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融入(上)

    更新时间:2018-02-04 14:31:53本章字数:2550字

    第二日的同一时间,书房里传出一阵兴奋的尖叫声,霁颜情不自禁地抱住霁孟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爹,你答应了!你真的是全天下最好的爹爹了。”

    “你呀!那我若不答应是不是就成了全天下最坏的爹爹了?”霁孟秋佯装生气的语气讲道。

    霁颜眉毛一挑,耸耸肩,“这可是你说的啊,不是我说的。”

    “别得意的太早,做生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知道,可我有一位经验老道的爹呀。”霁颜自豪地说道,“我会虚心求教的。”

    霁孟秋看着她,开怀大笑。

    书房外,陈伯露出开心的笑容,他好久没有听到老爷有过那么爽朗的笑声了。这次从苏城回来,好像感觉大小姐变得更加懂事了,而且,也会逗老爷开心了。才短短几日,府里的丫鬟下人都和她玩在一起了,大家都很喜欢听她讲各种奇思妙想的故事。

    “可爹还有一个要求。”霁孟秋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要求?”霁颜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过几日陪爹娘去一趟高府。”

    “这点小事。”霁颜爽快地答应,“你们去那里干嘛?”

    “讨论一下你的终身大事。”

    “谁?”她瞪圆了眼睛问他。

    “你。”霁孟秋指了指霁颜的脸,笑笑,“我的大女儿。”

    “相亲?高家?高奕?”

    “恩。”他点头。

    霁颜立马变了脸色,装柔弱道,“爹,我还不想成亲。”

    “婚姻大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再说,你娘已经盼这一日很久了。”

    “可是……”

    “若你答应下来,五日之后,奶茶店便可开张。”

    “我……”

    “我和你娘在门口等你。马车已经备好了,过一会儿就带你去看看店铺。”说着,他起身往外走,留下霁颜一人瞠目结舌地呆在原地。果然一山还比一山高,她如果要想开店,看来是必须要去会会高家上下了,这应该是相亲的节奏吧,不过还没到最后一刻,事情如何发展谁也不会知道。说不定人家高奕已经名草有主了,说不定人家高府看不上她,是啊,她就不要提前浪费感情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三人回到霁府已经是傍晚时分,二老发现一路上霁颜心情不错,看来是非常满意陈伯挑选的店铺位置。

    “颜儿,回去好好休息,明日我再和你商量一下有关开店的细节。”

    霁颜点点头,“好。”

    “那我们先回房了。”二夫人微笑着吩咐道,“颜儿,记得凡事都要多听你爹的意见,不要自作主张。”

    “知道了,娘。”

    “嗯,好。”

    三人刚打算分道,突然,浓浓的酒味扑鼻而来,霁颜听到脚步声由远至近走来,踉踉跄跄的,带着酒瓶砸到墙柱的声音。

    “哟,你们在聊些什么呢?”霁超红着脸,半偏着头问道,眼神迷离。

    “大晚上要去哪里?”霁孟秋的脸倏地严肃起来,他看着霁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喝酒啊!”他举起手里的酒瓶,对着天上的一轮明月,“把酒当歌啊!”

    霁孟秋的嘴紧闭着,表情很愤怒,二夫人和霁颜有点担心地看着霁超。

    “爹,二娘,三姐,我们一起喝吧。俗话说的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挥动手里的酒瓶,不知霁孟秋的脸色又差了许多。

    “爹?你还当我是你爹吗?”霁孟秋开口,“每日喝的烂醉,你以为你娘替你瞒着,我就不知道了吗?”

    “我没想不让你知道啊,”霁超晃了几步,语气有些自嘲,“爹,你什么都知道,就是不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又在说胡话。”霁孟秋怒斥他,“今日必须家法伺候,你才知道自己错了。”

    “爹,爹,”霁颜连忙站出来,挡在霁超身前,“我带他去厨房,给他做一碗醒酒汤。已经晚了,你和娘快去休息吧。”

    “你走开,”霁超推开霁颜,“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还不如被打死。”

    “大逆不道。”霁孟秋挥起右手掌,霁颜眼疾手快,跑去扶住母亲,“娘,你怎么了啊!”二夫人不知所以地看着她,霁颜拼命地朝她眨眼,然后略带埋怨地看着霁孟秋,“爹,你别发脾气了,娘都被你吓到了。你快扶她去房间里吧。”

    凭借他的阅历,一眼就看出霁颜的小把戏,不过他还是顺着霁颜给的台阶往下走,五味杂陈地望了一眼霁超后,他扶着二夫人走了。

    “你发什么神经啊?要不是看在你帮过盼盼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霁颜双手叉腰,愤愤地指责霁超。

    “我才不稀罕你管。”霁超摇摇晃晃地,打算离开。

    霁颜挡住他的去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想引起爹的注意么?但是,让他失望真的是你所希望的么?”她这话既是说给霁超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她在现代做的所有那些叛逆的事情,都是想让父母关心她,可是后来,她只从他们眼中看到更多的失望。其实霁超还算是幸运的,因为霁孟秋好歹会有几句训斥,而她的父母,什么都没有。

    在霁家短短五天的时间,她像是来到梦寐以求的世界,有父亲的关爱,有母亲的疼惜,多了一个哥哥,甚至还要即将实现她的一个小梦想。她很感激,同时也深刻地反省了自己以前不自爱的举动。回去之后,她不会再任由自己的人生走偏了,她会去上大学,让父母以她为豪。

    “就因为我是庶出,爹就不曾重视过我。这一切,是我的错吗?都是老天爷的错。”

    “噢,你说的对。你这个人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都是命中注定的,无论你做什么不忠不孝的错事,都是老天爷的错,和你半分钱关系都没有。但你觉得你把遭到的不幸,痛苦归怨给老天爷有用吗?你会更心安理得地堕落下去吗?”

    霁超把酒瓶砸在地上,“我不用你来教。”

    “你以为我想教你阿。要不是我现在是你姐,我才不搭理你呢。”霁颜没有被他吓到,反而更加生气。

    “那你不必了,我们只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关系并没有那么深厚。”他推开她,大步流星地迈开步子。其实他说的也不假。霁家虽然人丁旺盛,但几乎都是各过各的,大夫人住在茗居,二夫人住在雅居,三夫人住在香居。平日除了晚饭时间会聚在偏厅里,没有其他共同相处的时候了。霁颜想起那日误闯香居的情景,想起那日阿良对她的告诫,渐渐往后退了几步。她本就是局外人,不该扰乱他们的生活,如果还因此连累到二夫人和霁新源,她肯定会十分自责。可就这样望着霁超一步步错下去,她又于心不忍,对他,对小纹,对霁芒,还有对霁孟秋。

    两权相衡,她还是跨出了步子,跑到霁超面前拦住他,“人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爹不给你机会,我给你。如果你表现出众,爹自会发觉你的长处,也自会珍视你。你不用现在回复我,我给你足够的时间,想通了来找我。”

    “还有,别再喝酒了。酒多伤身,不仅伤你自己,还伤那些关心你爱你的人。”霁颜说完后便离开回房。

    霁超顺着门柱滑倒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心里不知什么滋味。有些事情,他一直憋在心里,不说出来,也不知道和谁说。而今,毫无戒备地向霁颜坦白后,反而有点舒畅了。可是,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

    他能相信霁颜的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