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病房温存

    更新时间:2018-02-15 18:00:04本章字数:2079字

    从基地深处走出,姬芸的小脸之上便是一直面无表情,从她的脸上几乎看不出任何所谓的喜怒哀乐。但是却是只有她自己心中清楚,面无表情,也是对这件事情严重性的最好表达。

    “M.......是吗?”

    小嘴轻启,玉手在半空当中划出一个字母的痕迹。

    刺瑰这个组织存在于世间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国家手中的一把尖刀,所有损害和企图损害国家利益的人,刺瑰出手,迎接他们的下场,通常只有一个。

    “不死 不休!!!”

    双眼微寒,那双瞳孔之中却是已经暗暗动了杀心,其实这只是其中的一点原因而已。最重要的是,他将自己最心爱的人,搞成了这幅模样...

    “啊!!!”

    突然之间,从拐角深处的一间病房内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姬芸在听见那熟悉的声音之后,条件反射一般的浑身一颤,根据声音判定,那个声音,却是苏辰的房间!

    “苏辰!”

    心中一惊,姬芸的眸子当中当即便是满是惊慌之色,随之便是急忙跑到发出声音的病房当中,一手推开,另一只手上,刺骨的寒意也是缓缓聚集。

    “喂,快放手啊,你弄疼我了!!”

    病床上,此时的苏辰已经苏醒,不过脸色还是极为惨白,脑袋却是被一双玉手紧紧的握着,模样看起来尤为挣扎。

    “迟潇潇?”

    看到来人之后,姬芸随之一愣,那即将就要爆发而出的刺骨寒意也是在瞬间消散而去。

    “死苏辰,臭苏辰,你醒了也不告诉我!!”

    此时的迟潇潇的一双玉手,正玩命一般的摇晃着他的脑袋,苏辰本就是刚刚苏醒,四肢乏力,在加上被这么一阵摇晃,更是头疼欲裂,难忍不堪。

    “姑奶奶,你不要在晃了,我快要被你晃死了......”

    在感受到那股极其距离的晕眩之后,苏辰终于是彻底的忍不住了,当下便是直接脑袋歪在一侧,当下便是将腹中的呕泄物,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迟潇潇,别闹了!”

    姬芸终于发声,随后上前一步拽住她的手腕:“照你这个晃法,他迟早都得被你弄死!”

    迟潇潇的心情本来就不太舒服,当下居然被直接平白无故的呵斥一番,心头也是隐隐发怒。刚欲开骂斥责的时候,却是突然发现,一向嬉笑待人的姬芸,此时她的双眼,竟然如此的让人恐惧!

    一双美眸死死的盯着迟潇潇,苏辰此时也是反应过来,这种眼神,就算是他,也是第一次从她的眼中见到过。

    “潇潇,你先出去,我有话和他说!”

    只是稀松平常的一道简单话语,此时从姬芸的嘴中说出,却是宛如命令一般。

    迟潇潇心中一惊,美眸当中的眼神,瞬间变得空洞无比,身体却是木讷的站起身子,动作如同机械一般,慢步的朝着病房外面走去。

    “关门!”

    又是一句话说出,那本来在之前刁蛮任性的迟潇潇,居然直接听命照做,一声门响之后,便是驻足在其门旁一动不动。

    看着这极为反常的一切,苏辰却是彻底明白,随即苦笑道:“至于吗,你对她还使用异能?”

    姬芸的读心术不仅能够探索对方的世界,更是有着蛊惑人心的作用。这一点,在两人刚刚见面的时候,他便是真切的领略到了。

    姬芸耸肩,眸子当中的眼神也是变得缓和了一点:“这位大小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好好说话的话,会听我的吗?”

    话音刚落,姬芸的身体便是凑了上来,绝美的脸颊距离苏辰的鼻翼只有几厘米的空隙,仿佛近在咫尺一般。

    “你,你要干嘛?”苏辰一慌,也是闻到了那弥漫在空气当中少女独有的芳香,只不过这是在外面,她这个样子,是不是也是太大胆了。

    小手穿过衣服伸进体内,当下便是直接将玉手放在了其胸脯处。苏辰的心脏急速跳动,这女人,究竟是要干什么啊!

    “还可以,体温正常了。”姬芸宛如松了一口气说道,不过小手,却是依旧放在那里没有拿走。

    “我说,这个,我已经没事了,你手应该...额...可以拿走了吧?”

    此时的姬芸,脸颊趴伏在自己的胸膛之上,似乎是在聆听着自己狂乱的心跳,随即小脸微微抬起,作势便是要缓缓靠近......

    “喂,你这是要......”

    还未等病床上的人儿将话说完,姬芸那樱桃一般的小嘴便是微微一动,一抹柔软,也是随着牙关打开而传递其中。

    苏辰呆愣的半坐在病床上,本来刚刚还有一点力气的,结果现在,好像又是浑身乏力一般的状态。

    这一抹双唇之间的重迭,如同电击一般的轻轻流淌过两人的全身,那种发麻的感觉,却是使得两人皆是感受到了一阵快感。

    少女似乎并不满意这种程度的索吻,身上的外套也不是有意还是无意,从那白皙的双肩瞬间滑落。

    苏辰见状,连忙一愣,接着眼疾手快一般的将外套接住,随后用力的将其提了上去。

    他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算这样,也总不能在这里做这么过火的事情吧?

    嘴唇用力挣脱,两人之间的舌吻这才是渐渐分离。苏辰小脸微红,视线却是来回躲避,丝毫不好意思与其对视。

    “你,不喜欢吗?”姬芸伸出玉舌舔舐了一下嘴角,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两人共同留下的余温。

    “不,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苏辰凌乱,随即解释道:“我听潇潇说,这里好像是什么基地的医疗所,人多眼杂的,我觉得额。我们这样.......不好。”

    他可说的没有错,刚才的那副场面,姬芸的动作实在是太过大幅度,如果不是自己眼疾手快一把控制住了,说不定在病床之中,两个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如果外面有人经过看到这一幕的话,那这个面子可真的丢的干干净净了。再说...

    自己刚刚大病初愈,真是需要恶补营养的阶段,他可没有富裕到,自家粮库缺粮,还得要给别人家运输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