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3-16 17:11:11本章字数:3480字

    陈冲是揣在一股火气回到房间的,打开房门,“啪”的一声赤金色的房卡和玻璃桌面碰撞出清脆的声音,径直走到浴室淋浴,他需要通过淋浴让自己冷静下来,只要一想到凌惜离开办公室后,发生的事情,他就恨不得打人,嫉妒这根猖獗的藤蔓疯狂的缠绕着他的心,即便是冰冷的水倾入他的皮肤,寒气包裹着他的心也无法克制燥热不安和疯狂嫉妒,这一刻他开始讨厌自己也讨厌凌惜更加讨厌沐泽希,越想越气,“砰”拳头狠狠的砸在墙上,发出一阵可笑的巨响,不过是可怜的肉体不自量力地挣扎而已,他不过是一个还没有成熟的孩子而已,他以为凌惜会一直等着他,却没有想到当自己回过头来时,凌惜早已经走了出来,朝属于她自己的方向越走越远,从凌惜发现他的秘密那一刻,注定他们再也无法回到过去。

    凌惜收拾干净之后,就来到陈冲房间门口,抬起的手指静静的僵在门铃上端,犹豫了几分钟,凌惜深呼吸了一口气,给了自己充足的理由之后,凌惜按响了门铃,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迟迟没有等来陈冲开门,凌惜皱了一下眉头,揣测陈冲应该先离开了,应该是,凌惜自顾自的给了自己答案,迈开脚步朝房间走去,回房间的路上,一个不好的念头突然从自己的脑袋里蹦了出来,心脏也跟随着自己的答案跳的越来越快,脚底的步子变得越来越快,最后直接变成狂奔,凌惜跑到前台,找到前台服务人员要到陈冲房间的备用钥匙,一大波人朝陈冲的房间赶去,在凌惜的催促下,工作人员很快的打开房门,凌惜冲进陈冲的房间,来到卧室,凌惜的心猛然一颤,果然如此,凌惜努力的平稳住自己的心,快步走到陈冲的身边,轻碰了一下陈冲的额头,炽热如火,陈冲的面色潮红,嘴唇干涩发白,凌惜走到客厅随手抓了一个工作人员,告诉她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快步走出房间,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将凌惜所需要的东西拿了回来,凌惜谢过工作人员后,提着医药箱走回卧室,扒拉下附在陈冲身体上的浴袍,将温度计熟练的放在陈冲的胳肢窝下,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那动作,那粗狂的扒衣服的动作,简直就是老夫老妻的模板。旁边的工作人员将陈冲刚才裸露在空气中健硕有型的上腹一览于目,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不由的别过脸,但眼珠却为离开陈冲的身体,凌惜瞟了一眼身旁的人,嘴角微扬,脑海中蹦出了一句话,女人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挺诚实的嘛!

    凌惜又回过头来,看着昏睡的陈冲,不由得眉头微蹙,取下温度计,一看度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发烧了,而且还不低,奇怪!怎么发烧了呢!

    和客户约定的时间是下午四点,一旦错过这个机会,这笔单子就会被黄掉,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陈冲又出现了这种情况,凌惜果断的掏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将剩下的事交给和她一同待在房间的服务人员,凌惜走到客房,扫了一圈站在客厅的服务员,有个男工作人员,凌惜径自走到他跟前,仰头看着他,把她的想法和服务员说完之后,服务员点了点头,依照凌惜的叮嘱给陈冲换好衣服,凌惜将陈冲安排妥当之后,拿起策划案,就赶往华冠酒店。

    时间不早不晚,凌惜在约定的时间之内赶到了华冠大酒店,被服务人员带到VIP包间门口,凌惜整理了一下头发,深呼吸了一口气,打开门,面目含笑的走进包间。

    “薛总,您好,我是…..”还未介绍完,就直接被切断了。

    “切入正题,我五点的飞机,你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自己把握”男人双手交握大拇指放在眉间,冷冷的说道。

    十五分钟够了,凌惜也不再客气,大胆的扫视了一遍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小麦肤色,五官刚毅冷峻,黑色的衬衫,整个人投射着高傲冷峻的味道。看来这人不好说话,凌惜决定赌一次,凌惜抽出椅子,坐下,将文件递到男人的身旁,男人修长的手指周旋在文件中,随意的翻了一遍,又漫不经心的合上文件,“还有十分钟”

    凌惜没有在做过多的逗留,直接切入正题,将产品的主打人群,和创新特点等等三句结合成两句,抓重点,条理清晰的说了出来。

    “很好,可是新生事物生命力都很脆弱,你是何来的自信,居然会如此自信的相信你们的产品一定可以在这日益变化的商场立足脚跟”男人冷冷的问道。

    “质量,利益”凌惜盯着男人的眼睛字正腔圆的说道。

    男人冷笑了一下,抓起椅子上的公文包,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时间以到,他没必要和一个活在温室里的小毛孩浪费时间,凌惜追了出去,因为她还没有说完,可是男人始终没有停下脚步,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凌惜,看着缓缓合上的电梯门和寒如冰山的眸子,凌惜的心抽痛着,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中来回的打转,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狠狠的打击,脑子里浮现出沐泽希说的那一句话,“凌惜你把一切都想的太过于简单了”,简单吗?不简单啊!我不能就这样,绝对不能这样,想要证明自己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凌惜将文件紧紧的搂着朝楼梯口快步跑去,她一定要让顾总签下这份合同,凌惜撒腿跑下楼梯,终于跑到酒店门口时,顾总已经开车绝尘而去,完蛋了,这份合同还是被自己给毁了,凌惜失望的垂下了手臂,文件飘飘洒洒的落在地上,汽车从她身边开过,文件乘风而起。

    伤心之后,就该轮到收拾心情,想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凌惜叹了一口气,弯下腰将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收拾整理起来,放进文件夹中,大步流星的朝医院走去。

    凌惜达到医院时,陈冲已经清醒,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输液,看着一脸丧的凌惜慢慢的走进医院,陈冲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冷冷的问道:“怎么样”

    凌惜摊开双手,耸了一下肩膀,陈冲垂下来头,心情瞬间跌落谷底,这个合同是他从父亲哪里争取过来的,果然他们还是搞砸了,凌惜走到陈冲的病床旁,仰头看了一下陈冲正在输的药水,她不知道该怎么和陈冲说,她知道这份合同对陈冲意味这什么,可是她还是把这件事给搞砸了,现在她只想回到老爸的身边,至少老爸或多或少会给她一些有用的意见。

    陈冲默不作声,看了一眼窗外生意盎然的树木,房间的空气就这样凝结了。

    确认陈冲没有多大的问题之后,凌惜帮陈冲办理了出院手术,回A市的飞机上,两人一声不吭,毕竟说的再多也没多大的用。

    转眼就到了公司门口,陈冲和凌惜互相对视了一下,不由的相似而笑,看来两人想到一起去了,两人齐头并进到总经理办公室将关于合同的一些问题和盘托出,总经理走到他俩身边拍了拍他俩的肩膀,和缓的说道:“没事,别太计较,总结经验…….”

    凌惜背脊一僵,她没有想到上层居然会这么宽容,难道是因为陈冲是他们老板的儿子吗?

    后来凌惜才知道这笔订单公司其实早就放弃了,只不过是陈冲非要硬撑说自己一定会将这笔订单拿到手,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陈冲付出全部心血的订单,却因为自己发高烧就这样被放弃了,凌惜和陈冲两人倔脾气一上来谁都挡不了,两人都想有一个完美的开端,从两人相视而笑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达成了一致的意见,那就是在这个暑假结尾之前一定要将这个订单拿到手。

    可是天不遂人愿,有些事不是你想怎样就可以怎样的,凌惜和陈冲两人使出浑身解数都没有得到顾总的一个答案,离职那天,两人心灰意冷,对自己的能力也开始怀疑起来。

    在家呆了两天,凌惜每天都过的恍恍惚惚,以至于顾嘉还以为沐泽希欺负了凌惜,当晚就打电话给沐泽希兴师问罪,沐泽希极其郁闷,只从那天之后,凌惜每天都在忙,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每次和她打电话,最多五分钟,加上临近毕业手上的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多,两人从每天几分钟的电话,直接变成了零个电话,他该说什么,他又可以说什么。

    凌惜回到学校之后,也没有在主动联系沐泽希,每天都忙着泡图书馆,参加各种各样的论坛,以及到各种各样的公司去学习,至于她之前说想的参加大学生创新创业的项目也就此罢休了,因为现在她潜意识中都会告诉自己,别太骄傲,你什么都不是。

    沐泽希依然步入了大四的阶段,也进入了人生中的有一大选择的十字路口,每天忙着公司的事情还有写论文,等等各种各样的事。

    就此一对情侣就这样朝夕都不相见,凌惜是从章教授的口中听到沐泽希近期的消息的,沐泽希获得的了哥大的录取通知书,凌惜懵了,她虽然知道沐泽希很优秀,却没想到竟然会如此的休息,晚上凌惜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想一下近期自己的情况,她惊讶的发现,她和沐泽希之间居然已经有三个多月都没有见面了,为什么他不打电话给我呢!为什么收到哥大的录取通知书不告诉她呢!凌惜的心底变得慌乱起来,她突然有点害怕,凌惜立马从床上翻了起来,走到书桌旁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看着那熟悉的名字,凌惜的指尖僵在手机屏幕上空,心底变得犹豫起来,长时间没有打电话,现在突然打电话,该怎么和他说,脑袋突然蹦出来一个穿衣服的小人,嫌弃的看着她,手指指着她的鼻子,嫌弃的说道:“你也不看看你,你这个样子怎么配的上他”

    凌惜被这个小人说的话吓了一跳,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突然升起这种想法,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这一刻她突然有个想法,如果沐泽希不去哥大读研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