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家宴(下)

    更新时间:2018-02-02 14:28:41本章字数:2040字

    七转八拐后,霁颜无意闯进了一处宅院,但却不是雅居。她深知她一回头阿良必会起疑,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

    “大小姐,你怎么走到香居来了?”身后传来阿良的声音。

    霁颜松了一口气,然后反映极快地说道,“我来看看霁超,他晚上不是喝醉了嘛?!”

    “大小姐,那是三夫人的家务事,我们还是回去吧。”

    “怎么是三娘的家务事呢?霁超叫我一声姐,我就该做到姐姐的义务。”说着,霁颜更理直气壮地往里走,她已经想好了,一会儿应付性地看完霁超后,就佯装累了要在香居留宿,谅她也没有办法阻拦。

    香居果然名不虚传,才进院子,淡淡的清香就随着夜风迎面而来。可再往里走,却猛然听见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打破了宁和的气氛。

    “夫人,夫人,小纹不敢了,小纹再也不敢了,以后一定一定好好照顾少爷!”

    “怎么回事?”霁颜想要继续往里走,却被阿良一把拉住,她冲她十分严肃地摇了摇头。霁颜无奈地停在原处,偷偷地探头张望,隐隐约约见里面的灯火摇曳,一群家丁毕恭毕敬地跪在地上。

    “让你好好看着少爷,都当做耳边风了是吧!我让你不听话,不听话!”三夫人拿着鸡毛掸子,恶狠狠地往丫鬟小纹身上抽,毫不留情。

    “娘,”霁芒从游廊一头小跑而来,跨进门槛,软言软语道,“娘,霁超才刚睡下,你这样会把他吵醒的。”

    “都是这死丫头害的!”三夫人还是没有停手,“叫你出声,叫你吵到少爷。”

    “嗯……嗯……”小纹紧紧咬着嘴唇,不敢吭声,满脸都是泪水。

    “娘!”霁芒实在不忍心,她跪下来挡在颤抖的小纹前面,哀求道,“娘,我求你了,别打了。这件事若是传到爹和大娘的耳中,你该如何是好?”

    “芒儿,你让开!要不是这死丫头,超儿怎么会当面冲撞老爷呢!老爷这下心中肯定生了芥蒂,不会对超儿寄予厚望了……”三夫人语气悲伤,手中的鸡毛掸子掉落在地,“以后若是你嫁出去了,娘该怎么办?娘只有超儿可以依靠了,娘只有他了。”

    “娘,我知道的,我都明白。”霁芒起身轻轻抱住三夫人,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娘,爹他没有生气,他还托我带了许多首饰给你呢。我已经让小兰送到你房里了,你没看到吗?”

    “首饰?”三夫人果然露出笑容,“我就知道,老爷心里是有我的。”

    “嗯。娘,时候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芒儿会处理好的。”

    “诶,好,娘去试试老爷送的新首饰。”三夫人整了整衣襟,斜睨了一眼跪着的家丁们,然后冲着身后候着的丫鬟叫道,“阿慧,还愣着干嘛,走啊!”

    “是,夫人。”

    三夫人走后,霁芒让家丁们都回去歇息,然后又亲手扶起颤颤巍巍的小纹,声音柔和,“别怕,都过去了。”

    “小姐,小姐,小纹不是故意的。”小纹拼命摇着头,“我拦不住少爷。”

    “不怪你。”霁芒眼底满是无可奈何,“这几日你在房内好好养着,我让小兰去给你取些金创药。如今暑热,伤口若处理不好会留疤的。”

    “小纹不敢,夫人知道会打死我的。”

    “娘那边我会解释的,你这般伤痕累累,让霁超见着,免不了又是一场吵闹。这些日子,我会让小兰先照顾着霁超,你不用担心。”

    “对不起,小姐。”

    “以后凡事小心,谨言慎行就好。”语罢,霁芒无意朝院子瞥了一眼。霁颜连忙收回脑袋,侧头望了一眼阿良,哑声道,“她好像看见我了,怎么办?”

    “视若不见,听若未闻。”阿良语重心长地说道,“若是三小姐日后问起,便说颜微乱跑,你只是经过而已。但若她不来找你,你便只字不提。”

    霁颜默许,心中却五味杂陈,其实这偌大的宅子中住着的不尽是安心享福之人,表面的和谐下波涛汹涌。那么,她这具躯体的真身,是不是也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而此时此刻,茗居内也掀起了一阵波澜。

    霁蔚从饭厅回来后就一直板着个脸,处处责难身边的丫鬟却还是不解气。在旁的大夫人抿了一口茶,轻声喝了她一句,“教你的规矩都忘光了吗?”

    “娘!”霁蔚倔强又委屈地看着大夫人,“你今日为何拦着我?那个霁颜,以前从来不敢和我还嘴的?!”

    “你和她一般见识。今时不同往日,老爷回来了。凡事都该留神,否则倒让她得了便宜。”

    “可是爹一向不喜爱她。”

    “你也知道你爹不喜爱她,又何苦与她置气?”大夫人凝视着她,又缓缓开口,“明日起,你多去香居走动走动,姐妹之间,总要互相说些知心话的。”

    “娘,我不要。那个霁芒就一味地装乖巧讨爹喜欢,我才学不来她那假惺惺的一套。”

    “蔚儿!”

    “娘,究竟我是你亲生的,还是霁芒是你亲生的,你为何对她如此关心?!”

    “你不会明白的。”大夫人叹了一口气,“你只要听娘的话就好。”

    “不!要!”霁蔚一字一顿,然后生气地离座而走。大夫人叫她,她也头也不回。

    “夫人,小姐还小,不懂事,她以后会知道你的苦心的。”黄妈在一边宽慰大夫人道。她是大夫人的陪嫁丫鬟,跟在她身边时间最长,自然知道大夫人的顾虑。霁芒与霁超是一对双生子,然而两人性格却截然不同。一个喜静,一个喜动。随着两人逐渐长大,霁芒出落得越发美丽动人,又加之她性子温婉,所以格外受霁孟秋喜爱。但霁超却整日沉醉酒馆,无法自拔。这一张一弛,本是构不成威胁的。不过大夫人怎么也料不到,及笄之年的霁芒略施粉黛,眉眼竟和那个女人如同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般。而那个女人,恰恰又是霁孟秋的心结。所以,她不得不分外关切霁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