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勇闯獐子岛

    更新时间:2018-03-01 10:43:30本章字数:3039字

    楚展笙狼吞虎咽的把地瓜吃掉,赶紧拿起军工铲,又开始挖地。

    邓吉吃完地瓜,掏出手帕擦擦嘴唇,说道:“宝彤啊,咱们都上小学了,还有作业没完成,不能总陪着傻狍子在这儿胡扯,咱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翁宝彤一边不停的割草,一边笑着说:“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我再多帮笙儿干一会儿。我爹说我脑瓜子笨,学习不带好的,作业写不写都一样。”

    “你这人咋这么没理想呢?”邓吉气愤的说,“咱们农村人本来就让人看不起,再不好好学习,将来找不到好工作,就在乡下呆一辈子吧!晓嫣,你说对不对?”

    听到邓吉的话,时晓嫣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

    想起帅晓嫣的父亲、继母,带着她的弟弟帅晓亘和刚出生的两个双胞胎妹妹,全家人都回到县城生活,只留下她一人在才郎村,继续由楚爱国夫妇帮忙照顾,邓吉意识到刚才说话有些冒失,没考虑到好朋友的心情。

    邓吉连忙拉着帅晓嫣的手,说道:“咱们回去好好学习,将来还要考大学呢,不理这两个傻狍子。”

    看着两个姑娘在草丛中越走越远,宝彤回头看到楚展笙眉头紧锁,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就像跟谁在赌气一样,拼命的在那儿挖土。

    她问道:“你这咋地了?是舍不得小吉姑姑走,还是舍不得晓嫣姐姐?”

    “谁都不是。”楚展笙气哼哼的说。

    “那你就是想你媳妇三丫头了。”翁宝彤笑呵呵的开玩笑。

    “跟她没关系。”楚展笙还是不高兴的样子。

    翁宝彤有点生气了,说道:“这又是谁惹着你啊?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楚展笙手里挖着地,嘴里气喘吁吁的说道:“长风爷爷想跟我抢地,再有别人想跟我抢咋整?地就这么多,都抢没了,我还上哪儿去找荒地挖?”

    “有啊!在獐子岛上,没人敢去那儿跟你抢。”翁宝彤咯咯笑着,开玩笑的说。

    楚展笙突然停手,双眼盯着翁宝彤愣了半天。喃喃地说道:“对啊!大通岛、鸡心岛、刀子岛上都有好地,獐子岛上应该也能有。可是爷爷一直不让我去那儿,我不知道那里到底是啥情况。”

    翁宝彤用手中的镰刀把,敲了敲楚展笙的小腿,提醒他说:“可别胡思乱想了,我的傻狍子。坝里坝外这些荒地够你挖一辈子,还有心想岛上的地,你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两年后,楚展笙在极不情愿的状态下,不得不和三丫头卢江歌一起走进才郎小学一年级的课堂,恰好是母亲景海棠教他们。母亲故意安排他们两人是同桌,一方面方便照顾他们和两个孩子互相照顾,另一方面她想利用三丫头的刁蛮和泼辣来监管儿子放荡不羁的心性,尽量把的心约束在学习上。

    三丫头果然担负起“好媳妇”的职责,对楚展笙的言行严加看管,不准他跟别的女生说话,尤其是比他们大的翁宝彤;每天不写完作业不准他自由活动,地里的活再紧张、再忙也不行。

    三丫头有三大法宝可以治服楚展笙,让他老老实实的不敢犯错。

    第一宝是手指使劲掐,楚展笙手臂、大腿和脖颈上都有被她惩罚过的痕迹;

    第二宝是哭,当第一宝不管用时候,她就无比委屈的哭,哭的梨花带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从小就懂得怜香惜玉的楚展笙很容易心软;

    最后一宝就向楚爷爷和邓奶奶告状,发动老一辈革命家帮忙收拾这个桀骜不驯的野小子。

    有三丫头形影不离的跟在身边,楚展笙自由自在的美好时光一去不返,严重的妨碍他继续开荒和管理已经开垦起来的耕地,甚至他要想和宝彤姑姑见面,都要请晓嫣姐牵线搭桥,偷偷摸摸的才行,彻头彻尾的“地下恋情”。

    面对这种形势,楚展笙必须采取措施应对,他苦思冥想,终于找到对策。

    这就是上课要集中全部精力听讲,充分利用聪明的大脑把所学的知识理解和记忆,在学校里必须完成所有作业,考试时候要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获得高分。

    这些措施果然有效,三丫头的监督形同虚设。他可以利用所有的课外时间去开荒,去耕种土地,还可以自由自在的跟宝彤姑姑一起捕鱼、打猎。

    他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些被逼出来对策,一旦形成良好的习惯,让他的一生受益匪浅。是可以让他在小学,在中学,在大学,甚至是走向社会以后,成为一个比别人更优秀,成绩始终突出的不二法宝。

    学习方面没有什么难题,可楚展笙的心情愈发变得焦躁。事实证明,这两年他和宝彤姑姑最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

    才郎大队的乡亲们,不仅是盖长风一人,还有更多的人开始偷偷摸摸的模仿他的做法,四处挖坑占地,先小规模的开垦,再悄无声息的连片。才郎村附近可供瓜分的荒原越来越少,几乎到了无地可占的绝境。

    幸好楚展笙早有准备,在这两年当中,他利用各种方法,不分四季的圈占荒地,把以前无人问津的鸡心岛、大通岛据为己有,如果全部开垦出来,土地面积可以高达一百二十多公顷。

    不仅如此,他还帮助翁宝彤的父亲、叔叔们圈占和开垦二、三十垧地。只可惜当时的风气不利种地,翁家人没有把土地当作财富,却把它当作累赘,没有认真对待,导致这些土地白白的荒芜好多年。

    现在只剩下神秘的獐子岛还在那儿沉睡,楚展笙开始把贪婪的眼光投向这里。

    早在六十年代初,爷爷楚昌预感到年景不好,他和哥哥楚雄一起,冒死闯进獐子岛,有过九死一生的经历之后,终于在当年冬天回到正被饥饿折磨的才郎村。

    他们兄弟奇迹般的带回来六百多吨粮食,十几万斤兽肉和冻鱼,不仅救活才郎村的所有人,还帮助整个悦龙川地区渡过难关。

    从那以后,本领高强、足智多谋的楚昌再也不敢涉足獐子岛半步,其他老乡们更是对那里望而生畏、避而远之。

    如今小小年纪的楚展笙,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决心勇闯獐子岛。他就想看看到底有什么神奇力量阻止乡亲们上岛,到底能找到多少荒原供他开垦、耕种。

    楚展笙原本打算一个人去冒险,由于他之前跟宝彤姑姑说过要去獐子岛的想法,翁宝彤执意要跟他一起去。在他们两个争执的时候,被帅晓嫣听到,激起她的强烈好奇心。她威胁楚展笙,如果不带着她一块去,就把他的图谋告诉家里人,让他所有的准备前功尽弃。

    三个孩子选择数九寒冬里一个晴朗日子,借口去岛上砍柴,他们带上雪橇,拉着雪爬犁,还有早就准备好的武器、工具和干粮出发。楚展笙和翁宝彤两人划着雪橇,共同拉着爬犁,爬犁上坐着帅晓嫣还有他们携带的装备。

    獐子岛周围长期迷雾重重,据说这是有毒的瘴气,一旦有人接触到这种气体,就会意识模糊,迷失方向。獐子岛四周江岸陡峭,上面树林密布,传说里面隐藏着无数的豺狼虎豹,没有高强的本领爬上去必死无疑。

    楚展笙听爷爷说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在岛上设置无数的机关和迷阵。爷爷就是无法完全破解这些机关和迷阵,才不敢再次登岛。那些机关隐藏太好难以发现,有的因为年代太久而失效。在岛上行走全靠运气,运气好的,遇到失效的机关,就会安然无恙。

    那些迷阵似乎是用阴阳八卦的原理,但又不完全是,是是而非,不是也是,刁钻古怪,极其的神秘,令人费解。

    三个孩子围绕獐子岛转了好几圈,极其聪明的楚展笙终于找到通过瘴气的方法。每年大雪封山之时,所有的背风面都会形成厚厚的雪岗子,有的雪岗子几米深,绵延几十米。

    楚展笙带着两个姑娘找到一处穿透迷雾的雪岗子,从瘴气外围开始打雪洞,利用坚实的积雪屏蔽气体,终于穿过迷雾,来到陡峭的江岸下面。这时他们才发现,江岸全是由极其松软细沙构成,尽管在这寒冬里,所有的东西冻成钢铁坚硬。可是寒冷对于干燥的细沙毫无作用,人在沙子中向上攀爬,稍有不慎就会连人带沙一起滑落下来。

    楚展笙早有准备,他利用一种用薄铁特制的小圆铲,用力往沙子里插,只要碰到树根,就等于为他们找到向上爬的梯子。找到树根之后,楚展笙把一根钢管交给翁宝彤,钢管足有一米长,管壁呈螺旋状钻出一排小孔,每个小孔外面都露着一根爆竹的引信,这是用来对付野兽的武器。

    他们刚刚爬进獐子岛上的树林,一只异常凶猛的黑熊迎面冲上来,翁宝彤迅速用打火机点燃钢管最尖端的那根引信。一声闷响,一只凌厉的双响炮仗直奔黑熊射过去,再它身上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