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过往

    更新时间:2018-03-16 22:35:16本章字数:2043字

    独武也是被那股子气息所慑,神情凝重万分,他没想到云沧那魔种的魔性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他停下来,对祈儿说道:“他体内的魔种爆发了。”

    祈儿闻言,说不出的凄楚,因为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看向云沧的方向,眼里满是对云沧的心疼,低声向独武恳求道:“独武大人你救救他吧!”

    “我会的。”独武答道。

    “爹,怎么样了?”韩成去到了他爹身边。他爹名叫韩围,是焕災宗的外门主事长老,专管弟子的招收与凡人的来往。

    他爹韩围显然也是没料到云沧会起这般变化,冷着脸说道:“这就是你说的两个不怎么样的小子?”

    原来韩成被云沧断了手怀恨在心,所以才在宴会上临时导演了这么一出。至于他为什么会有那厐罗的脑袋,是因为他当时也在魌面鬼城,只不过他当时只是去观看情况,是在云沧两人离开后才露的面。

    这时的云沧意识模糊,混沌中只听到一个充满恨意的声音不断在他心中低语。

    “恨吗?恨就杀吧!用杀戮来复仇!用杀戮来消弭一切!他们带给你不幸,你就带给他们死亡!杀吧!杀吧!杀吧!来尝尝这复仇的伟力!”

    恨吗?当然恨!云沧不得不恨。

    他原本住在青洲西北部的一个凡人小镇里,那小镇不大,却是邻里和睦,平和温馨。如果不出意外,天生体质羸弱的他会在那里长大成人,会在那里有一个喜欢的姑娘,会在那里找到一个配得上他聪明脑袋的工作。

    然而,在他七岁那年,小镇毁在了突然而来的兽潮之中。年仅七岁的他亲眼见证了小镇的覆灭,他看到几十上百丈的凶兽纵横肆虐,一脚踏下就将十条大街踩为了平地,一个甩尾,所过之处再看不到三层楼以上的建筑,还有的凶兽嘶吼着喷吞火焰,角射雷电,平日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墙壁,在它们面前好似豆腐一样一碰就碎。

    最令他恐惧的是,他看到一个小姑娘,那是与他关系最为友好的小姑娘,被凶兽舔食进了肚子里,那情景就像食蚁兽在舔食蚂蚁一样,那个小姑娘惨叫都没有发出,就永远的消失在了他的眼前。他想要哭泣,却哭不出来,他想要逃跑,脚却是不听使唤,莫大的恐怖,扼住了他骨子里想要逃跑和哭泣的本能。

    好在最后他还是幸运的活了下去,是迟迟赶来的修士们,打退了凶兽。不过虽然凶兽被打退,但城镇也已经是不复存在了,连带着他的亲人也是一同消失了去。一场兽潮过后,他成为了孤儿。

    在赶来的修士队伍中,带头的是刀离宗的一位长老,他见云沧可怜,就将云沧带回了刀离宗。奈何刀离宗门规甚严,云沧虽是具有修炼资质,但天资不高,体质也是差,刀离宗之内容不得他,那长老无法,就只能在山门之外为他结庐为舍,传他基础的修炼法门,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够凝结灵种成功,进入刀离宗之内。

    那时云沧发誓:“我一定要成为修士!”

    皇天不负有心人,云沧在不要命的刻苦修炼之下,终于是在十二岁那年凝结灵种成功。他高兴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那位长老,那位长老也由衷的替他感到高兴,便交由他十块灵石作为奖励,让他去离刀离宗不远的北离城买一些常备的物品,说是入宗之时要用。

    北离城离刀离宗说是不远,但云沧来回一趟仍是需要一天一夜。当他怀着幻想,第二天拿着入宗所需的东西兴高采烈的回到刀离宗时,他看到的刀离宗不再是他心中所向往的刀离宗,而是一个被人屠戮殆尽的刀离宗。

    他看着硝烟弥漫的刀离宗,僵住了笑容,那一刻,他感到了上天对他的玩弄。他跑进没有了守山弟子,没有了阵法阻拦的刀离宗内,看着沿途那些平日在他面前高高在上的刀离宗的弟子们,有的被人钉死在树上,有的被人斩为三截随意丢弃在草丛里,还有的直接是被化去了全身的骨肉,死的凄惨无比,但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那时他唯一想的是找到那个收养他的长老,因为几年下来,他把那位长老不仅当做师父还当成了亲人。

    在偌大的刀离宗翻找了几百具的尸体,云沧终于是在刀离宗最森严的大殿之外找到了那位长老。好像是刻意留下最后一口气似的,那位长老用最后的力气,告诉了云沧三个字,“活下去”,接着便彻底失去了生机。这一次,云沧哭得声嘶力竭,他发誓要找到凶手,为长老报仇。

    心诚所致,就在那最为森严的大殿之内,一息尚存的刀离宗的太上长老目睹了云沧对长老的深情,于是将刀离宗的传承交予了云沧,那太上长老察觉到云沧资质不高,只是希望他能将刀离宗的传承传下去,所以特意嘱咐他:“不要问仇人是谁,将传承传下去便可。”

    但云沧又怎么会是受恩不报的人?他得了传承便是刻苦修习起来。可能真的是因为天资不高,他学了刀离宗的“破字刀诀”与“离字刀诀”,但刀离宗最为根本,让刀离宗能够位列离域四大宗之一的核心传承,云沧一直是没能领悟。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位因为任务在外得以幸存下来的刀离宗的核心弟子,那核心弟子认出了他的刀法路数,一番好言诓骗之下,云沧不小心透露了自己身怀核心传承的秘密,那弟子顿时见利起异,逼迫云沧交出传承。云沧不肯,他便要杀了云沧,就在两人要见生死之际,突降异象,把两人卷入了一奇异空间内。

    在奇异空间内两人斗智斗勇,云沧几次濒临死亡都是挺了过来,最后终于是用计谋坑死了那核心弟子,而云沧也在奇异空间内得到了黑石刀和魔种。自那以后,云沧便是不再相信任何人,留给他的也就只有对这世间的怨恨,但直到他遇到了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