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日常挨打

    更新时间:2018-02-02 21:39:05本章字数:2367字

    苏辰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最主要的还是要将这些人的真实目的弄清。不过很快的他便是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他特么的根们就没有这些人的联系方式!

    姬芸歪着脑袋想了想道:“那几个人平常也不总来酒吧,我昨天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们。”

    苏辰道:“应该没事,我想那些人应该会主动找我才对。到时候我把他们约出来,然后你就在附近发动异能。”

    不过话刚说完,他便是带有一丝担忧之色看了过去:“我说,你的异能可是有点不算靠谱,到底行不行?”

    姬芸讪讪的摆弄了一下秀发,随后说道:“这个嘛,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只要是人少的情况下,还是比较容易控制。”

    顿了一下,又是说道:“这几个人来历不明,以后如果在遇见的话,要多留点神,你的异能和他们不同,到时候如果真的动手了你也占不到便宜。”

    苏辰点点头,回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和那个叫做天羽的男人交手过程,他的一招一式之中,颇有些正统的拳法,好像并不像是无师自通。而且再配上速度的异能,自己恐怕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不仅如此,他身边其余的三人也都是身怀异能,短距离内的隔空取物,迷惑人眼的隐身能力,还有随意能召唤出火焰的杀招。任何一项异能,都足以对自己产生威胁。

    自己的异能虽然比不上他们那样具有实战的意义,但是在别的方面来说也有他们所不及之处。点石成金,这项异能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的话,那苏辰的下场便是可想而知,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房间内,被迫整天靠着这个异能制造黄金。

    正当二人说话的功夫,床上也是传来了翻身的动静,从昨天晚上就一直睡到现在的迟潇潇此时已经是醒酒了。

    苏辰见状之后连忙对其做了一个手势,姬芸点点头,悄无声息的便走了出去。

    那迟潇潇从床上挣扎的爬起,随后半眯着眼睛打量着四周,她的脑袋还因为酒劲的关系隐隐作痛,丝毫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醒了?”苏辰走过去没好气的说道。

    床上的女孩闻声抬头看去,随后发现此时正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当即便是大叫一声,接着便是赶紧抓起被子捂住了自己。

    这一嗓子实在是太过突然,就连在街边行走的路人也皆是闻声驻足。苏辰后退一步,接着便是揉着嗡嗡直响的耳朵,好像有些是有些失聪了。

    “喂,你干什么!”苏辰连忙阻止道。

    迟潇潇一脸震惊的看着站在面前的人,随后叫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辰看得她做出的反应,虽然自己是屌丝一枚,但是按照这种情节发展他也知道是肯定发生误会。

    苏辰道:“我可没对你做什么,你昨天晚上喝多了,然后我就去酒吧把你抱回来了。”

    “把我抱回来?”

    迟潇潇眨眨眼睛,随后尖声问道:“那为什么我的衣服都乱了,你是不是趁我睡着的时候作别的事情了?”

    苏辰无语,那明明是她昨天晚上躺在床上耍酒疯的时候自己弄乱的,和自己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转身从垃圾袋当中掏出昨天晚上那件衣服,刚刚翻出,那恶心的臭味便是弥漫在了周围,味道极其反胃!

    苏辰一脸嫌弃的捂着鼻子道:“瞧瞧,这就是你昨天晚上的杰作,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外套了。”

    坐在床上的迟潇潇双眼失神的盯着那件肮脏不堪的衣服,反射弧极长的她过了将近五秒钟才是闻到那股恶臭。

    苏辰将衣服重新装回垃圾袋,一边开窗一边叫道:“再说了,我对幼女的身体可没有那种想法。”

    一句话道出,本来刚才迟潇潇还在为了昨天晚上弄脏了他的衣服而自责,下一秒便是当下站了起来,然后慢步走到那正在打着窗户男人的身边。

    “干什么?”察觉到她拍着自己的肩膀,苏辰转头回去问道。

    “嘎 嘣!”

    一声清楚的声响从其小腿处突然传来,迟潇潇一脸迷之笑容的看着倒在地上来回嚎叫的苏辰,接着便是蹲下拽起衣领叫道:“你还说你没看,还狡辩?”

    苏辰感受着小腿处那种痛彻心扉的疼痛,再加上刚才自己明显听到了嘎嘣的声音。很显然,小腿处估计这时候已经骨折了。

    苏辰张大着嘴巴直喘气,叫道:“你个疯婆子,你昨天喝多了吐了一身,要不是老子把你带回来,估计你现在都死在大街上了!”

    自己明明是好心,没想到却是被这个疯子直接恩将仇报,不说点感谢的话也就算了,居然直接给自己来了这么重的一手。

    “切,我又没要你救我。”迟潇潇显然是想起来了昨天的一点事情,到自己睡过去的时候,好像确实是看见苏辰来了。

    看着倒在自己面前捂着消退瑟瑟发抖的苏辰,此时他的额头已经被那种疼痛弄得出了汗。迟潇潇有些没好气道:“行了啊,一个大男人,像个娘们一样叽叽喳喳的烦不烦?”

    苏辰对其咆哮着:“你去把你的小腿弄骨折,你看你疼不疼!”说罢,又是哀嚎了起来。

    迟潇潇无语,接着便是将刚才那条受伤的小腿摆正,接着便是握了握拳头,当即发出阵阵咯咯的声音。

    苏辰见势不妙,急忙瞪大着双眼嚷道:“你要干什么,我都这样子了,你还想怎么样?”

    “少废话!”迟潇潇用手摸了摸那受伤的地方,随即便是缓缓将拳头举到半空。

    此时苏辰的视线随着那拳头一点点上扬,心中充满着阵阵绝望,这妮子简直是不讲道理,都已经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难道还不放手?

    “迟潇潇,我告诉你,你别,别...啊!”

    “啊!”

    随着那拳头的迅速落下,苏辰当即也是闭紧了眼睛冲天大叫一声,那道声音的穿透力极强,当即整条楼道,皆是回荡着刚才那阵犹如撕心裂肺般的声音。

    那拳头正好砸在小腿处,刚才本来一动不动的小腿突然犹如条件反射般的一动。之前那种裂骨的疼痛也是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酥麻的感觉。

    苏辰缓缓的睁开眼睛,然后试着活动了一下,没想到之前还一动未动的左腿,竟然一下子恢复如初。

    “我靠,神医啊,你怎么弄的?”苏辰有些惊讶,随即急忙问道。

    迟潇潇站起身子拍拍手道:“我已经帮你接好了腿,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吃顿饭,就当做是我出手的医药费。”

    苏辰一阵黑线,这小妮子的逻辑思维实在是太过彪悍了,明明是她自己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打断了自己的腿,给自己接回来也是理所应当的吧?没想到现在,居然还以此为由,准备敲诈自己一顿饭?

    虽说有些无奈,但是苏辰嘴上却是不敢再说什么,万一这丫头在发一次彪的话,估计下次断了的,就不止是一条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