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雄鹿心血

    更新时间:2018-03-04 12:28:09本章字数:3493字

    听到三丫头带来的消息,楚昌赶紧将耶戈拉维几斯基和娅卡卢莎转移到更加安全,更加隐蔽的地方躲避搜捕。

    一百多人在岛上一连搜查两天,连个老矛子人影都没发现。刚刚过去的暴风雪忽然又卷土重来,气温很快下降到零下三十几度,再加上迷雾岛上情况异常复杂,到处是神秘的机关和用于捕猎的陷阱。搜查人员经常出现被误伤,或者迷路的情况,搜捕行动被迫中止。

    三丫头去迷雾岛报信的时候,因为过于急切,直接抄近路从机关重重的树林里穿过,不慎被隐藏的野猪夹子击中。她最终还是忍着疼痛,带着伤找到楚展笙,及时把消息送来。可她自己却因失血过多,伤口又被冻坏,严重感染而病倒,情况非常危险。

    看到三丫头卢江歌病的越来越重,自诩医术高超的楚昌也感到无能为力,楚、卢两家大人焦急万分,只好想方设法筹钱,准备送她去悦龙川大医院治疗。

    这也是无奈之举,就是到了悦龙川,那儿的医生也没有多大把握能够治好卢江歌的病。更加令人担忧的是,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活着赶到悦龙川都是个问题。

    这时耶戈拉维几斯基告诉楚展笙,如果能找到新鲜的,仍然保持着足够热量的雄性鹿心血给卢江歌喝下去,或许有助于将她的生命,维持更长的一段时间,可以帮助悦龙川的大医院彻底治好她的病,争取到更多的宝贵时间。

    楚展笙记得在上游龙头岛对面的老矛子境内,有一座呈马蹄状,面积不大的荒岛。每年秋天悦龙川江跑冰排时候,都会有很多迷路的驯鹿困在那座小岛上。这些驯鹿在岛上的命运极其悲惨,一旦登上那座小岛,就会成为一群野狼困守一年,并随意猎杀的食物。

    那群凶残的野狼是那座小岛上至高无上的统治者,每年的冬季,它们都会肆无忌惮的围捕和猎杀那些可怜的驯鹿。几乎每天都有驯鹿痛苦而绝望的哀鸣,从那座小岛上传出来,夹杂着狼群犀利而狂妄的嚎叫,顺风飘过上千米宽的悦龙川江江面,再越过几座荒岛,清晰地传到迷雾岛这边来。

    在迷雾岛上搜捕老矛子的行动被迫中止的当天晚上,楚展笙和翁宝彤冒着凛冽刺骨的寒风,竟然胆大包天,踏着悦龙川江面厚厚的冰雪,偷偷穿越国境线,闯进对面那座由狼群统治的荒岛。

    为了猎取一只鲜活的雄鹿,取出鹿心血给卢江歌喝,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她岌岌可危的生命,楚展笙在那座异国荒岛上,与狼群殊死搏斗将近两个小时。他硬是从狼群的嘴里抢出一只活着的雄鹿,并保护着翁宝彤,一路拖着这只几十斤重的雄鹿,从群狼猛烈的围攻之中冲杀出来,回到了迷雾岛。

    满身伤痕累累的翁宝彤拖着那只遍体鳞伤的雄鹿,重新踏上迷雾岛岸边时候,她感到眼前阵阵发黑,已经是寸步难行。她一边吃力的抱紧雄鹿向前爬,一边拼命的大声呼救,直到惊动了楚昌、楚雄两兄弟,出来找到她为止。

    等楚昌、楚雄兄弟和耶戈拉维几斯基找到翁宝彤,她已是奄奄一息,神智不清,拼尽最后一口力气,紧紧握着楚昌的手,恳求他们火速赶到国境线两侧的冰面上,去寻找和营救楚展笙。

    楚展笙为了掩护翁宝彤,正在悦龙川江的冰面上,与紧追不舍的狼群拼命厮杀,凶险到了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楚昌、楚雄兄弟经常在这一带的冰面上捕鱼,对这一带的冰上情况非常熟悉,尽管下着暴风雪,而且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面,让他们顺着翁宝彤跑回来时候留在冰面上的痕迹,再去接应楚展笙也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等他们急匆匆地赶到那里,楚展笙已经倒在血泊当中。他的右手当中,还紧紧握着平时用来劈柴的小斧头,在他身旁倒着一匹健硕的恶狼。狼的嘴里还死死地咬着楚展笙的左臂,狼的腹部已经被他用斧子剁的稀烂。

    在附近的冰面上,横七竖八的还倒着十几头狼,有的已经死去,有的已经受伤,倒在雪地上面痛苦地呻吟、哀嚎。

    耶戈拉维几斯基沿着楚展笙与狼群搏斗的痕迹,一路向老矛子荒岛方向走出几十米远,前方隐约可以看到冰雪上面,还有几只被楚展笙打倒的野狼。

    这位性格刚烈、勇敢顽强的老矛子壮汉,看到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切,不禁感到极其的震撼和感动,忍不住泪流满面。

    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如此重情重义,为了挽救心爱姑娘的生命,可以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这样的豪情,这样的壮举,在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是极其令人感动,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到钦佩和尊敬。

    伤心欲绝的楚昌、楚雄两兄弟抱着已经停止呼吸,失去脉搏的楚展笙,跟跟跄跄的回到迷雾岛,想尽一切办法,用尽全力想救活他。

    噩耗传到才郎村,邓奶奶闻讯伤心过度,顿时昏迷过去,不省人事。景海棠再担心自己宝贝儿子的安危,也不得不留在家里照顾婆婆,楚爱国和舅舅邓金涛、大哥卢隆,还有翁宝彤的父亲翁正禄一起,匆匆忙忙的登上迷雾岛。

    等楚爱国、邓金涛、翁正禄他们几个人赶到,翁宝彤已经苏醒。可是她的伤势仍然很严重,需要留在岛上一间暖和的屋子里,继续治疗。

    再看躺在炕上的楚展笙,脸色苍白,一动不动,任凭两位爷爷如何呼唤,如何拼命的抢救,始终没有一丝生还的迹象,生命已经没有一点复苏的可能。

    楚昌已经彻底绝望了,认为自己回天乏术,再没有能力挽救孙子的生命。这位老人已经是竭尽全力,只好蹲到地上发呆,躲在角落里默默的伤心。

    邓金涛还算比较冷静,他看了看楚展笙的情况,然后来到楚昌的身边,轻声问道:“大姐夫,这孩子真的没救了?”

    楚昌泪如雨下,伤心的摇摇头,说道:“能想到的办法我都试过了,对笙儿丝毫不起作用。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我们都认命吧,只能让爱国他们为这孩子准备后事了!”

    邓金涛再次转身,看看伏在儿子身上泣不成声的楚爱国,忽然快步冲出地窨子,很快就把那只一息尚存的雄鹿拖进来。

    他当着众人的面,极其残忍地从雄鹿的腹部下手,用力撕开鹿皮,将活生生的鹿心掏出来。紫色的心脏在邓金涛手心里不停的跳动着,一股一股鲜血从他紧捏的手指缝中渗出。

    邓金涛双手捧着鹿心,转身来到楚展笙的身边。楚爱国看到舅舅近乎疯狂的举动,立刻明白他想要做什么,赶紧撬开展笙紧闭的嘴唇,让舅舅手中那些滚烫的鹿心血,一滴接着一滴的流进楚展笙的嘴里。

    好多的鹿心血灌进楚展笙嘴里,暂时没见到任何效果。楚昌连忙握住邓金涛的手,阻止他再给楚展笙灌鹿心血,并从他手里把这颗还有生气的鹿心夺下来,小心翼翼的交给卢隆。

    说道:“小隆子,你赶紧把这颗鹿心带回家里去,将剩下的热血给三丫头喝了,再把没有血儿的鹿心带回来给宝彤吃。这样的话,那两个丫头性命也许还能保住。”

    卢隆老泪纵横,与楚昌相互推让着,坚持要把这颗鹿心全部留下来,先救楚展笙的命。

    楚昌强忍着内心的悲伤,苦口婆心地对卢隆说:“救命的灵丹妙药无须多用,笙儿这孩子刚才服下了不少鹿心血,再给他喝多少都是浪费。现在能不能保住他的命?全靠他自己的造化了。”

    说到这儿,老人忍不住哽咽片刻,又说道“两个孩子如此拼命地去抓这只活鹿回来,就是想用鹿心血来保住三丫头的命。如果治不好三丫头的病,他们去狼群岛抓鹿回来,如此拼命的做法就毫无意义。不管笙儿是生是死,他的命都将变得一文不值。”

    大家觉得楚昌的话有道理,纷纷劝说卢隆别再推让,抓紧时间带着还没有凉透的鹿心,立刻回家去救三丫头。 

    已经是病入膏肓的卢江歌,恍恍惚惚听说还要把鹿心留给同样病危的翁宝彤,她没有把剩下的热血全部喝完,坚持留下了一些,让父亲带回岛上给翁宝彤服用。

    或许是鹿心血真的有效,或许是三个孩子生命真的顽强,也或许老天垂怜他们生死与共的深情厚意。

    喝下鹿心血之后,三丫头很快就开始有了退烧的迹象,意识也逐渐恢复了清醒。翁宝彤好的更快,已经能够从炕上坐起来吃饭。而在楚展笙的鼻孔里,终于出现一缕细若游丝的呼吸。

    这些细微的变化,简直让楚昌爷爷欣喜若狂,只要有一点点希望能挽救三个孩子的性命,他会拼尽全力去争取。楚昌索性带着楚展笙、翁宝彤,还有娅卡卢莎回到村里,又将三丫头卢江歌也接到家里来,便于集中所有精力给这些孩子疗伤和治病。

    邓奶奶同样略懂一点医疗知识,解放以前她经常给老伴当助手,帮忙救治和照顾受伤的革命战士,这次她又可以更好的帮着老伴照顾好这些孩子们。

    他们给娅卡卢莎起了一个好听的维吾尔族名字--娅尼亚,对外人说她是新疆的亲戚,不久前来这里探亲,因为身体不适应当地气候条件而染上风寒病,只好留在楚昌家中治疗。

    楚家在当地人缘极好,威望甚高,又与新任黄金岭县委书记帅青山关系密切,即使娅卡卢莎来到才郎村,也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

    况且还有前车之鉴,某些人兴师动众的在迷雾岛上搜查了两天,最终因为各种原因无果而终。这些人再度领教了楚昌的厉害,轻易不敢再去招惹这位神通广大的奇人。所谓在迷雾岛上藏匿老矛子越境人员之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帅青山是帅晓嫣的亲生父亲,他就是当年跟随父亲帅民生一起,被下放到才郎村接受改造的帅五岳,文革结束之后不久,他回到黄金岭县代理财政局长,这才改名叫帅青山。

    他凭借聪明的头脑,进步的思想,勤奋的精神和清廉的作风,一路官运亨通,青云直上,到今天终于当上了黄金岭的县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