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土地和女孩

    更新时间:2018-03-01 10:44:22本章字数:3094字

    看到楚昌站起身的时候很吃力,盖长风连忙过来帮助楚展笙搀扶他,嘴里谦逊的说道:“大姐夫,您跟我太客气了!当时的情况那么危急,让谁碰到都会挺身相救,我这么做不算什么大事儿。再说爱国和海棠小两口已经带着很多礼品登门致谢,让我挺感动的,挺知足,大姐夫您就不用老记挂这件事儿。”

    “其实最应该说声感谢的应该是我才对,要不是大姐夫和爱国在大队领导面前说过不少好话,他们才不会让我重新当这个农业技术员。”

    盖长风有一些感动,接着说,

    “我还想着大姐夫早点康复,咱哥俩好好喝几杯。我有好多话想对您说,好多的学问想请教。今日天公做美,让我与大姐夫不期而遇,应该就是咱们兄弟把酒言欢的好机会。这里虽然简陋,比不上家里齐全,但锅碗瓢盆都有,酒菜粮食也贮备一些。大姐夫,你知道我做菜的水平,虽然没有山珍海味,就算弄几个家常小菜,我照样有办法变成美味佳肴,大姐夫不妨留下品尝品尝。”

    听他说完,在楚昌写满沧桑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谦让地说:“长风兄弟的手艺我当然清楚,可惜现在大队活计忙,我不好耽误你上班,等改日再找机会吧。我现在想去西河沿开荒地看看,一个多月没来,也不知道那儿的庄稼长势什么样。”

    盖长风连忙说道:“大姐夫,我晚上住在这儿,每天上班下班都一个样,没啥区别。地里活计不管是闲还是忙,只要姐夫您大驾光临,我必须做几个拿手好菜孝敬您。”

    他怕楚昌再拒绝他的邀请,又说道,“大姐夫,我还有事儿求您帮忙,今天中午务必给兄弟一个面子。”

    楚昌只好接受盖长风的邀请,先去自家的开荒地看看,再回到试验田来吃午饭。

    盖长风一直陪着他们祖孙二人,一路上他对楚展笙赞不绝口,尽其所能的夸讲和讨好。他说笙儿这孩子聪明能干,懂事孝顺,这么小年纪就学会这么多本事,开出这么多荒地,实在是让人无比敬佩。

    楚昌笑吟吟的听着盖长风夸赞孙子,既不否定也不肯定。他看到西河沿开荒地管理的很好,庄稼长势喜人,在四周还多出许多新挖的土地,心情更加舒畅。

    楚昌和盖长风一起,摘一些西红柿、油豆角,带回试验田增添下酒菜。

    两位老人离开这里,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只剩下楚展笙一个小孩子,莽莽大地,寂廖的世界,并没有让他感受到孤独和恐惧。

    楚展笙兴致勃勃的练一会儿拳脚功夫,然后汗流浃背的拿起那柄心爱的军工铲,开始翻起这片油黑的土壤。

    盖长风不仅饭菜做的好吃,而且非常娴熟,速度很快。没用多长时间,就做出六个美味可口的家常菜,他把珍藏很久的一瓶五粮液白酒找出来,两位老兄弟坐在草棚里面交杯换盏,高谈阔论。

    两杯酒下肚,楚昌的热情豪爽的性格就表现出来,他问盖长风说道:“长风老弟,你不是说还有事儿要找我吗?现在就咱们两人,你不妨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

    盖长风喝下一口酒,壮着胆子说道:“大姐夫,我想在芦花洼子开一片荒地,还请您能成全我。”

    楚昌听他这么说,心里很吃惊,连忙笑着说:“长风老弟,我看你是喝醉了,怎么说起胡话呢?芦花洼子是才郎村的草原,你又是才郎村的社员,只要大队领导不管你,你想在哪儿开荒就在哪儿开荒,干吗要问我呢?我又不是当官的。”

    盖长风苦笑一下说道:“大姐夫你还不知道啊?在你生病的这一个多月,你的宝贝孙子天天去芦花洼子,风雨无阻的,非常勤快。前几天我去那儿看过,这小子简直太厉害了,挖出来无数的小坑,把好地方都给圈进去,几乎把整个芦花洼子里面的好地都让他占了。”

    楚昌忍住笑,假装严肃的神情问盖长风:“老弟,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盯上那块地?”

    盖长风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说:“大姐夫,不瞒你说,咱们国家人口越来越多,可是土地还是这么少,粮食恐怕会成为大问题。咱们农村不可能总这样下去,将来一定会有大变化,到时候恐怕是寸土寸金。谁占的地多,谁就能发大财。这么多年来,看着大姐夫带着雄哥和笙儿到处开荒占地。说实话,我早就眼红,都怪我胆子太小,不敢放开手脚跟你们学。”

    盖长风又长叹一声,继续说道:“我真的早就看上芦花洼子那块地,一直没敢动。就盼着能重新当上这个农业技术员,我能名正言顺的住在试验田,然后再来个暗渡陈仓,偷偷的把那块地开垦出来。可我万万没想到,笙儿这孩子下手比我更快、更狠,干脆来个跑马占荒。所以我想求大姐夫跟这孩子说一声,能不能给我留个十垧八垧的?”

    楚昌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着,说道:“我说长风老弟,瞧你这点出息。一个大老爷们连眼皮底下荒地都看不住。你放心吧,这事儿包在我身上,等我跟笙儿说,让他多让出来一些好地给你。”

    “大姑夫,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大老远就听到您的笑声。”草棚外面传来一个小姑娘稚嫩的声音。

    两位老人扭头看到外面站着三个小姑娘,说话的正是邓金涛的小女儿邓吉,她身后还站着帅晓嫣和翁宝彤。

    盖长风连忙问她们有没有吃午饭,等她们都说吃过饭,又说道:“你们是来找笙儿的?他还在那边挖地,正好你们过去帮我叫他回来吃饭。”

    宝彤姑娘稍微犹豫一下,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关心楚昌身体健康,对他说道:“二大伯,你的病刚好,身体还很虚弱,别喝太多的酒。”

    楚昌听她说完,眉开眼笑的说道:“知道了,你放心去找笙儿吧。过草甸子时候小心脚下,别让长虫咬着你们。”

    宝彤说道:“我才不怕呢。咱们这儿的蛇都没毒,它敢咬我,我就抓来给两位大伯下酒。”

    说完三个姑娘就像翩翩飞舞的蝴蝶一般,欢快的跑出试验田,奔向草丛深处的开荒地。

    看着她们神采飞扬、天真烂漫的背影,盖长风感叹道:“宝彤这姑娘真好,又懂事又能干,还孝顺,将来长大了,不管嫁到谁家,谁家可就是天大的好福气啊。”

    楚昌闷头喝下一口酒,叹气说道:“这姑娘再好,跟我们楚家也没有缘分。”

    盖长风听完好像明白什么,就试探着问道:“屯子里有传闻,说笙儿跟卢大队长家的三丫头定过娃娃亲,是不是真的?江歌那丫头也很好,聪明乖巧,招人喜欢。”

    “卢隆这家伙心野着呢,总嫌咱们才郎村池子小,装不下他这条大鱼,整天就盘算怎么能带着老婆孩子远走高飞。”楚昌忧心忡忡的接着说道,

    “可惜笙儿这孩子没有大理想,整天就知道琢磨开荒种地,一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天生的穷光蛋。就凭卢隆好高骛远,一心想着往上爬的性格,能同意女儿嫁给这样一个孩子,一辈子留在农村吗?”

    三个姑娘在荒草丛中,找到大汗淋漓,正在那儿埋头苦干的楚展笙。邓吉冲上去,把他手里的铁锹夺下,心疼的说道:“你个傻玩意儿,累成这样也不知道歇一会儿?”

    楚展笙抬眼看看这位平时跟自己最亲的小表姑,没敢说什么,他从帅晓嫣手里接过军用水壶,“咕咚、咕咚”喝个痛快,然后才说道:“长风爷爷想跟我抢地,我得赶紧挖,多占一点是一点。”

    说完他又想伸手去抓铁锹,翁宝彤赶紧抓住他的手臂,劝阻说:“哎呀妈呀!你还真是个傻狍子!再能抢,也不能饿着肚皮干活吧?我给你带来热乎的烀地瓜,你先吃,等吃饱了我帮你挖。”

    翁宝彤说着,果然从腰间小书包里拿出一个大纸包,里面有两个热气腾腾的熟地瓜。她挑出最大的递给楚展笙,笑吟吟的说道:

    “这是我爹从关里家带回的地瓜,我上午烀熟的,知道你爱吃,刚出锅就给你送来俩儿,快吃吧!又香又甜。”

    看到宝彤姑姑手里细皮嫩肉的大地瓜,闻着浸人心肺的香味,楚展笙还真的感觉到饥肠辘辘。他拿着地瓜刚要放进嘴里,忽然想起身边的帅晓嫣。

    他稍微犹豫一下,把手里地瓜送到晓嫣面前,说道:“晓嫣姐,我现在不饿。这个地瓜你吃,我一会儿回长风爷爷的试验田去吃饭。”

    翁宝彤早就预料到楚展笙不舍得吃地瓜,一定会让给帅晓嫣,她把另一个地瓜分成两半,将其中一半递给帅晓嫣,对楚展笙说道:“你快吃你的,别惦记别人,我们这儿还有。”

    然后把另一半给了邓吉,她两手空空的站在那儿,甜丝丝的看着她们吃。楚展笙看她这样,赶紧把手里的地瓜分一半给她。翁宝彤没有推让,再用纸包好放进布兜内,转身找到镰刀,弯腰去割四周的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