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见义勇好少年

    更新时间:2018-03-09 10:59:31本章字数:3500字

    看见楚展笙手里的火腿肠,这个饥肠辘辘的女人像饿狼一样扑了过来,从楚展笙手里抢到两根火腿肠,就急不可待往自己的嘴里塞。

    三丫头见这个女逃犯松开自己的手臂,连忙乘机跳上自行车,打算迅速逃走。那个藏在路边的男逃犯感觉到了不妙,飞身从玉米地里冲出来,朝着三丫头直扑过去,正好伸手抓住了自行车的后座。

    手疾眼快的楚展笙早就防着这个男逃犯会来这一手,用尽全力将手里剩下几根火腿肠甩出去,正好打中男逃犯的手背,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松开手指,放走卢江歌。

    三丫头趁机猛蹬自行车,以她平时骑自行车最快的速度,瞬间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

    男逃犯看到卢江歌骑着自行车逃走,料到他一定是返回下店乡报警,叫人来抓捕自己。于是就气急败坏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看着楚展笙,从腰里拔出了一把尖刀,说道:“小兔崽子,敢耍我们,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面对穷凶极恶的男逃犯,楚展笙没有表现出半点害怕,反而不慌不忙的从书包里掏出一块面包,扔到他面前。

    他慷慨的说道:“快吃吧!你都饿成这个熊样了,还能跟我打架吗?要是再得瑟一会儿,把你的那点体力都消耗没了,就算是能杀了我,你们不冻死也得饿死。”

    被机智的楚展笙巧妙的这样一刺激,已经三天没吃到东西的男逃犯,再也抵制不住眼前那个大面包的诱惑。他丢下尖刀,不顾一切的抓起散落在公路上面的面包和火腿肠,狼吞虎咽的吃着。

    忽然楚展笙身影一闪,还没等逃犯反应过来,他已经将那把尖刀抢到了手里。

    就着路边薄薄的积雪,两个逃犯吃完楚展笙给他们的食物,暂时从饥饿中挣脱出来。想想逃亡路上的艰辛和苦难,忍不住抱在一起失声痛哭。他们哭了好长时间,才想起回过头来,双双跪在楚展笙面前喊冤,请求楚展笙放过他们。

    楚展笙一边防备两个逃犯在暗中偷袭,一边耐心的劝解:

    “我原本就没想抓你们,是你们自己撞上来,这不能怪我。我可以放过你们,可是在附近的村镇早就布下天罗地网,几百人都在等着抓你们,你们能逃到哪儿去?现在已经是冬季,天气越来越冷,你们没吃的,没穿的,能在外面呆多久?你们在顽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难道你们就不为自己的父母和亲人们想想吗?”

    看到这两个逃犯的心,切实被自己的肺腑之言所打动,楚展笙才放心的把书包里剩下食物都给了他们。

    继续说道:“如果你们真有什么冤枉,可以找政府啊,我想政府一定会主持正义,帮你们讨回公道,洗脱冤屈。要是你们继续潜逃,那不就是等于放弃洗刷冤屈,讨还清白的机会吗!不仅你们一生都要蒙受这不白之冤,还连累你们的父母和儿女们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楚展笙的话,让两个逃犯头脑逐渐冷静下来,他们吃完面包和火腿肠,身体感觉舒服了一些。他们把楚展笙当作好人,当作他们的救命稻草,于是把心里冤屈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这两个逃犯都是光辉农场职工,是一对感情很好的恩爱夫妻。女的漂亮,男的懦弱,自然会引来某些登徒浪子的不轨之心,其中就包括一位贪财好色的农场领导。

    这个农场领导倚仗权势,经常找借口、找机会玩弄这名女职工。最近一段时间还变本加厉,对这个女职工百般凌辱和虐待不说,还企图企图对他们年幼的女儿下手。夫妻两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失手将这个农场领导打死。

    他们本想逃到才郎河边,跳进去一死了之,所有的屈辱和恩怨从此一了百了,可是当他们想到已经上中学的女儿,临时又改变了主意。他们转头奔向下店乡而来,妄图从这里越境去老矛子,到深山老林子里面找地方躲藏一段时间,暂时避避风头再说。

    听说他们心里始终放不下女儿,楚展笙计上心头,连忙用他们女儿的处境和未来做参照,耐心的劝说他们投案自首。

    这样做不仅可以让他们避免被冻死、饿死的命运,避免再承受逃亡时候的恐惧与痛苦,还能帮助他们夫妻当中,能够有一人获得法律的同情,得到从轻处罚,从而能够留在家中照顾女儿。

    就在两名逃犯犹豫不决之际,三丫头带着楚爱国和公安机关的追捕人员赶来。楚展笙主动迎上去,告诉他们这两个逃犯已经决定投案自首,正在这儿等待公安人员来接他们去接受审判。

    看着面前高大威严的公安人员,夫妻俩儿再也不想逃跑了,他们也没有力气逃跑,只好乖乖的举起双手,木然的看着公安干警把闪着寒光的手铐戴在手腕上。当他们从楚展笙面前经过时,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身面对楚展笙和卢江歌,深深的鞠了一躬。

    然后,用尽全力说了一句:“小伙子,谢谢你。”

    楚展笙微笑着朝他们挥挥手,意味深长的说道:“保重!”

    逃犯被公安人员带走,楚爱国一直高悬的一颗心,这才彻底放下来。他连忙从一辆卡车上面取下自行车,交给儿子。

    意味深长的说道:“如此铤而走险的事情,不一定每次都这样幸运,以后千万别再干这种傻事了。你们快点回去吧,这么晚没到家,估计家里人都很担心,都急坏了。我还要回乡里处理一下工作,下班会晚一点,告诉你妈先吃饭、休息吧,不用等我。”

    楚爱国坐上那辆卡车,急匆匆的返回下店乡。漆黑、寂静的公路上,再度剩下两个惊魂未定的初中学生。

    三丫头卢江歌情不自禁的扑进楚展笙的怀抱,双腿蜷起,双脚离开地面,身体悬在空中。她这样做,迫使楚展笙不得不更加用力抱紧她。

    三丫头泪如泉涌,脸上却带着微笑,搂着楚展笙的脖颈,痛痛快快哭了一会儿,双脚才落回到地面上。

    她又从楚展笙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张开双臂,迎着凛凛的西风,激动万分地呼喊着:“楚展笙,你是永远的强者。卢江歌,你也是好样的,是个勇敢的好姑娘。”

    楚展笙从身后再度将她抱起来,轻轻地放在自行车后座上,然后跨上自行车,一边用力骑车,一边挥舞着拳头。

    他也大声说道:“卢江歌同学,你是好样的,是个聪明勇敢的好姑娘,请您现在跟随永远的强者回家吧。出发!”

    由于他用力过猛,差点把三丫头甩下自行车,三丫头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脸上露出无限甜蜜又无比骄傲的笑容。

    “楚展笙和卢江歌两位同学,在面对两名穷凶极恶的潜逃杀人凶犯的时候,不畏惧,不退缩,沉着冷静。还能晓以大义,劝说逃犯投案自首,属于见义勇为的英雄行为。建议有关部门和学校,考虑予以嘉奖和鼓励。”

    这是黄金岭县委书记帅青山,听说楚展笙的英勇事迹后做出的重要批示。

    最近这段时间,帅青山的心情十分不好,格外的烦躁。他在工作上遇到了困难,让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很累、很疲惫。而在此时,楚展笙的英雄事迹又触及到帅青山心中最痛苦的那部分记忆,让他想起已故的前妻,想起他与现任妻子聂东方那段辛酸的经历。

    聂东方是帅青山的中学同学,文革时候因为家庭成分不好,被下放到才郎村大队劳动改造,不慎被时任大队保管员的袁盖糟蹋。大队领导为了息事宁人,擅自做主将聂东方嫁给袁盖的儿子袁大有,并安排她在大队小学代课。

    谁知这个袁大有是个窝囊废,好酒、好赌就是不好色,对父亲长期欺凌聂东方的可耻行径置若罔闻,甚至还跟他母亲一起殴打、虐待聂东方来发泄气愤和郁闷。

    袁大有与楚爱国从小一块儿长大,还一起参加过珍宝岛上与老矛子的边境冲突。楚爱国在这次边境冲突中立功受奖,袁大有帮过大忙,出过很多力,还救过楚爱国的命,所以楚爱国对他心存感激,两人感情很深。

    丈夫是铁哥们、好兄弟,聂东方与景海棠又是同学校的老师,她们两个私交十分密切。聂东方把景海棠当作这世上唯一的朋友,景海棠一家人也十分同情她的遭遇,竭尽全力安慰她、保护她。

    就在聂东方和袁大有的儿子袁添财刚满周岁那年,帅青山一家也被下放到了才郎村大队,幸好这里有他们的世交故友楚雄、楚昌两兄弟,最初在这里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照顾。

    后来宿敌姜东升使用卑鄙的手段将帅青山和父亲帅民生抓走,直接导致帅晓嫣和帅晓亘的亲生母亲因为难产而死。还把帅民生的身体折磨成重病,到了生命垂危的程度,最后还是楚昌设计把他们父子救回才郎村大队。

    再度回到才郎村大队,帅青山方才得知同学聂东方一直在无私地帮着楚爱国的妻子景海棠,一直都在哺育刚出生就失去母亲的帅晓亘。没过多久,帅民生也含恨而去,帅青山陷入人生最伤心,最低迷的阶段。这时候还是聂东方这位老同学尽力的安慰他,照顾他,让他始终享受到无限的温情。

    帅青山和聂东方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很快就情难自控,发生了苟且之事。事情败露之后,因妒嫉而丧心病狂的袁盖借题发挥,想趁机置帅青山于死地。

    万分危急时刻,聂东方在景海棠、邓金凤和楚昌、卢隆等人的支持和鼓励下,奋起反击。她不但乘机提出与袁大有离婚,还鼓起勇气向公安机关检举袁盖这些年来一直对她惨无人道的凌辱。

    袁盖这个老恶棍终于罪有应得,被公安机关绳之于法,锒铛入狱。

    可是谁都没想到,袁大有承受不了打击,竟然悬梁自尽。接二连三的家庭变故,让袁大有那个蛮不讲理的母亲屡屡受到刺激,不久得了失心疯,常年在下店乡各村镇的街头乞讨、流浪,境况十分的凄惨。

    袁大有家破人亡,不禁令楚爱国心存芥蒂,对帅青山和聂东方的人品产生了怀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他们的在才郎村大队的行为都是耿耿于怀,不肯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