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学习开荒两不误

    更新时间:2018-03-06 10:02:48本章字数:3588字

    在原来十五头黄牛和公奶牛的基础上,楚展笙决定再增加三头已经产奶的母奶牛,用来交换村里那台九十五马力拖拉机和配套的农机具。

    这个意见,立刻受到村里有正在吃奶孩子的家庭,以及有待产孕妇的家庭热烈欢迎。

    当时的才郎村比较贫困,一年当中大米、白面都是金贵的稀罕物,普通人家平时根本吃不起。新生儿童的营养,成了每个家庭最为忧虑的难题。

    倘若能分到母奶牛,或者用分到的牲口与亲友交换奶牛也行,这些家庭就能有了营养丰富的鲜牛奶,孩子们的营养问题基本能得到解决。

    有好信儿的村民粗略估算过,才郎村现有人口三百多人,拥有熟耕地面积四百多公顷,人均可分得熟地一垧半还有余,也就是二十四亩地。

    楚昌、邓金凤和楚展笙三口人可分得熟地七十二亩,换算成当地常用的土地面积单位--大亩和垧,就是四垧八亩地。从表面情况看,楚展笙和爷爷的开荒地不足四垧地,实际楚家人是吃亏的,所以老谋深算的楚昌才会提出用荒地来找补。

    楚家人已经提出合理的意见,用最大诚意来解决问题。在心里一直倾向于帮助他们的村支书邓金涛,村主任卢隆趁热打铁,提出由全体村民们举手表决,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尽快处理此事。

    表决结果是,根据楚昌的意见修改过的土地物资分配方案,毫无异议的获得通过。

    就在村主任卢隆正准备宣布散会的时候,楚展笙快步来到他的面前,将一份合同递给他看。

    卢隆不清楚这份合同里面是什么内容,更不明白楚展笙当着全屯乡亲们的面,给他看这份合同的真实用意。卢隆不再说话,皱紧眉头,一页一页仔细翻看着手里的合同,脸上不断露出惊讶的神色。

    等他把这份合同全部看完之后,小心翼翼的还给楚展笙,生怕这份合同中的某一页纸张,在他手中飞走,或者破损。

    卢隆坐在椅子上,稍微让自己冷静了一下。这才问楚展笙,说道:“你这熊孩子,太贼了!故意在这个会上给我看这份合同,是不是又想干啥惊天动地的事儿?”

    楚展笙没有伸手接文件,而是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想用这份合同,换取大队的那台康拜因(联合收割机)。”

    楚展笙此话一出,整个会议室内满座皆惊。

    卢隆睁大眼睛,认真看了看站在面前的楚展笙,还有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女儿卢江歌。两个孩子身上不但有着十足的稚气和朝气,重要的是在两个孩子脸上,充满了自信和真诚,刚才说的话并不像是开玩笑。

    卢隆万般无奈的摇摇头,感叹说道:“你这孩子,真是疯了。”

    说着,卢隆把手里的合同递给了坐他身边的村支书邓金涛。

    邓金涛没有卢隆那么有耐心,只是将这份合同粗略的翻看了一遍,对合同内容有个大致了解就行。看完合同之后,他也皱紧眉头,沉默不语,认真的思考着。

    在今天的会议上,唯一没有解决的难题,就是怎么处理大队集体所拥有的那台康拜因,也就是价格不菲的大型联合收割机。

    村里有人建议将它折价卖掉,把换来的钱分给老乡们,或者留做村里日后的管理经费。这么好的机械折价处理确实可惜了,倘若被别村的人买走,以后偌大个才郎村连个收割机都没有,那未免显得太寒酸、太落后了。

    此时要是不卖的话,继续留在屯子里,这台收割机的命运会更加凄惨。才郎村大队的社员们,几乎没有人愿意购买和承包这台收割机,更没人愿意使用和保养它。如果长期露天存放,任由它在外面经受着风吹雨淋,这台收割机将来就是一堆任人拆解、随意变卖的废铁。

    寻思了半天,邓金涛心里拿定主意。他抬头问楚昌:“大姐夫,您知道这件事儿吗?”

    楚昌毫不犹豫的回答他:“我知道,我和你姐都知道,并且全力支持笙儿这么做。”

    得到姐夫楚昌的明确表态,邓金涛心里更加有底了。他用力晃动着手里的合同文本,大声对面前的乡亲们说道:

    “乡亲们请注意,我手里拿着的是一份合同,是咱们大队楚爱国同志与县水产局签定的水面承包合同。咱们村附近的大雁滩由楚爱国同志承包,期限为三十年,水面长度是二千二百米。合同上面写的很清楚,大雁滩为富饶、优质的网滩,楚爱国同志在承包期限内有权转让水面承包权。”

    随后,邓金涛继续挥舞着合同,重点重复了一遍:

    “大家注意了,合同里说的是网滩,不是钩滩!”

    听村支书说完,喜欢和懂得打鱼的那些乡亲们,到这时才恍然大悟。

    大雁滩水面开阔,水冷流急,深度大,细沙多,不适合使用鱼钩捕鱼,可是经验丰富的楚昌偏偏喜欢在那里下鳇鱼钩。

    楚昌是远近闻名的老渔夫,捕鱼能手,有着极其丰富捕鱼经验,按理说不该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直到现在大家终于明白了,楚昌和孙子楚展笙年年去那里下鳇鱼钩,真实的目的不是为了钩鱼,而是阻止别人去那里用渔网捕鱼,掩盖那里是优质网滩的真相,为楚爱国与县水产局签订水面承包合同赢得时间。

    在下店乡政府工作的楚爱国也只是顶个名头而已,其实这个渔场的真正承包者是楚展笙和楚昌。他们楚家祖孙三代人能够顺利签下这份合同,帅青山的帮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会场上有人质疑,一直名不见经传的大雁滩,会不会真的像合同里面说的那么好?

    楚昌就根据自己的多年捕鱼经验,还有对当地气候、水文等条件,包括大雁滩滩涂特性,悦龙川江里面鱼类的洄游路径等方面,进行了耐心、详细的剖析。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经过楚昌认真的讲解,懂得捕鱼的乡亲们马上明白其中道理。

    为了彻底消除老乡们的疑虑,楚展笙和爷爷第二天带着大队领导和一些乡亲来到大雁滩,在几个精壮青年的帮助下,很快在一米半厚的冰层上凿开几个冰眼,将一种特制的网具撒了进去。

    当他们收网之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只见网兜里面挤满了活蹦乱跳的鲜鱼,有鲤鱼,有狗鱼,有花鲇鱼,有细鳞鱼,甚至还有罕见的哲罗鱼和奥花鱼。

    楚昌介绍说:“如果有合适的网具,捕到鳇鱼、齐里付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尤其夏季胖头鱼事儿,一网下去,最少能捕到几千斤新鲜的胖头鱼。”

    用一台无人问津,甚至当作累赘的收割机换到一片这么好的天然渔场,才郎村大队的领导们喜不自胜。有了这个新渔场,村里彻底解决因为原有渔场不够分配的难题。

    这些棘手的难题得到圆满的解决,才郎村里各项改革措施落实的很顺利,也很到位,一举成为全县闻名的改革先进村。

    得到梦寐以求的大型拖拉机和收割机,楚展笙如虎添翼,农村的改革政策不断深化,又令他如鱼得水。

    楚展笙利用所有课余时间,披星戴月,顶风冒雨,开始使用拖拉机大规模开垦荒地,他所耕种的土地,每年以二、三十公顷的惊人速度不断扩张,俨然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小地主。

    十三岁这一年,他又以全乡第一名的惊人好成绩考入下店乡中学。三丫头卢江歌同样不负众望,同样以优异的成绩跟着他一起考进下店乡中学,两人同时分在受到校方高度重视的一年一班。

    身为下店乡副乡长的楚爱国,受大哥卢隆所托,专程赶到乡中学,请校领导和老师对这两个孩子多加关照。楚爱国还亲自为三丫头安排宿舍,帮她挑选最舒服的床铺和位置。

    任性而倔强的三丫头坚持不住宿舍,每天宁可往返奔波几十里路程回到才郎村的家里吃住,也要执意陪伴在楚展笙的身边。

    才郎村到下店乡中学读书的孩子们,只有他们两个在重点班。校领导和老师对重点班里面的学生们要求的极其严格。早上比其他班级上课早,晚上比其他班级放学晚,楚展笙和卢江歌跟才郎村的其他孩子,根本走不到一块儿。

    每天早出晚归的大路上,只有他们两个形影相随,不离不弃的身影。

    闷热的夏季,他们共同面对成群结队的蚊子;寒冷的冬天,他们并肩迎战漫天飞舞的风雪。出门是冉冉升起的朝阳,笑脸相迎。归途是满天星斗,殷殷相送。路上的每一粒黄沙,都承载过他们的体重;树上的每片叶子,都听过他们嘹亮的歌声。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这首脍炙人口的《七律.长征》,和那首楚展笙最熟悉的《十六字令》一样,每每冲击着他年少轻狂的心灵。让他体会到与众不同的意境,感受到激情澎湃的震撼,以及非比寻常的启迪。

    当年那颗火热的鹿心血,已经让这两个孩子血脉相连,心意相通,生死与共,形影相随。楚展笙把卢江歌看作最亲密的伙伴,卢江歌将楚展笙当作最坚实的依靠,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任何困难都不足虑,任何危险都不可怕。

    初中的课程比较紧张,每天的作业很多,楚展笙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在学校里将全部作业都完成。三丫头随即恢复了刚上小学时候的权威,每天严格督促楚展笙按时完成作业。

    让楚展笙尽可能多的把课余时间用在复习功课上面,是三丫头当前最重要的使命和任务。

    当然三丫头也不像小时候那么执拗,她理解楚展笙的处境,楚展笙要在课余时间争分夺秒去开荒,还要去管理那些已经开垦出来耕地。

    每当农忙时节,楚展笙和翁宝彤都忙的焦头烂额时候,卢江歌也会帮他们一把。她劝说楚展笙要舍得花钱,学会雇人干活,这样可以大大减轻楚展笙和翁宝彤的劳动量,从而争取到更多一点的时间用在学习方面。

    楚展笙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仍然是开垦荒地。

    他已经很少再用铁锹挖土,更多的课外时间是亲自驾驶着那台九十五马力的拖拉机,在辽阔的荒原上纵横驰骋。有时是他一个人,有时翁宝彤陪伴在他身边,尽情享受着这份潇洒自如,独步天下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