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茉云的想法

    更新时间:2018-02-28 23:27:24本章字数:2775字

    “最坏的下场,不过也就是死吧?”

    公园的长椅之上,苏辰歪着小脸,表现的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对于死亡,几乎每个人都是畏惧的,但是就是这么畏惧的一件事情,当下却是被苏辰说的轻描淡写。

    看着那无所畏惧的表情,茉云却是反问道:“你,难道不怕死吗?”

    “怕啊......”

    苏辰叹了一句,随后说道:“但是怕又能怎么样,谁也不会长生不老,总有一天还是要接受这件事情的。”

    “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坦然接受,与其每天担惊受怕的,还不如笑着对待呢。”

    苏辰的性格倒是极为乐天,那令人恐惧的死亡从他的嘴中说出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苏辰挠挠小脸,随后反问道身边的那个女孩:“怎么,难道你怕死?”

    茉云一怔,随即便是苦笑的摇了摇头。身为一个医生,她亲眼看见过太多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死亡,是每个人都必须要面对的。太多的生命,在她的眼前流逝,对于死亡,她也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而要是问她自己到底害不害怕死亡,这种问题,恐怕她一时之间还真的是无法抉择。

    自己害怕死亡吗?明明是对那么多次在眼前的生死习以为常。但如果说自己并不害怕,自己却是没有这个答案。

    可能,当那种感觉亲身降临的时候,这个问题,才会在自己的心中得到答案吧?

    “对了,他说没有我还要背着这个东西多长时间?”

    可能是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太过严肃,当下苏辰便是转移了话题,其实这个问题是他一直都想问的,五百多斤的东西,就这么整天的压在自己的身上,换成谁谁不难受?

    “我是真的有点坚持不住了,而且我总是感觉那个袋子,好像一天比一天沉啊?”

    苏辰苦叹一声,的的确确,这一周的时间自己每天都是在背着那个东西上下楼,本来前几天的时候他已经适应了那个重量,只是这几天却是突然发现,那个袋子,竟然还是明显的郑重了。

    茉云眼睛眨眨,随后便是想起霍塔博士曾经对自己交代的那番话。

    “这个袋子,是可以自动使用者的自身身体自动调节的,也就是说,这个袋子当中有着自动识别人体力气的功能,在读取到这种信息之后,那个袋子便是会自动变成所能承受的重量。”

    “袋子的重量,是根据人体的承受来调节的?”

    茉云当然是知道这其中的事情,苏辰觉得袋子越重,便是他身体的承受力开始明显加强,这也就是证明着,这一周的训练,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

    “不知道,或许,你还是要背着那堆东西好长时间。”

    苏辰苦笑,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根据霍塔博士那个老家伙所言,只有这样,才能够加强自己的承受力。

    虽然觉得很麻烦,但这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将各种异能融进去自己的身体,想到这里,旋即,苏辰便是释然了许多。

    他知道这些事情是自己必须要承受的,如果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就必须要选择接受这些东西。

    回想起那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迟潇潇,林雪儿,姬芸,这三个,都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他不想再尝试那种无助的滋味。不想,在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一点伤害。

    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这个世界就犹如是一座金字塔一般,弱者,只是那金字塔下方最为普通的筑基石,是宛如蝼蚁一般的存在。

    只要那强者,才有资格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有资格决定着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

    这个到底,从世界产生的那天起,便是一直存在,自古以来,永恒不变!

    “实力啊.....”

    暗暗的苦叹一声,苏辰便是慵懒的伸出自己的右手手掌,透过手指之间的缝隙,也是能够看清楚在那夜空之上,悄然升起的一轮明月,随即,又是一声苦笑发出。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变强啊?”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孱弱,仅仅只是一个联圭,便是将自己逼迫到如此狼狈的底部,束手无策。

    而在那邪恶的异能者组织当中,比联圭实力强横的人,必定是大有人在。他知道双方的人必定会在以后有所交手,所以,他必须要在那个时候之前,让自己变得更为强大!

    苏辰并不懂得那些大局观,他也不想懂得,他的世界很小,想的也是非常简单。

    不过有一点,却是极为明确的,只有拥有实力,只有让自己变得更为强大,自己才是可以有资格站在她们的面前,成为她们能够依靠的肩膀,为她们遮住那些风风雨雨。

    两人又是在长椅上稍作停留,茉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苏辰见状,也是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晚了,当下便是起身准备离去。

    “诶,你等一等!”

    看着后者那即将离开的背影,茉云贝齿一咬,模样似乎是在做着什么决定一般,旋即,便是立刻出声叫住。

    “怎么了,还有事情啊?”苏辰转过身子,直接开口问道。

    茉云的表情极为反常,踌躇之间,俏脸之上,竟是浮现出淡淡的绯红之色,美眸四下游荡,却是并不敢直视面前那男人的眼睛。

    “你没事吧,要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苏辰并未察觉出后者的不对劲儿,那娇羞的模样此时在他的眼中,仿佛是完全被过滤掉了一样。

    而此时,茉云心中所想着的事情却是几乎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只是这种事情对于茉云而言,却是极难开口。

    的确,想要开口邀请一个男人去自己的家里,而且还是过夜,这种事情,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会说的出口呢?

    “该想一个什么理由,既不能让他看出我有这个想法,又能够让他明白我的意思呢?”

    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之事,茉云懂得的却是并不比苏辰多到哪儿去。而且这么多年以来,虽然自己的各方面条件都还算是优越,只是,却并没有谈过一场恋爱。

    如果说,苏辰在这感情方面的事情属于一个一窍不通,那么茉云,便是基本属于一个半身不遂。

    “茉大医生,您老究竟有事没事啊,有事就快点说,没事的话,我可得先走了?”

    苏辰有些不耐其烦了,果然,他就是一个木头脑袋,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的话,自然轻而易举的就能够看出这其中的猫腻。只是对于苏辰而言,就好像是让一个小学生做大学习题一样,冲着黑板只能是干瞪眼。

    “我,我......”

    茉云张了张嘴,那小脸之上的绯红之色却是更甚,宛如那熟透了苹果一般,让人有着想要冲上去轻咬一口的冲动。

    “快点的吧,再不说话,我该赶不上回家的末班车了?”

    男女之间的这种事情对于苏辰而言,完全就是对牛弹琴,如果不将话说明白的话,依照着他的智商,是根本理解不清楚的。

    茉云无语,她本来以为自己在感情上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痴,但是当她看见苏辰的时候,才是重新理解了一句老话。

    苏辰的表现,完美无缺的印证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对于这个在感情方面为负数的白痴,茉云却是急的小脸通红,当下直接了断道:“你今天,去我家,在那睡!”

    “去你家,在那睡?”

    苏辰一怔,随即反问道:“我又不是没有地方,干嘛要去你家睡?”

    茉云语塞,玉足在地上轻踏,随后张口道:“你,你不是我的贴身保镖吗?当然,当然就是我在哪里,你就得跟在哪里啊?”

    这下子却是轮到苏辰迷惘了,原来这丫头还知道自己是她的保镖?这段时间,根本就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免费劳动力在使唤啊?

    “当保镖,还管睡觉?”

    苏辰疑惑的问道,不过旋即又是说道:“不过,保镖怎么说也算是个正当职业吧,按理说是应该管食宿的,不过,......”

    说到这儿,他拍了拍那圆鼓鼓的肚子嬉笑说道:“你只需要管我吃饭的问题就可以了,至于睡觉吗,就不劳费你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