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分地分牲口

    更新时间:2018-03-05 13:42:13本章字数:3675字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帅青山打算将女儿帅晓嫣接到黄金岭县城去生活,帮她安排最好的学校读书,让她的学习条件和生活环境都变得更好一些,尽量弥补这些年来,把她一个人留在乡下生活所造成的亏欠。

    当时楚展笙、翁宝彤和卢江歌还在重病之中,帅晓嫣不忍心这个时候离开他们,所以放弃了这次去县城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她决心继续留在才郎村帮助爷爷奶奶照顾情同手足的楚展笙,还有那三个亲如姐妹的小姑娘。

    经过爷爷楚昌的用心治疗和邓奶奶的悉心照顾,几个孩子的身体很快得到康复,楚展笙、翁宝彤和卢江歌又能回到学校读书。

    热热闹闹的春节刚过,身体完全恢复健康的耶戈拉维几斯基和娅卡卢莎,决定找个机会回到自己的祖国,就在悦龙川江对岸的老矛子。

    他们从内心深处感激这些中国人的热情和善良,正是楚家三代人善良侠义的心肠、高风亮节的行为、超越国界的仁爱和无所不能的胆气,不但帮他们保住民性命,还帮他们享受到了,在老矛子国内可望不可及的家庭温暖。

    感动之余,耶戈拉维几斯基对楚昌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在前老矛子的某国家情报机构总部工作,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参谋人员。

    有一天,耶戈拉维几斯基收到一封克里丝姐姐从远东一个小城市写来的信,克里丝姐姐在信里说到,在当地有一伙凶残、霸道的黑帮团伙,经常无故欺凌克里丝姐姐和两个未成年的女儿,给她们母女三人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困扰,还有生命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

    耶戈拉维几斯基借着去远东出差的机会,专程赶到克里丝姐姐生活的那座小城里面,找到了那个经常欺负克里丝姐姐一家人的黑帮团伙。

    他本来是想警告对方一下,没想到却引发一场血战。最终在卧底战友的帮助下,他们逮捕和击毙几十个黑帮成员,取得了一个不小的胜利。

    当时这个黑帮组织损失惨重,而且被打死的人当中,还有一个人是这个组织老大最宠爱的养子。

    为了给养子和组织里的其他兄弟报仇,这个黑帮组织的老大不惜血本,用重金悬赏,开始对耶戈拉维几斯基大肆追杀。

    这个黑帮老大还多次扬言,抓到耶戈拉维几斯基之后,一定要亲手将他剥皮抽筋。

    在耶戈拉维几斯基带着外甥女娅卡卢莎从远东地区返回莫斯科的路上,不慎落入对方的圈套,被人劫持到那条货轮上。在途经大雁滩的时候才找到机会逃跑,有幸又遇到天不怕、地不怕楚昌和楚展笙祖孙二人相救,这才逃过了一劫。

    在和楚展笙闲聊的时候,耶戈拉维几斯基不止一次说过:

    “小伙子,我能看出来,你是好样的,是个大英雄。做过的很多事情,都让我感到佩服。我发现你对开荒种地挺痴迷,可是用人挖土,用牛耕田,太笨,太落后了,以后要学会使用拖拉机耕种土地才行。”

    他还意味深长的拍着楚展笙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只要有一台拖拉机,你想开多少地,就能开出多少地来。那样才能让你放开手脚大干一番,才能让你开出更多的耕地,让你收获更多的粮食,赚取更大的利润。”

    听耶戈拉维几斯基对孙子这么说,楚昌无可奈何的苦笑着,说道:

    “耶戈基(这是他对耶戈拉维几斯基简称),你也清楚我们国家的现实状况,想要拥有一台拖拉机,暂时还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美梦,比登天还要难。”

    “只要想办法去争取,美梦一定可以成真。”

    楚展笙一直对村里的一台九十五马力拖拉机垂涎三尺,做梦都想能够得到它、拥有它,听到耶戈拉维几斯基和爷爷刚才说过的话,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句。

    耶戈拉维几斯基听到楚展笙的感慨之后,爽朗一笑,又稍微犹豫了一下。

    才说道:“小伙子别着急,面包会有的,拖拉机也会有的。等我和娅卡卢莎回国以后想想办法,给你弄一台拖拉机,开过来。”

    听到耶戈拉维几斯基的慷慨承诺,楚展笙喜出望外,眼睛里放出兴奋与贪婪的光芒。

    他说道:“亲爱的耶戈基舅舅,拖拉机那玩意儿跑得慢,动静大,我暂时也不会开,即使你帮我弄到一台,也很难穿越国境线。这样吧!耶戈基舅舅,你要是真能帮上我的话,就在老矛子弄一群牛,等到了冬天,找一个晚上偷偷从冰面上赶过来。有了牛,我就等于有了拖拉机。”

    耶戈拉维几斯基满脸迷惑,憨厚的说道:“牛和拖拉机相比,它们的工作效率是完全不一样的。小伙子,你怎么没听明白啊?我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旁边的楚昌在心里暗暗佩服宝贝孙子聪明的头脑,他看到耶戈拉维几斯基一脸茫然,一副替楚展笙的着急的表情,故意再逗逗他。

    楚昌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说道:“耶戈基,你知道吗?铁牛可以变奶牛,奶牛也可以变铁牛。”

    听楚昌这么说,耶戈拉维几斯基更加晕头转向,学着楚昌的手势,嘴里反复的说着:“奶牛变铁牛,铁牛变奶牛,根本没有任何科学道理,这怎么可能实现啊?。”

    看到他天真又懵懂的样子,大家忍不住哈哈大笑。

    一个风轻云淡、月朗星稀的晚上,耶戈拉维几斯基带着外甥女娅卡卢莎,悄悄地越过国境线,回到了他们的祖国老矛子。

    楚昌和楚展笙一直护送他们到达对岸,直到他们与赶来接应的朋友们会合,安全的坐上一辆军用吉普车扬长而去,他们祖孙二人才转头回到迷雾岛。

    半个月后,一个风雪漫天的夜晚,真诚的耶戈拉维几斯基果然信守承诺,亲自带着两位好友,赶着一群有公、有母的奶牛和肉牛,偷偷穿越国境线再次来到迷雾岛。

    他们把这群牛送来的非常及时,正好帮助楚展笙解了燃眉之急。

    改革春风吹绿悦龙川地区,农村土地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把乡亲们的劳动生产积极性和尽快发家致富的欲望充分调动起来,同时也唤醒了沉寂多年的竞争意识和自私自利的心理。

    楚家几代人的光荣历史,曾经的威望,在乡亲们渴望能获得更多土地和利益的面前,显得暗淡无光。每位乡亲此时都在绞尽脑汁,争取分到更多、更好的土地与牲口,还有才郎村大队的农具。

    与楚家有关的几个问题是否能得到妥善解决,就成了才郎村土地承包分配方案能不能顺利实施的重要因素。

    第一个问题是有关私人开荒地的处理,有人主张把村里把所有开荒地没收,由村里统一安排分包给乡亲们。反对者认为这么做太狠毒,不近人情,在村里开荒的人几乎都是老幼病残,在生产队里挣的工分少,生活比较困难。以前依靠开荒地来多收点粮食和蔬菜贴补家用,这是无奈之举,应该给予一定程度理解和宽容。

    再说那些开荒地非常零散,面积都不大,而且因为位置偏远,管理难度成倍增加,又因那些开荒地大多处于以前生产队开荒时不屑一顾的低洼地区,或是土地贫瘠的沙岗,很容易遭受自然灾害侵害。

    大队如果真的没收这些地,分给谁谁都不稀罕,反而当做是一种累赘。

    第二个是户口问题,楚展笙的姑姑楚爱欣、楚爱乐,还有他叔叔楚爱军都已经成家立业,并在县城找到理想的好工作。

    问题主要集中在楚爱国一家,有人说他在下店乡政府上班,妻子景海棠又是民办教师,都是领工资的人,不应该再分得土地。

    另外,帅晓嫣的户口虽然在楚爱国家里,可谁都知道她是县委书记帅青山的女儿,迟早要离开才郎村回到县城跟她的家人团聚,也不应该分给她土地。

    根据国家政策,凡是持有当地户口的农民,都有承包土地的权力,才郎村无权剥夺帅晓嫣分得土地的资格。

    第三个问题,就是楚展笙主动提出来,愿意用十五头黄牛和公奶牛交换才郎村大队原有的拖拉机和其他农机具。

    楚展笙的这个想法,得到很多乡亲们的赞成,其中有两个原因。

    一个原因是当时的农村生产方式落后,农民知识匮乏,对大型机械的使用和维修还很陌生。很多人认为使用拖拉机耕地,需要花很多钱购买柴油和配件不划算。再加上不懂技术,缺少工具,维护机械相当的困难,不如饲养牲口容易。

    另外一个原因,原来的才郎村生产队里的农机具,只有一台大型拖拉机、一台收割机和两台手扶拖拉机,大型拖拉机和收割机不可能进行拆解,乡亲们无法进行合理、平均分配。

    如果换成十几头牛,这些难题就迎刃而解,村里分配起来相对容易很多。

    邓金涛和卢隆连续召开几次村民会议商讨这些问题,乡亲们的分歧很大,一直没有形成有效的统一意见。

    前几次村民会议里,楚家人一直没露面。今晚的会议突然看到楚昌的身影,邓金涛看着姐夫胸有成竹的神态,猜到他已经跟宝贝孙子楚展笙找到了应对之策。

    楚展笙也悄悄的来到会场,跟卢江歌一起躲在角落,默默的观察着会场的形势。

    乡亲们讨论半天,依然是老调重弹,没啥实质性的进展。这时候爷爷楚昌站了起来,对村领导和乡亲提出三点意见。

    首先,他义正辞严的说道:“我看过相关文件,清楚农村家庭承包土地的政策有绝对的权威,有着非常严谨的各项规章制度。”

    说着他环顾一下会场,看到老乡们一张张期待继续说下去的面孔。

    继续说,“楚爱国、景海棠和帅晓嫣的户口在才郎村,他们就是才郎村的农民,就有资格获得土地承包权,这毋庸置疑,任何人都没权剥夺他们的合法权益。但我在这里可以替他们表个态,楚爱国、景海棠和帅晓嫣三位农民承诺,他们只保留土地承包权,不参与村里任何财物的分配。”

    楚昌毫不客气的说出这番话来,在会场中产生很大的反响,乡亲们开始在座位上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楚昌这时候咳嗽两声,清了清自己的嗓门,把声调提的更高,超过会议室中的嘈杂声。他把跟孙子楚展笙事先商量好的意见,一口气说出来,摆在桌面上供乡亲们研究讨论。

    楚昌、邓金凤夫妇,还有孙子楚展笙主动放弃村里熟地的承包权,转而承包村里大部分荒原,他们祖孙二人这些年来,在那些荒原上面千辛万苦开垦出来的土地,算是村里分给他们的责任田。

    荒原承包以后,在没有耕种的情况下,允许老乡们在上面放牛、放羊,不会收取任何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