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六章 颠倒是非

    更新时间:2018-03-15 22:31:20本章字数:1856字

    全场肃静,只有那年轻人的悲声入耳,听的众人心中是惶恐万分,不敢做一点声。那人群中年轻人的父亲,身为税务大臣平常是高高在上,谁见了都得躬身行礼问候一番,此时见儿子惨嚎不止,却是流着冷汗不敢上前去救助。毕竟确实如那修士汉子所言,他们这些凡人说是达官贵人,但在修士眼中与蝼蚁并没有区别。

    众人畏惧的目光让韩成颇为享受,背负着双手他走向了宴会厅的中间,看他那样子,断了的手已经是完好如初了。

    一来到宴会厅的中间,环视众人,视线穿过左边零散的几人,韩成就看到了面色阴沉的独武和云沧。咧嘴一笑,那挑衅的笑容似乎一点儿都没有接受白天断手的教训。

    云沧和独武脑海中响起了韩成的声音:“两位,又见面了,嘿嘿!”

    云沧眼中已经是涌现出了杀意,那股冰冷的杀意让祈儿颤抖了一下,云沧见状赶紧是将杀意刻意收敛起来,同时搂住了祈儿的肩膀。由于这里凡人众多,独武则克制许多,冷冷看着韩成没有有所表现。

    韩成嚣正张间,国王来到了宴会厅。他挥手示意众人安静,但其实大厅静的可怕,他完全没必要做那举动。韩成见状,站在宴会厅的中间面带诡异的笑容看向了国王洸木英温。

    只听国王洸木英温直接说到正题。

    “今晚的宴会是为了庆祝我女儿绿翚公主的回归所举办。我很高兴她能平安归来,也很感谢救了她的修士大人。日前我有言在先,谁能救得公主谁就能得到洸木国的至宝洸木玉。在宴会开始前,我要先履行我的承诺。”

    为洸木绿翚平安归来所举办的宴会氛围应该是很喜庆的才对,可洸木英温没起伏的声调却是让整个宴会厅十分的压抑,在他说完后众人虽是礼节性的鼓了掌,气氛却仍然让人觉得很难受。

    听见国王说要把洸木玉给救了绿翚的人,身为当事人的云沧看不出半点儿高兴。

    独武传音给了他:“国王很奇怪。”

    云沧回道:“他看起来像是被人操控了。”

    这时国王带着手捧承盘的侍者走动起来,各位达官贵人不知道到底是谁救了绿翚,皆是四处张望着寻找起来。

    却只见国王洸木英温停在了韩成的面前。

    大声宣布道:“救了公主的正是焕災宗的韩成!我对他表示衷心的感谢!”

    见此,出易面露惊愕,难以相信的说道:“救了公主的不是云沧大人吗?”

    他看向沉默不言的云沧,感受到了云沧正在极力的克制自己,一旁的祈儿正紧紧的抓着他的手。

    国王从承盘中拿起洸木玉交到了韩成的手里。只见那洸木玉不过婴儿的拳头大小,很是圆润,周身散发出朦朦的绿色光辉。

    从国王手中接过洸木玉,韩成耀武扬威的朝云沧和独武扬了扬手中的洸木玉,那嘲讽的意味已经是很明显了。

    云沧受他刺激,周身魔气透发,一副要暴走的样子。祈儿见状,抱住了他。虽然她不能沾染秽物,而且这魔气也会灼伤她的身体,但她不想看到云沧发狂杀人,她怕他难以回头,所以是不顾魔气的灼伤,紧紧的抱住了他。

    效果非常,本来云沧脑内已经是被魔气侵染,视线都已经模糊了的,祈儿这一抱,让他是清醒了过来。

    咬着牙,将魔气死命的压制回去,不一会儿云沧就已经是大汗淋漓。

    周身暂时没有了魔气流窜,云沧将祈儿的手剥开来。喘着粗气说道:“给我看看。”

    祈儿却是将手藏了起来,看着云沧摇头不止。低着头的云沧蛮横的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拉到了近前,看到了祈儿掌心黑色的灼伤痕迹。

    他心痛难耐,正要出言责骂她,韩成却是有了动作。

    示意周围众人停下恭维之语,韩成指向了云沧和独武。

    “诸位!请看这两人!”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独武一行。

    接着只听韩成说道:“这不知从哪里来的两位与我同样,皆是修士。可这两位呢,与我韩成不同,乃是卑鄙之人!我在那魌面鬼城与鬼王厐罗大战的时候,这两人见了不帮忙不说,还乘机带走了公主,先一步回了翚耀城,他们两个丢下我一人苦战不说,还妄图冒领这奖赏!好在我厉害,杀死厐罗,赶了回来,不然诸位今晚恐怕是见不到我,也无法得知真相如何。”

    “你说是你杀了厐罗,证据呢?”独武寒声说道。

    “证据?哼哼,”韩成突然丢出厐罗恶心的脑袋到宴会厅的中央,众人吓得连连后退,“这就是证据!”

    那脑袋上明显有云沧补刀的刀痕。

    “你!”看见厐罗的脑袋,独武不知该作何言语,毕竟再没有比这更好的证据。

    这时出易站出来说道:“明明是云沧大人杀了厐罗!此乃公主昨晚与秦沐亲言所说!而且当日揭令讨伐厐罗的是云沧大人,不是这韩成,诸位大臣皆是知道!”

    当日见到云沧在国王面前做出承诺的大臣们闻声窃窃私语起来。

    “对啊!我那天在大殿上看到的是云沧大人!”

    “对啊!我也是!”

    “我也是!”

    韩成却是不慌,哂笑道:“哼哼,是他揭的令又如何?他虽有本事揭令却没本事杀厐罗!你们都看好了!这厐罗的脑袋是我带回来的!”

    出易昨晚虽是没去见公主,却是在早上与秦沐有过沟通,所以知道是云沧一行杀了厐罗。

    他又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