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阴阳变幻是游戏

    更新时间:2018-03-02 22:01:35本章字数:4609字

    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这只黑熊毫不畏惧炮仗留下的浓烈火药味,继续向这三个孩子猛冲过来。楚展笙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他连忙拉着翁宝彤和帅晓嫣向旁边躲闪。

    没想到这只体形硕大的黑熊,对他们竟然视而不见,从三个孩子面前快速冲了过去,然后就一动不动的停在了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直到这时,三个孩子才惊喜的发现,原来这只貌似凶猛的黑熊,是人工仿制的假货,是唬人的机关。

    面对这只体形庞大,足以以假乱真的黑熊,三个孩子忍俊不止,紧张的心情霍然放松。据此看来,传说在迷雾岛上和遍地猛兽,绝大多数都是假的,是人造的机关。

    就算在树林当中,偶尔遇上真的野兽,楚展笙他们也不怕。除了翁宝彤手里那一要根装满炮仗的钢管,帅晓嫣手里还拿着一把锐利的长矛,再加上楚展笙一身好功夫,完全能够对付岛上的这些野兽,确保他们三个安全无虞。

    在楚展笙幼稚的头脑中,瞬间出现一个乐观的想法。只要能够拆除岛上的所有机关,再顺利破解那些传说中的迷阵,他和翁宝彤、帅晓嫣就可能拥有迷雾岛上的全部土地,还有隐藏在这里的一切秘密。

    躲过假黑熊的攻击,三个孩子的心情虽然能够放松一点,可是仍然不敢大意,每往前走一步都不能掉以轻心。他们一步一趋,小心翼翼地在茂密的树林中开辟一条小道,向迷雾岛的深处行进。

    半道上他们也曾遇到过野兽,有的是真的,但大多都是假的。假的野兽行动起来十分的笨拙,不灵活,只会虚张声势,有了躲过假黑熊的经验,他们也能轻易地躲过这些假野兽;

    真的野兽也只是一些豺狼和狐狸等,体形比较小,攻击力也都不太强,都让楚展笙他们用各种手段赶跑。

    在这片树林里面,楚展笙不只一次发现隐藏的机关,他带着两个小姑娘巧妙的躲过。只有一次稍微大意了一点,他竟然触发埋藏在积雪当中的暗箭机关,由于设置的年代过于久远,这个机关过于破旧,原有的威力被大大的削弱,没有对他们造成伤害,大家有惊无险。

    这就要看命运的造化!也许岛上的所有机关和迷阵都已经失效,起不了任何作用,不会对楚展笙、翁宝彤和帅晓嫣构成大的威胁。可是又有谁敢放心大胆地把自己的安危,交给扑朔迷离的命运去掌握呢?所以,楚展笙变得更加小心谨慎,每迈出一步出去,都会格外留神。在这座神秘而又机关重重的江岛上,他必须保证自身和两个姑娘的绝对安全。

    再往前走,积雪越来越少,甚至在树荫下面,裸露着大片的黑土和黄沙。气温也明显升高,不再像刚才那么寒冷,三个孩子的身上甚至开始流出汗水。

    同时楚展笙也惊讶的发现,眼前树林中的树种迅速减少,一路上看到的树种繁多,乱七八糟的杂木林,不知不觉中只剩下白桦和柞树,而且还夹杂着非常罕见、枝叶茂密的青松小树。

    每往前走一步,感到岛上的气温快速升高,有一种强迫侵入者脱掉棉衣的趋势。由于无法判断这种闷热的感觉是不是幻觉,三个孩子宁可出更多的汗水,也不敢贸然将身上的棉衣脱掉。

    楚展笙心里暗叫不好,他们已经不知不觉的陷入迷阵当中。他赶紧取出绳子,把翁宝彤、帅晓嫣和自己紧紧系在一起,确保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不会走散。

    在这种情形之下,如果翁宝彤和帅晓嫣当中有一人离开他,那就意味着永远被困在迷阵当中,今生再也不可能走出去。

    楚展笙带着两个小姑娘,试探着向前走了一段路。不管他们走出多远,只要停下脚步,周围马上恢复原来的景象,就像回到原点一样可怕。三个孩子此时又累、又饿、又热,反正一时半儿会找不到出路,索性停下来休息一下,再吃点干粮补充补充体力。

    可是心急如焚的楚展笙,此时再没心情吃任何东西,他在翁宝彤的逼迫下,勉强啃了两口煎饼,然后望着四周的树林发呆。他在脑海里反复想着爷爷曾经说过的话,古往今来所有的迷宫和阵式都与阴阳有关,所谓的阴阳就是天地、男女、前后、上下、软硬、深浅等等。

    他从小就熟读过易经,略微懂得一些这方面道理,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是由阴阳不断的组合和变化塑造出来的。那么,在眼前的树林当中,如何分辨什么是阴,什么是阳呢?

    眼前的这片树林,里面只有三种树木,粗大、坚硬的柞树,应该能算是“阳”吧,还有纤细、柔弱的白桦,这也能算是“阴”,可是枝叶茂密的青松又是什么呢?楚展笙盯着那几棵繁茂的青松苦思冥想。

    他忽然发现,有一棵青松冠上面隐隐约约有一些枯叶,再仔细看这些枯叶,不禁令他欣喜若狂。因为这些枯叶在青松的树冠当中的分布,并不是杂乱无章,而是与上下两层的绿叶构成一个若隐若现的卦象“阳阴阳”,楚展笙认得这是个“离”卦。按照这个思路再往上看,不难发现另外一个卦象“艮”,两者组成一个“同人”卦。

    楚展笙激动万分,兴奋的跳了起来,拉着两个姑娘直奔那棵小青松走去。走了一会儿,仍然发觉还在原地转圈,还是没有找到能够走出迷阵的道路。这样一折腾,把他们三个累的够呛,不得不再次坐在地上休息。

    翁宝彤心疼楚展笙,让他枕着自己的大腿躺一会儿。楚展笙刚刚倒下,忽然又兴奋的跳起来,要求翁宝彤和帅晓嫣和他一起手拉手,不顾前方有树,并排从一棵小松树旁边通过,结果被两棵大柞树拦住。

    第二次尝试的失败,不免让楚展笙感到有些气馁。冬季的白天很短,天空中的太阳已经偏西,如果再走不出迷阵,等天黑以后再想离开迷雾岛,更是难上加难。除非楚昌和楚雄两位爷爷再次冒着生命危险,登上迷雾岛来救他们,不然在这寒冷的冬季里面,在这危机四伏、神秘莫测的迷雾岛上,楚展笙他们能不能熬到明天早上?都是个未知数。

    刚才楚展笙观察的没有错,分析的也很对。那棵小松树上明明显示的是“益卦”,旁边不远有两棵柞树,一棵白桦树,组成一个“巽”卦,所以他和两个姑娘并排从几棵之间通过,正好组成一个“益卦”,与小松树上面示意相符。

    为什么没成功?

    尽管楚展笙的心中万分焦急,但他强迫自己平心静气,聚精会神地向四周查看,虽然发现不少树上显示着不同的卦象,可是这些卦象明显不是他想要找的目标。他把注意力转移到另外一棵显示着“益卦”的小松树旁边,这里仍然有一个“巽”,却是与小松树紧挨着的。

    楚展笙想到要带着翁宝彤、帅晓嫣安全走出獐子岛,必须有持之以恒的毅力,坚持不懈的努力,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行。一想到这个恒字,他灵机一动,马上行动。

    他让宝彤姑姑在最左边,晓嫣姐在中间,他在最右边,三个孩子闭上眼睛,手拉手,不顾一切的向前走。这回他们离那棵松树远一些,中间隔着卦象为“巽”的三个大树。

    三个孩子成功了!再没有树木拦阻他们并肩通过,因为这些挡在他们面前的树木,都是虚幻的,根本不存在。就这样,他们终于的走进一块小空地,空地中间放着一个年代久远,极其陈旧的瓷瓶子,里面还装着满满的清水。楚展笙和翁宝彤、帅晓嫣围着这个瓷瓶看了又看,谁都没敢去动它,更不敢喝里面的水。

    翁宝彤开玩笑的说道:“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把这瓶水当作奖品放在这儿,好奖励咱们走出了这个迷阵。”

    翁宝彤的猜测没有错,只不过有点过于乐观,那瓶清水的确是古人留下的奖品,可是她和楚展笙、帅晓嫣仍然困在迷阵当中。

    楚展笙虽然找到了破解这座迷阵的方法,可是越往前走情况越复杂,寻找出口的难度越大。需要他和翁宝彤、帅晓嫣更加仔细的观察,更加用心的思考;还需要他们有着更加坚定的信心,更加勇敢的向前。

    翁宝彤、帅晓嫣跟着楚展笙在迷雾岛上历尽千辛万苦,接连找到三个出口,又经过三块空地,一块空地的面积比一块空地的面积都大,而且在每块空地上都能找到不同的物品,有风干的食物残渣,有腐朽的弓箭,还有芳香四溢的美酒,看来这些物品真的是鼓励他们通过迷阵的奖品。

    在太阳落山之前,楚展笙带着翁宝彤和帅晓嫣,最终还是走出了迷阵,来到迷雾岛的中央地带。

    在他们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片平坦宽阔的土地,上面雾气缭绕,遍地是茂密的枯草,跟迷雾岛外面已经过去的深秋景象一模一样。说明这座荒岛上没有冬天,或者是这里的气温远比周围地区高得多。

    到底是什么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屏蔽了迷雾岛外面的严寒,让这里的冬天如此温柔,如此生机盎然。此时此刻楚展笙、翁宝彤、帅晓嫣刚刚闯进来,暂时还顾不上去揭开谜底。

    仰望灰朦朦的天空,能看到灰鹤,或者鹞鹰在滑翔,但飞的都不高。有几只好客的粟雀儿和喜鹊,围在三个孩子身边盘旋,或者落在附近的草地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不远处还有两只可爱的狍子,高高的昂着头,傻乎乎地盯着三个孩子看。

    很可能是这两只狍子第一次看到可以直立活动的人类,难免会感到好奇和恐惧,它们须要仔仔细细的观察,想看看这些闯进迷雾岛的不速之客,到底是朋友还是天敌?

    突然,在两只狍子身后,有一群野鸭受到惊吓,铺天盖地的飞了起来。同时两只狍子也受到同样的惊吓,无比惊惶的跳跃起来,有如离弦之箭般的消失在一人多高的荒草之中。

    “有野猪!”楚展笙惊呼一声,接着又说道,“宝彤姑姑,准备好炮仗打它们。”

    楚展笙话音刚落,果然有一群野猪冲到他们面前。每一只野猪的双眼,都放射着无比凶狠的目光,鼻子里喘着浓重的粗气。在这些野猪眼里,楚展笙和翁宝彤、帅晓嫣就是擅闯领地的的生物,如临大敌一般,这种气势,跟他们在树林中遇到的那些假野兽,完全不一样。

    翁宝彤躲在楚展笙身后,从容不迫的点燃铁管中的双响炮仗,两声清脆的爆炸,加上在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吓得这群野猪四散奔逃,转眼就都不见了踪影。

    夜幕正在缓缓降临,已经明显感觉到迷雾岛上的气温开始下降,翁宝彤担心岛上的夜晚,以及前方未知的区域,还会潜藏着更多凶险。于是她劝说楚展笙不要再往前走,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之前,赶紧离开迷雾岛回到家里,以免家里大人们担心。

    倘若家里的大人们冒险登岛来寻找他们,不慎被那些毒雾、机关和迷阵伤害到谁,那可就是这三个孩子天大的罪过,一辈子的愧疚。

    楚展笙听从宝彤姑姑的劝说,反正今天已经掌握了通过毒雾、机关树林,还有迷阵的方法,以后再上迷雾岛,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儿。今天回去,大不了明天再来。

    迷雾岛上的荒地与其他地方的荒地不同,没有人能上来跟楚展笙争抢,完全可以归他们所拥有。一想到这些,忽然让楚展笙体会到一种独步天下的感觉。

    寒风呼啸,月上梢头,夜猫子那一声声凄厉的呼号,不时地在江边的树林中回荡。楚展笙和翁宝彤、帅晓嫣一起,将那些从迷雾岛的迷阵当中发现的奖品藏在干柴里面,装了满满一爬犁拉着回到家里。

    楚展笙从小嗜好开荒,不论春夏秋冬,经常地早起晚归,爷爷、奶奶和母亲都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理会他和翁宝彤、帅晓嫣今天都去了哪里。

    当天晚上,楚展笙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带着三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走进一片枯木丛生的树林。他们在林中穿梭着、玩耍着,就像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们,在一起玩跑垒、跳格子做游戏那样开心、快乐。

    不知道什么时候,鹅毛大雪从天而降,老人和那几个男孩随着大雪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道去了哪里。寒风中只剩下那个女孩在瑟瑟发抖,惶恐不安的寻找着同伴们。

    楚展笙在睡梦中惊醒,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和后背上,满是虚汗。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有亮,楚展笙就早早起来做准备。他和翁宝彤、帅晓嫣一块在奶奶家里,胡乱吃了点稀粥和干粮,带上一些食物和清水,就急匆匆的出了门。

    他们再次登上迷雾岛,继续向岛的中心地带前进,终于找到了迷雾岛上气温,比周围地区暖和那么多的真正原因。

    原来,在迷雾岛的中心,有一处面积大约是几百平方米的湖泊。令人感到惊喜的是,这个湖泊的水面没有结冰,四周还有好多处冒着热气的温泉。

    温泉昼夜散发出来的强大热量,受到岛外围密集的树林,还有那些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产生的雾气影响。在这种寒冷的天气条件下,热量难以快速向外扩散,就在迷雾岛的上空形成保护罩,如同一床厚厚的棉被,大大的削弱了严寒对迷雾岛的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