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3-18 20:40:27本章字数:3279字

    勒紧裤腰带,坚决不问父母要钱,实在不行这个月就去做兼职吧!这样想来,凌惜豁然开朗,隐隐约约还有一点自豪感,回到寝室后,凌惜把吃火锅花的钱用计算机敲了出来,估算了一下存在自己身上的全部资金,又跑到衣柜中翻出近期自己穿过的衣服,倒腾了起来,凌惜有个习惯就是喜欢乱放钱,所以只要她以缺钱了,就会倒腾衣柜中的衣服,将衣服里里外外收拾个遍,保证收拾出一千都块钱没有多大的问题,且看此刻凌惜的手上又多了一把花花绿绿的钱,将衣服挨个整理回衣柜,盘腿坐在床上,一副小财迷的模样数起了放在床上的一堆纸币,数到最后,凌惜的嘴都笑开花了,发财了,发财了,干瘪的钱包,一个小时之内又鼓了起来,品尝到如此甜头,瞬间助长了凌惜的此等风气,以至于几年之后凌惜的如此恶习让某人头疼不已。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转眼就快毕业了,凌惜在大二暑假时就给凌侯还有顾嘉打了预防针,叫他们不要干涉她毕业之后的选择,凌惜找了一大堆理由,噼里啪啦的倒给凌侯,最后凌侯缴械投降,就此打死也不想给凌惜灌输考研究生的思想了,没有凌侯在自己耳边成天的叨叨,凌惜倒是过的随心所欲,做每件事寻找实习单位,凌惜都是从自己以后的职业规划进行的,拍毕业照前一天晚上,凌惜给沐泽希打了一个电话,沐泽希正跟着导师进行一项数据研究,手机没有带着身上,沐泽希没有接电话,上一秒还飞在天上的心下一秒迅速跌入谷底,凌惜有些失望的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了书桌上,拉开椅子坐下,扳着手指数了数,顿时心如同被放在冰天雪地中,拔凉拔凉的,自从沐泽希到哥大读书之后,他们之间通话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从以前的一个星期两次到一次最后到半个月一次,现在直接演变为一个月甚至几个月一次,而且每次通话的时间也骤然减缩,果然异地恋要分手的结局在她身上也逃不掉啊!想到这里凌惜的心已经沉入深潭,凌惜看着冰凉的手机,凌惜的鼻子微微泛酸,努了努嘴,要毕业了都不知道给我打一个电话,每次都要我给你打,到底想怎样嘛!老娘也是有骨气的人,确定自己是有骨气的人后,凌惜蹭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收拾了一下,提起书包就朝实习公司赶去,因为明天要拍毕业照,下午领导特意给凌惜提前放假,此刻凌惜突然出现在公司,到把领导吓了一跳,凌惜挠着后脖颈,满脸堆笑的走到胡叔叔的身旁含糊的解释道。

    看来这娃还是挺懂事的嘛!胡自意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手头上的一些细碎的事情交代给凌惜之后,就去处理其他的事物了。

    凌惜沉浸于工作,将最初带进公司的烦心事情抛诸于脑后,倒也得到了短暂的悠然自在,沐泽希将手头上的事情结束之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公寓,洗漱完成后,沐泽希走进书房,取下已经充好电的手机,打开手机,发现有六个凌惜的未接来电,沐泽希的心猛然一颤,抬头看了一眼书桌上的日历,沐泽希眉头微蹙,将手中的毛巾随手放在书桌上,抽出椅子,坐下,将电话回拨过去。

    凌惜一心只想将手头上胡叔叔交给她的任务完成,直接把手机调成静音状态,伏案工作,忘记了时间,窗外已是灯火通明,办公室已是人去楼空。

    紧赶慢赶凌惜总算把胡叔叔交给她的工作完成了,抬头扭了扭长时间处于伏案状态下已经变得僵硬的脖子,起身上厕所,“哐当”一声,凌惜瞬间傻了,手机掉进马桶了,“哗啦”听这是来自一个蠢货少女心碎的声音,凌惜一脸茫然的回到办公室,借用办公室的电话拨通了维修人的电话,听着修理人郁闷的声音,凌惜顿时汗颜,自动脑补出正在甜美睡梦中的修理工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自己的手机掉进抽水马桶中,希望他可以尽快赶过来帮忙取一下郁闷到极致的表情,很不幸的是,凌惜被拒绝了,凌惜一脸囧样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听筒,心头一万匹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

    自动脑补着明天办公室内,水满金山的画面,凌惜脑袋瞬间挂起了三根黑线,为了办公室的和平,也为自己可以顺利的结束实习生涯,凌惜立马撸起袖子,一脸决绝的冲向了卫生间。

    张扬赶到华梵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时候,凌惜好似经历了人生一大浩劫一样,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拼命的搓着自己的手,卫生间内也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味道,张扬眉头微蹙,捏着鼻子退出了卫生间,坐在凌惜办公的地方,给沐泽希报了一个平安之后,大长腿交叠在凌惜的办公桌上,双手环胸,阖着眼皮休息着。

    看着自己位置上突然多了一个男人,凌惜吓了一跳,慢慢的朝他靠近,发现是张扬闲散的躺在她的椅子上,凌惜戒备的心松懈下来,他为什么回来这里,凌惜疑惑的思考到,最后凌惜在距离张扬一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现在任何人站在她面前,她都不要和他靠近,她怕自己身上还残留着那股让她终身难忘的味道,“张扬,你怎么回来这里”,凌惜好奇的问道。

    张扬收回放在凌惜办公桌上的大长腿,转过头看了一眼距离他一米开外的凌惜,闲散的说道:“你老公叫我来的,不然你以为呢!”

    老公,这两个字的音调格外的诱人,凌惜的脸瞬间有粉红色变成血红色而且这片血红色波及的范围还挺广的,直接蔓延到脖颈处,心脏失去了规律彭彭节奏跳动的异常的剧烈,凌惜瞬间哑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心底如同被泡在蜜罐中一般,甜滋滋的。

    张扬也不再说什么,看着那时的景象,也大致知道凌惜又干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蠢事了,和凌惜相处了也不下两年了,这个女孩该说什么好呢!说她蠢吧!对待工作却一点也不含糊,处理紧急事情的能力仅次于他吧!可是要说她聪明吧!那简直是侮辱了聪明这两个字,什么蠢事都可以做出来,也不知道沐泽希喜欢她哪一点,反正她是没有办法入他的眼的。

    “看到你没出什么事,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你呢!记得给你老公打个电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张扬一跃而起,嫌弃的躲开凌惜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他可不打算送凌惜回学校,毕竟他的车可是新买的。

    看着张扬一副大爷模样嫌弃的从她身边躲过,凌惜的心就像是被猫抓了一般,极其不爽,牙齿瞬间处于激烈战斗的状态,和张扬对着干,在沐泽希去美国之后,已然变成了凌惜的乐趣,看着他心情不爽的模样,她就开兴,“切”嫌弃我是吧!没事你只管嫌弃就好,反正我开心就好,凌惜抓起放在办公桌上的书包,朝张扬狂奔而去。

    凌惜以离箭之速冲进张扬的车内,看着后座突然冒出来的脑袋,张扬瞬间暴走,眼睛鼓的比铜锣还要大,展开的嘴巴近乎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了,看着极具戏剧化的脸谱,凌惜顿时乐开了花,来啊!叫你嫌弃我,忘恩负义的家伙,叫老娘帮你追苏捷的时候就像孙子一样,帮你追到苏捷,就把你亲妈跑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世界上居然会有你这样的人,老娘我当年猪油蒙心了,才会手欠的帮你追苏捷。

    看着凌惜得瑟的模样,张扬瞬间想抽她,不爽,心底一万个不爽,一想到苏捷那暴脾气,张扬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居然瞒着他,居然把他推进火坑,如果她早点告诉他苏捷的脾气比爆竹还要爆的话,打死他,他也不要去招惹她,一想到这些事情,他心口就堵的慌。

    “嘿,张扬,现在已经是晚上12点了,为了世界的和平,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我刚才呢!和泽希说了,说你亲自送我回寝室呢!他可为我高兴了”凌惜轻拍了一下张扬的肩膀,狡黠的说道。

    一群乌鸦从张扬的脑袋压过,张扬剜了凌惜一眼,脸就像刚吃了狗屎一般臭的要命,嫌弃的用手掸了一下凌惜刚才轻拍的地方,真想把她给甩出去,算了就卖个沐泽希一个面子吧!谁让沐泽希是他兄弟呢!他这人吧!浑身上下都是优点,可是最让他自豪的就是他对兄弟好啊!好到可以掏心掏肺的地步,死丫头,别太得瑟!看吧!别让我抓到你的痛脚,到时候整死你,呵!看你还得瑟到几时。

    回到寝室后,凌惜借用黎利的电话给沐泽希打了一个电话,听到凌惜安然无恙的声音,沐泽希顿时松了一口气,得知凌惜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之后,沐泽希顿时汗颜,可是一想到凌惜抓狂的有趣模样,他还是不仁道哈哈大笑起来。听着沐泽希爽朗的笑声,凌惜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尖正一滴一滴的滴血,论男朋友的有何用处,凌惜算是深深的体会到了,男朋友的用处就是用来嘲笑你,给你心口添堵的,凌惜愤愤不平的摁断了电话,叫你笑,叫你不给我打电话,叫你无视我的存在。

    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沐泽希嘴角含笑,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这几天压积的抑郁此刻依然烟消云散,心情大好,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毕业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啊!明天该拍毕业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