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3-15 12:46:15本章字数:3057字

    “还好吗?可以起来吗?”陈冲下蹲在凌惜身前问道,手中的手机也没闲置着,如果凌惜的情况不好,他立即拨打急救电话。

    凌惜闷哼了一声,手轻放在腰间揉了揉,不疼还好,看来没有什么问题,凌惜抓住陈冲的肩膀,将全身一半的支撑力压在陈冲的身上,蹭的一下从地上爬了了起来,随意的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扭了扭腰,转过身看着站在她身后的陈冲,扯着嘴角尴尬的笑着回答道:“没事”

    凌惜活蹦乱跳的模样,看来没有什么大问题,陈冲顿时松了一口气,拖过凌惜的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四点钟了,距离去机场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收拾一下吧!出去吃点东西,我们就去机场”

    凌惜点了点头,回到办公桌前打算将昨天做的那些文件,收拾一下,把一些没有弄完的带去飞机上处理,看到空空如也的桌面,凌惜皱了一下眉头,瞟了一眼正对面突然多出来的一叠文件,凌惜看了一眼背对着她正在收拾文件的陈冲,顿了一会儿,走到放置着文件的办公桌旁,随手翻看了一眼文件,没错,是她昨晚没有处理完的文件,看着文件上刚劲有力的自己,凌惜不觉的笑了,啧!还是有点人性嘛!看来陈冲将剩下的文件处理干净了。

    凌惜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文件认真的收拾起来,抱起一大叠文件走出办公室。

    看着凌惜搂着一大堆文件离开的背影,陈冲的眼眸变得黯淡起来,心底失落感油然而生,很快的收拾好心情,继续收拾今天所需要的文件来,凌惜给陈冲发了一个短信,说自己有一点事情要去处理,到时候机场会合。又给顾嘉发了个短信,叫顾嘉给她送一套衣服到华星宾馆。

    凌惜到离公司最近的华星宾馆开了一间房,沐浴,半个小时后,凌惜被门铃给闹醒了,拖着拖鞋走到门前,睡眼惺忪的打开门,熟悉的柠檬香味钻入鼻腔,凌惜顿时清醒了打扮,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人,回过神来,推进房间,哐当想要将房门关上,不为什么只是因为现在她的形象简直没有办法见人,宽松的睡衣,湿漉漉的头发,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憔悴的脸色。

    减肥之后的凌惜的力气也大大骤然减缩,哪里可以和力壮如牛的沐泽希抗衡,瞬间凌惜缴械投降,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看了一眼靠在门边,半眯着眼审视她的沐泽希。

    “呵呵….,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尴尬之后,凌惜咳了一声,仰头看着沐泽希笑着问道。

    沐泽希顿时无语,将提在手中的衣物递到凌惜身旁,凌惜接过沐泽希手中的口袋,更加疑惑的看着沐泽希,“是我妈妈叫你送衣服过来的吗?”,虽然是凌惜问出口的,可是凌惜打从心底也不会相信顾嘉会打电话叫沐泽希送衣服过来,糟了,难道是,凌惜条件反射的冲进房间,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机,翻看起历史记录来,真相就此揭开,凌惜顿时汗颜,知道自己不靠谱,却未曾想到自己会这么的不靠谱,短信都可以发错,妈妈和泽希字的差异如此大,怎么就给搞混了,凌惜转过头来看着站在她身后的沐泽希尴尬的笑了笑,手不由得捞起了后脑勺。

    沐泽希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看了一眼凌惜湿哒哒的头发,转身走到放着吹风机的柜子旁,拿起吹风机,插上电源,腾空的手放在风源,试探着温度,转过头看着凌惜,向她点了点头,示意让她过来。

    看着安静的为她试着温度的沐泽希,凌惜心底一阵酸涩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从小到大,她从来都没有被人如此细心的对待过,这种有人无微不至的照顾的感觉真好,沐泽希是一种毒,一旦服用了就无法在戒掉的毒,凌惜慢慢的走到沐泽希身边,站在他的胸前,眼睛紧紧的盯着沐泽希起伏有律的胸腔,如果在贴近一点就可以听见他的心跳声,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凌惜鬼使神差的慢慢靠近沐泽希,张开双臂紧紧的环住沐泽希肌肉分明的腰,耳朵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前,慢慢的垂下眼皮,紧紧的听着沐泽希起伏有律的心跳声,头顶温暖舒适的轻风吹拂于她的发梢,凌惜感觉自己被沐泽希带到一个微风轻拂的阳春三月,柳叶浮动,流水潺潺,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沐泽希对于凌惜的突然反应微微一愣,手中的吹风机也停在凌惜的头顶上,另一只腾空的手也就此定在了空中,但还是很快的适应了凌惜的突然反应,沐泽希抬起手腕,继续进行着手中的动作,沐泽希指尖缠绕与凌惜的发梢,就像接通了电源一般,电流从发梢快速的传遍全身,突然的身体反应,让凌惜有点适应不过来,背脊明显的绷了起来,凌惜快速的将缠绕着沐泽希腰的手收了回来,却不想沐泽希如猎豹般反应敏捷的速度,迅速的抓住凌惜刚解开的手,凌惜微微一愣,抬起头来,用黑如深潭的瞳孔将沐泽希干净俊美的脸紧紧的罩住,渐渐的瞳孔中的面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紊乱的雄性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间,她的唇也被柔嫩冰凉的唇瓣紧紧的封住,带有攻击性的舌撬开她的贝齿滚入她的口腔。

    ……

    意乱情迷,凌惜被沐泽希腾空抱起,大步流星的朝床边走去,嘴上的战争也没有结束,将凌惜轻放在床上,沐泽希欺身而下。

    ……..

    熟悉的手机铃声打破空气中的暧昧,正要进行下一步动作,凌惜顿时脑袋清醒,糟了要出差,凌惜推开沐泽希,从床上跳了下来,胡乱的将浴袍拉上,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来不及解释了,凌惜蹬蹬的拿起沐泽希刚才送来的衣服冲到卫生间换上,随手抓了一下头发,来不及管坐在床边已经抑郁的怀疑人生的沐泽希了,凌惜走到房门,突然想起什么事似的,又倒会房间,走到沐泽希身旁,有点好笑又有点心疼的看着正幽幽的盯着她的沐泽希,可是能怎么办,要出差啊!

    “怎么了”看着欲言又止的凌惜,沐泽希整理了一下衣物,努力的说服自己郁闷之极的心情,郁闷的问道。

    “泽希,送我去机场,好不好”凌惜拉起沐泽希的手,可怜兮兮的游说道。

    沐泽希无奈的捏了捏眉心,不管她干什么,好像都无法真正生她的气,哎!沐泽希起身牵起凌惜的手,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陈冲因为凌惜迟迟没有出现,心急如焚,气的差点将撕票,如果十分钟之内还没有出现,那么她这个月的工资就别想得到了,他还从来没有发现凌惜居然是这样的人。

    终于到达机场了,凌惜抓起包,健步如飞的冲下了车,一刻都不敢歇息的冲进机场,一眼抓住头顶冒着三丈火的陈冲,凌惜吭哧吭哧的跑到她身边,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陈冲瞟了一眼凌惜,准备教训她一顿,话还未说出口,视线却最先抛出给了他重重的一击,陈冲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的稳住自己,大步留心的朝里面走去,对陈冲的反应,凌惜见怪不怪,因为不在乎,所以压根就不会在乎他。

    飞机上,陈冲一声不吭,紧闭着双眸,一刻都不想看到凌惜,见凌惜就像见瘟神一般,让凌惜有点郁闷,下飞机,陈冲径自走到商店,毫不犹豫的买了一根白色的丝巾,走出商店,瞟了一眼凌惜,就将丝巾胡乱的缠在凌惜的脖子上,缠好之后,陈冲冷着脸拖着凌惜大步流星朝外走去。

    凌惜感觉自己成了陈冲的一条狗,脖子上的丝巾就是他缠的狗链,凌惜顿时有点恼,脑子一股火蹭蹭的蹭上头顶,霎时使出浑身力气重重甩开陈冲的手,愤怒的看着他,差点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起来。

    凌惜的反应让陈冲也火了,不管了,爱咋咋地,走丢了也不甘老子的事,陈冲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可是刚走几步,陈冲又止住了脚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陈冲的眉头微蹙,心一横,又倒回到凌惜身旁,手紧紧挽着凌惜的脖子,拖着她继续朝酒店走去,凌惜费力的想要挣脱陈冲的手,无奈脖子被手臂紧紧的卡住,根本取不出来,就这样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走到酒店,回到酒店,陈冲将凌惜的房卡扔给了她,径自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凌惜死死的瞪着陈冲离去的背影,气愤的扯了扯紧紧锁在她脖子上的丝巾,愤愤不平的朝房间走去,取下丝巾,凌惜鞠了一捧清水撒在脸上,抬头用纸巾将脸上多余的水滴吸干,脖上晃眼红色印记,让凌惜顿时汗颜,想到那时旖旎的画面,凌惜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白色的丝巾,原来如此,凌惜心底升起一丝抱歉,何时她和陈冲成了这般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