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谁敢欺负宝彤姑姑

    更新时间:2018-03-07 09:25:37本章字数:3445字

    楚展笙双手用力推拉着拖拉机上那对沉重的操纵杆,脚踩着轰轰作响的油门,双眼盯着前方漫无边际的荒草。此时拖拉机在他心目中就成了无所不能的怪兽,跟他一起呼吼,跟他一块奔跑,跟他一起把黑油油的土地翻转过来。

    总是在他感觉到最累、最饿的时候,宝彤姑姑都会及时出现在他面前,及时给他送来热乎乎的菜包子、小米粥,还有那又鲜又脆的拌咸菜。

    趁着楚展笙吃饭的空,翁宝彤坐到驾驶员的位置上,熟练地驾驶着拖拉机,帮他继续翻地。

    翁宝彤最初的驾驶水平很差劲,拖拉机走的路线曲里拐弯,后面翻起的土地也是深浅不一。有几次还差点掉进壕沟,或者撞上大树。幸亏楚展笙及时发现,及时帮她纠正拖拉机的方向,才避免出现事故。

    惊魂过后,楚展笙和翁宝彤都是满身冷汗,心怦怦的乱跳,情不自禁的紧紧拥抱了在一起。

    看到翁宝彤经常跟楚展笙在一起开荒、种地、打猎、捕鱼,三丫头卢江歌心里格外的别扭。她清楚笙哥儿的处境,身边的确需要翁宝彤这样忠诚又能干的帮手。

    楚展笙从小到大,除了翁宝彤、帅晓嫣、卢江歌这三个曾经生死与共的好姐妹、好姑姑,再无一人是朋友。他的父母,叔叔、姑妈等亲人都有自己的事业和追求,不可能跟着他一起不务正业的去开荒和种地,陪着他一起去疯狂。

    爷爷奶奶年事已高,一举一动都多有不便,家里的琐事和迷雾岛上的开荒地已经让他们自顾不暇,再没有时间和精力帮助楚展笙。

    在这些情况下,其他亲友能帮到楚展笙的地方,更是十分有限。

    楚展笙、翁宝彤和卢江歌他们三个,虽然不是有血缘的走近亲属,可是胜似亲生姐妹兄弟。一颗鹿心,同样把翁宝彤的心,跟楚展笙与卢江歌的心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卢江歌心里吃醋,可是对宝彤姑姑并不烦感,更不会排斥她。卢江歌隐隐的有种预感,将来在笙哥儿身边,宝彤姑姑的奉献远远要比自己大的多。

    帅晓嫣最终还是回到县城,跟她的父亲和兄弟姐妹们团聚。邓吉又早在一年以前,远赴关里家投奔她堂姐,准备报考军校,实现她的远大抱负,此时翁宝彤在下店乡,也同样失去了最亲密的伙伴。

    剩下翁宝彤孤孤零零的一个人,每天去下店乡中学念书,来回路上难免会感到孤独和害怕。再加上家里亲人的拖累,她干脆放弃学业,回到家里照顾卧病在床的三位老人。同时还能有更多的时间,帮着楚展笙管理好那些已经开垦出来的几十公顷耕地。

    翁家在才郎村是个庞大的家族,翁宝彤的父亲翁正禄有十个兄弟姐妹,其中有八个安家在才郎村。翁宝彤的奶奶翁乐氏已是百岁高龄,是一位德高望重,深受乡亲们敬爱的老奶奶。

    翁奶奶有着非同凡响的身世,与楚雄、楚昌兄弟关系格外密切。

    翁奶奶年轻时候,是楚雄、楚昌的母亲“三枪女神”鞠雨仙身边的一名侍卫,也是这支抗日队伍里的一个重要头目。她身手敏捷、聪慧过人、忠诚可靠,与鞠女侠的感情极其深厚,情同手足。

    翁奶奶的一生光明磊落,做过很多为国为民的好事,是尽人皆知的抗日女英雄、支前女模范、生产女先进。

    在帅民生十岁那年,跟随父亲和东家来悦龙川买地,不慎被一伙日本浪人劫持。正是翁奶奶跟随鞠女侠杀入龙潭虎穴,把他们解救出来。

    翁宝彤的父亲排行老五,负责赡养老母亲,以及无儿无女没有依靠的大哥翁正舟。母亲年老多病,大哥瘫痪在床,妻子又是一病不起,三个老人给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造成了沉重的负担。

    翁宝彤辍学在家侍候这几位老人,好让自己的父亲和兄弟姐妹们,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挣钱。不用再去学校读书,翁宝彤拥有更加宽裕的时间来帮助楚展笙,她把楚展笙的一切,当作了她自己的一切。

    一天下午,楚展笙刚上第一节课,翁宝彤就推着自行车急匆匆的找到学校。看到她万分着急的样子,楚展笙和卢江歌都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连忙出来询问。

    翁宝彤神色慌张的说道:“今天赶大集,俺来乡里想买点东西。谁知碰到一屯一个姓金的姑娘,她是俺上初中时候的同学。她拦住俺,非要俺去她家里,跟她哥哥处对象。俺不答应,她就让同伙的几个坏男人,把俺的自行车车胎气给放了,不让俺回家。这不,俺只好来找你,让你帮俺去管管他们,别让他们再欺负俺。”

    卢江歌听她说完,不禁抱怨道“宝彤姑姑,你这叫啥事儿啊?笙哥儿正在上课呢,现在的学习非常紧张,老师看的特别严,哪有时间去帮你管那些小流氓。”

    说到这儿,她感觉自己的话有些重,有些伤翁宝彤的自尊心,连忙又给翁宝彤出主意。

    说道:“宝彤姑姑,爱国叔叔有‘官侠’的美名,又是这儿的副乡长,那些小流氓都挺害怕他。你去乡政府找爱国叔叔帮忙,啥事儿都能圆满解决。”

    翁宝彤白了一眼卢江歌,没好气地驳斥她说:“俺跟笙儿的感情,跟俺爱国哥的感情比不了。俺这辈子就喜欢笙儿,俺的事儿就是他的事儿。全心全意帮着俺是笙儿应该做的事儿,俺干吗还要去麻烦爱国哥。”

    卢江歌被翁宝彤气得脸色惨白,半天说不出话来,冷冷地笑了一下,想转身回到教室里面去。

    楚展笙急忙拉住她,叮嘱道:“帮我跟老师请个假!”

    “快滚吧!死心眼玩意儿。”卢江歌扔下这句话,转身跑进了教室,把教室的门摔的震天响,吓得教室里面的学生和老师们都抬头盯着她看。

    楚展笙答应宝彤姑姑,决心帮她给那些流氓一点教训,可他担心自己没多大把握能够治服对方。平常跟翁宝彤在一起,面对凶猛的野兽都能英勇无畏、胸有成竹,现在让他们面对一群坏人,却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爷爷常常教导他们,做人要仁义厚道,做事要戒急善忍。这个世界不管到哪儿,都是山外有山,人上有人,谁都不会永远高人一等。一定要切忌鲁莽行事,不能无事生非,也不能争强好胜。

    现在宝彤姑姑受人欺负,楚展笙心中怒火难平,早就把爷爷的谆谆教诲抛到了九霄云外。正如翁宝彤自己所说,她的事儿就是楚展笙的事儿,楚展笙帮她是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的责任。

    谁敢惹宝彤姑姑生气,谁就是楚展笙不可饶恕的敌人,比那些豺狼虎豹更加可恶。把敌人当成野兽看待,顿时让楚展笙的身上充满了战斗力。他能把十八般武艺,三十六种计谋,七十二个变化全部使出来,招招让敌人无招架之功,样样可以让敌人一败涂地。

    这时在楚展笙头脑中,出现一个一劳永逸的想法。

    在农忙的时候,宝彤姑姑经常来下店乡帮他办事,或者经常来买一些农用物资和农机配件。为了避免以后再有那些宵小之辈,以及地痞流氓打她坏主意,楚展笙干脆趁这个机会,想一个办法帮着宝彤姑姑扬名立万,从此威震下店乡,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她。

    楚展笙跟着翁宝彤一起,刚刚出校门没多远,就看到浑身花枝招展、妖里妖气的金姑娘,带着几个流里流气的家伙迎上来。

    金姑娘双手叉腰,野蛮的拦住翁宝彤,说道:“干吗啊?来学校找帮手,还想跟俺们打一架啊?”

    楚展笙跟翁宝彤心灵相通,配合默契,早就想好怎么对付这些小地痞。于是他装做胆小怕事的样子,唯唯诺诺地躲在宝彤姑姑的身后。

    翁宝彤也表现出极力维护他的样子,着急地说道:“他不是俺找的帮手,是俺在这个学校里念书的大侄儿。他胆子小,求求你们千万不要欺负他。”

    一个地痞急于在金姑娘面前表现自己的忠心和本事,来到楚展笙面前,狂妄的说道:“俺就欺负他了,能咋地吧?”

    这家伙边说边伸手掐楚展笙的脸,冷不防翁宝彤转过身来,紧跟着一个耳光抡了过来,打得这家伙眼冒金星,捂着脸在原地转了好几圈。

    有本领高强的楚展笙在身后撑腰、壮胆,翁宝彤变得胆气十足。

    她威风凛凛的说道:“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干吗动手动脚的非要欺负俺大侄儿呢?”

    金姑娘看到翁宝彤一出手就这么狠,顿时感到有些胆怯、发怵。

    她强装镇定的说:“你去俺家,跟俺哥把亲相了,咱们啥话都好说。你要敢不去,今天就别想离开下店乡。”

    “你哥是谁儿?下店乡这么多女孩,干吗非要找俺去跟他相亲?”翁宝彤警惕的问道。

    金姑娘又重新叉起腰,野蛮的说道:“俺说出来给吓死你们,俺哥就是下店乡的二霸金武阳。俺哥说他早就认识你,打心眼里喜欢你,所以今天让俺们来集上找你,带你去俺家跟他相亲。”

    翁宝彤故意咯咯一笑,说道:“什么金武阳?俺没听说过。不过俺不明白,他为什么是非要当二霸,难道当个大霸不好吗?”

    “有楚乡长在,谁敢说自己是大霸,那不是没事儿找事儿,找挨揍吗。”一个小地痞忍不住在旁边小声嘀咕着。

    气得金姑娘过去用力掐他的腮帮子,训斥说:“就你话多,不说能死啊。”

    翁宝彤冷笑着说:“既然你哥是二--,又那么喜欢俺,咱也不能太绝情对吧。你把你哥叫来,就跟俺在这儿大街上相亲。你回去问问他,敢不敢来?”

    翁宝彤说着,偷偷看看身后的楚展笙,看见他正竖起大姆指赞许自己的机智,心里腾起一股骄傲的神气。

    “那不行,这儿有这么多人,俺哥没法祸害你了。”金姑娘一着急,傻乎乎的把金武阳找翁宝彤的真实目的说了出来。

    翁宝彤决心配合楚展笙惩罚这群无法无天,胆大妄为的家伙,又说道:“你哥要敢来,俺就敢跟他去,让他随便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