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二章 圣光天降

    更新时间:2018-03-20 22:08:54本章字数:2709字

    想通了这一事实,绿翚开始思考起了应对的办法。

    这时的独武带着不知生死如何的云沧和祈儿也是去到了较为安全的所在。他一出了城便是唤出“小方”带着两人极速往南而去,也不知飞了多久,终于是在一处密林中停了下来。

    “云沧!云沧!你醒醒啊云沧!······”

    一将云沧安放在地上,看他气息太过微弱的祈儿便是摇晃着呼唤起他来,此时云沧背后黑色无羽的翅膀已经消失,手臂也是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不过在这两处的所在,留下了诡异的魔纹。不像是云沧之前强行固定下魔气事后便消失的魔纹,这两处诡异的魔纹像是印记般,永久的保存了下来。

    独武在一旁调整了一会儿内息,稳定了一下伤势,才睁眼看向了祈儿。

    “你别动他,让我看看他的情况。”

    闻声,祈儿这才停了下来,让出自己的位置,让独武靠了上去。独武探出神识之力,查向他的身体,探查的结果让独武心惊不已。

    云沧的体内早已经是支离破碎。原本由于先天的弱势,云沧的体质就要比独武差许多,那般凶悍完全是靠着体内强盛的魔气在支撑。这一次的魔气爆发超出了他身体能承受的极限不说,再加上那股意识不计后果的拼斗,正面承受了道衍境强者的攻击,他的身体已经是彻底毁去。若是普通修者,这种伤势早就是死了,可云沧虽是生息薄弱,却仍然活着。

    “他怎么了?”祈儿焦急的问道。

    独武没有回答她,转眼看向了云沧紧握的黑石刀,此时黑石刀已经是褪去了殷红之色。独武伸手摸去,只感受到了黑石刀透体的冰冷,他再探出神识,进一步的查探向了黑石刀。神识才一触碰,独武受惊似的赶紧是收回了神识,惊出了一身冷汗。

    “独武大人,怎、怎么了?”

    独武神色凝重,看向祈儿说道:“他平日能保持平静简直就是奇迹。这刀侵蚀人的神智不说,内藏的可怕景象还会让人变得暴戾无比。”

    刚才神识探向黑石刀,一瞬间的接触,让独武看到了那把刀过去制造杀孽的景象。他看到一血色的身影手持此刀,一刀挥出诸神断首,仙血飘洒,万千众生成其刀下亡魂,又有无数冤魂的凄厉咆哮,直扑他脑中而来。

    祈儿嗫嚅说道:“他、他以前很少使用这刀,最近在他体内魔气越来越难以控制的情况下,我才看他频繁的拿出来使用。”

    云沧之前也是知道黑石刀威力强大,但对神智影响巨大,所以不到关键时刻,他不会拿出来使用。可在魌面鬼城祈儿被监禁起来的时候,云沧情绪剧烈波动,体内魔气渐渐的失去了控制,再加上体内那股莫名意识暗中的引导,他才会频繁的使用起了黑石刀。

    再看了看云沧内外伤势皆是严重的身体,独武说道:“我身上只有回复灵力的丹药,他伤势严重,我没有救治的本事。”

    祈儿闻言,楞了一下,旋即哀然欲哭,她没有去责问独武,而是颇为心疼的抚摸向了云沧的面颊。

    “祈儿从遇见他开始,就一直在拖他的后腿,这一次要不是为了拿洸木玉给我,他也不会去找那厐罗,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祈儿的错,都是祈儿的错······”

    独武看向她天赐之容上露出的凄楚,心中受到莫名的感染,不免同情起了两人;苦于自己能力有限,他不禁升起了自责之感,又颓然的想到,“要是玄子在的话肯定有办法救他。”

    他无力的想着,一旁的祈儿抚摸着云沧,两人正一筹莫展之际,突然,圣光天降,照亮了整个密林。

    祈儿和独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茫然的望向了天上。

    却只见一人一脸的悲悯之相,手持半圆形的奇特长杖,背后一双洁白的羽翼舒展开来,无穷无尽的圣光自他身上四散而出,那副样子,好似慈悲的神祗临尘,为苍生带来了希望。

    落下的同时只听他高声出言:“哦!愿天主保你,愿佛主佑你,愿人主慈爱的光辉永远照耀你!神让我降临于此,神指引我而来!”

    看清了那人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独武难以置信的说道:“天、天界人?”

    天界人的特征就是有一双翅膀。

    在祈儿与独武惊讶的目光中那人落在了两人不远处,圣光收敛,收起了洁白的羽翼,接着慈眉低目的走到了两人近前,看也不看独武,弯腰把手伸向了祈儿。

    “哦!姑娘!你是如此的美丽!我怎么忍心看你伤心流泪!说吧!说出你的愿望。”

    祈儿听他之言,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料想云沧有救了,激动的说道:“你能救他吗?你快救救他吧!”

    听到祈儿的请求,他露出极为慈悲的微笑,目光中透出圣母般的悲悯之色,将长杖杵在地上,捧起祈儿嫩滑的小手,像是要做祈祷一样,轻声却又不失坚定的说道:“不能。”

    满心期待的祈儿一听这话,眼泪在眼眶直打转,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下一瞬间泪水决堤,一下子奔涌而出。

    他这一系列奇葩操作,独武整个人看的都呆了。说好的不忍心看她伤心流泪呢?本来没有哭的人,这下被他弄的哭的这么惨!

    祈儿哭个不停,可这人抓着她的手仍是没有放开的意思。

    独武面色不善的走了上去,说道:“够了吧?”

    “哦!这位朋友,别急,这位姑娘的小手很舒服,让我再摸一会儿!”

    原来是个好色之徒!独武眼神一凝,一脚向他踹去,却是踹了个空。独武一脚何等迅捷,那人半蹲着握住祈儿的手,根本就不可能有躲闪的机会,然而独武就是没有踹到。骇然看向那人刚才的位置,独武眼中消失的不仅仅是那人,还有祈儿。

    募得,后方传来了那人的声音:“哦!这位姑娘,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就是,胸小了一点。”

    独武转身看去,看见那人正近距离的仔细打量着祈儿,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带着祈儿去到了那里,可看被他抓住的祈儿奇怪的并没有挣扎,反而是渐渐的止住了哭声。

    深感奇怪,独武没有再出手,转眼看见他握住祈儿的手正朦朦的发出圣洁的光辉,如果没看错那应该是治愈的光辉,独武心中明白了这人没有恶意。

    又听他以传道者的语气说道:“哦!朋友!信我吗?信我者知我名!”

    独武没有理他,但那人却是好像不说话就很难受。

    “哦!朋友!你明明一副很健谈的样子,明明在宴会上还有说话,明明白天的时候还跟小孩子玩闹,咋单就不理我?”

    听他之言,好像知道自己这一天干的所有事情,独武戒备的看向了他。

    只听他又叨叨道:“哦!朋友!你明明在教堂前看了又看,明明还向别人普及了天界的知识,现在却一副没见过我的样子。”

    独武被他说的越发戒备起来,因为此人说的好像他就在自己身边似的,否则怎么会知道这些,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自己肯定没见过此人。

    “你到底是谁?”

    独武质问向了他,他却闭了嘴,独武无法,斗胆用神识之力扫过了对方。

    神识之力一扫而过,独武顿时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来不及震惊出言,却听他开口:“哦!朋友!冒然用神识试探不知根底的陌生人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独武闻言,冷汗流了下来,因为刚才他神识扫过对方发现那里是空无一物!但眼中明明就能看见对方就在那里!第一次碰见如此诡异的事情,独武不由得不受到惊吓。

    如此诡异的情况,让独武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哦!美丽的姑娘,我从没见过比你还难治愈的人!”原来,他一直在治愈祈儿早先被云沧魔气侵蚀的双手。

    独武凝神又看了他一会儿,终于他是放下了祈儿的小手。

    “你救救云沧吧!”祈儿见这人治好了自己的手,恳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