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t.1第十八次

    更新时间:2018-01-01 15:24:18本章字数:3050字

    二十六岁的我已经处在了老青年的行列,如果这一切顺利,我想现在是应该有一个自己的家庭和一个宝宝,再幸运一点的话还能添个二胎什么的,可惜的是那些过去的时间全都让我蹉跎掉,现在的我还是一事无成,烦恼就像头上的青丝一样数不尽。

    到了这个年龄最着急的当属父母,我也很不幸被逼成了相亲大军中的一员,还是屡战屡败的那种,在成都这样一座高度繁华和高消费的城市里,没有点资本就想妄谈恋爱,那和痴人说梦一样没什么区别。

    我们没有办法去怪谁物质,到了现在这个年龄阶段在相亲的时候谈感情应该是最愚蠢的,我们已经过了青年的黄金时期,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给我们培养感情,所以物质变成了相亲婚姻最后的保障。

    今天晚上我还是像过去的几次一样,下班后赶回家匆匆收拾了一下自己便赶来相亲了,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这是我一年多里的第十八次相亲,前面的十七次全都折戟沉沙,所以对于今天的相亲我并没有报什么期望,因为我太清楚我自己了!

    多次的相亲已经使我厌烦,开始的时候还能保持热情,到了现在也是越来越随意。换上一身休闲西装,修理掉有几天没有打理的胡须,穿上一双稍稍有些旧了的皮鞋带着小花猫,顾不上父母的唠叨就赶紧出了门。别误会,小花猫它不是猫,而是一只纯种的金毛,小花猫是我给它起的名字,从我收养它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它已经完全认可了我,这会正因为可以出门溜圈而开心不已。

    出去相亲带条狗,估计我快要成了相亲界一大奇葩了吧,看着小花猫玩的开心我也不在意,相亲不成就当是出门遛狗了。

    相亲的地点是在王子咖啡,晚上加了一会班,现在已经过了饭点,咖啡店似乎成了不错的选择,赶在离约定时间最后三分钟的时候才带着小花猫到了王子咖啡店的门口,到了门口之后我将小花猫托付给了店里的一个工作人员帮忙照看,多次的套路小花猫已经知道我要干什么了,所以在看见我离开之后也没有发出那种低沉的呜呜声表示自己的不舍,只是乖乖的趴在了地上看着我。

    我的相亲对象叫做顾贝贝,据说是传媒大学毕业的,现在在做一个电台的主持,牵线的人一直跟我说对方多么多么优秀,多么多么漂亮,手里捏着的她的照片也证实了这一点,我开始拿着照片在这边找了起来,没有多久就看见了一个和照片上身影相符的人,她的坐姿正面对着我,不过脸却朝着窗外,所以没能第一时间发现我,我把照片收了起来快步走到她的对面然后坐了下来。

    我的动静让她回过神来,等她把头转过来之后我才有机会好好打量她,第一眼就是不错,柳叶眉,虽然是单眼皮但眼睛还是很大很亮,还有卧蚕,肤白貌美大长腿前两个都已经坐实,至于大长腿这个问题我就不太清楚了,她坐着我看不出来。

    “不好意思,来的有点晚了,你就是顾贝贝对吧?”落座后我带着点笑意说道,然后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来了信息提示,我拿出来看了一眼,是齐思发过来的,他说他要给我出招,把我的相亲记录定格在第十八次,我权当他是开玩笑了,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还没有解决还妄想指导我,所以我只是看了一眼便退了出来,然后把手机放在了一旁专心的相亲。

    “没有,时间刚刚好,你就是青诗对吧?”她也很有礼貌的回以一个笑容,然后互相确认身份,在这之前我都已经实战了十七次了,所以熟悉的不得了。

    “我待会还有事情,所以咱们就不多聊了,直接进入主题吧。”在确认过身份之后我正在脑海中找着话题,顾贝贝却在我之前开口了,凭借之前的相亲经验告诉我,她是不太满意我的,这次相亲是提前就约好了的,如果有什么事情也是可以提前安排开,现在她告诉我一会还有事情不能久聊,那么言下之意就是:我不太满意你!

    因此我也变得格外轻松起来,在我看来进行到这里就已经黄了,后面的事情都不重要了,所以我也没有说话,做了个请的手势,就让她开口。

    “有房吗?”顾贝贝问。

    这个问题在相亲中几乎是必问的问题,我是成都本地人,一直生活在这里,能没有房吗?所以我想都没想就回答道:“一直有。”

    “有车吗?”

    我想到了那辆已经躺在仓库挺尸了不知道几年的自行车,她问的是车,自行车也是车,那辆自行车不太环保,骑着它的时候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噪音污染;除此之外还会掉锈,一路骑一路掉影响市容,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犹豫道:“也有。不过一直放在那里没有开,我觉得不太环保。”

    “有存款吗?”

    “快七位数了,你觉得算的话那就有,不算就没有。”我的存款确实是有快七位数的,当然这是要算上小数点后面的两位。

    “其实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试着谈一谈的。”问完女方相亲的三部曲之后顾贝贝终于露出了笑容,想想看,如果是真正的有房有车有七位数的存款,就是在成都这种地方也能生活的比较滋润了,对于喜欢物质的女人来说没有理由不开心。

    我出手打断了她的笑容,然后很正经的说道:“你问完了那现在该我了吧?”

    “嗯,你问吧。”顾贝贝点了点头,笑的还是挺可爱的,只是在她问出那三部曲之后我在心里就已经给她判了死刑,我没有那个能力,也不想去招惹这样的女人,我只想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让自己体面点。

    “会洗衣服做饭吗?”

    “会。”她肯定道。

    “会带小孩吗?”我带着点笑意问道,然后等着她开口说会。

    果不其然,顾贝贝开口道:“会。”

    在她回答会之后我立马收起了笑意,有些冷峻的说道:“都有小孩了还出来相亲?”

    她被我突然转了画风的问题问了个猝不及防,愣了两秒钟才说道:“我还没结婚啊,哪来的孩子?”

    “都没有生过孩子就告诉我你会带孩子?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我说完也不等她反应过来站起身就往出口走去,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能让自己体面一点的方式来结束这次相亲的方法了,我问她的那些问题不过是个玩笑,怎么回答都不会符合我的要求,如果她直接回答了不会带孩子这也会成为我不满意而离开的理由,这其实整个就是一个笑话,我想等她静下来了多想想会回味过来,我不必要解释什么或者有什么心理负担。

    走到门口小花猫就立刻来了精神,从地上爬了起来,两只眼睛放光,扫帚一样的尾巴拼命的甩来甩去以示它的兴奋。其实狗的世界非常简单,尤其是像金毛这样的狗,只要有的吃有的玩每天都是开心的,同样属于动物的人类却复杂的可怕,充满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还有各种各样的欲望。

    我叹了口气然后点上了一支烟,这些东西我看了太多太多了,不想去感慨,因为每次的感慨都会重新去回味一遍,那种味道是苦涩的,我不想去回忆然后感慨,再给自己增添无限个烦恼。

    带着小花猫一边溜达一边往家里走,我的家是一个排列房,离着王子咖啡没有多远,但就是这不远的距离却形成了两个鲜明的世界,在以王子咖啡为代表的建筑是现代化的,以我排列房为代表的不过是不毛之地,处在了城市边缘,好在这边已经规划成了大力开发区域,希望通过推倒重建从地图上移除我们这些像毒瘤一样已经过了气候的建筑……

    很快和小花猫两个人……哦,不,一人一狗回到了家门前,几次抬起手又有些无力的放了下去,我知道在开门之后等待着我的是什么,可我又不可能不回家,只好点上一支烟缓解有些紧张的情绪,然后伸手推开了房门。

    和我预想的一模一样,我妈和我爸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推门进来之后第一时间吸引到了他们全部的注意力,接下来的就是他们的盘查,我一边换鞋一边等待着他们的盘问。

    “和那姑娘谈的怎么样?”我妈坐在沙发上看着我问道,语气有点冷,不知道是不是我爸惹了她,不过就现在这模样还真像母仪天下却又有点可怕的皇后垂帘听政时的模样。

    不管是我,也或者是你,再可能是别的人,相亲回家之后面对的第一个问题肯定和我妈上述问题相差无几,谈的好还好说,谈的不好问起来就有点伤心的,或许有的人会为了让父母少操心一些选择适当的谎言,然后告诉他们谈的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