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更新时间:2018-03-17 23:07:18本章字数:3469字

    心底百般纠结,许多话从心底喷涌而出,却止于指尖,最后凌惜放下手机,又重新躺回床上。

    今晚的月色格外的撩人,沐泽希双手揣在裤兜中,仰头看着窗外皎洁的弯月。书桌上摆放着敞开的录取通知书,脑子里分解着三三两两个棘手的问题,这一刻他又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是去是留,如果选择去哥大读书,那么他将无暇顾及公司的一切事情,可是放弃这个机会,又将意味着他的人生会失去更多的可能性,还有凌惜,凌惜会等他吗?人生过往,来去无常,环环紧扣。

    沐泽希轻叹了一口气,将窗帘合上,转身回到了卧室,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通讯录,看着那熟悉的名字,沐泽希再次陷入了沉思。

    这一夜两人都辗转反侧,清晨拉开窗帘,第一抹晨曦依赖在沐泽希的身上,那一刻的宁静和温柔让沐泽希豁然开朗,这一刻他随着自己的心,做出了一直困扰着他的心的决定。

    凌惜得到沐泽希的短信,是在下课的时候,凌惜快速的收拾好东西,朝沐泽希约定的地方狂奔而出,到达咖啡馆门口,凌惜止住了脚步,她没有立刻进入咖啡馆,而是错过咖啡管门口,忐忑不安的走到落地窗边,透过窗口,凌惜小心翼翼的朝里面望去。

    咖啡馆内沐泽希的一只手慵懒的放在桌上,放在手旁边的咖啡杯,冒着湿热的热气,沐泽希闲散的靠在沙发上,眼睛紧紧的盯着手机屏幕,握着手机的手指时不时的轻滑着手机屏幕。

    凌惜轻咬着嘴皮,双手时不时的在白色的棉质布料上划一下,她的脚仿佛被粘在水泥地上一样,无法挪动脚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凌惜慌乱的放下一个书包肩带,从里面翻出手机,指尖颤抖着点开,接通了沐泽希的电话。

    凌惜说自己还有几分钟就到了,沐泽希闷哼了一声,挂断电话后,凌惜喘了一口气,转过身,凌惜顿斯呆了,“哐当”手机从手中滑落和大地来了一次最激烈的亲密,凌惜回过神来,立马俯身将摔在地上的手机捡起,来回翻看一下,滑动了一下功能键,还好没有出什么问题,凌惜缓过一口气,抬起头来时,沐泽希已经站在她跟前,俯看着头,眼神中流露出疑惑不解。

    凌惜仰头看着沐泽希,扯着嘴皮尴尬的笑着,手不自觉的放在后脑勺捞了起来,相处了这么久,沐泽希发现凌惜每次尴尬的时候,就会把手放在后脑勺,时不时的捞一下,想到这里沐泽希无奈的笑了,手指放在凌惜的额前,“啪”不偏不倚正中额中。

    额头突然被人弹了一下,凌惜条件反射的将放在后脑勺的手收回放在额前。一脸囧样的看着沐泽希,看着凌惜呆呆的模样,沐泽希勾起嘴角笑了,想到会有好长一段时间都看不见这个丫头,心中的失落慢慢的盖住了他的喜悦。

    紧紧的拽着凌惜的手,带着她慢慢的走回咖啡店,凌惜就这样亦步亦趋的跟着沐泽希。

    沐泽希给凌惜点了一杯红枣牛奶,凌惜看着眼前这被枣香浓郁的奶,渐渐的入了迷,雾气氤氲,凌惜似乎相通了什么,她端起温热的牛奶喝了一大口,扯出一张纸将附在唇上的奶液擦拭掉,抬起头,笑看着沐泽希说道:“说吧!你的决定,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只要你觉得值得就行”

    沐泽希微微一怔,看着满脸通红的凌惜,沐泽希有点失神,这一刻他又开始怀疑他所做的决定是对或者是错,他怕当他回来的时候,凌惜却不在了。可是如果他放弃了这个机会,他又会抱憾终生。

    就这样他楞在哪儿,她笑着看着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杯中的温热的饮品也渐渐的凉了。

    “怎么了”沐泽希迟迟没有开口,凌惜的心变得越来越焦躁不安,最后凌惜实在憋不住了,忐忑不安的问道。

    沐泽希回过神来,勾起唇角,摇了摇头,让服务员重新换了两杯温热的饮品,端起杯子,轻啄了一口后,扯出一张纸将残留在嘴角的液体擦拭掉,抬起头来,将凌惜的脸扫视了一遍,轻吐了一口气,“凌惜,我收到了哥大的offer”

    凌惜笑了,心底却变得异常的怪异,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嗯,所以你现在的决定呢!”

    “凌惜可以等我吗?”沐泽希紧盯着凌惜的眼眸缓缓的说道,他不想错过凌惜身上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

    凌惜微吐了一口气,心底突然放松了起来,现在她知道了刚才自己怪异的心情是因为什么,只要他不和她说分手就好,至于等几年那又算的了什么呢!就让我们在这几年沉浸成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吧!“好,我等你”,说完,凌惜看着沐泽希笑了起来,迷人的酒窝让紧致的脸蛋变得越发的迷人,沐泽希也笑了,窗外碧云蓝天,晴空万里,这一刻他们将迈入一个新的台阶,距离他们的理想也变得更近一步。

    沐泽希将公司的事情全全委托给张扬和黄简,公司对于他而言,是一个成长的历练,这几年的辛勤奋做,公司也步入正轨,对他而言,他的目的依然达到,现在他还需要学习,如果他想要走的更远更稳的话!对于弟弟沐泽望,沐泽希已经释然,既然沐泽望现在的生活过的很好,那就不必要去扰乱他的生活,就这样平静的生活下去,在远处看着他幸福快乐就好,这也是他当时想要找到沐泽望的初衷。

    沐泽希走的时候,凌惜没有去送他,理由是凌惜要靠英语六级,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都考了两次了,居然还没过,每次都是擦边球,你说相差十分倒还好,关键是连着两次考试都只相差一分两分,就一个选择题而已啊!老天爷要不要这么整她,就让她过了不就好了,非要这么的折腾她,坐在考场的凌惜这一刻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如果这一次六级还考不过的话,打死她她也不要在考了,谁还没有一个脾气怎么的!

    只是她的威胁,对老天爷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分数出来的那天晚上,凌惜就差没有烧香拜祖师爷了,怀着虔诚的心,将手里里外外洗了好多遍,心中将如来佛祖各路的大罗神仙统统拜了一遍,最后输入自己的准考证号和密码,凌惜心底异常激动的睁开了眼皮,瞬间十月飞霜,五雷轰顶,没过,还是没过,这次真的凑齐一二三了,沐泽希的越洋电话打过来时,凌惜摸了一把眼泪,哭唧唧的告诉沐泽希这次的六级又考砸了,看着可怜兮兮的凌惜,沐泽希还是没有忍住,扑哧一声哈哈大笑起来,走过的黎利觉得自己看见了两个不同的画面感,一个头顶一片乌云哭唧唧的惆怅这人生,另一个则头顶一片艳阳嘴角都快笑裂了,横批找死,又先见之明的黎利立刻远离了战场,果然还未超过三分钟,“啪嗒”一声凌惜面前的电脑瞬间黑屏,凌惜幽幽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打开书柜,抽出备战英语六级的资料,放在书桌上,走到鞋柜旁换好鞋子,抱着一沓英语试卷蹋蹋的朝图书馆走去,黎利感慨道,女人心海底针啊!也不知道是谁当时说这一次考不过,打死也不再考了。

    一年一度的六级成绩再一次公布于众,凌惜依然对英语六级失去了信心,和室友吃完火锅之后,回到寝室洗了一个热水澡,凌惜躺在床上,兴致缺缺的将自己的考试信息输入进查询系统,看着那慢悠悠的网速拖着那蓝色的圈圈转啊转,凌惜顿时来了瞌睡,静静的阖上了眼皮,不知不觉凌惜陷入了深睡眠状态,最后凌惜是被沐泽希的电话给吵醒的,凌惜睡眼惺忪的接着沐泽希的电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不知沐泽希说了什么,凌惜如同吃了兴奋记一般,睡意立马全无,吭哧吭哧的爬下床,拖着拖鞋冲到电脑旁,打开电脑,联网,输入网页,输入准考证号,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凌惜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网友,双手交握着,终于蜗牛龟速的将她所需要看到的数字托了出来,看着分数凌惜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一看没错,真的没错,凌惜兴奋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她的英语六级终于过了,而且分数还不低,苍天不负苦心人啊!凌惜仰天长啸道,久逢难得一喜讯,凌惜小手一挥,带着寝室的一大波人浩浩荡荡的冲向火锅店,饭毕,凌惜才鼓起的钱包,瞬间瘪了下来,得,剩下的日子有的捏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凌惜经常怀疑她是不是凌侯亲生的娃子,凌侯的工资并不低,好歹也是一个妥妥当当的公司头号人物,可是她每个月的生活费却少的可怜,顾嘉对钱把控的异常的严格,每次凌惜要买什么东西,都的报备,这一系列的管束有时还真的让凌惜挺郁闷的,直到后来凌惜才明白爸爸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他们所隔空抽出来的钱都以凌惜的名义捐给了红十字会和孤儿院这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地方,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想多帮凌惜积以点德,想让凌惜平平安安的长大快乐的生活,年幼的凌惜三天两头就生病,好几次都是从鬼门关抢过来的,毕竟是自己的崽子,有那个父母愿意看着自己的崽子受苦或者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他们,于是他们使尽浑身解数只要对凌惜有好处的都会去做,当看见那一个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因为他们微不足道的关心和帮助变得开朗起来时,他们就像是吸了大麻一般直接上瘾了,所以凌惜的生活质量骤然降低,生活费也只定量给,一旦用光了,就自生自灭吧!经过凌惜的推理证明,她是顾嘉和凌侯的亲崽子,可是却不是唯一的一个,顾嘉和凌侯的小崽子估计的有几十个,她这个出生在超生游击队的孩子还是做一个自立自强的中国好少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