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跨国恩情

    更新时间:2018-03-03 19:54:52本章字数:3556字

    揭开迷雾岛的神秘面纱,楚展笙和翁宝彤、帅晓嫣,以及楚昌、楚雄两位爷爷等几个少数人,以后就可以自由出入。楚展笙利用温泉对岛上气候的影响,再加上岛上有史以来的神秘色彩做掩护,开始在岛上开荒种地。

    楚昌、楚雄两位爷爷为了帮助楚展笙管理岛上的耕地,照看留在岛上的工具和粮食,饲养耕牛,常年在迷雾岛上居住。

    他们以打猎、捕鱼为由,先挖几个地窨子,再盖起两所泥草房,将这里建设的如同世外桃源一般迷人。

    在迷雾岛上,还有周围那些毒雾,再就是那些隐藏的太好,又无法及时发现并拆除的机关,还能对人们构成一点威胁,其他方面几乎再没有什么危险。

    原来让人望而生畏,感觉无比神秘的迷阵,对于这些人来说,已经完全失去作用。

    天生好奇心极强,敢于冒险的楚展笙,甚至经常进入迷阵当中,利用它来加深对易经六十四的记忆和理解。

    也许这就是迷阵创造者最初目的,用它来辅助教会某些人学习和使用易经六十四卦。

    随着岛上开荒地面积的不断增加,楚展笙越来越频繁的到岛上来干活,很快对这片迷阵失去了兴趣。后来楚展笙嫌迷阵碍事,自作主张的把它拆除掉。

    他冒失的行为,如同打开潘多拉魔盒,一件又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接踵而来,彻底打破这座荒岛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的宁静,同时也给楚展笙的人生造成巨大影响。

    迷雾岛变得更加神秘,甚至在那些不明真相的人眼里,又增添了几分恐怖。

    迷阵被楚展笙拆除后不久,岛中央的小湖泊迅速干涸,那几处温泉随之也难觅踪迹。曾经在迷雾岛周围肆意弥漫的雾气,似乎也失去强大的动力,变得越来越稀薄,没过多久就到了可有可无的程度,最后竟然完全消失。

    没有温泉和雾气保护,这一年冬天,迷雾岛跟周围的江岛一样,天气变得异常寒冷。当第一片雪花,悄无声息地落在楚展笙的肩头,如同一块千钧重石,狠狠地砸在他的心里,令他感到万分的懊悔。

    他想到了,可能是贸然拆除迷阵的原因,导致迷雾岛上的自然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楚展笙十一岁这一年,少年老成的他已经是一个身体健壮,聪明能干的小伙子。在一个深秋时节,星期天的早晨,他和爷爷楚昌一起划着小船到悦龙江边的大雁滩去溜鳇鱼钩。

    这种鱼钩个头庞大,钩尖磨的极其锋利,几千把鱼钩用一根粗壮、结实的纲绳串成一排,在激流中摇摆。在水下,体形庞大的鱼类很难发现这种鱼钩,不管鱼身体上的某个部位,只要碰到这种鱼钩,就会牢牢的被挂住。

    鱼儿感觉到病痛以后,就会挣扎和逃跑。随着鱼类的挣扎、翻腾,会有更多的鱼钩挂到它身上,最终结局是难以逃脱被捕捉的命运。

    楚展笙和爷爷今天的运气不错,很快就捕到一条三十多斤重的哲罗鱼,如果再钩到鳇鱼、齐里付子之类的大鱼,收获将会更加如意。

    距离他们一百多米之外,就是悦龙川江上的界江航道,一艘满载着原煤的老矛子货轮,正在十分吃力的逆流航行,慢吞吞的向上游走着。

    货轮从小船旁边经过,又驶出大约半里地的路程。船上突然响起一串清脆的枪声,楚昌大惊失色,连忙拉着楚展笙趴在船舱里面,利用船体两边的木板,躲避那些随时可能会伤及到他们的流弹。

    鳇鱼钩的纲绳很结实,两端又系着石锚,鱼钩挂在船梁上,如同船锚一样把小船固定在水面上,避免被急流冲走。楚展笙也听出船上响起的是枪声,判断出射击的目标并不是他和楚昌爷爷,索性壮起胆子,把头伸出船舷外面,查看那条货船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一伸头,就看到前方水面上漂浮着一团黑影,正在顺流而下,那才是货船上面的人,用枪疯狂射击的真正目标。

    那团黑影迎着初升的朝阳,快速向楚展笙和爷爷的小船靠近,追赶他们的子弹打在周围的水面上,不时飞溅起一层层的水花。

    “爷爷你快看,那是什么东西?正朝我们这么边来。”楚展笙惊讶的问道。

    楚昌也伸头看了看,吩咐楚展笙说道:“快把船尾的渔网给我。我现在解下鱼钩,你蹲着控制船桨,别让船顺流走的太快,等着他们靠近。”

    爷爷解开鱼钩,楚展笙蹲在船舱中,高抬双臂,用力划动着双桨,尽量减缓小船顺流而下的速度。

    很快就看清了那团黑影,原来是一只救生圈,上面伏着一个生命垂危的老矛子小女孩。救生圈旁边是一条强壮的老矛子大汉,正用一只手臂用力划水,拼命的推着救生圈,向小船这边游过来。

    远远的还能听到那个老矛子汉子,用生硬的中国话呼喊着:“我的亲爱的朋友,好心的中国人,快帮我救救娅卡卢莎。她只有十一岁,她不能死。”

    这几年中国和老矛子,两国的关系刚刚缓和,不管是什么原因跟老矛子私下接触,都会被当作是一种违法的行为,有可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况且眼前的这两个人正在被人追杀,身份不明,是好人是坏人也不清楚,倘若他们再有什么可怕的政治背景,引起两国的边境争端,那样的后果不是谁都能承担的起。

    若是见死不救,这两个老矛子身中数枪,浑身上下都在流血。那条汉子显然已经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在保护那个小姑娘,在这冰冷刺骨的江水中,再拖延几分钟,他们两人必死无疑。

    就在楚昌犹豫不决之时,楚展笙已经伸手拉住救生圈。

    看到宝贝孙子如此侠义心肠,如此胆大果敢,楚昌再也没有再犹豫的必要。他伸出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女孩的肩膀,先把她抱进小船当中,随后又在楚展笙的帮助下,把那个老矛子大汉也救上了船。

    他紧接又吩咐楚展笙说道:“赶紧向后倒船,速度越快越好,我们要快点上岸才行。”

    楚展笙听到爷爷的吩咐,开始不顾一切的划着船浆,使出浑身力气让小船以最快的速度退向岸边。爷爷站在船头上,开始向江面上抛撒渔网。

    楚展笙明白爷爷这样做的用意,一方面是减轻小船的重量,另一方面是为了防范货轮放下快艇继续追杀。

    或许对方的货轮上没有快艇,或许他们不敢铤而走险追赶中国的小船,对方并没有对这一大一小的老矛子继续追杀。

    楚展笙和爷爷顺利地划着小船回到獐子岛,在楚雄的接应下,把已经昏迷不醒的两个老矛子送到一处泥草房中,抓紧时间帮他们止血和疗伤,采取一切能够采取的手段,及时对他们进行抢救。

    楚昌吩咐孙子楚展笙,马上回才郎村把帅晓嫣接来,帮忙照顾这个受伤很严重的老矛子小姑娘。

    楚昌年轻时候学过医术,在战争期间多次抢救过生命垂危的战友,对治疗枪伤有着丰富的经验。他在这两个老矛子身上,发现多处枪伤,都是那种威力很小的手枪子弹造成的伤口,没有伤及到要害部位,都不致命,治疗相对要容易一些。

    这两个老矛子之所以会昏迷不醒,主要是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在冰冷的江水中呆的时间太久,体温流失过快,导致大脑暂时缺氧而休克。

    这个老矛子大汉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凭借他强壮的体魄和顽强的意志,再加上楚昌处置得当,医治认真,总算是死里逃生,苏醒过来。

    他醒来告诉楚昌说,自己的名字叫耶戈拉维几斯基,今年三十二岁。那女孩是姐姐克里丝的二女儿,名字叫娅卡卢莎,今年只有十一岁。他们在老矛子境内遭到仇家悬赏追杀,不幸被人劫持到这艘运煤货轮上,准备带到上游的聂格城去换取赏金。

    当货轮途经大雁滩时候,耶戈拉维几斯基看到正在江面上溜钩的楚家祖孙二人。由于他工作性质的原因,对中国人善良的本性非常了解,对大雁滩这一带的地理状况也很熟悉,这才决心带着外甥女冒死逃跑。

    他打伤看守的船员,又抢到救生圈之后,带着娅卡卢莎跳进湍急、冰冷的悦龙川江当中,冒着枪林弹雨,顺流直奔楚展笙和楚昌爷爷的小木船。

    耶戈拉维几斯基将自己和外甥女的性命,全部押在中国人的善良和侠义的品格上,但他这次赌赢了,成功的逃出了魔掌。

    耶戈拉维几斯基精通汉语,与他交流并不困难。娅卡卢莎年纪太小,对汉语还是一窍不通,这就难坏了帅晓嫣,她和这个老矛子小姑娘在一起,根本没办法正常沟通。

    幸好卢江歌的大姐卢江嫒,最近考入悦龙川中等师范学校,帅晓嫣就通过卢江歌向大姐求助,弄到了一些俄语教材。拿到这些俄语教材之后,帅晓嫣和卢江歌除了正常上课学习之外,把所有的课余时间全部用来自学俄语。

    出于对新知识、新本领的渴求,楚展笙在课余不能下地干活的情况下,也跟着她们一起学习俄语。

    通过不懈的努力,他们掌握大量的俄语单词。帅晓嫣很快可以直接用俄语与娅卡卢莎交流。双方相处的越来越轻松,越来越愉快。反过来,在娅卡卢莎和舅舅的指导、帮助下,楚展笙、帅晓嫣、卢江歌进步的非常快,让他们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了各自的俄语水平。

    几个来自不同国度的孩子,很快成为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黄金岭县国家安全部门不知通过什么渠道获得消息,有两个老矛子人藏在迷雾岛上养伤,这个情况立刻引起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

    当侦察人员秘密来到才郎村找卢隆了解情况时候,引起三丫头的高度警觉,她不露声色,在暗处偷偷监视着父亲和那些侦察员的活动。

    很快,三丫头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黄金岭县国家安全部门已经组织了当地的公安、边防以及附近村镇民兵,准备来个突然袭击,去迷雾岛上进行地毯式搜查,找出那两个暗藏在岛上的老矛子。

    焦急万分的三丫头不畏严寒和风雪,不怕晚上迷路,不顾自身安危,只身闯进獐子岛,及时把政府有关部门准备上岛大规模搜查”敌特”的消息,通知在这里照顾耶戈拉维几斯基和娅卡卢莎的楚昌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