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冯公岭一日游(上)

    更新时间:2018-02-19 11:00:00本章字数:3118字

    次日一早,霁颜和苗儿便到了宝冠寺,不少善男信女都前来供奉。寺庙前后共有三座大殿,一殿比一殿高,气势雄伟。霁颜和苗儿并肩走进前殿,一股栀子花的清香也随之散进鼻尖,十分好闻。进入正堂后,悬檐挑角、雕梁画栋,堂前供奉着四大天王的神像,姿态威武。再往里走,便是观音殿,活泼可爱的善财童子地站在她的身侧。而香火最盛的大雄宝殿里供应着大型的青铜释迦牟尼佛像,两侧分坐着真金打造的十八罗汉。佛像前袅袅青烟自巨大的香炉中升起,霁颜照着苗儿的样子双手合十,然后毕恭毕敬地在软垫上跪拜。

    “信女苗儿,自知罪孽深重。五年前,我拆散一段上好姻缘,五年后,我又破坏一对夫妻和睦。此生我愿意孤寡一人,只求佛祖在天之灵,能保佑他们二人苦尽甘来,各自安好。”苗儿虔诚地在心里祈求道,然后连磕了三个响头。作罢,苗儿又带着霁颜去了后殿的心愿树,好多妇人小孩都在树边徘徊。心愿树的东边有一座高塔,直插云霄。

    “这儿就是宝冠寺的圣地了,那里就是领取心愿牌的地方,一人一日只能领取一块,把你希望祈福的对象写在牌子的后面,然后挂在树上就可以了。”

    “噢。”霁颜走上前,从小和尚手里领了一块心愿牌。它是由红木雕刻而成的,周边一圈镶着金边,还算是精致。苗儿跟在她身后也领了一块,然后两人一起走到一旁的圆桌,上面摆着许多笔墨。苗儿提笔写下一个人名,然后背面朝上握在手心里,不让别人看见。霁颜拿着毛笔,踌躇不定。

    “怎么了?”

    “这心愿牌太小了,我的字塞不下——”霁颜尴尬地摸摸头,又把毛笔放下。

    苗儿轻轻一笑,然后说道,“我帮你写吧。”

    “好啊!”霁颜把她的心愿牌推到苗儿跟前,杵着桌子望着她。

    苗儿再次提笔,蘸了蘸墨,然后问道,“你想替谁祈福啊?”

    “嗯……”这回霁颜就更犯困了,她本来是想给霁家每个人都许一个平安愿,再加上高奕、罗阳、田子启,可现在只有一个机会。

    “一定要写名字吗?”她纠结地看着苗儿。

    苗儿的脸色顿时一变,手里握着的心愿牌蓦地掉落在地上。

    “你怎么了?”霁颜弯腰替她拾起心愿牌,瞥到上面的名字——晴丝。

    “想起一个老朋友,”苗儿接过霁颜手中的心愿牌,双眼变得十分迷离,“她也从来不在心愿牌上写名字。她说这样的话,那个人,那个愿望就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她感伤地望着心愿树上挂着的千千万万的牌子,口里喃喃道,“愿君安稳。”

    霁颜顺着她的目光望向心愿树,暗自思忖。

    良久,苗儿转头对着霁颜温婉一笑,话锋一转,“你想写些什么?”

    霁颜愣了三秒,随即立刻展开笑容,“我知道了。”她拿起笔,把桌上的心愿牌横放,在上面画了两个连在一起的“∞”。

    “这是什么?”

    “一个∞是无穷大,两个连在一起就是永永远远,这是我在书上看到的。”霁颜露出一排皓齿,“接下来怎么办?”

    “来这边。”苗儿领着她走到树下,把心愿牌交给小和尚,由他将它们挂上心愿树。

    霁颜十指紧扣,闭上眼睛真诚地祈祷道,“无论现在的我或是将来的我在哪个世界,愿我在意的人都能永远平安幸福。”

    另一边,高奕正在苗儿的房间翻找证据,只是她的房间十分整洁朴素——几张字画,几本医书,一把古筝——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他一本本翻阅着桌上的医书,试图找到她与外界的书信往来,不过依旧一无所获。

    差不多到了晌午,高奕把医书和字画摆回原位,又环顾了整个房间。不知霁颜她们何时回来,他只好先行撤退了。正当他跨过地上的矮几时,衣服的下摆不小心弄翻了桌上的香炉,他警觉地看了眼门外,马上蹲身收拾。这个香炉造型算是别致,像一只鸽子展翅飞翔,他把它拾起来,放在矮几上,而后表情突然凝滞,三秒后,他翻过香炉,紧盯着香炉底部,上面刻着小小的四个字——“张鸽、晴丝”。

    “是他。”高奕俊秀的眉目忽地严峻起来,苗儿怎么会和张鸽有联系?莫非帮助苗儿逃出花香苑的人是他?而这个晴丝又会是谁?他把香炉握在手上,徐徐走出房门,从衣袖里拿出信号弹,朝着天空发射。

    山岭里一声清脆的爆炸声,接着天空上冒出几缕青烟。不一会儿,顾晓潇就带着一队捕快冲进农舍。

    “高大哥。”

    “外面有动静吗?”

    “没有。”顾晓潇走到他的身边,盯着他手上的香炉问道,“这是什么?”

    高奕把香炉递给顾晓潇,她看了一眼底部,脸色忽然有些起伏,“晴丝?”

    “你知道她?”

    “之前你不是怀疑吴夫人是青楼女子?这位晴丝曾经就是花香苑的招牌——号称琴棋双绝,后来她被人赎身,从此了无音讯。昨日我与田大哥拿着吴夫人的画像去问过花香苑的伙计,只是他们都矢口不提晴丝的过往。”顾晓潇看着他,又继续说道,“还有,高大哥,昨日吴夫人已经自首了。我把她关进牢里了,很明显她是想替凶手抵罪。因为事出突然,还没有向你请示。”

    “他们三人之间一定有故事。”高奕言简意赅地说道,“先让罗阳看着张鸽,其他都等苗儿回来后再问吧。”

    “嗯。”

    “你们进去埋伏好,一会儿等我通知。”

    “好。”

    马车一路朝着农舍而去,霁颜打开门帘坐在马夫的后面,一面东张西望,一面想办法拖延。今天天气晴好,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街边摆摊的时不时发出几声吆喝,还有些碎碎细语。不过比起南城的集市,这里确实清静舒适不少。

    “诶,苗儿,你吃过这一家叫‘莲华楼’的酒楼吗?早上来的路上我就有注意了,似乎客人络绎不绝啊!”

    “小姐,一看你就不是当地人。”马夫憨憨地笑笑,说道,“莲华楼的自制莲花酿可是出了名的醇厚,许多人喝了之后都欲罢不能。”

    “有这么夸张吗?难不成你也是沉迷者之一?”霁颜怀疑地看着马夫,又说道,“大叔,酒醉是不能驾车的啊!”

    苗儿轻轻发笑,“霁颜,他没有夸张,莲华楼的确有让人欲罢不能的莲花酿,不过那儿的饭菜也是冯公岭数一数二的好吃。”

    “里面这位小姐说得不错。好酒配好菜,这样才有滋味啊!”

    “说的我都馋了,”霁颜舔了舔嘴唇,灵机一动,“苗儿,要不我们在莲花楼吃完再回去吧?”

    “这样‘奕’公子会担心你的吧?”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高奕告诉苗儿他姓‘奕’。

    “不会,他知道我的个性的。”霁颜狡黠地笑笑,“只要我回去给他打包些吃的就好。”

    “嗯,那好吧。”

    “大叔,听见了吗?”霁颜开心地叫道,“可以停车了,我们要去吃香的喝辣的了!”

    莲华楼里,小二肩上挂着条毛巾,手里端着盘子在川流不息的客人之间游走。霁颜她们已经坐下好一会儿了,却仍然没有机会点菜。这莲华楼,果然是名不虚传的热闹。

    “两位客官,让你们久等了。”小二满脸恭敬的笑容,“需要点些什么?”

    “额……”霁颜张望了下其他桌的酒菜,眼花缭乱,一时拿不定主意。于是,她扭头看向苗儿,“还是你来点吧。”

    “嗯。”苗儿看向小二,温和地说道,“群虾戏莲、明珠豆腐、酒烧香螺,再来一份雪煮银耳汤吧。”

    “客官可真会点啊,都是咱们这儿的招牌菜。”小二对苗儿的品味赞不绝口,“二位稍等片刻,菜肴马上送到。”

    “好。”

    “光听这些菜名就觉得很好吃,这老板看来也是花了功夫的。”霁颜啧啧称道,“改明个我也要给我的奶茶起些好听的名字。”

    “什么奶茶?”

    “没……没什么,”霁颜发现说漏嘴了后,喝了一口茶,连忙转移话题,“苗儿,你有尝过这里的莲花酿吗?”

    “你喝过酒吗?莲花酿虽然不烈,却极容易上头,不会喝酒的人两三杯下肚就会醉的。”

    “我喝过的。我可是千杯不倒的,要不我们干两杯?”霁颜期待地看着苗儿,心里萦绕着一丝愧疚,可是她答应高奕要耗住她。

    “可以啊!”苗儿也爽快答应,一醉泯千愁,她是该大醉一场了。

    “小二。”霁颜摆手招呼他道。

    “有什么吩咐,客官。”

    “来一坛莲花酿,两个杯子。”

    “好勒!”

    不一会儿,酒菜就上齐了,霁颜把莲花酿给苗儿满上,又为自己斟上满满一杯。她举起酒杯,干脆地说道,“敬你,谢谢你一天的地主之谊。”

    苗儿含笑与她碰杯,“也敬你,谢谢你一天的欢声笑语。我好久都没那么快乐过了。”

    霁颜看着她一饮而尽,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她抬头将手中的酒一口气灌进嘴里,然后又倒满一杯,反复三四次之后,她的脸红得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