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冯公岭一日游(下)

    更新时间:2018-02-20 11:00:00本章字数:3214字

    “好了,霁颜,你再喝下去,我们就回不去了。”苗儿拦下她的酒杯。

    “那就不回去了。”霁颜拨开她的手,“苗儿,我再敬你,敬你的琴音。”

    “你别只顾着喝酒,也吃些菜。”苗儿夹了一只虾放进霁颜的盘里,“尝尝看。”

    “苗儿,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好?!”霁颜埋头问道,她的声音糯糯的,让人听了很动容。“为什么你一点儿都不怀疑我们的身份就帮助我们?!这个世上有很多坏人,你要是对人丝毫没有戒备,很容易受伤的。”

    “我不是没有怀疑你们。”苗儿缓缓开口,声音充满歉意,“我帮你们,也只是想为自己赎罪。”她从霁颜肘边把酒坛拿来,为自己倒上一杯,然后灌进嘴里,“我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深深伤害过一个人,两次,她对我也丝毫没有戒备。”

    “是……晴丝?”霁颜抬起头,猜测道。

    “是她。”苗儿又灌下一杯酒,“十二岁那年,我爹死了,我被舅父舅母卖进了花香苑。我的第一夜,我因为紧张而颤颤发抖,结果被客人嫌弃。那时,要不是有晴丝,我已经被妈妈打死了。后来,她为了保护我,不惜替我接客,而我,只用默默地在帘后弹琴助兴。”

    把心底的秘密说出来后,苗儿觉得解脱不少。霁颜托着下巴呆呆地望着她,既心疼又惋惜,“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争执——”苗儿冷冷地自嘲了一声,“直到她嫁人后,我依旧无法释怀,我主动接近她的相公,企图得知她的近况,才知道,她过得一点儿都不快乐。”

    “她嫁的那户人家不会正好姓吴吧?”

    “你怎么知道?”苗儿表情错愕地望着她,质问道,“你到底是谁?”

    “对不起,苗儿,我不是有意的。”霁颜抿嘴道歉道。

    “你到底是谁?!”苗儿又加强了语气质问道。

    “我是霁颜,但你救的那个男人,不姓‘奕’,他姓高名奕。”

    “高奕?高大捕快?”苗儿眉头微蹙,“你们是故意来找我的,为什么?”

    “因为吴锡生死了。我们这次来冯公岭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你,高奕怀疑你和他的死有关。”霁颜抓住她的手,看她的反应,根本对此事毫不知情,那么,杀死吴锡生的人不可能是她,“你和那位晴丝姑娘发生争执是不是就是为了吴锡生?苗儿,只要你和高奕讲清楚前因后果,他会还你清白的。”

    “吴锡生,他死了。”像是想明白什么似的,苗儿挣脱开霁颜的手,忙往门外跑,“我要去找他问清楚,不,不会是他的,他是不会杀人的。”

    “苗儿!”霁颜情急之下把钱袋扔在桌上,然后追了出去。

    已经是傍晚时分,山岭里笼罩着朦胧的月光,显得寂静而冷清。霁颜和苗儿仍然没有回来。高奕站在院子里,高大颀长的背影有一丝落寞。顾晓潇从屋子里出来,走到他身边,“高大哥,夜里天凉,还是进屋等吧。”

    “没事。”高奕说着,“还是没有查到她们去哪儿了吗?”

    “是的。寺里的住持说她们很早就离开了,然后有人见她们去了莲华楼,可小二说当时店里生意太好,他只看到她们留下的钱袋,满桌的菜肴几乎没有动过。”

    “还是我太大意。”

    “高大哥,这是谁也不能预料到的。而且,那也只是我们最坏的猜想。说不定霁小姐现在还好好的。”

    “我宁愿是她自作主张想要救她。” 

    顾晓潇恍神了片刻,而后抬眸,看着高奕严肃的侧脸问道,“高大哥,若今日是我突然不见了,你也会像现在这样等我吗?”

    “傻丫头。”高奕望着她,语气忽然放得温柔,“你忘记了我答应过晓晟会好好照顾你的?!”

    鼻尖一酸,顾晓潇上前抱住了高奕。因为碰到伤口,高奕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退,晓潇连忙松开手,担心地问道,“高大哥,你受伤了?”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要担心。”高奕神色自若,“只是在森林里遇袭了而已。”

    “以你的功夫……”顾晓潇的话戛然而止,然后话锋一转,“那森林岔路颇多,又是前往冯公岭的必经之路,霁小姐会不会是迷路了?”

    “让兄弟们马上分散到森林找人。”

    “好。”

    顾晓潇将剩下的兄弟们两两分成一组,分别至东南西北四角搜罗霁颜的踪迹,而她与高奕,则在中间一带徘徊,以便得到第一手消息。森林里,顿时火光乍现。

    “霁小姐……霁小姐……霁小姐……霁小姐……”

    有人……混沌之间,霁颜仿佛听到有人在喊她,她微微睁眼,看到四周漆黑一片,自己怎么会在这儿躺下了?回忆里,她明明是追着苗儿跑出去的,然后她……脑袋越来越沉,霁颜扶着树,肚子里一阵闹腾。

    “额!又喝上头了!”霁颜双手扒着大树,把脸贴着树皮来降温,用以清醒自己,“我不能倒下,我得回去通知高奕。”坚持不过三秒,她又不受控制地倒在了地上。

    “什么人?”西北方向巡逻的捕快耳尖,听到一阵响动,立刻举着火把冲过去,只见霁颜瘫倒在树旁,一动不动。他连忙上前扶起她,打探她的鼻息。“还活着。”他高兴地转身冲着另一个同伴喊道,“霁小姐在这里。”

    同伴附声而来,他接过火把,两人一起往高奕那儿走去。

    “老大,找到霁小姐了。”一个捕快举着火把急匆匆地跑来,后面的捕快扶着半昏半沉的霁颜。“霁小姐就在树下躺着,没有见着其他姑娘了。”

    “行,叫其他兄弟们集合吧。”顾晓潇上前帮忙扶住霁颜。

    “是。”那个捕快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其他兄弟立刻撤回到中央地带。

    “我……”火光下,霁颜的双颊坨红,眼神迷离,“我找不到苗儿了。”

    高奕上前一步,担心地看着她,“这是怎么回事?”

    “老大,霁小姐她好像是喝醉了……”几个兄弟面面相觑,埋头偷偷发笑。

    这个死丫头,高奕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然后从晓潇手里扶过她,“我来吧。”他一举把她扛上肩,然后对着众人说道,“回去吧。”

    ***

    学堂里,罗阳潜伏在张鸽的房间外,从收到高奕的消息后,他就一刻没离开过这里。张鸽终日都独自呆在房间里面看书,偶尔会对着一只鸽子自言自语。差不多接近戌时,他房间里的烛火依旧还燃着,突然,一抹瘦弱的黑影悄悄地走进他的房间。罗阳警惕地跟上前,在窗户上戳了一个小洞。

    “你怎么来了?”张鸽坐在位置上,抬眸看了来人一眼后,又继续翻着手里的书。

    “吴锡生是不是你杀的?”苗儿的脸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白皙柔和,“是不是你派人接应我逃出花香苑,好转移捕快的注意力?”

    张鸽保持沉默,不作任何回答。

    “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恨。当初是我没有替你转达一年之约,是我以晴丝之名引诱王员外,是我告诉妈妈晴丝身患染疾才让她悄无声息地把她卖给吴锡生。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一念之差。如今,我已经想开了,若吴锡生真是你杀的,我也不在意,我可以替你顶罪。张鸽,这是我欠晴丝的,欠你的。你们还有机会重新开始。”

    “没有了,什么机会都没有了。无论再做什么,我和她都回不去了。她亲口让翠翠转告我,情似游丝,随风飘荡。”张鸽无奈地笑笑,然后开口道,“物是人非事事休。她的心中早已经没有我的位置。”

    “不可能,我不相信。”沉默片刻,苗儿转身走出房间。罗阳迅速躲到柱子后面,瞄了一眼她的背影,思量再三,还是决定留下。

    走出学堂后,苗儿戴上帽子,准备往吴家一问究竟。绕过转角,她忽然听见一人蹲在角落哭泣。

    “姑娘,你没事吧?”她缓缓靠近,轻声安慰道。那人抬起头,一张苍白的脸满是泪痕。“翠翠,怎么是你……”苗儿连忙上前扶起她。

    翠翠站直身子,红通通的眼眶多了些许愤恨,“是你!”她甩手狠狠地打了苗儿一巴掌,“都是你害的!姑娘待你那么好,你却恩将仇报,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我诅咒你下辈子当牛做马!你知道姑娘这些年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吗?人人都说花香苑是个牢笼,吴家大宅何尝又不是呢?吴锡生刚娶姑娘那阵子,天天好言好语,我本以为姑娘苦尽甘来,会有个好归宿的。没想到,那日他与姑娘下棋,姑娘故意输给他,他却如发了疯似的,拿着木棍打姑娘,逼她教出什么棋谱……姑娘用了近五年的时间,让他终于不再纠缠于棋谱一事,可你又出现了……”

    “是我的错。我对不起晴丝,对不起晴丝!”

    “对不起有什么用?姑娘命都要没了,你对不起有什么用?!”

    “死的不是吴锡生吗?”苗儿激动地看向翠翠,“晴丝她为什么会没命?”

    翠翠擦掉眼泪,不回答她的问题,也拒绝与她对视,提起包裹往外走。

    “翠翠,你把话说清楚。”苗儿在后面穷追不舍,“晴丝她到底出什么事了?”

    翠翠甩开她的手,冲她尖叫了一句,“姑娘说吴锡生是她杀死的!她认罪了!”然后含泪大步跑走。苗儿杵在原处,黑色披风缓缓滑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