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三灾印诀

    更新时间:2018-03-16 22:32:33本章字数:1926字

    “事情真相如何,叫公主出来亲口告诉众人就明白了!”

    这时独武发现绿翚到现在都不曾露面,不知去了人在那里。

    “何须公主露面?我鲁明之乃亲自去参加了婚礼的人,是谁杀了厐罗,问我便知!”

    这时一直不曾作声的国舅爷,似乎得到了谁的授意,站了出来。

    见国舅爷站了出来,众人恍然大悟似的纷纷出言。

    “对啊!我怎么就忘了呢!国舅爷可是去参加婚礼了的啊!”

    “我也差点忘了!”

    “快听国舅爷怎么说!”

    只听鲁明之说道:“我亲眼所见是韩成大人与厐罗激烈交战!”

    绿翚迟迟不露面,独武已经是明白过来,是有人设计好了这一切。他当日就坐在这国舅爷儿子的旁边,这国舅爷众人的懦弱性格他已经是见识过了。此时那国舅爷的儿子也不过是畏畏缩缩的站在他老爹的后面,一副没人要他说话,他就不敢说话的怂样。

    众口铄金,事情走向已不是独武几人所能左右,众人皆是相信了韩成。谁知这时韩成找死的话锋又是指向了云沧。

    “厐罗作为鬼怪虽然是作恶多端,但也是重情重义。它与绿翚公主有了夫妻之实后对绿翚公主便是百般呵护,没有再难为过她。可这人行径,比之厐罗要卑劣不少!居然在我大战的时候起了歹意,远远的偷袭我!”

    现在韩成得势,一切皆由他信口胡诌起来,但这般搅弄是非,任谁也是受不了!

    突然一道迅疾的黑影袭向了他,同时伴随着祈儿的惊呼,“云沧!”

    一直在克制的云沧,终于是因为心绪的剧烈起伏,导致再也压抑不住魔气。千辛万苦的想要获得的洸木玉没拿到不说,现在还遭人诬陷,他忍不了。

    手持魔气流转的黑石刀,云沧一刀斩向韩成,那慑人的气息让大厅的凡人直接是瘫倒在地。

    “死!”

    眼见云沧恐怖,韩成却是不见慌色。

    “小子,休得猖狂!”

    一老者出现在韩成前面,飞剑急射而出,抵住了云沧的攻势,再猛的一发力,将云沧震飞。云沧顿时如断线的风筝一样,撞碎墙壁飞到了外面的庭院内,独武赶紧是抄起祈儿跟了出去。

    “此处凡人众多,不宜动手,我们先离开!”独武传音给祈儿说道。

    但对方局已设好,要离开,谈何容易。

    一出庭院,便是从暗处跳出十几个不知什么来路的人,将独武围了起来。后方紧随而出的老者直奔云沧而去。

    “诸位,不必惊慌!我焕災宗早已洞悉了歹人的意图!今晚我焕災宗要为洸木国除害!”韩成出来说道。

    凝神看向围住自己的人,独武“沧银龙枪”上手,奋力横扫,将面前的两人扫飞出去,再看向左手边要有所动作的一人,攻势不断,趋步向前,枪尖银芒闪烁,将那人洞穿。

    然而一回首,他却发现后面有人凝结冰箭射向了祈儿,毫不犹豫一声大喝,“怒浪穿霄”,银枪掷出,冲散那冰箭不说,把后方那人也是杀死。

    快速唤回银枪,顺势回到了祈儿身边。那些人显然没料到独武如此厉害,皆是不敢再上前。

    韩成见状,怒声道:“用符!”

    围着的人顿时反应过来,皆是掏出符纸,催动符纸打向了独武。霎时间流光溢彩,四处缤纷,各类符纸散发出不同的光芒齐飞向了独武。只见那火光笼罩的符纸炽热万分,蓝光笼罩的符纸冰寒彻骨,再看那黑光笼罩的符纸,居然是阴险万分的诅咒之符。

    有祈儿在侧,云沧不敢大意,灵力极速运转间又是调动体内龙血之力,瞬间若有似无的龙吟声透体而出,他提枪跃上半空,强猛之招扫荡而出。

    “浊世浪平!”

    银华倾泻,辐射整个庭院,瞬间摧散符纸,又是将那围着的众人淹没,杀了个粉身碎骨。

    “你!”韩成惊骇非常,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独武却是懒得管他,拉起祈儿,追寻正在激烈战斗的云沧而去。

    那边的云沧在魔气侵袭之下,已经是失去正常的理智。面对威势恐怖的老者仍然是不闪不避,挥刀硬怼。

    “死!”

    一刀挥出黑色的刀气,直面迎上了老者打来的飞剑。可老者身具道衍境初期的修为,境界上已经是将他压制,所以老者的飞剑直接是冲散刀气斩在了他的肩头。

    “竟然敢断吾儿之手!我今天废了你!”

    此人居然是那韩成的爹!

    “啊!”好似不知疼痛,就算那肩头的伤口已经是见了骨,云沧依然是狂啸着提刀冲了上去。癫狂中,“碎风斩”连斩而出,瞬间斩出十几道黑色的刀气,将那老者笼罩。

    老者见状长袍鼓荡,气势陡然爆发,属于道衍境强者的威势展露无遗,手法变换间在身前凝聚出一方形大印。观那大印凝实,有恶鬼面相,内蕴灵力涣而不散,散而不离,赫然便是焕災宗只有身份在长老级别以上才能修习的《三灾印诀》。

    “启灾印!”

    一印推出,启灾害命。云沧挥出的黑色刀气接连斩在上面,虽是将大印撼动几分,却是无法将之击散。随即那大印携带磅礴之威,撞在了云沧身上,云沧无从抵挡,被撞进地下,砸出一个巨坑。

    “云沧!”祈儿被独武夹在腋下,从远处看到了云沧被击入地下,她大喊出声。

    独武也是心急他的安危,极奔而去。然而不待他们两个靠近,突然一股黑色的庞然魔气冲天而起,只感到那股魔气中恨意滔天,又透露出荒凉与古老之气,仿似来自远古一般,直压的翚耀城全城之人喘不过气来,同时还隐隐勾动起他们心中的仇恨,让人止不住的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