移到沐泽希干净的脸庞,“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今天记得和你们老板请一天的假,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沐泽希温柔的嘱咐道。

    凌惜点了点头,将手腕移到自己胸前,低头看了一眼沐泽希手腕上的表,完蛋了,要迟到了,火烧眉毛迫在眉睫,凌惜甩开沐泽希拽着自己手腕的手,狂奔向公司。

    看着逃得比兔子还快的凌惜,沐泽希笑了起来,眼神中既有无奈也有宠溺,可是当熟悉的身影闯入他的视线,沐泽希的笑容瞬间凝固,眼神由宠溺变得空洞悲伤。

    凌惜极度的郁闷,不知道陈冲今天在搞什么鬼,明明下个星期才开始进入正轨的项目,陈冲非要提前到今天开始,董事长也不知道抽什么疯,居然任由陈冲胡闹,居然可以放心到将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交给他俩,该夸董事长为促进社会主义的发展以身作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是该说他人老了,脑子秀逗了。

    想到刚才董事长苦口婆心劝说她的模样,凌惜瞬间想哭,为什么非的是她啊!我要假期,我要男朋友啊!可是如果把这个项目谈下来了,那么她就会得到大把奖金还有一个星期的假日,还有成绩斐然的暑假实践证明,想想就觉得诱人。

    两者权衡利弊之下,凌惜顿时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鉴于此刻的情况异常的特殊,还是选择明天和陈冲到D市出差吧!沐泽希应该不会建议,毕竟他的女朋友可是新型社会主义国家的事业型女强人呢!

    给自己说出无数个值得宽慰的理由,凌惜深呼吸了一口气,拨通了沐泽希的电话,凌惜拿起放在桌上的便签纸,一鼓作气的将自己最初准备好的理由噼里啪啦的倒进手机,沐泽希放下正在处理的文件,无语的捏了捏眉心,“我知道了,好了,我这里有点事,就先挂了”

    手机传来的嘟声,嘎登凌惜的心发出一声巨响,我擦,挂我电话,难道生气了,不会吧!凌惜无语的将手机拿到眼前,脸上大写着纠结两字。

    完全忽略安静的站在门外将近二十分钟的陈冲,来来往往的员工自觉的陈冲周围的气压了好几度,此人现在处于即将爆发阶段,珍爱生命,退他三舍距离最妥。

    “啪嗒”文件和玻璃桌面的剧烈碰撞声吓得凌惜立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看着桌上被甩的散乱的文件,凌惜顿时无语,甚至想爆出口,可是一看到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的陈冲,凌惜一头雾水,“陈冲,你今天吃错药了,我惹你了吗,吓死人不偿命啊!”

    陈冲自动屏蔽凌惜的话,朝凌惜翻了一个大白眼,冷冷的回答道:“你说呢!违背公司的规定,在上班时间打电话,你这是在干嘛!是无视公司的规定吗”

    “我……”凌惜吐了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较为合理的借口,看着陈冲一副死人脸的模样,瞬间有一种想要提起50米大刀朝他挥过去的节奏,一想到他跪地求饶的画面,凌惜觉得特爽。

    “你……,你什么你,快点把产品的最新销售数据整理出来,同时把它相关的销售应对方案拟出来,明天好用,不做好,你今天就呆在着这里和衣而眠吧!”陈冲 轻哧了一声大步流星的走出办公室。

    凌惜被陈冲的毒舌,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你丫的怎么不去死,我的天,我他妈的当初真的是吓了眼才会看上你,伪君子,你给老娘我等着瞧,气死我了,老子的肺都快气炸了。

    凌惜轻轻的拍了拍气的上下快速起伏的胸,拿起刚才陈冲丢给她的资料,“刺啦”一声愤怒的将刚才被自己屁股踹的飞远的椅子,“腾”的一声一屁股压了下去,坐垫上朝她屁股发射来的强大弹力,让凌惜顿时汗颜,不由的为自己庆幸了起来,幸好这椅子够结实,不然今天她的屁股铁定开花,包中的钱估计也会长出一对洁白如雪的翅膀,不要脸的从她的包里潇洒的飞向别人的钱包。

    陈冲今天看来适合凌惜杠上了,以前无论凌惜做什么,陈冲或多或少会帮凌惜分担一点,凌惜也会帮陈冲分担一点,今天陈冲直接把他手中的任务也丢给了凌惜,理由是董事长还交给了他另外一些东西要明天出发之前交给他,而自己以前或多或少也帮过凌惜做一些事情,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所以这个伟大而又光荣的任务就全权委托给凌惜来解决,凌惜瞬间无语,有句话好像叫什么拿人手短,吃人最短,下午终于将数据和应对方案整理完成的凌惜皮笑肉不笑的接过陈冲交给她的文件,头顶燃烧着绿油油的火苗,幽怨的眼神仔细的研究起文件来,心中却早已将陈冲家的祖宗十八代骂得连方向都快早不到了。

    正在埋头处理紧急文件的沐泽希连续打了三个喷嚏,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点了,窗外繁星点点,偶尔会有清脆的虫鸣声飘进书房,抚平他烦躁不安的心。

    凌惜忙着检查文件内容,不知不觉也已经忘记了时间,公司加班的人看着沉迷于工作无法自拔的凌惜也没在和她打招呼,基本配合默契安静地离开了公司。

    终于和董事长确定好最后的企划方案的陈冲向董事长打了一个招呼,礼貌地退出了会议室,走到办公室门口,陈冲停住了脚步,透过玻璃窗,看着手中紧紧握着笔,倒在文件堆呼呼大睡的凌惜,陈冲感觉自己空了的心此刻已经被填满了,如果时间就在此刻停下来该多好啊!

    从会议室出来的陈豪驻足了脚步,嘴角微扬,步履稳健的走到陈冲的身旁,瞟了一眼趴在办公桌上呼呼大睡的凌惜,又转过头看了一眼,正一脸痴笑傻傻的盯着凌惜的陈冲,嘴角含笑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的拍了拍陈冲的肩膀,大步流星的离开。

    陈冲转身走到休息室取出闲置在休息室的凉被和枕头,蹑手蹑脚的回到办公室将凉被轻轻的搭在凌惜的背上,又小心翼翼的抽出压在凌惜头下的文件,将柔软的枕头缓慢的放在她的脑袋下,轻轻的将身旁的椅子端到凌惜对面坐下,继续处理起凌惜没有处理完的文件来。

    凌惜均匀绵长的呼吸声好似一首轻缓的音乐舒缓着陈冲疲惫的神经,凌惜剩下的文件并不多,不一会儿陈冲就将剩下的文件处理干净了。

    睡觉一直都不安分的凌惜和以前一样,整个身体随意的扭动起来,准备翻身。

    “哎呦”办公室传来一阵哀嚎声,陈冲哭笑不得的看着坐在地上,手扶着腰,泪眼旺旺的凌惜,他不过是去接杯水,还没接倒水,就听见了凌惜的哀嚎声。

    不过是翻个身,就可以摔的这么惨,凌惜欲哭无泪,真的也是够了,疼死老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