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扬威乡下

    更新时间:2018-03-08 09:37:27本章字数:3634字

    宝彤姑姑的话一出口,就连楚展笙也难免大惊失色。在心里暗暗着急,暗自说道:

    “宝彤姑姑啊,你也太相信我的本事了。倘若自己技不如人,没有那么大的本领治服对方,导致宝彤姑姑落入好色之徒的魔掌,到时候该怎么收场啊?”

    翁宝彤此时彻底把楚展笙逼上绝境,今天这场斗智斗勇的游戏只能赢不能输。楚展笙在脑海中快速梳理着自己已经酝酿好的计划,看看还有哪些需要尽快弥补的漏洞,他必须保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他还暗暗下定决心,到了必要时候,就算拼尽性命也要保护宝彤姑姑周全。

    听到翁宝彤的话,立刻有小地痞飞快的跑去给金武阳报信。不大一会儿,五大三粗的金武阳沾沾自喜的走过来,厚颜无耻的往翁宝彤身边凑。

    他满嘴吐着令人作呕的口臭和酒气,贱兮兮地说道:“宝彤姑娘,听说你让俺到这儿来跟你相亲,这是真的吗?”

    翁宝彤看到这个金武阳,只是觉得他有点面熟,可能是在买化肥、农药,或者修理拖拉机时候见过几次。

    翁宝彤一边躲避着金武阳,一边说道:

    “你就是金二傻啊?俺的自行车车胎被你妹妹他们给划破了,里面的气儿都给放没了。麻烦你找人给俺补一补,让俺能早点回家,好不好?”

    醉熏熏的金武阳只顾盯着翁宝彤的脸看,没注意翁宝彤在骂他。

    于是就色迷迷的说道:“好啊,这事儿包在俺身上了!不过你得先跟俺到俺家去一趟,俺心里有好多话正想对你说。”

    翁宝彤板起面孔,义正辞严的说道:“想让俺跟你走,你得在这儿先跟俺打一架。你要是打赢了俺,俺就跟你走。你要是打输了,你就得给俺当狗使,俺让你说啥你就得说啥,让你做啥你就得做啥,必须听俺的话。”

    金武阳没想到眼前这个外表文静娇柔的乡下小姑娘,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狠话出来。他也怀疑到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圈套,但出于面子,又不得不接受翁宝彤的挑战。

    金武阳自恃身强力壮,小时候还练过一点武术,面对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再加上一个吓得面如土色的中学生,他们即使有阴谋,有圈套,又能把自己怎么样呢?自己打赢他们两个毫无悬念,轻而易举就能抱得美人归,何乐不为呢。

    金武阳骄狂的说道:“好男不和女斗,俺也是怜香惜玉的好男人。宝彤姑娘,你直管打俺就是,俺绝不还一下手。什么时候你打累了,什么时候你再认输也不晚。”

    翁宝彤毫不示弱地说道:“瞅你个傻逼样吧,俺先动手等于欺负你。你要是有种就放马过来,别他妈的在那儿啰里啰嗦的瞎磨蹭。没种就赶紧跟老娘认输,给俺当狗。”

    金武阳被翁宝彤激怒,不过他表现的还是很镇定,

    嘴里说着:“哎呀!看来俺今天算是遇上硬茬了。不过俺今天不想打你,你不是说俺敢来,就能让俺祸害你吗?俺今天就满足你的愿望,在这儿当着大家伙的面,就想祸害你。”

    金武阳说话的时候,企图伸手抓住翁宝彤手臂,然后再把她搂进怀里凌辱。令他万万没想到,翁宝彤也会一些功夫,轻松地躲开了他的手。让他更没防备,不知道从哪儿接连飞来两只拳头,狠狠地砸在他的双眼上面,痛得他两眼发黑,捂着脸大声的嚎叫。

    金武阳的双眼暂时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耳朵里能听到翁宝彤的声音。

    在那儿嘲讽他,说道:“呀,金二傻同志,俺和俺大侄儿谁都没动手,你咋就成熊猫眼了?”

    金武阳变得恼羞成怒,朝着那几个小地痞喊道:“哥几个,还楞着干啥呢?还不给俺上去,帮俺收拾这个小妖精。”

    那几个地痞流氓跟着金武阳一起,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他们把楚展笙吓得东躲西藏,盲无目的在这些人当中乱串。翁宝彤孤身一人,不但要对付这一群地痞流氓,还要设法保护楚展笙,最后楚展笙不得不跑到路旁躲起来。

    楚展笙刚刚躲到路边,大街上就发生了神奇的一幕。翁宝彤三下五去二,干净利落的把包括金武阳在内的几个地痞流氓全部打倒。

    围观的乡亲们看到这出人意料的结局,无不感到惊奇不已,忍不住拍手称快,并对翁宝彤敢于替天行道的做法表示赞扬。

    翁宝彤表现的无比洒脱,拍了拍沾在袖子上的尘土,伸手扶起自己的自行车,扭头对楚展笙说道:“笙儿,你不用害怕,不用再躲着了。咱们走,跟俺找个地方修自行车去。”

    此刻除了楚展笙,没有谁比翁宝彤更清楚刚才是咋回事儿。

    其实金武阳他们一伙人并不是被翁宝彤打倒的,而是刚才楚展笙假装东躲西藏,在人群中乱跑的时候,暗中点了那些人的穴道,让他们暂时丧失了对自己肢体的控制能力。

    这些流氓在那个时候,哪怕是一阵风吹过来,都能把他们吹倒,等过十几分钟之后就可以自行恢复活动能力,身上一点伤都不会留下。可是在他们心里却留下了强大的恐惧阴影,还有百思不解的谜团,至始至终都无法搞清楚,这样一大群壮小伙子们,到底是怎么被一个小姑娘轻易打倒在地的。

    从此下店乡的老乡们对翁宝彤另眼相看,对她的胆色和高超的手段感到由衷地敬佩。之后她再来下店乡办事儿的时候,又遇到了几次麻烦,都是楚展笙在暗中鼎力相助才化险为夷,令她在下店乡的威望不断高涨。

    很快,在她来下店乡办事或者买东西的时候,大家都很敬重她,没有人再敢欺负或者给她找麻烦。

    楚展笙在下店乡中学读书,依然是我行我素,整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每天除了上学、放学与卢江歌结伴而行之外,他从来不和其他同学和老师有更多的交往。

    这不是因为他过于孤傲,也不是他性格怪癖,主要是他的时间太紧张,一分一秒都不敢浪费。

    来下店乡中学之初,楚展笙就小有名气,主要是因为他是全乡第一名的好成绩,在他的身上套上一层令人羡慕的光环。他很聪明,尽量隐藏自己在其他方面的本领,把自己包装成为一个,只能在父亲的声望中躲藏的文弱小男孩,十分小心谨慎地与其他同学们相处

    后来同学们慢慢了解到,他是一个痴迷开荒的傻子,敢闯迷雾岛的疯子,为救女同学不惜越境从狼群嘴里抢鹿的虎小子,这些令人荡气回肠的英雄壮举,深深打动过很多同学们的心。

    不久,一个突发的重大事件,让下店乡的同学和乡亲们,真正见识到了楚展笙惊人的胆量和非凡的本领。

    一天,主管下店乡治安与法制的副乡长楚爱国刚刚上班,就接到县公安局的重要通知。

    说是附近的光辉农场有一对男女杀人潜逃,逃跑的方向很可能就是下店乡。上级政府和公安部门要求下店乡相关单位做好防范,积极配合公安部门尽快将潜逃的罪犯抓捕归案。

    看到这个消息楚爱国心中甚是焦虑,他实在为儿子楚展笙和三丫头卢江歌的安危感到担心。在这么冷的天气条件下,逃犯没有食物,没有棉衣,没有躲藏的地方,很可能会铤而走险袭击公路上的行人,早出晚归的两个孩子很容易成为他们的目标。

    楚爱国紧急召开会议,通知各单位、各村屯的治保主任和民兵连长密切配合公安机关,全面部署围堵和抓捕那两名逃犯。同时指示各学校,叮嘱学生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格外注意安全,发现有可疑人员及时向学校和政府报告。

    下店乡中学对楚爱国的指示十分重视,班主任老师找到楚展笙和卢江歌,劝他们这几天留校住宿。如果他们不愿住校,老师允许他们早上迟到半小时,晚上也会比其他同学提前半小时放学。

    楚展笙对学校这样安排心中窃喜,因为在这几天里,他可以把多出来的半小时课外时间用于开荒。然而任性的三丫头不肯接受老师的安排,每天坚持跟其他同学一样按时上课和放学,楚展笙不能丢下她不管,只好万般无奈的跟着她,等到放学以后一起回家。

    初冬的下午五点多,悦龙川地区已经是漆黑的夜晚,楚展笙和卢江歌骑着自行车,不声不响的在公路上走着。

    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看着路边苍茫的大地和幽暗的树林,想到路边可能会藏着逃犯,卢江歌心里还真的有点紧张和恐惧。她后悔不该那么任性,要是早半个小时回家,那时还不算太黑,路上人多、车也多,就不会有这么大风险。

    卢江歌下意识的紧紧搂住楚展笙的腰,把他当作依靠,当作保护神。每当天气恶劣和情况紧急的时候,这两个孩子就会改用一辆自行车,由楚展笙骑车载着三丫头赶路,这样更方便照顾和保护她。

    感受到三丫头急促的呼吸和加快的心跳,楚展笙明白她已经害怕了。楚展笙想给她壮壮胆子,从容的笑着说道:

    “你在学校时候,不是挺有自信吗?说我连迷雾岛都敢闯,连老毛子狼群都敢打,还能怕两个逃犯不成。”

    “你赶紧骑自行车吧,快点回家。啰嗦啥啊!”担惊受怕的卢江歌忍不住催促道。

    没走多远,突然从路边一堆玉米秸堆里面,鬼魅般地钻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个披头散发,浑身脏兮兮的女人,径直跑到公路上拦在两个孩子面前。

    这个女人身上还穿着单衣,脸上和手脚都已经冻的发紫。她死死的抓住三丫头的手臂,哆嗦着嘴唇央求说:

    “小姑娘,我知道你们都是大好人,你又是女孩子,心一定更善良。你们要是有什么吃的,就给我们一点吧?再把你们的外套也脱下来,给我们留下吧。我们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东西,身上又穿着单衣,这大冷天非把我们两个冻死在这儿不可。”

    楚展笙看看那个男逃犯,仍然躲在玉米地里,鬼鬼祟祟的查看周围的情况。楚展笙镇定自若的把自行车掉转过来,车头朝着下店乡的方向,又顺势将车把和车座让给了三丫头。

    卢江歌马上明白楚展笙的用意,他是想引开逃犯的注意,帮助卢江歌趁机逃脱,骑着自行车快速返回下店乡去报信。

    卢江歌很清楚这么做,对于楚展笙来说是极其地危险,而此时此刻这么做是他们两个唯一的出路,她相信楚展笙有能力应付眼前的危险局面。

    楚展笙从书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火腿肠,在那女人眼前晃了晃,说道:“你放开这个女孩子,我这儿有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