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贵客登门

    更新时间:2018-03-10 13:01:27本章字数:3480字

    大队支书邓金涛对此事的反应更加激烈,认为帅青山和聂东方是一对败坏风气的狗男女,让他在公社领导和其他生产队干部面前丢尽脸面。

    在帅青山和聂东方婚事问题上,邓金涛百般阻挠、横加干涉,甚至不惜与姐姐邓金凤、姐夫楚昌,以及亲密合作多年的大队长卢隆反目成仇。

    帅青山与聂东方凭借坚贞的爱情,不懈的努力,终于在楚昌和卢隆等人不遗余力的帮助下喜结伉俪,不久还生下一对双胞胎姐妹,取名叫帅晓玲、帅晓红。因此,楚昌一家人和卢隆等人,是帅青山这辈子最感激、最怀念的恩人。他觉得自己如今身居高位,手握重权,应该设法报答他们才对。

    一想起足智多谋,有着一身非凡本领的楚昌,帅青山灵机一动,也许这位一直住在乡下,过着闲云野鹤、风轻云淡生活的楚二叔,能够帮助他拨开眼前的重重迷雾,成功化解他困扰已久的难题。

    现在的帅青山面前,既有机遇,也有挑战。

    悦龙川专区现任组织部长年事已高,决定退居二线,由谁来接替他主持组织部的工作,在悦龙川引起不小的争议。呼声最高,被认为最有希望的人选非项青山莫属。不过,这只是一种猜测,在正式任命下来之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这么重要的位置一定还有不少人竞争,对手们也不乏实力雄厚的人,帅青山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不管有多少人与他竞争,有多么大的工作压力,对于帅青山来说,这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帅青山还年轻,日后还有许多工作需要他,还有更多的重担等着他,他必须竭尽全力把握住这个好机会。

    中央决定以悦龙川专区为第一批试点地区,全力推行新殡葬改革政策,要求平原地区死者遗体必须火化,对于帅青山来说,这是巨大的挑战,能否圆满完成任务,直接关系到他的前途命运。

    这两件事儿如果分开办,以帅青山现有的能力和人脉,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偏偏这两件事儿同时出现,搅在了一起,既能相互影响,还可能会相互制约。每项工作的每一个小步骤出现问题,都可能会给全局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想把两件事儿同时办的漂漂亮亮的,已经不是增加一倍、两倍的难度,而是增加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难度。

    最要命的是,两件事儿搅在一起,帅青山判断不准孰轻孰重,拿捏不好办事的先后次序。一时之间竟然茫然无措,不知道从何处入手更为合适。

    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人就会焦虑,人一焦虑就会影响健康。再加上他一直都在忘我的拼命工作,早就积劳成疾,身体多方面感觉不适。妻子聂东方担心他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就劝他请假休息两天,借机回才郎村看看楚家的两位叔叔和婶子。

    帅青山也发觉自己好久没回才郎村看看了,也不知道两位叔叔和婶子的身体状况怎么样,过的好不好?还有卢隆大哥,最近的生活和工作是不是都顺心?

    由于刚刚回到县城工作,在最初的几年里,帅青山的家庭生活一直很困难,家里人口多,夫妻工作、生活压力都特别大,所以只好把女儿帅晓嫣留在才郎村,在楚爱国家中寄养了十几年。如今晓嫣来到县城生活和工作,帅青山还未曾去楚爱国家里登门至谢,心里难免会感到有些愧疚。

    帅青山安排好工作,请了两天假,坐上去往才郎村的客车。因为他上车时坐错了位置,与准备到下店乡搞调研的农业局女干部莫扬偶然相识。

    经过攀谈,帅青山才了解到莫扬是去年刚分配来的大学生,此时在黄金岭的大学生可谓是凤毛麟角,十分惹人注目。莫扬本来就年轻貌美,气质非凡,再配上大学生的光芒四射的神韵,不禁让人到中年,血气方刚的帅青山眼花缭乱、倾慕不已。

    同时莫扬对帅青山也有了重新的认识,她发现这位一直高高在上、严肃认真的县委书记,原来是一位平易近人、知识渊博的知识分子,是一个勇于进取、敢做敢当的男子汉,还是一个勤政爱民、两袖清风的好干部。这样的男人,才是莫扬眼中欣赏的男人。

    客车来到才郎村路口,帅青山邀请莫扬一起下车,说要带她去见识一个特殊的、崭新的、与众不同的农民家庭,这样的农户似乎可以代表着农村的未来,会给莫扬的调研工作提供更多宝贵的资料。

    莫扬是奉命来下店乡调研,才郎村隶属于下店乡,从这里开始调研,在工作程序上没有问题。况且她是跟在最崇敬、最有权威的县委书记身边,这份殊荣可不是哪个年轻干部能轻易得到的?莫扬觉得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是能够把握好,以为前程不可限量,能够帮助她为实现远大的理想和抱负,跨出最重要的一步。

    刚到才郎村村口,帅青山和莫扬就遇到了等着迎接他们的卢隆。帅青山与卢隆两人称兄道弟,一边握手,一边热情的互相问候。寒暄好长时间,卢隆才把他们送到楚昌家中。

    楚昌、邓金凤夫妇两位老人衣着朴素、整洁,满面笑容的迎出来,见到帅青山就像见到亲生子女一般的亲切和热情。帅青山更是激动的眼含热泪,拉着两位老人的手嘘寒问暖,久久不舍得分开。

    一位炙手可热的县委书记,与这些普通农民之间的这份走势感情,让莫扬出乎意料,既感动又惊讶。

    莫扬按捺不住好奇之心,对两位老人的家仔细观察一番。

    不要说远处那幢红砖碧瓦宽敞的大砖房,单是眼前这块二百多平米的院面,足以让莫扬感到震撼。院子里除了一台破旧的四轮拖拉机,还有一辆崭新的长城皮卡车,车上竟然装着一个油桶和一些工具,着实让莫扬再次感到意外。

    就在莫扬琢磨这辆皮卡车用途和来历的时候,从房子后面走出一个英俊精悍的小伙子,看到他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冲劲,还有惊世骇俗的侠风傲骨,不禁让情窦初开的莫扬怦然心动。

    莫扬忍不住多看了少年几眼,这才发现眼前的男孩一身的农民装束,手套上还沾着黑黑的油渍。他脚上穿着一双雨靴,大步流星的从莫扬身边经过。莫扬神奇地感觉到,这个少年身上带着一股强劲的风,风中弥漫着泥土与花香的混合气味,既特别,又迷人,莫扬从来都没闻过这样的特别、令人着迷气味。

    少年快步走到帅青山面前,毕恭毕敬的问候着:“帅伯伯好。”

    帅青山看到这个少年,格外亲切,笑着说道:“展笙啊!又下地干活去了?今年打算再开多少地?收多少粮食啊?”

    面对这位仕途如日中天的县委书记,一言九鼎的封疆大吏,少年从容自若、不亢不卑的说道:“帅伯伯好!我今天去迷雾岛上耕地,爷爷派人给我送信,让我开船回来接一位贵客。原来是您大驾光临,晚辈欢迎之至。”

    等少年说完,楚昌拉着帅青山的手问道:“五岳,你这次来才郎村是为了工作,还是想休息几天?”

    听到老人叫帅青山为“五岳”,莫扬心里有些奇怪,难道这是帅书记的乳名吗?看来帅书记跟这一家人绝非一般的交情,莫扬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生怕说错什么话,做错什么事儿,引起老乡们的误会。

    帅青山诙谐的回答着楚昌的问话:“这次我既不工作,也不休息,就想来看望一下两位叔叔和婶子,找楚二叔说说话,叙叙旧情。”

    楚昌爽朗一笑,说道:“好!咱们爷几个儿今天就放开肚量,非来个一醉方休不可。笙儿,开船送我们去大通岛,让你帅伯伯品尝品尝盖厨师的好手艺。”

    楚昌转脸看见帅青山身边的莫扬,于是问道:“这位姑娘是?”

    “噢!我刚才忘了介绍,她叫莫扬,是县农业局的干部,受单位指派,准备跟我一起下乡调研。”帅青山怕大家误会他和莫扬之间的关系,赶紧介绍说。

    等帅青山介绍完,莫扬彬彬有礼的问候楚昌、邓奶奶。邓奶奶看到莫扬的出众的容貌和气质,当心眼里欢喜,拉着她的手赞扬说:

    “这姑娘嘴真甜,长的又好看,日后免不了会飞黄腾达,成为你五岳的左膀右臂。”

    楚昌十分慷慨的说道:“既然是你帅书记的随行人员,当然要跟我们一起去大通岛,有福气饱尝那里的美味佳肴。”

    他又扭头吩咐卢隆:“大隆子,麻烦你回家一趟,帮忙把三丫头叫过来,让她陪着莫姑娘去岛上吃饭。”

    卢隆明白楚昌的用意,连忙说道:“好的,我这就回家把卢江歌叫过来。”

    卢隆可谓是老奸巨滑,他当着帅青山和莫扬的面,一改平时称呼卢江歌为三丫头的习惯,而是直呼其名,目的就是想引起这两位前途无量在大人物对女儿的注意。

    卢隆又转头对帅青山说道:“对不起,五岳兄弟,今天我就不陪您一起上岛吃饭了。您也知道,上面派下来这么重的任务,我们在基层工作的人半点不敢松懈。偏偏这个时候邓书记又病倒,村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要我一个人管,天天忙的脚打后脑勺了。现在村两委还等着我去主持开会,研究如何去做翁家几位老人的动员工作。哎!真是没办法,谁让咱们都是操劳的命呢!”

    听到老朋友的一番感慨,帅青山笑着拍了拍卢隆的肩膀,说道:

    “卢大哥你太客气了,你忙你的,我打算在这儿住两天,以后兄弟少不了会叩扰你。我们来的时候看到村内外路旁的标语,写的非常好,说明你们村的宣传、动员工作很到位,很充分、很扎实。希望才郎村在卢大哥您带领下,再接再厉,排除万难,为殡葬改革试点工作的顺利推进,给全县做个榜样,开个好头。”

    听到县委书记的表扬和鼓励,卢隆受宠若惊,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是!是!是!帅书记您放心,我们才郎村一定全力以赴,扎扎实实的做好上级交给的所有工作,圆满完成各项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