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秘境田园

    更新时间:2018-03-11 06:52:01本章字数:3626字

    卢隆说完,高兴的就像一名刚刚得到老师夸奖的孩子一样,嘴里哼着催人奋进的歌曲,连蹦带跳地离开楚家大院。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充分顾及到了楚昌和邓奶奶的感受,既是如此,在两位老人脸上也闪现出一丝无可奈何的苦涩和恐惧。

    告别邓金凤奶奶,楚昌带着帅青山和莫扬,来到风和日丽的悦龙川江岸边,在长长的沙滩上一边聊天,一边等着三丫头。

    碧水如镜,绿树成荫,鸟飞晴空,渔舟荡漾,这样优美的景色,令人心旷神怡。莫扬从心底喜欢这种天高云淡、轻风习习、万籁宁静的感觉。她随心所欲的捡起脚下的石子,抛进江水里面,盯着被石子溅起的水花看个没完。

    表面看莫扬是在那儿无忧无虑的玩耍着,其实她是在暗中观察着正在船上、船下忙碌的少年楚展笙。不知为什么,这个浑身充满朝气和干劲的少年,给莫扬的青春萌动的心灵,带来了一种不一般的强烈触动,远远超过以往与她接触过的任何男人。

    这时从江坝上面跑下来一个娇小清秀的小姑娘,礼貌又有一些腼腆的跟楚昌和帅青山问好。 

    楚昌笑着对莫扬说道:“这就是才郎村村主任卢隆家的三丫头,大名叫卢江歌。”

    他又吩咐三丫头说:“这是莫扬阿姨,跟你帅叔叔一块儿下乡调研的干部,我们要去大通岛吃饭。你也跟着去,负责陪伴和照顾好这位莫阿姨。”

    卢江歌嘴里答应着楚昌爷爷的安排,只是礼节性的朝莫扬点点头,没再多说话。她转身跳上船,跑到楚展笙身边,帮楚展笙整理渔网。

    嘴里小声抱怨说:“宝彤姑姑不是在岛上吗?让她陪着这位阿姨就行了呗,干吗非得叫我来?”

    “是爷爷叫你来的,爷爷自有他的道理,你干吗问这么多。”楚展笙小声说着,把渔网放好,又检查船上的发动机。

    听到爷爷在岸上问道:“笙儿,都准备好没有?”

    楚展笙连忙说道:“好了!爷爷,请帅伯伯和莫阿姨上船吧。”

    等大家都上船坐好之后,楚展笙熟练的发动引擎,手握尾舵操纵杆,目视前方,认真的驾驶这条小木船在平静如玉的江面上行驶,直奔大通岛而去。

    莫扬芳年二十四岁,正是朝气蓬勃的大好年华,喜欢争强好胜,爱出风头。她独自一人潇洒的坐在船头,背对着行驶的方向,脸上洋溢着一片光辉、灿烂的笑容。她时而扭头看着江面,以及两岸不断变幻的景色,时而正面看着船上坐着的几个人。

    在莫扬眼里看到最多的人依然是楚展笙,她喜欢看这个少年挥洒自如的驾船动作,她喜欢看这个少年正气凛然的青春面貌。当她柔情似水的目光,与这个消息光芒如炯的目光相遇时,莫扬充满躁动的心房,似乎被一束强大的电流穿透,让她的本能忘乎所以,不知不觉的害羞起来。

    莫扬想到船上还有帅青山和楚昌、卢江歌等人,她不得不掩饰羞涩的神情,把脸转向岸边。

    她侧着身子坐在船头,江水反射的五彩阳光,正好将她娇美的身段包裹。轻柔的秀发随风拂动,高翘的眼睫熠熠生辉,毛茸茸的脸庞上,沾染着的温柔红润,顷刻间被无限放大。

    如此美丽的一幕,正好被帅青山看在眼里,顿时让他有些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帅青山心里大惊,连忙把眼光从莫扬身上移开,转向被小船劈开碧水的时候,水面上不断翻起的那一串串浪花,这种清凉、纯洁的感觉,让他的心潮瞬间平息下来。

    楚展笙将小船开进两座江岛之间的一处宽阔水面,这里的水比较浅,岸边沙滩多,适合在悠闲时候到这里自在的游泳和捕鱼。

    他把小船稳稳的靠岸,率先跳上沙滩,然后转身一一扶着上面的人下船。

    上岸以后,楚昌吩咐卢江歌说:“三丫头,你先带着莫扬姑娘上岛,去盖爷爷那儿等我们。我和你帅叔叔在这儿摸点大嘎啦(河蚌),再拉两网鱼,弄点新鲜的下酒菜。”

    楚展笙把手里的船链子递给爷爷,说道:“爷爷、帅伯伯,那你们先在这儿忙着,我要回迷雾岛,把那儿的大豆地趟完。”

    楚昌一边检查船上带来的渔具,一边说道:“好的,你先去迷雾岛,随便帮我捎信给你楚雄爷爷,告诉他你帅伯伯来了大通岛,让他抓紧时间过来,中午一起吃饭。”

    帅青山也挽起裤腿下到水中,帮着楚昌忙碌,抬头看了一眼即将离开的楚展笙,叮嘱说:“笙儿,不管大豆地有没有趟完,中午都别忘了回来吃饭。”

    莫扬跟在楚展笙和卢江歌后面登上大通岛,眼前瑰丽的景色不禁让她心花怒放。

    脚下是一片宽度不大的草地,不远就是郁郁葱葱,长势特别好的玉米田。草地中土壤泥泞,荒草没膝。草丛中星星点点地还有一些枯老的柳树,树上枯枝多,绿叶少,每棵树都是歪歪扭扭,奇形怪状的,却非常的抢眼,有韵味。

    再看草丛中,到处是娇艳的黄花,华贵的紫兰,还有那五彩缤纷的野百合和芍药,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就连空中的蝴蝶、蜜蜂和鸟儿们都欢喜异常,分外热闹。不停的在空中那儿飞舞,忙忙碌碌的在草丛中寻找食物。

    莫扬不由自主的摘下几朵鲜艳的野花,攥在手心里,时不时闻着那浓烈的花香。

    耳朵里听到楚展笙对卢江歌说道:“三丫头,我先把你和莫扬阿姨送到盖爷爷那里,然后我得赶紧去迷雾岛去干活,要不然那些地今天恐怕就趟不完了。”

    “我不去盖爷爷那儿,我想跟着你,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卢江歌撒娇的说。

    楚展笙看了看沉浸于美景当中的莫扬,为难的说:“你跟我去,谁陪着莫阿姨?”

    莫扬忽然对这个不断给她带来震撼与惊喜的少年,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她也想跟着这个少年,看看到底在这个少年身上,还会出现多少令人振奋的奇迹。

    于是就说道:“卢姑娘,小楚同学,反正我也没啥大事儿,来岛上玩一会儿也行,你们去哪儿我都能跟着。其实我到哪儿都一样,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莫扬的表态,让三丫头更加有了底气,非要楚展笙带着她们直接去迷雾岛。楚展笙无奈,只好带着她们两人,一起钻进大通岛北面一片更加茂密的树林,很快就来到一条狭窄的河沟岸边。

    这条河沟与刚才经过的河道完全不同,两岸陡峭险峻,水流湍急,混浊的江水气势汹汹的从脚下经过,冲刷着岸边的沙土呼呼作响,还不时地激起层层浪花和数不清的漩涡。

    在两岸幽深而茂密的树林遮掩下,在河沟中急速奔腾的这股黑色激流,显得格外阴森沉重,带着一种勾魂夺魄的气势。

    莫扬第一次见到如此阴森的树林,还有如此可怕的鸿沟,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但她没有退缩,更不后悔。她看了看还是青春少女的卢江歌,这个女孩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紧紧抓住楚展笙的手臂,小鸟依人般的靠少年身上,步步相随。

    随着河沟的弯曲,林间的小路向左一转,前面有一棵粗大的臭李子树干横倒在河沟上面,正好构成一座独木桥将两岸连通。楚展笙毫不犹豫的背起卢江歌,稳稳当当的从独木桥上经过,走到小河的对岸。

    回头再看那边,莫扬还在密林之中犹豫,在那儿急的团团转。她有几次尝试着到独木桥上行走,都被那高高在上的感觉和湍湍的急流吓得心惊肉跳,赶紧把脚收回去,退上江岸。

    莫扬初次来大通岛,对这里的环境非常的陌生,把她一个人留在那边树林里面很可能会迷路。楚展笙只好又回到对岸,对莫扬说道:“莫阿姨,我背你过去,好吗?”

    莫扬羞涩的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轻轻地伏在楚展笙的后背上。

    楚展笙又轻柔地叮嘱了一句:“莫阿姨,你要是觉得害怕,就闭上眼睛,啥也不用想,很安全的。”

    说完,一双手用力托住莫扬丰硕的臀部,一步一步迈开稳健的步伐,走上了独木桥。

    闭上眼睛的莫扬依然是心惊肉跳,这次不是对高度和激流的恐惧,而是受到她自己身体上某些感官部位产生莫名其妙的刺激之后,身不由己的反应。

    莫扬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孩,还第一次跟异性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尤其是臀部、胸部、大腿根、---,以前从来没有让任何男人接触过。她有些害怕,有些害羞,还有些兴奋,有些耐人寻味的渴望。

    她实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少年,会让她有一见如故的感觉,情窦初开的冲动,让她感触到这么多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人生快乐。

    走过独木桥,楚展笙将莫扬放了下来,面前仍然是一片密不透风的树林。

    卢江歌在身边叮嘱莫扬说:“莫扬阿姨,在这片树林里面,前几年有好多机关和陷阱,直到现在还没有全部找到,还有好多隐藏的机会没有拆除。你要格外小心,要一步一步的跟着我们,千万不能走错道,不然很容易被误伤。”

    卢江歌说着,不由得想起她自己在这片密林中曾经因为受伤、受冻被感染,导致她和楚展笙、翁宝彤共同经历过一回生死轮回的考验,不免心有余悸。

    莫扬不知内情,看到卢江歌跟自己说话时候脸色十分难看,还以为卢江歌是因为看到楚展笙刚才背她过独木桥而吃醋。

    两个姑娘跟在楚展笙身后,小心翼翼的走出密林,眼前的情景再度让莫扬感到震惊。

    岛上大部分土地都被绿油油的大豆秧苗所覆盖,在一片大豆田中央,有一处由几幢房子围起来的大院,院子里竟然停放着一台大型联合收割机。

    远处江边有一片用横木围起的草地,里面饲养着几头强壮的奶牛。距离牛圈很远的大豆地里,翁宝彤正开着拖拉机耕地,远远的看到楚展笙、卢江歌带着一个陌生的女郎从树林里走出来。

    翁宝彤顾不上停下拖拉机,就把半截身体探出驾驶室外面,用力晃动一支手臂打招呼。

    嘴里风趣的喊道:“嗨,欢迎各位领导,不辞辛苦莅临迷雾岛来参观和指导农业生产。”

    三丫头看到翁宝彤在拖拉机上得意洋洋的样子,嫉妒的说:“这家伙,会开个拖拉机就不够她得瑟了。等我考上大学,学会造拖拉机,看她还咋显摆。”

    眼前三个孩子之间的感情很微妙,关系很复杂,莫扬看在眼里,似乎发现了一些十分有趣的内幕。