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生死凭劫数(上)

    更新时间:2018-03-01 10:28:13本章字数:3385字

    可怜的楚展笙和帅晓亘这对患难兄弟,在娘胎里面,在即将出生的时候,就共同经历过一次生死考验。

    那是一九七二年的夏天,楚展笙的妈妈景海棠已到了预产期,随时都有临盆分娩的可能。帅晓亘的妈妈倪友贤同样身怀六甲,带着两岁的女儿帅晓嫣来到才郎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半年多的时间。

    本来这是一段风和日丽、天气晴朗的好日子,楚、帅两家人正在欢天喜地的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丧尽天良的“姜坏水”带领金子岭其他乡镇和附近农场的“造反派”们,将楚展笙的爷爷楚昌家围得水泄不通,企图强行把帅民义、帅青山父子带到其他乡镇去批斗。

    悦龙川的老领导帅民义,五岁那年跟随父亲到悦龙川赴任,与才郎富商楚家的小少爷楚雄、楚昌两兄弟相识。后来三人一起到小东北王张公子设立的新式学堂里读书,并参加了张公子组建的少年近卫队,很快成为亲如手足的好兄弟。

    大家都知道楚雄、楚昌两兄弟有一个富甲一方、妻妾成群的父亲,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母亲的真实身份。她不是别人,正是让悦龙川境内所有恶人、坏蛋都听着闻风丧胆的“神枪女侠”鞠雨仙。

    鞠女侠手下有数百名兄弟、姐妹,各个都是身怀绝技、武功高强的英雄豪杰。他们长期割据南大林子岭,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守护一方乡土的安宁。不仅东北王张家父子对他们礼让三分,就是后来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拿他们也是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全面抗战爆发不久,刚刚参加完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帅民义奉命回到悦龙川,负责组织和领导地下抗日活动,并与楚家兄弟结为生死同盟,将鞠雨仙手里的队伍改造成为一支忠诚、强悍的抗日武装力量。

    他们用智谋和武力,抵御和瓦解了日本鬼子对金子岭的控制,还帮助其他地区的抗日武装收集情报,为其他抗日武装提供物资,营救、保护抗日志士和人民群众,为抗战的全面胜利立下汗马功劳。

    令人痛心的是,就在胜利曙光即将到来之际,日本鬼子派出大批飞机对南大林子岭抗日营地狂轰滥炸,楚昌的父母不幸双双遇难。整个营地几百人,最后只剩下楚雄和柳红杏等少数人活了下来。

    楚雄因此丧失听力,精神失常,终身残疾。

    日本人轰炸南大林子岭抗日营地的那几天,恰巧楚展笙的爷爷楚昌在鞠女侠的贴身侍女翁柯氏陪伴下,到吉林邓家相亲,才侥幸躲过一劫。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楚昌将悲痛化作力量,带领着柳红杏等幸存下来的母亲旧部,在帅民义、魏大洋等地下党组织成员的帮助下,辗转悦龙川、牡丹江、哈尔滨、新京等地,将出卖南大林子岭抗日营地的叛徒,还有参与此次轰炸行动的日本军官、飞行员全部消灭,为在南大林子岭惨死的亲人和同志们报了这血海深仇。

    艰苦卓绝的抗战终于取得胜利,帅民义成长为东北民主联军的一名优秀指挥员,在楚昌的帮助下,很快就肃清了悦龙川地区的匪患,将悦龙川打造成为解放全东北的稳固大后方。

    紧接着,帅民义率部跟随主力部队南下,战辽沈,围北平,渡长江,进广东,从悦龙川一路打到海南岛。在一次渡海战斗中,因为天气恶劣的原因,导致他率领的船队迷失航向,误登敌人重兵防守的孤岛。

    面对强敌陆海空立体式的围剿,帅民义、魏大洋和他们的战友们不畏强敌、浴血奋战,最后只有九个人成功突出重围,登上海南岛与主力部队会合。一想到在孤岛上牺牲了那么优秀的指战员,帅民义心生愧疚,又因为他身负重伤无法继续参加解放海南岛的战斗,就主动申请离开部队,回到悦龙川主持工作。

    二十年来,帅民义在悦龙川兢兢业业、勤政爱民,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当地的经济建设,改善老百姓生活水平的工作当中,而且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深得悦龙川老百姓的拥护和爱戴。最终,小心谨慎、两袖清风的他还是没能在这场浩劫中独善其身,被下放到老店乡接受贫下中农的教育和改造。

    楚家几代人在老店乡影响根深蒂固,虽然这些年里有一定程度的减弱,但关键时刻仍然能够做到一呼百应、翻云覆雨。

    更何况在抗战最艰苦的岁月里,帅民义在这里生活、工作过,与这里的乡亲们一同战斗过。他在悦龙川主持工作这段时间里,经常来这里蹲点,或者看望老朋友,与当地很多老百姓都彼此熟悉,有的还称兄道弟,十分的亲密。

    所以,去年秋天帅民义一家人来到老店乡公社,立刻受到群众们的保护和照顾。楚昌将自己在才郎村的家,腾出一间正房和两间仓房给他们居住,还为这一家人提供一日三餐的伙食。

    帅青山是帅民义的二儿子,凭个人能力进入悦龙川财政局工作,帅青山的妻子倪友贤是悦龙川一所小学的老师。这夫妻二人在各自的单位里表现的都很优秀,工作也十分出色,而且两人相敬如宾、感情深厚,引起死对头“姜坏水”的妒嫉。

    “姜坏水”在金子岭县革委会工作,长期把持着几个乡镇“造反派”的活动。当他得知帅民义一家人在老店乡公社既没有受到迫害,也没有挨过批斗,反而得到很好的照顾,过着悠闲的生活,恨的咬牙切齿。

    不管他如何威逼利诱,甚至将老店乡公社的领导换了一批又一批,这里的人民群众和“造反派”们就是不肯按照他的意愿迫害帅民义一家人。

    气急败坏的“姜坏水”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纠集金子岭县其他乡镇和附近农场中愿意听从他指挥的“造反派”们,一起来才郎大队的楚昌家里抢人。

    没想到楚昌一家人早有防备。

    楚昌让自己的大儿子,也就是楚展笙的父亲楚爱国率领才郎村的民兵把守后园子,这些民兵都是训练有素、生龙活虎的精壮小伙子,而且还是荷枪实弹、严阵以待,各地赶来的“造反派”们都是一些乌合之众,哪有胆量和能力跟他们硬拼?

    楚昌还让二儿子楚爱军指挥赶来支援的父老乡亲们,严密把守着东西两侧的栅栏,发现有人偷袭就往他们的眼睛里扬沙子,或者用木棍拦截、用石块砸,总之,不准让“姜坏水”带来的人踏进楚家半步;

    楚雄双手紧握大斧头,虎目圆睁,如同门神一样守在大门口,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吓得门外的那些“造反派”没有人敢靠近楚家的大门;

    楚昌站在楚雄的身边,跟门外的“造反派”们展开激烈的辩论,不厌其烦的讲道理、摆事实,陈述帅民义在战争期间、在担任领导期间的感人事迹,还有为悦龙川的解放事业、经济建设、以及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做出的巨大贡献。苦口婆心的劝说这些造反派们要有良心,要明辨是非,不要受奸人蛊惑,跟随“姜坏水”等人迫害功勋卓著的老领导。

    “姜坏水”带领这些“造反派”围堵楚家大半天,帅民义父子在楚昌一家人的保护下躲在屋子里不露面,他们又无法冲进去抓人。等过了中午天气越来越热,“姜坏水”带来的这些人又饿、又渴、又累、还找不到能够遮阴凉的地方,士气严重低落,有些人、有些地方的“造反派”开小差,偷偷的离开。

    更加可怕的是,“姜坏水”发现从周围乡镇赶来声援楚家,保护帅民义的老百姓越来越多,甚至在附近还有当地边防部队在活动。这些边防部队很明显是受军区首长魏大洋指派,以长途拉练的名义,随时准备协助楚昌保护帅民义和家人。

    如果双方再这样对峙下去,用不着等到晚上,“姜坏水”带来的这些“造反派”就会彻底绝望,一哄而散。以后“姜坏水”再没有机会和能力纠集这么多人来才郎村抢人,想要通过批斗、或者迫害帅民义、帅青山父子给自己出气,那将变得更加困难。

    “姜坏水”不是笨蛋,当然能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危局。

    “姜坏水”现在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使用一切手段,在天黑之前将帅民义、帅青山掌握在自己手里,只有强行带他们离开老店乡,脱离楚昌的保护,“造反派”们才能肆无忌惮的对他们父子进行批斗和迫害。

    院子内外惊涛骇浪、剑拔弩张,屋里的气氛也同样异常的紧张。在母亲腹中的楚展笙丝毫不在乎外面的险恶局势,偏偏想用他独特的方式降临到这个世界。这下可急坏了他的祖母廖金凤和两个姑姑,想要他们母子平安的度过这个难关,必须得到专业接生婆和医生的帮助。

    此刻,赶来帮忙的接生婆和村赤脚医生都被“姜坏水”劫持着,并且要求帅民义、帅青山父子主动出去与他们交换。楚昌和帅民义两家人万万没想到会出现如此被动的局面,刚才大好的形势急转直下。

    景海棠母子的生命危在旦夕,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时间不允许帅民义再有任何犹豫。他和儿子帅青山不顾楚昌的劝阻,昂首挺胸、大义凛然,一前一后的走出楚家大门。

    来到“姜坏水”面前,帅民义说道:“姜红水同志,我和青山决定跟你们走,请你们立刻放开接生大娘和医生,让他们进去救人。”

    “姜坏水”立刻摆出一副胜利者的派头,冷冷的一笑,吩咐身边的亲信将帅民义父子控制住。

    他这才放下手中的刀子,一脚将接生婆踢开,说道:“滚!”

    廖金凤亲自从屋里出来,将吓得失魂落魄的接生婆和赤脚医生迎进去,却没防备倪友贤挺着大肚子追到丈夫帅青山身边,哭着要和他一起去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