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少年,妖丹人血

    更新时间:2018-02-24 14:38:13本章字数:3943字

    人间尘世,岁月风霜,秋叶飘了又落,飞雪映红月光。

    黄沙白发,红颜枯骨。

    万古长夜,唯有新柔魔剑一声轻叹。

    ……

    细雨淋漓。

    一条长街,青石砖铺成的地板,街边是几十户商铺,但现在都因雨关上了店门。

    空无一人的街道出现一个朦胧的身影,是个少年。

    易尘,是少年的名字。

    风吹过,雨水打在他的脸上,从脸颊上流下流进他嘴角,他却浑然不觉,慢慢的走在雨中。

    远处,雨中是慌乱躲避雨水的人群。

    他想世人为何如此害怕雨水,他只觉这天上之水淋尽了他身上的尘埃,淋尽了他的疲倦。

    思绪恍惚,透过了细雨蒙蒙的帘幕。

    他已经流浪一年了,从离开绝龙谷开始,走走停停,他漫无目的,这个城池的名字他同样不知。

    前面是处酒肆,他摸了摸肚子,他实在太饿了,但是他知道酒家的老板绝对不会施舍给他一毫,所以他要等待机会,自己去拿!

    “哎哎哎!干什么呢,我们这里可没有多余的酒菜。”酒肆老板看易尘衣衫褴褛,神色疲倦,以为他是乞丐就要驱逐。

    “我避个雨,没要你施舍,这么大个酒肆不会容不下一个避雨的人吧?”

    其他酒客听到也起哄。

    “老板,你看人家也没要饭,躲个雨,难不成你要赶人家走。”

    “是啊是啊,看他全身湿透,估计淋了许久了,站一会,又不会少你块地。”

    这些都是常年在这里的酒客,老板自是不想得罪,哼道:“那你就站那屋檐底下,敢进来我就赶你出去!”

    易尘神色平静,见怪不怪,蹲在屋檐下,倚靠在栏杆上,眼睛却瞟来瞟去,观察酒肆的环境。

    他看了下放包子的蒸笼离他不是很远,如果速度够快,拿了应该可以走,不过如今人太多,他要等人少些再动手。

    雨渐渐小了,酒客走了许多,他站了起来,就要动手。

    但是忽然他肩膀上传来一股巨力,让他无法转身,他扭头一看,是个道士模样的中年男子,此时一只大手正压着他的肩膀。

    “你想去偷?”

    “你说什么?你不要血口喷人啊,我看雨停了,想走而已。”易尘哪里会承认。

    “我看的出来你很饿,我请你吃顿饭如何。”中年男子满脸笑意说道。

    易尘上下审视了下他,道:“你会这么好心?”

    “我觉得你与我有缘,所以请你吃顿饭没有什么大不了。”

    看着眼前热气的腾腾的吃食,易尘终于忍不住了,放开手脚,大吃大喝。

    “这雨水洗了脸上尘埃,看不出来你这小乞儿模样倒挺俊俏,呵呵。”

    “我不是兔爷,你最好也不要是,不然我这饭非得吐出来不可。”

    “兔爷?”

    “道士当久了,连话都听不懂了,你不吃?”

    “我不需要吃饭。”

    “呵,这世间谁不需要吃饭,你肯定没挨过饿。”

    “俗话说田边的耕夫亦有鸿鹄之志,你个小乞丐可有志向?”

    “我说我想成为剑侠你信不信。”

    “剑侠?呵呵,能成为剑仙岂不是更快哉。”

    易尘没把他的话当回事,拍了拍自己肚皮,满足的叹了口气。

    “吃饱了?吃饱了就跟我走吧。”男子开口道。

    “走?走去哪?”易尘疑惑。

    “我的饭自然不是白吃的,就用你自己做抵押吧。”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鹫之色。

    易尘顿感不妙,就想要溜,但是一站起来,只觉两眼发黑,眼睛闭上之际,才发现整个酒店没有站着的人了。

    ……

    易尘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了一块黑色的天花板。

    “你醒啦?”

    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他一看是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

    “我叫应阳,你呢?”

    “易尘,我睡了很久吗?还有这里是哪里。”易尘只觉全身酸软。

    应阳道:“这里是无极门,我是被骗来的,他们都是。”

    易尘现在才发现四周还有许多男孩女孩,只是都脸色苍白,惶恐不安。

    “无极门?我记得一个道士模样的人请我吃了顿饭,然后我就昏倒了,怎么到了这里,这到底怎么回事?”

    应阳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砰!

    铁门打开,光射了进来,让易尘有点睁不开眼睛。

    “都出来吧!”

    他听出了是道士的声音,所有人出了房间,发现这里是个大殿,中间一个大大的炉子,下面燃烧着火焰,两边靠墙的木架子上摆满了瓶瓶罐罐。

    “我叫李浩成,是这丹宫的主人,是名炼丹师!”

    “哇!炼丹师也。”

    底下孩童惊讶万分,虽然他们不是修士,但是炼丹师的大名人人皆知,在尘世更是传的神乎其神。

    “安静!以后你们就是这无极门的杂役弟子了!明白了没?”

    众孩童一脸茫然没有搞懂什么意思。

    李浩成也不解释,走到一个巨大木桶边,拿出一把匕首,说道:“所有人过来排队。”

    看到李浩成拿出匕首,众人有些惊惧没人敢过去。

    “啊!”

    忽然一个男孩凌空飞起,李浩成手一挥,他就撞到了丹宫巨大柱子上,吐出一大口血,瘫软在地上。

    看到这幕,众人一呆,易尘更是神色一动。

    “摊开手,放松,放心,不会很痛的,只要一小会。”李浩成一边摸着一个十三四女孩的头,脸上挂着温煦的笑意对着她道,然后匕首在她纤细白嫩的手臂上一划,源源不断的血流了出来,滴在木桶里。

    女孩痛的快要晕厥过去,眼中满是泪水,用右手去按住流血的伤口,但是无法阻止血流的渗出,哭泣着挣扎。

    咻!

    刀锋微冷,血珠乍现。

    匕首划过她的脖颈,顿时一道血线出现,大蓬鲜血溅进木桶中,离得近的孩童脸上也被溅到了鲜血,李浩成把女孩一丢,说道:“我这个人比较讨厌别人忤逆我,你们如果乖乖配合只是放点血,如果不配合,就像她一样!”

    说道这里他又弯下腰,把脸凑到众人面前,一脸诡异的笑容,“你们想不想体验下刀刃划过脖颈是什么感觉?是冰冷,还是鲜血的炙热?”

    易尘忽然觉得身子一冷,却不敢动。

    大殿内一阵风刮过,有的孩童已经双腿在发抖,脸上的表情满是惊恐,想喊却不敢喊,这种诡异静谧的气氛持续了一段时间。

    “啊!妖魔!妖魔!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忽然一个男孩发了疯一般大喊,向大殿门口冲去,双开想要拉开大门,但是发现竟然纹丝不动,他惊慌不已,死命用手捶打着。

    李浩成眼神冰冷,手中匕首化作一道流光飞出,扎进男孩的后心,然后匕首又飞回他的手中。

    “可惜了,死人无用,下一个。”

    接下来,每个人都不敢说话,乖乖的上前,让他割开手臂放血。

    “你还好吗?”应阳捂着手臂伤口对脸色苍白的易尘说道。

    “还……还好。”易尘扯了下嘴角,笑了笑,心中却是暗骂,小爷我吃他一顿饭,他却放我这么多血。

    看到半个木桶的血已经够了,李浩成收起匕首,阴鹫的眼神一一扫视过去。

    众人不敢看他那可怕的眼神,一一躲避。

    “我已经在你们身体里种下血咒术,今天的事只要你们一说出,便会爆体而亡!所以你们如果不想死的活就乖乖在这山上做着杂役弟子,每十天过来一次,还有我劝你们最好别想着跑下山,十几里范围内你一跑我便知道,他们两个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

    众人满是惊惧,不敢吭声。

    等遣散众人之后,丹宫中只剩下李浩成一人,他从怀中掏出一张古朴泛黄的卷轴,只见上面用墨字古文写着:元血妖丹。炼制方法:少年少女之精血。

    手一扔,卷轴飞起,发出黑光,在丹炉上空飘荡,他右手捏剑指立在胸前,口中念念有术。

    “乾坤借法,真火无极!”空气的红色星力仿佛枝条一般聚集向他的剑指之上。

    咒术刚落,手中一道符文光阵旋转冲出,射进丹炉之内。

    丹炉盖打开,木桶里的血引流而进。

    “砰!”

    炉盖盖上,火焰腾的加大,李浩成盘坐,魂念融入丹炉之中。

    ……

    就在易尘还在担心自己小命的时候,东洛,无尽海域中的一座高山上。

    实在无法想象世上会有这么高的山,四周云海起伏,似乎都要与天接壤了,把手伸直,仿佛就可以摸到头顶的星辰。

    一位黑发白袍的男子面对万丈巍峨,临渊抚琴,旁边是位正在烧水泡茶的小童。

    忽然男子停止抚琴,手一挥,天上的四颗星辰转动,形成一个卦象。

    男子微微皱眉,似乎有些疑惑,额头一道天痕打开,正是传说中的无我圣眼!照尽古今未来!

    男子似乎看到了什么,目露惊骇之色,还想再看,只见天上的星辰忽然暴碎,而此时旁边的小童惊叫道。

    “师尊,师尊,你怎么了?”

    “无事,进屋去吧。”

    男子就在刚刚须发皆白。

    ……

    十天又到了,易尘他们又被放了一次血,这次来时众人发现少了几个人,李浩成说那几个人想跑,众人更加害怕了,所有念头顿时打消了。

    身躯本就羸弱的易尘,身体也变的更加虚弱了。

    十天前,他们被放完血后,李浩成就安排他们在门派各个地方打杂,他和应阳就被安排在了丹宫,住所便是丹宫后面的小院。

    他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想了许久,忽然起身,他想去看看无极门。

    走出丹宫,易尘便呆住了,真是来到了神仙洞府。

    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峦,云雾飘荡,一缕缕仿佛青丝缠绕,近处的山峦能看到上面亭台楼阁林立,飞扬的檐角,九曲的回廊,甚至许多的大的楼阁上,还有空中回廊,依稀能看到有人影在上面,似乎在漫步。

    再前行几十丈,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原来是一道白练,一条条银丝般的水流扶摇而下,落进下面的湖泊中,弥漫出无尽雾气。

    微风吹过,雾气进入鼻中,他只觉神清气爽。

    “啧!难不成这是仙气不成,吸一口魂都快飞出来了,嗯再多吸几口。”易尘急忙又大口的吸了几口雾气。

    天上几声轻鸣传来,易尘一看是两只白鸟,雪白色泽的毛发,仿佛在发光,啼叫着,相互依偎斜飞上九天。

    再往前行了一段路,一簇簇花,一簇簇草,右边竹林沙沙,左边桃林芳华。

    他发现无极门真是好大,人也多的很,除了看到和他一样的杂役弟子,还看到很多穿着月白色长袍的弟子,想必就是无极门的正式弟子。

    走着走着他来到一个湖边,此湖名叫澜湖,水纹荡漾之湖。

    看着回旋的湖水,他忽然觉得一阵头晕,跪伏在地上。

    “你怎么了?”

    忽然他听到一个声音,是个女声。

    他抬起头一看,有点恍惚,仿佛看到了江南的烟雨,款款如水波般的双眸,似乎倒映着井中明月,白皙如玉的皮肤仿佛吹弹可破,两缕青丝从两鬓垂下,话音唔哝软语,轻清柔美,一股苏杭女子温婉的气息扑面而来。

    看了眼她身上的衣服,易尘知道她是正式弟子。

    “我没事。”他站了起来,不敢再多看她的脸。

    “我叫温凝,刚好路过这,刚刚看到你似乎昏倒了。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脸色苍白的很。你是无极门杂役弟子吧?杂役弟子也是可以修炼的,你体魄弱的话,不妨试试。”

    修炼,易尘眼神恍惚,不知多久没听到这个词,上次听到这个词还是十年前吧?

    回到丹宫已是晚上,应阳已经睡下,但是易尘却睡不着,他走出小院,抬头看着天上的星空,他的眼神熠熠生辉。

    接下来的日子,李浩成让易尘干起了倒丹渣的杂活,他整日往返于山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