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所谓的补偿

    更新时间:2018-01-03 18:10:58本章字数:3476字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韩霂都莫名的消失了,仿佛没有这个人似的,没人提起这个人,也没来学校,没在音乐室,我倒是乐得清闲,可以去音乐自由自在的弹钢琴。有一点没想到的就是,未寒这个班长,好像每天都会固定来找我有事,要么填表,要么问题目等,基本就是每天一找,固定的时间,例如现在……

    “池同学,先别急这走,这里有个社团表要你填一下,你卡看你要报什么社团,填完了在走。”第三节课下课我准备想溜了,结果还是没有未寒的速度快,还是被逮住了。

    “好的,班长。”听到未寒的声音后,我只能微笑的转过头,走回座位,然后坐下来看未寒给我的表格。“那个,班长啊,好像我都不想参加耶!”

    天杀的知道上面的社团是什么吗?什么文学社啊,什么广播站啊,什么武术社啊,什么素描社啊等等等20几个……我汗颜……没一个我想要加入。

    “那你想要加入什么社团?给个建议。”未寒双手抱胸,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我……这个……”被这样一问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我,只能默默的随便选一个决策社……恩?什么?你问我决策社是做什么的?我要是知道就不用乱选了!“好啦,就这个吧!我先走了!”

    说完,飞一般的跑出教室,往音乐教室去。

    “小雨,你怎么又来音乐教室啊。”在多功能楼的二楼到三楼的楼梯转角,刚好遇见跑到这边来找电脑老师的苏琳。忘了介绍:多功能楼就是由多种形式的多功能教室组成,电脑室在四、五、六,音乐室在三、七楼,舞蹈绘画室实验室语音室等一些多功能室在一、二楼。

    “啊……嗯啊!琳啊,你和电脑老师讨论的怎么样?”我呆滞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转移话题。

    “差不多啦,那些程序的代码电脑老师说可以运用,还帮我写了几个新的代码加强那些程序的运作。”说着苏琳把刚刚写下来的笔记给我看看,几分钟后她突然想起好像是在抓我怎么又来音乐室的,就收起了笔记,“我说,小雨,别给我转移话题。”

    “那个……”这样一个转变让我措手不及,只能从实交代了,“其实我是来弹钢琴的,听说这个学校的那两架钢琴特别有名,音色特别好,还请发过著名的调音师来调音的,就手痒想弹了,然后就上瘾了……”

    “你早点交代不就好嘛!害我每天都担心你是不是迷路了回不来然后要每天都来!”苏琳一脸的如释重负,啊嘞,难道不应该会被猜中身份吗?

    “嘿嘿!抱歉啦,你先回去上课吧,我去弹钢琴。”这句话刚说完,就传来了上课铃声。我和苏琳都看着对方。

    “都已经上课了,那就请假了,反正等下是小琳姐的英语课。走,我要听听你的钢琴声。”最先反应过来的苏琳,拉着还待在原地的我,往三楼走。

    “这样真的好吗?”被拉着走的我,呆呆的问。

    “没事啦!走啦走啦!”苏琳回过头冲我俏皮的眨眨眼。然后苏琳就在音乐教室听着我弹钢琴听了一个半小时。

    就这样,虽然很不情愿的,但是周末还是到了,就是说得履行韩霂所说的补偿了!一大早的,就醒了,然后睡不着,总有种不祥的感觉。但还是早早的来到学校门口。在校门口,等候了好一会,才看到一辆黑色的改造过的奔驰停在了我眼前,车内的人摇下车窗,看到的是一个深褐色头发的男生,带着一双乌黑的墨镜,单薄的嘴唇翘起一点弧度,白色T恤的左上方有一个口袋,口袋面写着一个H。看到我再看他,他摘下墨镜,那双碧绿的眼眸呈现在了眼前。好了,现在我知道了,想也知道这个人就那个消失了一周的我的同桌——韩霂。毕竟那双碧绿色的眼眸挺少人有的,除了猫咪。

    “现在可以说了吧!”回过神来的我,先开口问他。他只是笑的更加明显。

    “先跟我去一个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他又是那个邪恶的笑容,看的我鸡皮疙瘩直冒。“上车啊,还愣着干嘛。”

    拒绝和他同频出现的我,直接选着打开后座,坐在他的后面的位置。刚关上门呢,他就低笑道:“真是懂规矩啊!副驾驶是我女朋友的位置,你还真是懂事!哈哈~”然后一脚油门车就飞了出去。

    一路上,他都是飙着开的,表面淡定的我,为自己的命捏一把汗,我的小命啊~小命啊~命啊~啊~

    当然一路上也是相对无话,沉默的气氛更加让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车技上,真的担心他什么时候来一个急刹车……

    抵达目的地时,看到的是一个白色的欧式现代风的别墅坐落在山腰的一个一个大大的花园中,花园是用黑色的铁栅栏围起来的,铁栅栏的大门一开,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音乐喷池(当然我们去的时候既没有喷泉也没有音乐,是某人跟我介绍的)在一条通往别墅大门的石板路正中间,喷池的中央是一只拿着爱心弓箭的丘比特,石板路的左边都有很多很多玫瑰花,右边有很多品种,种类比苏琳家的还要多。

    “带我来这里干嘛?”下车后,我看了看硕大的别墅,看一看这个停车位,看一看那些花,还是不知道他的用意,但是可以肯定,这里应该是他家。

    “还没想到?”他一脸惊讶的上下打量我。难道我应该知道吗?难道他要……被他打量到头皮发麻,立马双手护住胸,“你要干嘛,我……我告诉你,我还未成年,强奸是违法的……”

    “就你那姿色……”听了我的话,又看了我一眼,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笑死我了!哈哈……我说池凌雨,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点吧!就你那姿色,要什么没什么的,谁给你那么大勇气的以为你有多美啊!哈哈……”

    “你……”被他气的说不出话了,只能跳过这个话题,“快说你找我来干嘛,不说我可要走了,没时间陪你墨迹!”

    “哈哈……哈哈……你自己进去……就知道了……哈哈……让我笑一会先……哈哈……”还在笑的韩霂指了指已经被他打开的别墅大门,我自己走了进去,然后惊呆了……里面的装修风格和外表一样都是欧式现代风格,整个客厅只有黑白两个颜色。进门白色的七人座三件套的沙发围着一张大大的黑白大理石不锈钢架子的茶几,面前的墙上是一个大大的(目测60寸)电视,墙面都是白色的,地板是黑色的大理石,门的对面有一条通往二楼的楼梯,楼梯是旋转往上到达二楼,采用复试装修,楼梯的旁边是一个落地门,门外是别墅后面的草坪,有一个大大的泳池以及休闲椅。客厅电视后面是厨房和餐厅。楼上有二楼三楼四楼,都是房间了,还没上去我也不知道那些房间是做什么的,不过有一点我知道——这个房子应该很久没人住也没人打扫了,原因很简单——地上是厚厚的一层灰尘。

    “还没想到吗?”他走进来对还在观察环境的我的脑袋就是一记敲。

    “喂!我说,会痛的!”捂着被他敲痛的头,恶狠狠的盯着他,“你又不说我哪里知道……”

    “你反应真是迟钝,没救了你!啧啧……”他摇摇头,这然我想起了某个表情……“你看看这里你都知道啦,很长时间没人打扫了……”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下,莫名的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刚好缺一个保姆,而你就是这个人选!”他顿了下,他的那个邪笑又浮现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灰尘这样厚的地方,打扫个两天都打扫不完吧……“你这是要玩死我?”

    “你没听错!我的保姆请假一个月,这就是我说的补偿,为期一个月。如果有怨言,就加时间。好好干吧,小保姆,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把整栋楼都打扫干净,打扫卫生用的工具应该在楼梯下方的杂物房里。自己去找,明天晚上我再过来检查情况,我先走了!”说着就走出去,顺便关上门。“另外,不用想从这里出去,外面的铁门我会锁上的,至于铁栅栏出去更是不可能,铁栅栏最上面的尖端是通电了,这里我先和你说下,免得你受伤然后找借口说不工作了。我会抽时间打这里的电话,你随时要听电话。拜拜……”

    仿佛下命令般,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间里,他直接吧所有的话都说完开车出去锁门走人……等我缓过来,哪里还有他的人影,车影都没有,而铁门还真如他所说,被他锁上了。欲哭无泪的我,还满肚子气,索性直接坐在满是灰尘的沙发上,不理他,反正他说了,明天就会来了。倒是直接走人就好。

    想着想着,他所说的电话突然就响了,吓了我一大跳。

    “喂!”我有气无力的拿起电话。

    “我说,你还没开始做呢,就已经这么有气无力啦!”调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滚!我都没答应帮你,你给我死回来,老娘不干!”一听到是韩霂的声音,我就来气了,直接开口大骂。“你真的很不讲理,我不就浪费了你一个多小时嘛,你TM的要我赔你一个月,还是打扫卫生,想都别想。”

    “这个可不可能哦!哈哈!”邪恶的笑声传了出来,“如果你想让全校的人都知道池凌雨是一个不讲信用的人,那我现在可以回去开门让你出来。”

    “你……不讲理,流氓……”我词穷……

    “哈哈!随便你怎么骂,您老人家慢慢打扫,对了,我改变主意了,别墅里有监控的,我会看着监控,知道你打扫完所有,我才去接你,不然你就一直待在里面吧!”听到这句话,我真的想哭了,去他丫的韩霂,怎么可以这样呢!

    “死韩霂,你这是非法监禁!等我出去告发你!”说完我直接把电话挂断。

    骂够了,只能认命了……找出所有工具,开始打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