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一章 智者秦沐

    更新时间:2018-03-19 23:31:55本章字数:2554字

    说完廖藏便远去了,而王宫里四下匍匐在地的人也都是从惊恐中站了起来,他们环顾四周,看向周围的废墟,心中害怕不已。他们中的许多皆是第一次见到修士动手打架,在那可怕的威能之下,他们这样的凡人的确是连蝼蚁都不如。

    自始自终秦沐倒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他走到那些存活下来的王宫大臣面前,朗声向他们说道:“诸位不要害怕!焕災宗的韩围长老已经打退了歹人!”

    虽然不知道秦沐口中的韩围长老是谁,众人还是相继争先行礼道了谢。接着秦沐便示意众人可以离开了,那些人也都是很听秦沐的话,都四下散离开来。

    看着那些人没用的样子,秦沐心中冷笑不已,说不出的鄙视,要不是任务在身,这些蝼蚁般的东西可能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这时,一转头,他看到了不似那些人惶恐,反而是忧心忡忡的出易。

    自从当上了公主的老师后,秦沐便是经常混迹于王宫之内,偌大的王宫内,也就这出易能让秦沐高看几眼。他见出易皱眉好像并不是在担忧自己的安危,颇感兴趣的走上前去,问道:“出先生,此处危险,怎么不去避难?”

    “是秦馆长,你不也没走吗?”

    “刚才混乱,我被困在了此地。”

    “原来是这样。我是见公主迟迟未来,怕是路上出了状况,方才一番大战,我怕她发生危险。而且云沧大人遭人诬陷,还需要她出面澄清才行。”

    公主现在好的很,只是那叫云沧的怕是没救了,秦沐心中这样想,神色却是不变。

    “公主你倒不用担心。宴会之前她突感身体不适,再加上外面谣言不止,她心中不快,所以告诉我她不会来参加宴会。”

    出易一听绿翚没来,眉头舒解,又听她身体不适继而面露担忧,急道:“公主现在何处?”

    “出先生,我知道你心忧公主,但眼下王宫大乱,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解决,公主的话,等明日再去探望也不。!”

    闻言,出易皱起了眉头。恰时有一队卫兵向两人跑了过来,询问向了出易该做什么。实在是那些个王宫大臣都是惜命,早就跑没了踪影,留在这里的没几个人,而且出易向来点子多,自然那些兵士就找上了他。

    出易很快作出指示,辞别了秦沐,便带着那批军士去找国王去了。

    看着出易远去,反而秦沐自己提步去向了绿翚的所在,而韩围和韩成因为韩围要养伤,所以早就是先一步离开了。

    绿翚没想到秦沐会对自己出手,在她换好衣服去向宴会厅的时候,在半途碰到了自己的老师秦沐。她没有防备的接受了秦沐的问候,猝不及防之下暗中就有人将她打晕在了地上。在她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自己的卧室中。

    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自己的老师秦沐,绿翚颓坐在绵软舒适的床上,此时的她心中沉重万分。她想过控制自己舅舅的会是那些野心膨胀的权臣,会是那些嫌弃父亲懦弱的将军,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教导自己多年的老师!

    平日里自己的老师对自己是那么的好,悉心教导自己识书读文不说,对自己也总是嘘寒问暖,最重要最难的识人之道他也是毫无保留的教给了自己,自己能够无论身处何种境地都坐怀不乱,自己的老师功劳要占去一半。但就是这样一个自己无条件信任的人,却是骗了自己。

    “我多傻啊!你平日总告诉我不可亲人之亲,越是众人皆亲的人越是要加以防备。可我就是不信,反而怨你不关心我,怨你只会说些大道理,怨你总是对我毕恭毕敬。”

    绿翚想起了出易,想起了那个自己喜欢的严肃而认真的人;想起了出易对她说过的逆耳的忠言,她埋怨起了自己。

    正出神间自怨间,之前自己怎么也推不开的房门突然打开来,绿翚起身望去,是秦沐推开门走了进来。

    “见过公主殿下。”秦沐微微欠身说道。

    绿翚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秦沐自微笑着自顾自的坐在了房间里的凳子上。

    “看你的样子,没什么大碍。”停了一会儿,冷不防的又说道,“我喜欢你。”

    突然这么一句,绿翚看着他却是不为所动。

    “我知道你喜欢那出易。”

    心怕秦沐会对出易不利,绿翚开口了。

    “你把他怎么了?”

    “把他怎么了?我能把他怎么了,他可是特派官员,我可不敢动他。”秦沐笑道,“你不关心你的父亲吗?”

    绿翚闻言,急了起来:“你把父亲怎么了?!”

    “他早上的时候有点儿不听话,我让他通知你不要露面,他不答应,没办法,我只好······”

    饶是绿翚心智非常,但现在自己世上唯一的亲人可能出了意外,不由得也是惊慌失措。焦急道:“你杀了父亲?”

    见她这幅惊慌失措的模样,秦沐露出了很不愉快的表情。

    “哼!眼下我要夺权,若是杀了他,举国皆乱,我夺权何用?我平日教你那么多,你现在连这点都想不到?”

    像是有意考验徒弟的师父一样,见徒弟的表现如此差劲,当师父的当然会不高兴了。

    绿翚被他说的一愣,瞪大眼睛看向了他。

    秦沐接着说道:“你天生威仪,不似寻常女子,又恰好生在了帝王家,成长起来继承王位是再合适不过。我当初悉心教你就是看中了你这一点,可你现在的表现让我很不满意,枉我还对你动心。”

    秦沐像是说着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就算是面对自己喜欢的绿翚仍然是一副掌控一切的智者模样。而且秦沐不愉快的原因无非是,他想要看到的是无论面对何种情况都不会自乱阵脚的女王绿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听亲人和爱人有难就小女儿心态的绿翚。

    而绿翚经他一说,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秦沐见状,起身站了起来。

    “明日出易会来见你。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明白。还有就是,我只是暂时控制了你的父亲,我来此几年只为夺权,不为其他,你们听话一点,我不会害人性命。”

    见他径直的出了门,绿翚第一次仔仔细细的审度起了自己的老师。

    沉下心来,绿翚想起了五年前秦沐成为自己老师的时候,那时候逐云书馆在洸耀城的分馆刚换新主,也就是说秦沐一来洸木国便成功当上了自己的老师。

    按照往例,王家公主王子的老师皆是从孺子院和逐云书馆中选出。孺子院属于官方机构,掌管平民教务,而逐云书馆则通常是教导王宫大臣和富人的子女,他们两家并无多大的竞争关系。不过想到逐云书馆精英教学要厉害的多,所以公主王子的老师通常大多数都是来自逐云书馆。

    绿翚记得当时自己父亲出题给两家参选的老师们时,初来乍到的秦沐诗书礼乐皆是力压其他老师,那些老师跟他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但最令绿翚记忆深刻的是,当自己父亲问到洸木国国情的时候,秦沐的回答完美无比,那副样子比国王都要了解的多的多,让人惊讶无比。所以当时直接是定下了秦沐,让他成为了自己的老师。

    现在想来,很是是诡异,一个初来洸木国的人怎么会对洸木国如此了解?能想到的只有一个理由,明显他是有备而来!

    细思极恐,绿翚想到了那一可怕的可能:他一开始就再谋划?

    绿翚确实想的不错,秦沐一开始就在布局谋划,他是带着任务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